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爹爹靠不住
兰李礼2020-09-02 21:471,644

  褚幸自回九重天,每日大宴小宴不断,日日早出晚归。子时左右他才跨进府门,守门的仙倌立即凑上来耳语:“上神,小神女午时归府,至今都未曾踏出过房门半步。”

  “哦?如此稀奇!”

  缦缦从小放养,贪玩起来几日不归是常事,府内众人包括他和洛尤都不以为意,日前听闻她追仙兽时砸了紫阳上神的丹炉,被发落到天虞山采灵药赔罪了。

  怎地一回来便销声匿迹?不若以往般大肆宣扬自己的战绩?忒不寻常!

  褚幸脚尖一转,转道去女儿院落。

  夜已深,缦缦的院落极静,只偶尔响起一两声虫鸣。

  他们在锦屏山时人员便简单,除却守门的仙倌、厨房一众厨娘、几个负责庭院洒扫的,正儿八经的仙使只有洛尤身边的橘心了。

  褚幸幼时孤苦飘零,什么苦都吃得,凡事都靠自己。后来日子渐好,也随性惯了,懒得讲究无畏的排场。

  倒是娶亲后,他本不愿委屈了自小锦衣玉食的妻子和娇滴滴的女儿。不想妻子早厌烦了繁琐宫规、女儿性格随了他,喜欢独来独往,一家人简简单单生活,倒也温馨惬意。

  褚幸来到门外,抬手拍了拍门板,温言道:“缦缦,爹来了。”

  夜明珠的光晕透过窗户照亮回廊,屋内人明显还没睡下,却迟迟没有回应。

  褚幸性格直爽,对女儿却一向耐心,等了片刻后才又拍了两下门。“宝贝闺女!”

  片刻后,才传来桌椅响动的声音,接着脚步声渐近。待门被拉开,褚幸脸上立即堆满笑容:“哟呵,你还醒着呢!”

  缦缦撇撇嘴,嘟哝:“你这么执着,睡着都得被你吵醒了!”

  “嘿嘿!”褚幸搓着手,大步进屋径自在椅子上坐下,随手拿起桌上瓷盘里的一颗果子,咬了一口立即酸得挤眉弄眼,一口吐在地上。

  “什么玩意儿?如此酸苦!”

  缦缦拖沓着沉重的脚步走过,偎进旁边椅子里,懒懒道:“伽菱果啊!亏得我采的多,不然被你糟蹋了,还得再跑一趟天虞山。”

  褚幸用冷茶水漱了两边口,嘴里的涩意稍缓些,才长出口气。

  “既是已取到灵药,怎地还如此郁郁寡欢?何事忧愁,爹爹帮你做主!”

  缦缦眼睛一亮,迅速坐直正欲开口,眼神又迅速黯淡下来,缩躺回去神色恹恹的说道:“得了!您也帮不了我!”

  这话褚幸不爱听了!站起来瞪圆了眼珠大喊:“笑话!你爹爹我号称三界战神,名号相当当、法力也实打实的强,还有我解决不了的难事?说吧!是又砸了谁家仙府?还是又误伤了哪家小神君?别怕!钱财咱家有的是,赔给他们便是!若是打架,咱们也是不惧的!无非是跟小辈计较、丢丢面子而已!”

  缦缦复又坐起来,双手交握捧在心口,一双小鹿般清澈的眼期期艾艾地看着自家爹爹。

  “爹!我就知道您最威武了!”

  褚幸手按在桌案上,得意扬唇:“那是!你爹我名震四......”

  “我砸了黎玺尊神的竹舍!”

  褚幸手一滑,手肘咣当一下磕在桌沿上,却顾不上疼痛,满眼惊疑地侧过脸问:“谁?!”

  缦缦对他的反应并不意外,眨眨眼追加陈述:“还捉了他莲池里的鱼!”

  “......啊?”

  褚幸双手颤抖着摸上扶手,将屁股塞进椅子里。

  “我打了那么久的架,饿极了嘛!”缦缦撇嘴,“再说了,最后压根儿没捉到!那些个鱼精得很......”

  褚幸松了口气,连连道:“那便好!那便好!”

  “但我挖了他莲池里养的藕人!”

  “嗝!”

  褚幸半口气憋在喉咙眼,响亮的打了个嗝。

  缦缦:“......”

  方才的气势呢?!

  褚幸呆愣片刻,猛地抓起茶杯灌了一大口冷茶,扔下杯子又不死心地确认一次:“你说的,是我认识的那个,穹苍宫的那位黎玺尊神?”

  “唔!如假包换!”

  褚幸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两下,腾地站起身,搓着双手在地上转了几圈。

  缦缦挠挠头发,迟疑着开口:“他说,按辈分我该唤他一声爷爷......”

  “呃?”褚幸脚步一顿:梗着脖子问:“那你唤了吗?”

  缦缦缩着脖子摇头。

  “那就好!”褚幸神色稍缓,转身大步往外走,嘴里还念叨着:“差点被你连累了降了辈分!你若真唤爷爷,我岂不是要喊那小子一声爹了!不成不成!他年纪可比我还小呢!”

  眼见着褚幸一只脚已经跨出门去,缦缦急了,跳起来追过去:“爹!您说了帮我的!”

  褚幸这才想起方才的豪言壮志,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地回首,牵强地扯了几下嘴角,发现笑不出来,索性作罢,挥挥手小声道:“没多大事儿!没多大事儿!爹帮你解决!别想了,睡罢!”

  言罢未及缦缦回应,便脚步虚浮地晃着离开了。

  缦缦:“......”

  第一次觉得爹爹不太靠得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尊神大人,缦缦来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尊神大人,缦缦来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