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九尾天狐
兰李礼2020-09-02 21:443,029

  夏梨女君的药果然有奇效,不过三四日功夫,缦缦腰间的烧伤便好得差不多了。也因此,她心里更承着这位女君的情了。

  忆及女君没收下她娘送去的夜明珠,缦缦这日天不亮就爬起来,匆匆赶回锦屏山的府邸。

  府后挨着山脚有一大片空地,百年前她贪玩,曾从别处山头移了些杂七杂八的果树回来栽种。起先还时常去浇水照料,时日久了就抛在脑头了,如今一看竟也长得极好。

  她挑挑拣拣选了二十几棵梨树,连根拔了捆在一起,揣进腰间挂着的小香袋里,腾云回九重天。

  近些时日她在九重天混了个脸熟,跟看守天门的仙将们热情地打了招呼,就直奔梨苑而去。

  路途太远,她这一来一回浪费了大半天光景,日头已经渐渐西斜,折腾了一天又累又饿,赶紧种上树好能回去睡个安稳觉。

  缦缦轻车熟路地进了梨苑,火龙兽和看守的仙倌都如临大敌,一个炸毛、一个哭丧着脸。

  “别慌!我来种树的!”缦缦取出梨树扔在地上,手一挥仙光闪过,梨树变成原来大小。她高高挽起袖子,扛起其中一棵,往前几日烧毁了的地方去。

  被烧的树木已经被尽数清理过,地面也重新犁好,倒省了她许多力气。

  这些梨树长了百余年,根茎极繁茂,缦缦挥着铁锹挖了好久,才挖出合适的坑,将树栽进去。

  才种一棵,便累出了一身的汗。

  这可比打架还累呢......

  九重天上消息最灵通的白间赶来时,缦缦已经种了十几棵树。

  白间一手负在背后,扇子遮嘴凑近一仙一兽耳语:“她这是仙法尽失了嘛?一挥手的事儿,何至于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

  他冷眼瞧着缦缦挽着袖子、扎着裙摆,脸上还沾着两块土和一身落花的模样,觉得这姑娘万年来没怎么出息,还跟幼时一样直心眼儿!

  小仙倌抱着火龙兽靠坐在一株梨树下,不住摇头:“不能够啊!方才我还亲眼见她用仙术变出梨树、锄头和铁锹来着!”

  “啧啧!她娘若见了她此时这模样,非敲断她的腿!”

  天色彻底暗下来之前,缦缦总算是赶着种完了树,抹着额头上的汗,十分满意地看着园子。

  “好像还有点稀,赶明儿得空再移几棵来!”她随手在裙上抹了几下,边走边认真地盘算起来:“或许移几棵桃树来也可以,满院子雪白里夹杂着几缕粉红,应该也不错,省得白花花的晃眼......”

  白间赶紧阻止她这个危险的想法:“您拿这儿当自己家呢?还种桃树,人家女君同意嘛?”

  缦缦这才发现他的存在,“你怎的来了?”

  “瞧热闹啊!”白间折扇摇得生风,嘴角高高扬起:“听闻战神府的小神女为请罪来种树,我替大伙儿见证下!”

  “呵!告辞!”

  缦缦一闪身匿了踪迹,白间悻悻然收了扇,晃悠悠的回府去了。

  无趣!没热闹可瞧了!

  -

  也不知是哪个嘴碎的仙到处传谣,说缦缦畏惧于夏梨女君的权势,不仅种了一天的树,还附带给胭脂火龙兽浆洗。

  谣言虽夸大其词,但种树倒是真切有人看见的,缦缦有点抹不开脸儿,几日都没在九重天闲逛,闲的难耐时便悄悄跑去附近的仙山玩。

  她在一处清澈的湖水里翻腾了几圈,又摸了几条鱼烤了吃,便躺在湖边石滩上晒太阳,顺便晒干衣服。正叼着草茎百无聊赖之际,余光里忽然飞快地闪过一抹红影。

  异兽?!多日不回锦屏山,她的宝物匣子已经许久没添新玩意儿了!

  缦缦迅速窜起来,一缕仙光划过,徒留带着牙印儿的草茎飘飘悠悠从半空落下......

  她速度极快,很快拉近距离。待看清前方那团火红是九尾天狐时,立即双眼放光。“哎哟哟!宝贝!”

  被追赶的九尾天狐似乎受了伤,刮过的风里不时夹杂着几缕血腥气。

  “你别跑了!我给你疗伤啊!”

  对方显然不信,速度更快了。

  缦缦追了几万年的异兽,第一次遇到速度如此快的,顿时兴奋地摩拳擦掌,使出全部仙力,急速追去。没曾想九尾天狐绕过几处仙山,竟直奔九重天而去。

  天门前,两团光影疾速掠过后,守门的两位仙兵对视一眼。

  “方才,什么东西过去了?”

  “太快了看不真切......”

  “前头那个一堆尾巴的红光,是什么东西?”

  “没看清!但是后头一身纱裙的,倒像是战神府那个神女......”

  “管不管?”

  “别管了吧......”

