第10章 百日宴会 下
轮回的轨迹2017-04-07 06:075,057

  父亲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搂着母亲带着聂天向一个个的打着招呼宾客们,而被抱在母亲怀里的聂天也叔叔,伯伯,爷爷的叫着,但是聂天那肉呼呼的脸蛋却倒了大霉了。没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回应着聂天亲热的叫喊,而后把手不自觉的放到聂天脸上抚mo着,一个两个大概没有什么,但是人多了后脸蛋就稍微又点疼了,男人的手一般都很粗糙,而婴儿的皮肤又非常的嫩华,他们摸着是舒服了,可聂天就觉得有点疼了,但是再母亲怀里又不好躲开,唉,只能忍着了,还好需要聂风亲自招呼的客人并不多,也就那么10多个左右,聂天也还有个盼头。

  等到差不多都招呼一遍后父母神情都略有激动的朝一位白衣女子走去,当距离稍近看到女子容貌后,聂天眼前一亮,好漂亮的阿姨。只见白衣女子清秀绝伦的脸上不施半点粉黛,精致的五关,配上清冷的气质,一头柔顺的黑发瀑布般的直达腰间,身上一袭白色连衣裙装,裙摆陲到脚裸。显出一身凹凸有致的傲人身材,女子静静的站在那里就想寒风中的那一只雪莲,显得那么出众。

  “姐姐!怎么那么久都不来看我?可想死我了!”母亲抱着聂天快步上前几步用空出来的右手拉着白衣女子的素手用略有些哀怨的声音哽咽道。

  “小玉儿,姐姐这不是来了吗?”白衣女子语气也略有起伏,泄漏出内心并不象表现出来的那般平静。

  “宁姐,我可算把你给盼来了,你快管管她吧!也就只有你能管她了,远的不说,你看她把天儿打扮成这个样子象话么?还有象今天那么重大的日子她竟然只顾自己都忘记给天儿讲解今天的活动流程了,要不是天儿聪明,刚才差点就出丑了!”父亲看到女子和母亲之间的气氛不对,用带着调侃的声音数落着母亲的不是。

  “好了好了,都多大的人了,还是跟以前一样爱闹,唉,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小风的修为都远远的超过我了,成了尊者了,小玉儿也达宗师境界了吧?”白衣女子不待母亲出声反驳抢过话说道。

  “宁姐,什么尊者不尊者的,在您面前我永远都是您的小弟!”父亲略有些激动的对女子说道。

  聂天奇怪看着父母的语气神态,搞不懂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这个女子比父亲还大么?不像啊,看起来那么年轻。

  “看看,说这些干什么,玉儿,快把天儿介绍给宁姐认识。”父亲平复了下略有波动的情绪后对母亲说道。

  “啊,对了,姐姐,你看这是天儿,名字是我父亲取的,很可爱吧!宝宝,这个阿姨漂亮吧?乖!快叫宁姨。”母亲听道父亲的话急忙向白衣女子哦不,应该是宁姨介绍着聂天。

  直到现在位置聂天虽然还没有搞清楚这到底是什么状况,但是并不影响聂天判断出父母对于眼前这位宁姨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敬重和感激,特别是母亲给聂天的这感觉更加的重。看来是属于重要的人物。

  想到这里聂天的小心思动了起来。想到自己最近在家经常受到母亲的不公正待遇,父亲是指望不上的,别看父亲在外面受万人敬仰,但是家里的家事却基本上都是母亲来拍板的,父亲没有一点发言权!不知道眼前这位宁姨可不可以呢?不管了,只要有机会就不能错过。聂天暗暗决定。

  “姐姐,抱!”聂天一双大眼睛盯着宁姨脆声说道。对于女人聂天还是稍微有那么点了解的,懂得如何博得女人的好感,既然决定讨好这位宁姨那在这种情况下叫姐姐准没错,聂天想到这里暗暗感激前世自己的心里学教官。

  “乖,天儿叫错了噢!要叫宁姨!”宁姨轻轻从母亲怀里抱过聂天,听道聂天的叫声微微的蹎道,同时用素手轻轻的捏了捏聂天的脸蛋以示惩戒。但是聂天却从宁姨微微眯的眼睛和微微上瞧的嘴角看除了这声姐姐叫得这位宁姨内心非常的享受。

  “宁姨!”聂天见好就收,乖乖的叫了一声!

