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打出姻缘?
兰李礼2020-09-02 21:451,695

  褚幸上神大步走过来,拎小鸡一样扯着女儿的胳膊拉进厅里,未等嵘胥上神开口,便又是一通喊:“方才听闻贵府二公子与我家不成器的闺女切磋了一番,奈何嘴皮子厉害、手上功夫却不行,又想暗箭伤人,被我闺女狠狠教训了一通,有这事吧?!”

  嵘胥上神手里还捏着茶盏,脸上笑容极牵强:“......犬子无能,功法上的确略逊一筹。”

  褚幸眉毛一立,声音拔得更高了:“既是擂台比试,便是不论生死,你怎地还寻上门来,找我闺女的麻烦?!想打一架不成?”

  嵘胥上神额头渗出几滴细密的汗珠,站在他旁边的六夫人见了,贴心地取出巾帕,帮他擦干汗。

  白戎上神清了清嗓子,指着旁边空位道:“褚幸,你且先坐,容嵘胥说话。”

  白戎和褚幸都是自少时跟在黎玺身边,一起出生入死,情分多深自不必说。他既然开口,褚幸便是再不满,也得暂时压下,只好冷哼一声坐到椅子上。

  缦缦拢着手乖乖跟过去站在父亲身后,从头到尾一言未发。

  嵘胥上神缓了下心神,这才闻言开口:“愚兄今日来,并非你所想的兴师问罪,而是替犬子求娶。”

  把玩着手指的缦缦倏然抬头,一脸莫名:“求娶?!”

  门口偷听的白间跳进来大喊:“奕玟想娶缦缦?做梦去吧!”

  白戎上神眼色一沉,白间缩着脖子不甘愿地退出去了。

  缦缦一度怀疑自己幻听了!她将奕玫狠揍了一顿,他的父母居然不兴师问罪,还想着娶她?!

  就连褚幸都被忽然的变故惊得说不出话来,回头跟女儿对视一眼,见她满眼乞求地摇头后,才清着嗓子重新开口:“这个吧,小女年幼,谈及婚嫁之事还为之过早。”

  “那便先定下来,待年岁合适再成亲也不迟。”六夫人急急开口劝说:“你我俩家门当户对,实是再好不过的姻缘了。”

  “我呸!”白间忍不住又跳进来,破口大骂:“你们家那个二公子是出了名的浑,文不成武不就不说,哪个仙府的女仙没被他调戏过一两个?!再说了,人家缦缦是战神府嫡长女、外公是威震四海、富得流油的水神,若是你家大公子奕闵来求娶,倒也当得上门当户对四个字。奕玫?!他也配?!”

  六夫人气得手抖,指着白间正要还嘴,白戎上神已经一拍桌子站起来,厉声呵斥:“众上神说话,岂容你放肆,还不快退下!”

  一句话夹枪带棒,连六夫人都骂进去了!嵘胥上神脸色几变,暗自踢了自己夫人一脚,示意她退下。

  六夫人羞恼地一甩手,背过身去暗自生闷气了。

  嵘胥上神暗自懊恼,悔自己不该拗不过小妇人几句哭闹,就擅自登门。想也是,他那不成器的二子出身低微、又不上进,哪里配得上人家的掌上明珠?

  不过,方才白间无心的一句话,倒让他动了些心思。若是能促成奕闵结这门婚事,对冥府可是百利而无一害。

  “妇人陋见,让二位贤弟见笑了,我那不成器的二子的确不堪托付。”他复又坐下来,抿了口茶,和煦笑着开口。“褚幸贤弟可还记得我那嫡长子奕闵?我年岁渐长,许多事渐渐力不从心,早有让位给年轻人的想法了,到时闲云野鹤、浪迹四海,岂不快哉!”

  这是暗示奕闵会继承冥府君位,要娶她当冥后?

  冥府在极西之地,终日漆黑阴暗、恶灵们哭嚎不止,她每次去都禁不住起一身鸡皮疙瘩,日日住在哪里?想都别想!

  缦缦偷偷伸手掐父亲的后背,生怕他答应下来。

  白间悠悠的叹息顺着敞开的门飘进来:“奕闵好啊!还未正式娶亲呢!上次我去冥府找他玩时,他次女都能喊我叔叔了......”

  缦缦垂头看着自己脚尖,肩膀小幅度地一耸一耸。

  白间太够意思了!冲着今日他的表现,缦缦决定不计前嫌,把小时候的结的冤仇一笔勾销了。

  “结亲一事不必再提,免得伤了你我数万年的交情。今日我闺女下手重了些,回头我自会奉上珍宝、灵药,为贵府二公子调养身体。”褚幸阴沉着脸站起来一拱手:“府上事多,就不多留了,改日得空必当登门拜访,少不得讨冥君祭坛上好的酒水。”

  嵘胥无奈摇头,站起来拱手还礼。“贤弟若登门,兄必将洒扫以待。”

  褚幸一个眼神,缦缦立即敛笑恭敬地对着众人施了一礼,乖乖跟着走了。

  出了门,白间立即凑过来,和她一起送褚幸出门。

  “缦缦,哥哥今日表现不错吧?!”

  缦缦大笑着拍拍他的肩,夸赞:“做得好!!改日请你喝酒!”

  出了穹苍宫大门,褚幸抬手制止两人。“不必送了!闺女,在这儿可要好生听尊神的话,切不可胡作非为!”

  缦缦脸上盈满笑意,答应的干脆利:“好的,爹爹!”

  待褚幸一走,她便跳起来,拎着白间的袖口往梨苑跑:“咱俩去耍小胭脂火龙兽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尊神大人,缦缦来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尊神大人,缦缦来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