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西岐
沉荔有枝2021-01-17 22:052,235

  重瞳黑蛟带着着断裂的缠神锁跃入云端吞云吐雾,一霎间风雨大作,电闪雷鸣。

  鹤知的尸体和另一半缠神锁沉入海底,像一片破碎的叶子,随着水流打旋。

  西岐山

  天气晴好,风和日丽。

  一只九羽赤鸾卧在榕树上,恹恹的盯着树叶透过的灼热阳光。

  它毛色丰润,羽翼硕美,像日头刚升起时最艳丽的一抹赤霞色。

  《说文》道:“鸾,神灵之精也赤色五彩,鸡形,鸣中五音。”

  世间多青鸾传说,而赤鸾却鲜少闻,尤其是九羽赤鸾,更是稀少。

  《山海经》亦载:“女床之山,有鸟,其状如翟,名曰鸾鸟,见则天下安宁。”

  鸾鸟乃祥瑞之兆,因而在这西岐山里,许多生灵都视此九羽赤鸾为圣兽。

  也有很多人说赤鸾应为丹凤,可这只九羽赤鸾却比凤凰要小许多,两翼展开也只有凤凰的一半大小。身量尚轻,羽翼却华美非凡。

  此刻,突然不知哪里刮过一阵阴风,顿时天色大变。

  九鸾警觉地望向东边,只见水汽和雾头正如滚滚海浪一般自东涌来,黑云压城,仿佛一下入夜。

  强烈的妖气自东方而升,风中还有浓烈而新鲜的血腥味。

  “九鸾!”

  哒哒跳到榕树下,急切道。

  “东边来了一条龙,咬死了很多人,山外面还下了黑色的雨,又腥又臭,恶心死了!”

  “龙?”

  九鸾抬起头,看着盘踞在西岐山上方那团黑色的妖气,伸直脖子质问哒哒,“你又跑出去了!”

  哒哒心虚地往后怂了小耳朵,讨好地看向九鸾,“我只出去了一小会儿…”

  “哼,是谁上次招惹回好几个壮汉,差点儿被做成菜端到桌子上去!”九鸾气不打一出来,从树上飞下来狠狠啄了一下哒哒的脑袋,哒哒叫喊着转身就往山之心跑。

  九鸾低低地滑翔,只觉得身体异常沉重。

  它感受到了这强烈的邪气所带来的压迫感。

  不光是山外出现了异变,就连山里的生灵似乎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它看着山里躲藏起来的动物和开始枯萎的花草。

  “九鸾,我觉得这次要出大事了。”哒哒一边翻跃溪流一边说,“我活了好几百年,这是我第一次见这么凶残的龙,太恐怖了!”

  “龙本就是上古天生神,自然无人能敌。”九鸾漫不经心回答着哒哒。

  “可是,天生神不应该是祥瑞吗?你看它把这里祸祸的,真是讨厌。”哒哒说着,“啊!”

  下一秒哒哒就不小心把它的鹿蹄子卡在了石头缝里。

  九鸾在心里叹了口气。

  “你先待在这里,我找山君问清楚之后再来寻你。”说罢九鸾瞬间就消失在哒哒眼前。

  “这家伙…”哒哒又焦急又无奈,“谁来帮我把这块石头搞走嘛!”

  这时一只深红色如圆月大的眼睛悄无声息出现在哒哒的身后。

  “老头儿!薛老头儿!”

  九鸾拍打着翅膀飞到西岐山君的洞外。

  “你又跑去哪里瞎逛了?”银发老人拄着拐杖,捻着胡须从它后面缓缓走来。

  九鸾扑腾着翅膀飞到山君肩头蹲下。

  “老头儿,西岐外面出事了你知道吗?”

  山君挥了一下袖袍,解开结界走进山洞。

  “你这破洞有什么可宝贝的,还布下结界,连自己都不能自由进入。”

  山君笑了笑,捋了捋胡须,“我的宝贝可多着呢。”

  走进里面是天然的圆顶洞窟,半径有数丈宽,正中央只有一张石几和几方草垫。

  九鸾飞到其中一方草垫上看着西岐山君。

  山君亦坐下,“那是条黑蛟龙,”他给自己斟了杯茶,缓缓道,“上古混元时期的黑蛟龙。”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山君眼神迷离,似乎在回忆着什么,“据说当年鲧奉天命治水,看到洪水导致人间战乱饥荒,生灵涂炭,鲧不忍,便盗取了宝物“息壤”。”

  “息壤?”

  “那是一种会自己不断生长的土壤。”山君眯着眼回忆着,“息壤被鲧用于堵塞决口,人们这才得以回到地面上重新生活。而鲧因为盗窃宝物,被天庭斩杀,百姓闻知将其尸首建祠堂供奉起来,日夜祝祷香火不断,而鲧尸身不腐,遂化为龙,守护天下水土。”

  西岐山君深呷一口,又道,“为此功德,龙族一脉被尊为四海君主,连九重天都要尊其座上宾。”

  “那黑蛟龙也算是鲧的外甥侄子了吧?”九鸾道,“祖宗的名声都给它搞臭了。”

  西岐山君眉头紧锁,“黑蛟龙虽说暴虐残忍,却也是天生地养之灵物,应该不会妖异如此,那来历不明的妖气,恐不会是如此简单。”

  九鸾歪头看他。

  山君闭上眼,开始卜卦。

  九鸾见过他算过很多次命,这一次是山君最严肃的一次,头顶三穴都开始冒绿光了。

  山君额头冒出汗珠。

  他身子微微颤抖几下,睁开眼睛,长长呼出一口气,下一秒他嘴里花朵喷涌了出来。

  “诶!老头儿!你能不能控制一下你的口水?!”

  九鸾扑腾着翅膀飞起来,嫌弃地看着山君。

  西岐山君吐出的花朵都快吧这个小桌子都铺满了。

  山君擦擦嘴巴,捋捋胡子,拂掉胡子上和身上的花朵,不好意思道,“我这一卜卦就入了迷,一时间就忘了。”

  “瞧你这一口气吐的。”九鸾用翅膀扇走小花,小花落在地上,转眼就碎成了金灿灿的光芒融入土地中。

  “你不去救一下外面那些人么?”九鸾看向山君。

  西岐山君沉默了一下,良久道,“凡间劫难自有定数,如果有事求我,庙公会告诉我的。”

  “不过九重天还未过问此事,倒是东皇元尊派了弟子鹤知下凡捉拿黑蛟龙,也不知情况如何了。”山君喝了一口茶。

  “鹤知?那个鸟人?”

  山君无语的看着九鸾。

  “修成人形,还去了九重天,我看他这次离成仙不远了。”九鸾咂咂嘴,把细长的喙伸进去喝了口茶水。

  “你与鹤知的年岁也相差无几,人家都已经出人头地了,你倒好,成日里混日子,不出才流,我费了多少心神教你都不成器。”西岐山君一谈及此事便头疼不已,“你能不能上点心!”

  九鸾不等他说完,便飞到他头顶,用爪子抓乱了他盘好的头发,朝他吹了个口哨,光速逃出了洞穴。

  “你等看我哪天把你毛都拔了!”

  西岐山君气得把拐杖扔出去。

  九鸾早已不见踪影。

  自己布下的结界,已经困不住它了。

  山君收回拐杖,叹了口气,顶着一头杂草般的头发费劲的起身走到洞口。

  若能好好规束,或有一日可成大事。

  山君望向东方升腾的妖气,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屠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屠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