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白间仙君
兰李礼2020-09-02 21:443,203

  褚幸上神五万年任期满,阖家搬回九重天的战神府。

  这之前,缦缦曾来过一次九重天,跟母亲参加万年一次的桃花宴。那时她年纪小,也贪玩,净忙着四处调皮捣蛋了,没能将九重天有头有脸的人物们认个周全。

  此时天门处人影憧憧、仙气缥缈,其他花白胡须的老仙君倒罢了,为首的那个,一袭墨色龙纹锦衣、头戴玉冕的,是天君没错吧?竟然不是想象中白须垂地、面目慈祥的老者?

  唔!长得还挺好看的。

  四海八荒,除了魔族常出异类,面目丑陋,其余仙妖们多貌美。但这貌美,还是会分个等级的。据阅仙兵无数的缦缦判断,这天君长得属实能排得上游了。

  才胡思乱想着,她就被洛尤公主拉着手腕拽过去。

  “这是小女缦缦,自幼乖巧懂事,平日里养在府内遍读诗书,个性也最是温婉不过了。”

  缦缦心里暗自嘀咕:锦屏山那些个常年受她欺辱的精怪们听了这话,怕是要揭竿而起,打上天宫来!

  遍读诗书嘛!她房内书架上,各类功法、武器图谱倒是不少。

  某上神府内首席掌事仙君:“早闻小神女威名,今日一见,果真飒爽英姿!”

  飒爽英姿的神女顺手抹了一把腰间,触手空空!才想起娘说挂着鞭子不淑雅,出发前给卸了去的!

  某仙府女上君说:“小神女姿容绝艳,蕙质兰心,实为大家典范。”

  呵!站着假笑就典范了?缦缦侧头望过去,脸上仍挂着温婉的笑:“我取内丹的手法干脆利落、手不沾血,那才是实打实的典范呢!”

  女上君嘴角笑意僵了僵。

  洛尤公主握着女儿手腕的手捏紧,缦缦“哎呦”一声,甩着手腕跳离母亲身边,噘着嘴抱怨。“娘,您下手真狠!”

  洛尤公主柳眉倒竖,斥责的话还没出口,便被天君的笑语堵了回去。“令嫒个性纯真,毫不骄矜、造作,实是难得。”

  缦缦悄悄抬手揉了揉鼻子,缓解因众仙齐聚,各种异香混杂而带来的不适感。

  九重天的仙们附和逢迎的话说的这么溜儿,年纪轻轻怎的都如此没风骨!太无趣了!

  天君不只人到了,礼节上也很是周到,特意设宴为褚幸上神接风洗尘。

  褚幸拱手施礼,“天君恩赐,本不该辞。但褚幸在外供职数万年,此番任满回九重天,理应先去拜见黎玺尊神。待见过礼后,方能赴宴。”

  天君是个好脾气的,温和的笑容丝毫未减:“褚幸上神尊师重道,实乃我等学习典范。本君也有两三日未得见尊神圣颜了,你我便同去问安,可好?”

  洛尤公主对黎玺尊神一向是敬畏多于敬仰的,能不见便不见了。她浅笑着福身,施了一礼:“我们阖家才归,府内荒废了数万年,恐是要好生修砌一番。我且先回去打点一番!”

  褚幸自是懂得夫人的想法,也不勉强她。

  缦缦对于见长辈这事儿也不太热衷,自然是跟着母亲一路,先回府邸。

  -

  九重天不好玩!

  爬到再高的屋顶,放眼望去也尽是重重宫殿和祥云,满目的白。

  缦缦翘着脚躺在屋顶上,唉声叹气:“好无聊!好想回锦屏山!青织那丫头最近有没有酿好喝的果酒呀......老药君最近身体怎么样了?还喜欢追着人打吗......几日不在,也不知山里出没出什么新的妖兽!内丹好不好看......”

  唉!无聊!

  娘说了,在九重天要守规矩、懂礼数,不能让人挑出错处,会耽误以后说亲的......也不知,规矩都是哪些?礼数都有什么?

  她想着还是该摸清些,心里约莫有个底儿......

  “褚幸叔叔!您跟我就别见外啦!不必远送!”

  听到下边说话声,缦缦翻身坐起来,手脚并用爬到房檐边,抻着脖子往下瞧。

  她爹正和个年轻小伙子一起往大门走,手还热情地拍着人家的肩头。“万年不见,也出落成翩翩佳公子了!我还记得你小时那个顽皮劲儿呢......”

  少年着一袭水蓝衫子,背影看起来芝兰玉树的。

  缦缦歪着头认真打量,恰逢少年停下脚步,侧过身来拱手道:“叔儿!您回吧!这会儿住得近了,得空我就来瞧您!”

  她这才隐约瞧了个大概。

  白净面皮,唇红齿白的清隽模样倒也不多稀奇!最吸引人的是他那双狭长的丹凤眼,眼尾微微上扬,合着不笑自弯的嘴角,瞧着就顺眼!

  这谁啊?

  缦缦手一撑屋檐,轻飘飘落地,三两步跑过去,俏生生喊了句:“爹爹!”

  褚幸闻言回头,赶紧扯着她介绍。“这是小女缦缦!快来,见过你白间哥哥!说起来,幼时你们还时常一起玩耍的!”

  白间浅笑着,拱手施礼:“妹妹好!”

  原来是白间啊!黎玺尊神座下首席掌事官白戎上神的独子白间!