  “真乖,叭!”宁姨见聂天那么乖巧听话忍不住轻轻在聂天脸颊上吻了一下。

  “好了,姐姐我们取都上好好聊聊吧,我感觉自己有很多话要跟你说,聂风要去招待客人就不能陪姐姐咯。”萧若玉拉着宁姨的手娇声道。

  “是啊,宁姐,我现在要其招呼客人了,过会亲自上去给姐姐赔罪!那我就先过去了。宁姐有什么需要就跟玉儿说”父亲略带歉意的对宁姨说道,而后微微弯腰行了一礼后转身离去。

  “这个小风,还是这个样子!”宁姨带着责备的语气对萧若玉说道。

  “姐姐,你就别怪聂风了,你还不知道他?认定的事情10头牛都拉不回来,况且姐姐应该也知道你在他心里的地位,他要不这样我才要奇怪呢。姐姐就别怪他了。”母亲拉着宁姨向楼上自己的房间边走边向着宁姨解释着。

  “唉,小玉儿,我还没有怪罪小风呢,你这边就开始为他求情起来了?”宁姨带着一抹调侃的语气对母亲说道。

  “姐姐,你讨厌啊,欺负人家,人家哪有帮那头笨牛啊!”母亲双颊带起一抹红晕,娇羞的对宁姨说道。

  聂天从来没有看道过神经略有些大线条的母亲这般模样,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而母亲也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对象,挡道宁姨身前站定双手捏着聂天的脸颊恶狠狠的对聂天道:“坏宝宝,你也看妈妈的笑话是不是?一点都不乖,让你笑话妈妈!”母亲说着双手捏着聂天的脸颊轻轻的拉扯着。

  宁姨拍掉母亲的双手,笑着对着娇羞的母亲说道:“好啦,欺负天儿算什么本事?还是被我说中了心事恼羞成怒了?”

  “讨厌!姐姐你欺负人,人家不来了……”母亲说完自经的转身向前快步离去。

  宁姨伸手轻轻的揉了揉聂天的双颊后又亲了一口后跟着母亲的脚步向前走去。

  不一会就到了父母在三楼的房门前,母亲上前打开房门对宁姨招呼道:“姐姐快进来坐”

  宁姨进屋微微的打量片刻后问道:“小玉儿,着就是你跟小风的房间吗?”

  “是啊,不过现在不常住了,现在我们大多数时间都住在春间的。”母亲答道。

  “春间?是哪里?你们现在不住在幽园了么?”宁姨疑惑的问道。

  母亲领着宁姨走向客厅中央的沙发待宁姨坐定后坐在宁姨身边答道:“不是啦姐姐,你是不知道,幽园现在除了这栋别墅外还另外有四栋,分别以这栋别墅为主建立在东南西北四角,我们分别以春夏秋冬来命名,分别称呼为春间,夏间,秋间和冬间”

  “这样啊,你们起的名字还真有意思。呵呵”宁姨一边捏这聂天的小手一边和母亲聊着。

  聂天老老实实的坐在宁姨怀里听着宁姨和母亲拉着家常,听了一会就感觉很无趣。无聊中慢慢的觉得一股困意袭来,之后就沉沉的睡了去。

  “小玉儿,我们小声点,天儿好像睡着了,对了,天儿一直都是那么乖吗?”宁姨对着母亲问道,心里对聂天越发喜爱。

  “是啊,宝宝一直都很乖的。一点都不闹人,而且从不尿床,上厕所的时候都会出声的,真不知道他小脑代是怎么长的,那么聪明。而且学东西特别快,现在每天都能学习一两百字呢”母亲责怪中带着自豪的对宁姨道。

  “呵呵,你和小风还真是好福气啊,有一个那么乖巧听话又那么聪明的孩子。”宁姨略带羡慕的对母亲说道。

  “嘻嘻,那姐姐呢?那么多年了,有没有什么中意的人选啊?要不要妹妹帮忙给姐姐介绍几个?然后自己生一个宝宝?”母亲调侃道。

  “死丫头,讨打吗?”宁姨蹎道,左手仰起作势欲打。母亲则娇笑的躲开……

  夜渐渐的深了,聂天被父亲的声音吵醒。看到母亲和宁姨已经停止了聊天,而母亲则在跟父亲争执着什么,聂天微微抬了抬头,疑惑的望着父母。

  这时听到母亲说道:“现在太早了,我绝对不同意宝宝那么早接触武学,他应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而不是象前几天那样辛苦,宝宝才多大啊?你就忍心?”箫若玉怒气冲冲的对着聂风斥道。

  “玉儿,可是咱们不是答应过天儿吗?难道你想在孩子眼中作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吗?”父亲一反常态对着母亲反驳道。“再说,早点接触武学有什么不好?这对天儿很有好处!”以聂风对于武学的认识,认为孩子早些接触武学对于孩子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我不管!反正我不同意!咱们结婚的时候说好了,外事你说了算,但是家事你得听我的,反正我不同意,谁也别想吧宝宝从我这里夺走!”母亲找不道反驳的方法直接搬出结婚时的约定对着父亲有点耍赖的说道。

  “你……”箫若玉这招直接把聂风拍死,指着箫若玉半响说不出话。

  “哼!”箫若玉则冷哼了一声拿眼睛票着吃瘪的父亲,哪神情说不出的得意。

  聂天则郁闷了,什么跟什么啊?不是说好了的吗?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聂天虽然郁闷,但是却不生气,因为母亲不想让聂天过早接触武学的理由深深的触动着聂天,让聂天内心充满着感动!但是感动规感动,要是让聂天现在放弃对武道的向往则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在这个愿望快要实现的情况下。看来是前段时间的学习劲头吓到母亲了,聂天想着。那要怎么办呢?父亲明显处在下风,就快要举白棋了……