  仙兵讨论的功夫,缦缦已经追出好远。

  九尾天狐躁郁不安地到处乱跑,取道过处掀翻了不少精致摆设。

  “这家伙精力竟然如此旺盛,跑了这么久速度都没慢下来,四条腿果然更占便宜!”

  缦缦落地叉着腰缓了口气,又迅速化成一缕仙光追上去。

  -

  四个时辰后,天虞山。

  缦缦一手拎着小锄头,另只手把层层错落的鲛纱裙摆都捧在臂弯里,小心翼翼地在荆棘丛中穿行,大气儿都不敢喘......

  回九重天后她娘尤其爱打扮她,不到半月的功夫,东海仙使来的次数便比往常一年都多,漂亮衣服不要钱似的往府里送。

  今早出门前,阿娘才特意给找的新裙子,划破了回去又少不了一通责罚了......

  “伽菱果!伽菱果!”她弓着腰,不时地用锄头拨开杂草。“在哪呀......”

  都怪那只小狐狸!到处乱跑,竟撞翻了紫阳上神的丹炉,毁了一炉上好的灵药。它倒好,一头撞昏过去躲了责罚。害得她内丹没捞着,还被紫阳上神赶来采灵药救它......

  天虞山独有的伽菱果,若是那么好找,还能存活数万年?

  她从九重天出来时,日正中天,一直找到天彻底暗下来,还是连个影子都没见。

  又饿又累!

  缦缦愤愤地扔下小锄头,寻了块矮石坐下,理顺皱在一起的裙子。

  这是黎玺尊神的地界,不知他的神宫建在哪处山头,若有幸能遇到,以褚幸的面子,进去蹭个饭绝不是问题。运气好的话,兴许还能顺到一颗特产伽菱果......

  说起吃饭,她忍不住舔舔下唇,秀气的眉拧成一团儿,满脸忧愁地哼哼。“好想吃烤鱼......”

  正哀怨着,扭着小草玩的手指忽然触到果子样儿的物事,她眼前一亮,顺手摘下来地放在嘴边,咔嚓咬下一口。

  酸且苦涩的汁液溢满舌尖,激得她抖了抖,一把扔出去。

  “呸呸!什么果子,这么难吃!”

  缦缦跳起来不住地吐着残存的汁水,忽然福至心灵,舌尖还吐在外忘了收回,慢慢转过去看才扔的果子。

  明亮的月光下,地上静静躺着一枚掌心大小的青黑色果子,被咬了的缺口还泛着黑气......

  她咂咂嘴,苦涩感还未散尽。

  这果子,确定能救命??转念又一想,管他呢!反正她就是出苦力的,出了事也怪不到她身上.....

  缦缦跑回刚才坐的石块旁,手伸进石缝里摸索半晌,取出两颗果子取出巾帕包好,塞在腰带里。

  大功告成!

  -

  天虞山自天地初分便存在,但因着地处极西之地,土地荒芜、又无灵脉,除了妖兽几乎罕有人迹。据说,数十万年前黎玺尊神降生于此时,异彩漫天、龙凤齐鸣,天虞山脉顿时灵气大盛,奇珍异草拔地而起,倏忽间便形成了苍翠连绵、仙气缥缈的仙山福地......

  夜已经深了,连绵不断的山脉在夜色中影影重重,各种怪异的兽叫声不绝于耳,诡异非常,完全没了仙山缥缈的灵韵。

  她自小在仙魔边境锦屏山长大,是在妖兽堆里摸爬滚打过来的,又有名震四海的战神爹爹亲传,才三万余岁修为便已至仙君境界。放眼各界,同辈人里除了得黎玺尊神指点的白间,和魔族的太子殷启,几乎少有人能出其右。

  但她有个鲜有人知的缺点,便是夜间识物能力极差。

  天虞山脉幅员辽阔,没个把时辰是飞不出去的,为防迷路她索性在一处溪边安顿下来。

  一缕凉风拂过,缦缦打了个小小的喷嚏,赶紧往火堆里添了几块柴。然后卷起裙子,赤脚下河捉了两尾鱼来烤,填饱肚子便蹲坐着敲打石块儿打发时间。

  玩了有一会儿困意上涌,她从腰间解下石榴形的雪色小香包,翻找半晌后,幻出一床矮榻和被褥。她自由散养,满世界地疯玩,露宿在外是常有的事儿,所以随身揣着床榻被褥以备不时之需。

  缦缦又添了几块柴,才脱鞋爬上矮榻,和衣而卧,拉高被子盖住半边脸。

  今日她实在是累极了,很快便沉沉睡去。

  过了不知多久,朦胧间听到窸窸窣窣的声响时,缦缦只当是馋嘴的小兽来偷食地上的鱼骨,不甚在意。

  但过了好一会儿,声音非但没减弱,反倒越来越近,且偶尔掠过的风里都带着些粘膩的血腥气。

  不对!

  她倏然睁眼,就地一滚自另一端翻下床榻,借着力道掠出数丈远,方回首打量。

  她方才躺的榻边足有三丈多高的一头卷毛红鬃兽!

  娘呀!又一个彤红的大宝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尊神大人,缦缦来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尊神大人,缦缦来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