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想离家出走的魔君大人
雨娴不闲2020-09-23 11:232,870

  1

  现世界

  “唰唰唰……”

  安静的房间内,乔醉正趴在电脑桌上奋笔疾书,赶着下一本小说的大纲。

  说是大纲,其实也就是一些只有他自己才能看得懂的……鬼画符。

  他文凭不高,知识水平也很有限,但耐不住有着一颗热爱“创作”的心。

  这不,前两天刚完结了第一篇长篇小说,美滋滋地休了两天假,这会又在闷头死赶新文的大纲。

  “呼!”

  乔醉放下手中陪了他五年的黑色圆珠笔,长长舒了口气。

  顺手打开电脑,点开某文学网,登录了自己的作者后台,第一眼就瞧见了私信后边一个红色“1”字。

  他深吸一口气,动作利索地点开,只见上书:尊敬的用户您好,您的签约申请(申签文章:《道侣今天依然没掉马)未能通过,编辑留言:尚未达到签约要求,请再接再厉~请您继续加油!^O^

  ……

  乔醉盯着这熟悉的拒签模板好半响,然后动作娴熟地抱过一旁泡开已久的泡面,放在电脑桌上“哧溜哧溜”地吃了起来。

  这是他写小说后养成的一个习惯,或者说,这是他被拒签n次后养成的一个习惯。

  ……再丧也没有吃一桶泡面解决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是两桶!

  ——乔醉语录。

  一桶泡面他很快就吃完,想了想,喝了口汤。以往吃泡面,他从来不喝汤。

  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抗拒?于是,他又喝了一口。

  “嗡嗡嗡……”

  桌上放着的手机催命符般震动起来。

  撇了撇嘴,不用想他也知道这个时候是谁来电。

  ……一号,交房租的日子,啧!

  本来不想理的,结果电话那头的人韧性极好,一直拨号,拨完一遍又一遍。

  “唉。”乔醉双手揉了揉脸颊,无奈拿起手机划开接听键。

  “姓乔的,”他还未说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一记惊天狮吼,“你有出息了?居然不接我电话?这房子你还住不住了啊?”

  乔醉将手机稍微放得离耳朵远些,面不改色快速道:“啊哈哈,原来是董姐姐呀,我刚在忙着没听见呢,交房租是吧?我晚点给您转过去,我这会正忙着,先这样哈。”说完,直接挂掉,动作那叫一个干脆利落。

  盯着黑了屏的手机,他无声笑了笑,将手机往桌上随手一丢,谁知,劲儿使大了,手机唰地一下将桌上的泡面撞倒,里面红通通的汤水瞬间“喷涌而出”,全撒在了键盘上。

  乔醉脸色大变,连忙将键盘倒过来,企图将里面的汤水倒尽。

  这时,电脑屏幕上,那个拒签模板里的文名闪了闪,接着一道金色光芒围绕着文名不停旋转。

  与此同时,一阵青烟冒起,乔醉手中的键盘宣布死亡。

  盯着手中的键盘,乔醉甚至还来不及发出感叹,就被电脑里冒出的一阵耀眼金光照得睁不开眸子。

  接着,一道巨大吸力传来,前后不到三秒钟,他整个人就消失在原地,被吸进了电脑里,随之消失的,还有电脑桌上那支黑色圆珠笔,与桌上写着大纲的笔记本……

  ……………………………………

  虚世界(小说世界)

  魔宫大门

  “卿尘,”魔逸一脸好兄弟地拍了拍竹卿尘的肩膀,“辛苦你了。”

  竹卿尘爽朗地笑了笑:“有什么好辛苦的?这么些年来,早已习惯了。”

  “那我们走了,”魔逸一把搂住一侧的北沐,朝他挥了挥手,“有事记得给我们通讯。”

  “好,”竹卿尘含笑点了点头,看向另一边的魔风,“老大保重。”

  魔风点头:“保重。”

  “走吧走吧,一堆大老爷们,怎的这般婆婆妈妈?”湖七迫不及待拉着他往外走,边走边回头笑嘻嘻道,“多谢魔君大人这些日子以来的盛情款待,我们到别处玩去了,您老止步,不用送。”

  “告辞。”北殇拱手。

  “告辞。”潇禁拱手。

  一众六人,渐渐远去。

  “滴答!”

  随着众人走远再也看不见,一道熟悉的声音,在竹卿尘脑海里响起。

  上一刻还扬起的嘴角,下一刻渐渐下沉,上一刻还温和如斯的脸,下一刻黑如锅底。

  时隔半月,他终于再次听到这个声音!