  缦缦双眸晶亮,膝盖一弯极快地还了一礼。“哥哥好!小时候我把你门牙打掉了两颗,你还记得吗?”

  白间嘴角浅笑的弧度分毫未减,“怎会不记得!当时年幼不懂事,还将妹妹你的手腕打折了的!”

  缦缦笑得益发灿烂:“对呀对呀!后来我一个生气,不就把你头发烧了嘛!”

  “没错!托妹妹的福,几年我都没能出房门半步!如此算来,当年我炖了妹妹养的灵宠,也算情有可原了吧?!”

  褚幸在一旁听着,脸越来越黑。

  青梅竹马久未见面,不该这样的剧情吧?

  眼见着两人笑容越来越狰狞,他赶紧上前一步将两人隔开,挽着白间的手腕往外扯。“大侄子!咱俩找地儿切磋一下仙法!”

  白间被拉扯着,还不忘回头笑着告别:“妹妹!改日得空一起研习术法啊?!”

  院子里,缦缦皮笑肉不笑挥着小手:“哥哥!记得多带伤药!”

  “好的!保管带最好的,不让你留下疤痕......”

  白间话未说完,便被褚幸一把捂住嘴,连拖带抱地弄出院子了。

  神女缦缦?!

  几万年过去,模样倒是出落得亭亭玉立、容貌妍丽了,性格倒还跟小时候一样,欠揍!

  -

  午间吃罢了饭,缦缦揉着肚子在九重天闲逛消食。

  方踏进一处梨苑,目光就被一株万年梨树下的一团吸引了去。满目雪白的梨花中,那一抹红实在显眼。

  这是一只幼年胭脂火龙兽,通体火红,眉心中的一簇毛却是雪白,拧着往上长,可爱又俏皮。

  她眼前一亮,快步跑过去蹲下,伸手摸了下小兽眉心的那簇白毛。

  被惊醒的小兽奶声奶气地哼了两声,长睫忽闪几下睁开眼来。清泉般明澈的大眼眨也不眨地盯着缦缦,瞧得她心都快化成一滩水了。

  “哎哟哟,小奶娃娃,你是谁家的呀?”她两手托抱起小兽,拢在怀里揉着它的小脑袋。“姐姐送你回家去呀?”

  小兽似乎很喜欢她,伸出丁香色的小舌打了个呵欠,歪歪头拱进她怀里,呜呜地撒着娇。

  “哈哈!这么喜欢我呀!”

  缦缦笑得越发灿烂,抱着它欲起身,耳边听得铁链声响,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小兽后脚踝上系着一根细金链。

  “唔?”缦缦复又蹲下身去,一手抱着小兽,一手捏着金链打量。“这是你主人给你的饰物嘛?”

  也许主人临时有事儿离开,怕被贼人偷走才链上的?毕竟小家伙长得这么可爱......

  缦缦放下小兽,手托着下巴思索:九重天的神仙们果然都是君子,要搁在锦屏山,别说是这没手指粗的链子了,怕是腰粗的玄铁链都给你敲碎......

  缦缦又揉了下它额顶的拧毛,不舍地告别:“小娃娃,姐姐走咯!你乖乖在这儿等你主人来接你吧!”

  话音方落未及转身,便被扒住了脚踝。

  她低头一看,小兽清澈的大眼此时盈满了泪水,可怜巴巴地望着她。

  “这......我若带你走,很容易被误会偷人家灵兽了......”

  小兽呜咽两声,放下前爪趴在地上,转头用舌头去舔后脚踝被金链系着的地方,火红的毛发里,渗出的几滴血珠不细看还真瞧不见。

  哎哟哟,可怜见的!

  “不管啦!”缦缦反手摸出腰间的鞭子,轻飘飘甩出去,鞭身搭在金链上火光一闪,震了震却仍完好无损。

  “哎哟?”

  想当年她年纪尚幼,为了屠蛟龙制鞭丢了大半条命,修养了近百年才堪堪恢复。这龙骨鞭子虽算不上神器,但也算是名品法器了,竟然敲不碎细小的金链?

  缦缦收起鞭子,掀起裙摆露出小腿处绑着的小短剑。

  这是三万岁时外公送的生辰礼,她为了好看,在剑鞘外嵌满了宝石,五颜六色、十分花哨夺目。就连剑柄处,都前了一枚浅浅的紫晶石。

  虽然女气了些,但丝毫不影响它身为神器的威严。

  “小宝贝别急啊!姐姐我马上救你出来!”

  缦缦柔声安抚着呜咽的小兽,短剑出鞘。

  “快住手!!”

  身后传来制止声的同时,缦缦的手已经挥下,金链应声断成两截。

  “糟啦!!”

  “什么糟......”缦缦收剑回鞘,漫不经心地搭着话,头转到一半,余光里一团光火迅速涨起,惊得她余下的话都咽回肚子里......

  方才还缩得小小一团,奶声奶气哼唧的小兽,此时同万年梨树树冠一样高。通体冒着熊熊大火,眼眸也不再是小鹿般清澈可怜,就连额头中间那一簇白毛也不再可爱俏皮了......

  缦缦蹲在地上,头后仰的快贴上背了,才堪堪看到巨兽的下巴颏。

  一溜火光从巨兽嘴里喷吐而出时,她不自觉地舔舔唇叹了句:“我的娘哎......”

  这哪是什么小奶娃娃!活脱脱一个大宝贝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尊神大人,缦缦来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尊神大人,缦缦来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