  聂天摇了摇头,为父亲的家庭地位默哀一秒钟。然后开始思考如何才能说服母亲松口。

  这时候宁姨好听的声音传来打断了聂天的思考。“天儿,你醒了?他们吵到你了吧?”宁姨说完的看向父母的眼神充满责怪。

  宁姨?聂天脑中灵光一闪,没想到现在就要用到这招了。聂天微微有些遗憾,在聂天的设想中这应该是以后的一步奇招才对,不过还好的是这底牌不是一次性的。聂天想到这里心底略微有些安慰,现在先试试效果也好!不过能不用最好还是不要用的好。

  “宁姨,爸爸妈妈,吵架?”聂天充分的发挥着身为宝宝的优势,把头抬起,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宁姨,语气略带疑惑的问道。

  “天儿乖,他们在商量事情呢。别担心噢!”宁姨微笑着摸了摸聂天的脸解释道。然后用眼神示意两人不要说了。聂天和萧若玉这时候也发觉到宝宝被自己吵醒后都看着宝,眼神有些自责。

  “妈妈不让我学武吗?”聂天继续的向宁姨问着。小脸一副无比委屈的神色。

  “天儿自己想学吗?你告诉宁姨。”宁姨看着聂天委屈的神色追问道。

  “恩,想!”聂天用力的点头,表达着自己的意向。

  “能告诉宁姨为什么吗?”宁姨继续柔声问道,也许是受了父母的影响,一点也不在意这个问题孩子是否能回答上来!

  这个问题还真把聂天给问住了,难道说是为了以后便强的道路打下更坚实的基础这种话聂天敢说吗?别说聂天天才什么的,聂天现在表现出来的智商都已经超过天才的范畴了,再吧这种话说出来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么?既然不能说那就只能随便编一个了。

  “恩……学爸爸,飞!”聂天把皮球踢给了父亲。

  果然,聂天话音一落就看道母亲眼神不善的看向了父亲。聂风则露出无辜的神色望向母亲,同时心里肺腑着,当时那计划你不是也同意了么?为什么出了问题全部怪我一个人?当然这话想向可以,但是绝对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聂风太了解妻子了。

  “宝宝,咱们先不学武好吗,你不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吗?不是还想坐飞车吗?妈妈带你去好吗?”妈妈收回看向父亲的目光后对聂天温柔的说道。

  “我,学武,保护妈妈!”聂天看母亲还没有放弃接着又丢出一个杀手锏,不过聂天也没有乱说,聂天还记得前世自己的誓言,那时候的自己就是不够强,所以只能看着亲人在眼前被人慢慢的杀死!那样的感觉聂天绝对不想再尝试了,也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任何威胁道亲人安全的存在都是应该抹去的!

  母亲没有想道宝宝还有这样的想法,顿时感动的洗礼哗啦的,但是这并不能彻底的打碎一个母亲想让自己孩子有一个美好童年的伟大理想。母亲感动过后更加坚定了不要让宝宝那么辛苦的念头对聂天说道:“宝宝,妈妈很感动!真的!但是保护妈妈有你爸爸就够了!宝宝跟妈妈一起支持爸爸就好了知道吗?”

  聂天无奈了,事情果然还是这样发展下去了,现在真的只有靠宁姨了。至于会发展成怎么样就真的只有祈祷了!

  “宁姨,我,不可以学?”聂天抬头双眼含泪以略带哭腔的声音向宁姨说道。

  宁姨看着天儿学武的念头那么坚定早就有心答应了,但是妹妹的想法也是好的,所以也就没有插嘴,两人的争吵。但是现在看着天儿那无限委屈的样子和马上就要掉下来的眼泪,心里一软。随即开口对着妈妈说道:“小玉儿,这次听姐姐的好吗?既然天儿那么想学就让他学吧,你也可以陪孩子一起嘛,又不是让天儿离开你去很远的地方,你就不要打击孩子的积极性了,这总是好的。”

  “可是姐姐……”

  母亲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宁姨,接着又看向摆出一副你不答应我我就哭神态的聂天,无奈的笑了笑后对聂天说道:“宝宝,妈妈可以答应你,但是你以后的学习时间都得听妈妈的安排可以吗?”

  “恩!”聂天欢快的应了一声后心里暗暗想到,果然猜的没错,宁姨对妈妈的影响力果然不是爸爸可以比拟的,没想到那么简单的一句话就让妈妈改变了注意!他们以前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小滑头,现在都知道找外援了。”母亲又可笑又可气的伸手捏了捏聂天的小脸向聂天恨恨的说道。聂天则用无辜的眼神弱弱的望着母亲,那种可爱的神态惹的三人都呵呵的笑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武傲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武傲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