  每当只有这个声音响起,他才会从不受控制的状态中脱离。

  就比如方才,与众人道别时,他不想笑,可他却笑了,他不想说那些话,可他还是说了,一切皆因,他控制不了自己!

  这种情况从他去北氏参加六人结为道侣的祭拜之礼回来后,就一直维持着,至今少说也有上百年。

  一开始他以为自己病了,结果多番检查后,不是。他以为自己被邪修控制了,再三确认后,也不是。

  令他迷惑不解的是,自从半个月前六人来了魔宫后,他便再也没听见“滴答”的声音,遂一直维持着无法控制自己言行举止的情况。

  他从来没有过这么长时间无法控制自己!

  然而没想到六人前脚刚走,这个声音就冒了出来。

  “咔嚓!”

  正当他沉着脸,思绪乱飞之际,又一道熟悉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

  上一刻还黑如锅底的脸,下一刻便挂起了如沐春风的微笑,一双大长腿犹如不是他自己的一样,径自迈开步子往魔宫内走了进去。

  ——魔君大人的阅文时间到了。

  每天一到午时,魔君大人便要开始工作一个时辰,如同凡间皇帝批改奏折一样,竹卿尘每天都会“乖乖”地坐在书房里检阅底下、部众传上来的各类文本。

  【站住!该死的,你给我站住!!】

  眼看着书房越来越近,才恢复了不到三个呼吸自由,就又失去了身体主控权的竹某某在心里狂暴咆哮。

  他根本不想当什么魔君,更不想阅什么狗屁文本,他只想冲出魔宫,去外面走走。

  真的只是走走,然而这么简单的愿望对他来说,却难如登天!

  每当他走出魔宫不到半日,那个该死的“咔嚓”一响起,他的脚就不再是他的脚,他的身子也不再是他的身子,以最快的速度赶回魔宫,然后继续做着他根本不想做的事,直到那个“滴答”响起,他才会重获“自由”。

  再这么下去,他迟早会疯掉!竹卿尘“乖乖”坐在专属于魔君的宝座上,和颜悦色地翻着手上的文本。

  ……心里想着。

  “踢踏踢踏……”

  门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叩叩……”

  轻轻的敲门声随着响起。

  “启禀魔君,文使大人求见。”

  敲门的侍卫低声通报。

  竹卿尘抬头,温声:“进来。”

  【竹某某:啧,这老头怎么又来了!】

  门被轻轻打开,一名看起大概有一甲子年纪,身穿黑红相间锦衣的老者行了进来。

  他脸上神情严肃,浑身透着一股子文雅的气息。

  “老臣拜见魔君。”老者行到案前,跪在地上,冲竹卿尘规规矩矩行了一礼。

  【竹某某嗤:老古板!】

  竹卿尘含笑道:“文使大人请起。”

  面上的竹卿尘笑得一脸和蔼可亲,心里的竹某某却恨铁不成钢:【别啊,就让他跪着,指不定这老头心里又在想着什么馊主意让你淌呢!】

  “多谢魔君。”魔谭直起身子,目光清澈,坦然地看着竹卿尘。

  【竹某某念经:别理他别理他别理他……】

  “不知文使大人求见有何要事?”竹卿尘嘴上一如既往机械性地说着与心里不符合的话。

  魔谭向前行了几步,递上一卷黄纸。竹卿尘接过铺开,只见上书密密麻麻一连串人名。

  他不解地看着他。

  “这是老臣连夜整理好的各家优秀的待字闺中女子名单。”魔谭拱手道。

  “所以?”竹卿尘脸上仍是不解。

  【竹某某面目狰狞:你个糟老头我就知道你每次来都没安好心!想给我纳后?你怕不是想太多了!给我滚蛋!】

  魔谭仍是一脸严肃,直截了当:“魔君,您该纳后了。”

  【竹某某:皇上不急太监急,本魔君都没急你急什么?滚蛋!!】

  竹卿尘愣了下,温和地笑了笑:“既然如此,文使大人看着安排就好。”

  【竹某某怒发冲冠,暴跳如雷:你是不是傻?娶媳妇这种事能让人随意安排吗?你脑袋被驴踢了?】

  魔谭心满意足地退了出去。

  “滴答!”

  魔谭的身影刚从竹卿尘的视线里消失,脑海里熟悉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该死的!”一获自由,竹卿尘便懊恼地抓了抓头发,三两下便将铺在案上的名单给撕了个粉碎,暴躁地来回走动,“不行,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我得走,我得离这该死的魔宫越远越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作者今天拯救世界了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作者今天拯救世界了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