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体能训练 下
轮回的轨迹2018-03-19 14:392,939

  聂天泡在水温微烫的浴盆里,满脸轻松的神色,感觉水的温度好像侵入了皮肤和肌肉里。哎,还是没有罡气好用啊,好怀念那种感觉……聂天想起母亲用罡气为自己疗伤时候的那种酸酸麻麻的感觉,要是自己也能有罡气就好了。聂天现在恨不得立即能练出罡气来……

  “少爷,您洗好了吗?夫人在下面等您了。”春梅在门外轻声道。

  “知道了,我就好了。”聂天回答后,强迫自己离开舒服的浴盆,擦干身体后忍痛穿好衣服后向门外走去,路过春梅的身旁的时候突然转头问道:“对了,早上是你通知母亲的吗?”

  “请……请少爷恕罪!奴婢,奴婢是看到少爷好像有些不对劲才……”春梅的脸色一下子变的煞白,哆哆嗦嗦的回答着,看相聂天的神色充满了乞求。

  “好了,你怕什么啊,我又没有说怪你,就算你不告诉母亲我可能也要躺在那里等到被发现!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呢,如果你不通知我的话我还要在那里多躺一会!”聂天有些好笑的看着春梅被自己吓的花容失色,连忙解释道。同时心里暗暗的想道,自己有那么可怕吗?那么怕我!看来家里的制度很严啊。

  “少爷身的不怪奴婢吗?谢谢少爷!”春梅感激的对着聂天连声的说道。

  “好了,我下去了,你去把浴盆里的水放掉吧!”聂天说罢一脸遗憾的神色向楼下走去。

  聂天下楼的时候感觉双腿的肌肉疼的厉害,只有一步一顿的慢慢的往下挪着。

  “宝宝,你洗好了?很痛吧?来妈妈抱你下去!你这孩子,明明知道妈妈就在下面怎么就不知道出声呢?”母亲发现聂天这样痛苦的下楼梯后快步走到聂天面前抱起聂天语气有些埋怨的对聂天说道。

  “呵呵,还好啦!不是太痛。我忍得住。”聂天嘴硬的说道。

  “你啊,你就是嘴巴硬。”母亲微微摇头。

  “爸爸?你怎么来了?”被母亲抱下大厅后,聂天惊讶的看着父亲正端坐在沙发上品着茶,想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到这里来,难道是因为我?

  “你说呢?你都成这个样子了我能不来么?”父亲看了聂天一眼没好气的说道,然后放下茶杯扭头对母亲说道:“玉儿,把天儿抱过来我看看是否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爸爸,哪里有多严重啊!我现在感觉好多了,就只是身上有一点点疼而已!”聂天微微的抱怨道。

  母亲则不管那么多抱着聂天坐到父亲旁边,聂天只见父亲随便把手往自己手臂上随便一搭,后就感觉一股比母亲强大不知道多少倍的热流从手臂上一瞬间就蔓延到了自己的全身,身上的肌肉则又传来那中令人飘飘欲仙的感觉,聂天用强大的自制力才控制着自己没有呻吟出声来!而父亲的神色则从开始的随意到现在的凝重!母亲看着父亲的神色越来越难看,心也慢慢的提了起来,心里涌起阵阵的不安!

  良久后,聂风收回聂天体内的罡气后用带着责备的神色看着聂天也不说话。母亲心底的不安更浓,忍不住问道:“老公!你倒是说话啊,宝宝到底是什么情况?”

  聂风不理母亲的问话直径的看着聂天问道:“天儿,你告诉爸爸为什么进行那么激烈的运动,还有训练方法是谁告诉你的?告诉我实话!”父亲异常严肃的对聂天说道。

  聂天看着父亲少有的在自己面前露出的严肃神态心底也微微不安起来,难道有什么后遗症?看来只有告诉父亲实话了,聂天怯怯的看了父亲一眼后说道:“我,我想爸爸不让我3岁开始练武应该是身体太弱的原因,所以我就想随便运动运动把身体练好一些。再说,身体也是以后练武的本钱啊,所以我就,就这样运动了一下,训练方式是我昨天晚上自己想的。”

