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不会对你有一丝想法
一个人跳舞2020-12-26 21:392,028

  “那个,刚才我看见赵木匠手里拿着一条藏蓝色的围巾,他说是你送给他的是吗?”

  赵元奎并没有说是尹文国送的,但是胡诗文故意这样说,想看看男人的反应。

  “有什么问题吗?”尹文国也想看看胡诗文怎么说。

  “你怎么能送给赵木匠呢?那是……那是……”胡诗文一时有点语塞,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

  尹文国突然站起身,走到胡诗文的面前,看着她,“那是什么?你想说那是张明燕送给我的?还是说是你送给我的?”

  尹文国的语气变得有些冷硬。

  “怎么可能是我送……”给你的。胡诗文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她有种感觉,那天她偷偷摸摸的把围巾放在尹文国的办公室,是不是被这个男人看到了?

  “我说没说过,你不要自作聪明,乱点鸳鸯谱,还是……你自己……有什么想法?!”

  尹文国说完突然又向前进了一步。

  男人突然地靠近,让胡诗文不得不抬起头面对他,然后不自觉的又后退一步,和男人保持距离。

  “我会有什么想法?队长您放心,我不会对您有任何想法的!那条围巾确实是张明燕织的,之所以送给您,我觉得您应该明白为什么?”

  你们不是在谈恋爱吗?女朋友送你一条围巾不是很正常吗?

  胡诗文不明白这个男人怎么这么矫情,是不是真的是因为张明燕不愿意公开,所以他这样做是尊重张明燕,也在暗自保护着她?

  尹文国没有说话,转身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叠的整齐的信纸,递给胡诗文,“以后不要再做这种无聊的事情了!”

  说完突然两眼闪着一丝寒光盯着胡诗文的眼睛。

  “如果这是你耍的手段,或者说是你自己有什么想法,那么也请你停止!”尹文国若有所指的说着。

  胡诗文打开信纸,那是她送围巾那天模仿张明燕的笔迹写的信。

  听见男人的话,心里有点憋闷。

  “我耍什么手段?而且我会对你有什么想法?队长您放心,我胡诗文在这里郑重其事的告诉您,我不会对您有一丝想法的,也不会纠缠什么!队长请放宽心!”

  胡诗文仰起头,脸色平静而坚定地看着男人。

  然后将信重新叠好装进口袋,再次抬起头看着男人一字一句的说:“队长,很感谢您今天的收留,外面的雨已经小了很多,我就先告辞了,衣服到时候我会洗好送还给张嫂子!”

  胡诗文拿起自己换下的湿衣服,转身开门,准备离开,想了想,偏了一下头说:“今天只是个意外,我只是想找个地方避雨,没想到会站在队长的门口,如果我早知道这是队长您的地盘,我不会靠近!另外,您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

  胡诗文不知道他会担心什么,她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男人有秘密。

  她能看明白的就是这个男人不愿意和她有一丝一毫的牵扯,这点她可以做到,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讨厌自己,或者说是讨厌原身胡丽英,这些她不关心,和她没关系的事情,她不想去操心。

  重活一世不容易,她想活的自私一点,帮前世的父母找好良配,然后自己一个人天涯海角,自由自在的生活。

  “最好是这样!”尹文国忍住心里的一丝失落,在胡诗文关门的一瞬间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是的,当他听见胡诗文说不会对他有一丝想法,甚至如果知道这是他的屋檐也不会过来避雨的时候,他的心里有一瞬的失落和失望。

  看着关上的房门,从窗户望出去,那个女人在雨中小跑着,越来越远。

  雨虽然小了很多,但还在下着,这个方向她应该是去上夜班,估计到了总机室,不淋透也差不多了。

  尹文国有种想掐死自己的冲动,竟然还惦记这个女人会不会被淋湿。

  他烦躁的拿起桌上的茶缸,喝了一大口凉白开,才将心底的燥怒感压下来。

  目光随意一瞥,被地上的一个圆圆的白色东西吸引了目光,他捡起来一看,是一个圆圆的像纸片一样的东西,上面有着像猫一样的小图案。

  这个猫……是不该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他记得前世他的公司里有个女员工曾经拿着一个带有这只猫图案的包包向公司里人炫耀,说是什么亲戚从国外给她带回来的,那时他无意间看到过,只是觉得那不过是女孩子喜欢的一个动画形象而已。

  那时候应该是八十年初期的时候。

  到他去世的时候,以这只大脸猫为形象的饰物似乎开始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

  那么这是个什么东西?尹文国看不明白,应该是从那个女人身上掉下来,闻了闻,有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

  北方这边是没有薰衣草的,但是他前世后来做生意,全国乃至全世界乱飞,曾经去过一个大片的薰衣草庄园,知道薰衣草的味道。

  这个小纸片里应该还掺有其他的什么味道,有点怪怪的,至于是什么,他闻不出来了。

  这个女人怎么会有这个东西?而且纸片的下面还有胶状的东西,粘粘的。

  尹文国觉得有些奇怪,但是没有太多怀疑,随手扔进了垃圾桶,但是又不受控制的将这个圆纸片捡出来放在桌子上。

  如果胡诗文看见这一幕,一定会嗤之以鼻,不过是个带着KT猫形象的防蚊贴而已。

  胡诗文一路小跑着进了农场办公楼的总机室。

  今晚值夜班的只有两个人,她和岳梅。

  她跑进屋的时候,岳梅已经坐在交换机前面开始工作了,说是工作,其实晚上需要转接的电话很少。

  此时的岳梅正坐在那打着毛衣。

  看着岳梅在织毛衣,胡诗文又想起了那条张明燕织的围巾,被那个死傲娇男人送给了赵木匠,心里不免有些气结。

  “你来了,怎么淋的这么湿?没穿个雨衣?”岳梅抬眼看了下胡诗文问道。

  “出门的时候没下雨,遇到点事耽搁了,就赶上下雨了。”

  胡诗文不甚在意的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七零:搅黄爸妈的孽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七零:搅黄爸妈的孽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