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预知未来的异能
一个人跳舞2020-09-29 22:032,240

  “胡丽英同志,你这包裹里装的什么呀?这么大这么重?”

  邓光荣将扛在肩上的巨大包裹放在地上,然后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肩膀。

  “都是好东西,等我拆了包裹给邓大哥送点去啊!邓大哥以后叫我胡诗文,我改名字了!”胡诗文倒了杯水递给邓光荣,这么大的包裹也亏着有个壮劳力了,不然她连哭带喊也弄不回来。

  “呵呵,好好,这个名字好!”邓光荣接过水杯赞了一句。

  包裹到的很快,因为这次家里没走邮局,而是让回城买东西的车给捎过来的。

  邓光荣走了以后,胡诗文开始拆包裹,先从里面拿出两床厚褥子,给张明燕和李雪琴的位置每人铺了一床。

  然后再把里面的东西一一拿出来分类。

  收拾完包裹里的东西,她拎了几根香肠、一包点心,两个罐头,外加一瓶麦乳精,嗯,在这个年代,这些是大礼了!

  拎着东西向生产队的办公室走去。

  走到门口敲敲门。

  “进来!”

  尹文国低沉的声音传出来。

  胡诗文推开门,看着正在低头看着资料的男人,脸上带着小心翼翼讨好的微笑,“队长!您好!”

  男人听见声音,猛地抬起头,黑眸瞬间变得更加幽深,脸色也似乎沉了下来。

  这个女人怎么来了?

  眼神带着凌厉,蹙眉看着胡诗文,沉声问:“有事吗?”

  声音冷到掉冰碴儿。

  这个死男人是真的对自己有敌意,在胡丽英的记忆里这个男人虽然不爱笑,少言寡语,但是无论对男人还是女人都不会这么冷。

  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个男人到底是和原身胡丽英有多大的仇,一见面就想要用眼神杀死对方一样。

  胡诗文想了想,挺了挺胸膛,毫不畏惧的和男人对视。

  你以为你的眼神很吓人吗?我又不是你战场上的敌人?

  再说了,姐姐我怎么说上辈子也活了四十多岁才翘辫子的,你再吓人充其量也不过二十多的一个毛头小伙子,按年龄你叫我一声阿姨都不为过!

  收敛了笑容,然后表情变得不卑不亢,“队长,很感谢您前几天冒雨送我去医院!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以此感谢!”

  真诚却又疏离的口气,让尹文国心里怔愣了一下,但是面上不显。

  “不需要,我是农场的生产队长,你们任何人有事我都会尽全力帮忙的!东西拿回去吧!”

  要不是那天李雪琴哭的太惨,央求他把胡丽英送医院,他不会招惹这个女人。

  毕竟他是队长,下面的知青求到自己头上怎能袖手旁观。

  而胡诗文却因为男人冰冷而疏离的口气燃起了斗志。

  我靠,来不来的就下逐客令?

  姑奶奶我还就不信邪了!

  胡诗文非但没有走,反而上前两步,在桌子前站定,将东西放在桌子上。

  “知恩图报,这是老祖宗的古训,送不送是我的事,收不收是你的事!”

  胡诗文转身走了一步,又停下,然后再次转身,眯了一下好看的桃花眼,说:“我觉得尹队长对我有着莫名的敌意,我不知道敌意从何而来?如果我之前言谈举止有得罪尹队长的地方,还请队长您大人有大量,胡诗文在此表示歉意!”

  她加重了胡诗文三个字,想告诉男人,如果有得罪的,那也是之前的胡丽英得罪的,她现在是胡诗文。

  也不考虑男人能不能懂她的意思,说完,就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腰板挺的倍儿直,毫不犹豫的迈步离开。

  尹文国看着女人纤细的背影,红白格的连衣裙下摆随着女人的走动,似轻摇慢舞,乌黑的秀发半扎半披,转身之间,如瀑的黑发在秀美的肩背之间打了一个漂亮的旋,空气中似有香风流动。

  这个女人好像真的是不一样了?

  前世她虽然手里捏着自己的软肋,但是面对自己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惧怕和心虚,从不敢和自己对视。

  是真的改变前世的手段了?还是……

  难道她也是重生的??

  尹文国眯了下眼眸,紧紧盯着已经走出门的女人。

  不管你现在用什么手段,我都不会像前世那样妥协!

  这一世我也没有软肋可以让你抓到!

  想到那天背着胡丽英去医院时的情景,他在脑海中看到的是胡丽英不久后就离开农场,和自己再无纠缠。

  是的,之所以那天最后妥协背她去医院,他也是有私心的。

  因为重生之后他发现自己有一种异能,只要接触到对方就会预知对方,关于未来的某种景象。

  那次背他得到的预知就是不久后胡丽英就会离开农场,他们之间再无纠缠。

  对于这种因重生而来的异能他是笃信的。

  但是从她的言谈举止上看,不像是重生的,如果她也是重生的话,她对自己应该也是有恨意的,毕竟前世后来他也没让她好过了。

  那么,这一世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胡诗文走出去,将门从外面关上的一瞬间,像被抽走了精气神,腿有些发软,心也开始狂跳,大口喘着粗气。

  明明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自己怎么有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要不是前世自己最后练就的无坚不摧,今天还真扛不住劲!

  年纪不大,威压竟然这么强!

  胡诗文突然想起来,自己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想看看能不能让这个尹文国帮张明燕调换个轻松点的工作,她相信只要尹文国想帮忙是一定可以做到的。

  但是自己刚才豪言壮语的吧啦了一大通,这会再返回去找他有点不太合适,只能下次再找机会说了。

  晚上,胡诗文一边洗衣服一边问张明燕:“燕姐,你会织围巾吗?”

  “会的,你要织什么?”

  胡诗文是知道的,张明燕的毛活很厉害,前世小的时候,穿的都是妈妈织的毛衣毛裤,见到的人都说手工好。

  “我让家里寄了些毛线,想织条围巾送人,我不会织,所以想请燕姐帮忙。”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围巾织起来简单,几天就能织好。”

  张明燕欣然答应,对于这个大小姐能求助她,显然很高兴。

  “燕姐,谢谢你,不着急的,你每天上工那么累,回来织一点就行。”

  其实,她也会织的,前世还是妈妈教的,但是她有自己的计划,这个可要妈妈亲自动手意义才不同。

  “哎呀,谢什么啊,你给我和雪琴一人一床新褥子,我都不好意思了,你麻烦我这点小事算什么!”

  张明燕不好意思地说。

  胡诗文看着张明燕的侧脸,心里默默地说:这一世虽然我已不是你的女儿了,但是我会报答前世未来得及报答的养育之恩,我会尽我自己的所能,把最好的都给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七零:搅黄爸妈的孽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七零:搅黄爸妈的孽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