  “恩,那我可以问问你是怎么随便运动的吗?”聂风盯着聂天继续问道。

  聂天被父亲的问话搞的心里七上八下的,怕不说实话以后身体要真的留下什么后遗症那自己也就欲哭无泪了:“我也没怎么运动啊,就是先慢跑1000米,然后……再……最后……”聂天缓缓的把自己的训练项目诉说了一遍。

  父亲母亲听聂天说完他今天完成的训练项目后均倒抽了一口冷气!母亲现在终于知道宝宝那时候为什么会那个样子了,这,这样的训练是一个两岁的孩子能完成的么?天啊,宝宝是怎么坚持下来的?这个孩子!母亲眼泪婆娑的看着聂天说不出话来。而聂风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只不过是用一种略带敬佩和欣慰的目光看着聂天,接着聂风缓缓的对聂天说道:“天儿你这次是运气好,还好你妈妈赶到的及时,如果再晚个一时半会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最好的情况是全身肌肉萎缩,以后只能躺在床上动也不能动,只比植物人好了那么一点点,就算我帮你舒缓肌肉疲劳但是也会留下后遗症。最坏的情况嘛,也就是当场死亡了。毕竟你着孩子太胡闹了,那种训练量,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完成的!”聂风语气中充满着不可思议!

  “那现在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母亲急切的问向父亲说道。

  “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毕竟你治疗的还算及时!不过天儿,爸爸佩服你的毅力,但是我也怀疑你的智商!如果你的智商有你毅力的一半今天就断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你既然要进行这种训练量的练习为什么不通知下父母呢?就算你怕你妈妈不同意你也可以告诉我啊,难道你对爸爸也没有信心?”父亲紧紧的盯着聂天的眼睛缓缓说着,话语中既有感慨也有责备。

  “还有下次?聂风,你给我说清楚!你还准备让宝宝进行下次?”母亲抱者聂天就象一只护崽的雌狮一般对着父亲吼道。

  “这种训练只要有监护人在场就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的!只要天儿能坚持的住,不出一个月的时间,他的身体素质将要比他现在的强出好几倍!这将对他以后的武学道路打下非常坚实的基础!为什么不行?”父亲只要一牵扯到武道方面就会同母亲互不相让的争执。

  “不行,我绝对不答应!你是没有看到宝宝当时的那种样子!我……我真的看不下去!我真的不行的!”母亲说着说着就想到宝宝当时躺在地上动也不能动的那种样子,忍不住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玉儿,别,你别哭,我们再商量好吗?别哭!”看到母亲的眼泪父亲也有些进退失拒了,连声安慰着。

  “妈妈,别哭了!天儿说过,以后要保护妈妈的,天儿要比爸爸强才能保护妈妈,所以妈妈答应我吧,反正就只是累点,爸爸是不会让我有危险的,如果妈妈实在不放心可以也跟着来看着我锻炼啊。可以吗妈妈?”聂天扭头对着母亲坚定的说道。

  “宝宝,你何必呢?你,你现在才2岁大啊,才那么小!你让妈妈怎么能忍心,怎么可以看到自己的宝宝受那样痛苦的训练……”母亲听到聂天说出这样的话语,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既欣慰又心疼!

  “哈哈哈,好!这才是我聂风的儿子!超越你老子我?好,有目标!我看着你什么时间能达成自己的目标!”聂风却哈哈大笑起来,显得异常高兴,为儿子有这样的抱负而高兴。而儿子要超过自己的目标则是能更好的保护家人,听了这个目标后就更高兴了。所以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聂风,你还有没有良心,宝宝才2岁啊,你真的忍心?”母亲眼泪婆娑的看着父亲恨声说道。

  “那这样吧,等这次天儿身体完全好了后我们一起看着他再进行一次这样的训练,这样一来是不会有危险,二来是看看这样训练的效果是否显著,如果效果不显著的话我也不会答应孩子去受这样的苦!玉儿可以吗?”父亲对着母亲柔声商量着说道。

  萧若玉转头看了看宝宝,看着他眼神中的神色就知道没的商量,哎,看来宝宝是一定要试试了,她也只能屈服:“那,那好吧!但是那天一定得叫上我!”母亲说完又狠狠的剜了父亲一眼,有些不甘心的说道。说完后直径抱着聂天向楼上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武傲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武傲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