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族女仙太热情
兰李礼2020-09-08 22:343,211

  隔日晨起,缦缦正在院子里抻着懒腰。正房便扔出来两个衣料极少的女仙,互相搀扶着跑了,缦缦怔愣片刻,随即捂着嘴偷笑。

  狐族女仙太热情了!

  怪只怪尊神大人姿容无双,引得女仙们痴迷!

  “料理不好,你也别回来了!”

  随着冷叱,白间也被扯着领子扔出来。

  他揉着后颈,抬眼对上缦缦幸灾乐祸的目光,顿时收手,小跑过来贴近她耳语:“青丘女仙太奔放了!摸着黑爬进竹楼来,亏得我发现及时,才没叫尊神失了身......”

  说话间,一道仙光倏然而至,白间的话戛然而止,腾空而起飞远了......

  “呃......”缦缦哽了一下,后知后觉地抬起手,对着远去的黑点挥了挥手:“......再会!”

  此地不宜久留!

  她想也不想地拔腿就跑,生怕跑得慢了,跟着吃了瓜唠......

  才跑出院子,迎面便遇上了先时跑出去的两名女仙,和被缚住左右手臂的千柳。

  左边的捂着脸蛋默默垂泪:“五公子!尊神大人忒地狠了,将人家摔在地上,脸都破了皮!”

  右边的也扯着千柳的袖子,娇滴滴地抱怨:“五哥哥,您瞧呀!奴家这裙摆都撕破了,腿也擦伤了!”

  她说着便抬手撩裙子,身上衣料本就不多,一撩便露出皙白盈润的大长腿......

  缦缦抱着肩歪在竹篱墙边,饶有兴致地瞧热闹,暗赞:真白!真长!

  千柳极认真地瞧了眼女仙的膝盖处,果真有一处微微发红,闻言抚慰:“尊神是最无欲无求的仙,你们此番行事太过孟浪了些......”

  缦缦赞同地点点头,觉得千柳还算懂礼数,不想千柳接下来话锋一转,说道:“但尊神怎地下手如此狠厉,毫不怜香惜玉!”

  缦缦:“......”

  好一个怜香惜玉的俏郎君呀!

  这将来若是真结了亲,他还不把自己宠得上了天去?!

  缦缦顿时喜形于色,几步跑过去,顺手搀起半边身子软在千柳身上的女仙,看着他极认真地问:“你我若真结亲,你能保证待我如珠似宝,无条件地娇宠嘛?!”

  千柳脸色一变,慌忙自另一名女仙怀里抽出自己的胳膊,想也不想地点头道:“这是自然!”

  缦缦得了答复,抚掌笑得见牙不见眼:“如此甚好!甚好!”

  她突然觉得,找一个如千柳这般的相公也不错!摆在家中赏心悦目不说,最重要的是知冷知热,会疼人。回头她再受个伤、生个病的,也不必自己挨着了。

  缦缦越想越觉得可行,看千柳的目光也热切起来。

  -

  缦缦一向雷厉风行,既有了想法,便很快实施。

  与千柳共同用了早膳后,便去狐后那里借了窝狐狸崽子来玩。

  她在回廊下铺了床被子,把小狐狸们摆在上边,自己搬了个小竹凳,坐在旁边撑着下巴瞧他们。

  小狐狸们才出生几天,十几只窝在一起,奶声奶气地嗷嗷叫,叫了一会没换来奶,便拔高嗓子嚎起来。

  缦缦耳朵里全是嚎叫声,冷眼瞧着它们又拉又尿,哆哆嗦嗦地满被子爬,没忍住打了个长长的呵欠。

  “这也太无趣了......”

  她百无聊赖地随手捏着一只狐狸后颈,提溜起来凑到脸前。“小宝贝!笑一个!”

  小狐狸崽子四脚扑腾着,嗷嗷尖叫。

  “哎,你哭什......”

  身后门剧烈地哐当一声,缦缦惊得一缩脖子,回头看到门内一脸阴鹜的黎玺,赶紧扔了小狐狸,拍着手站起来。

  “尊上,您醒啦!”

  黎玺蹙着眉,垂眸看着地上那一窝,十几个九尾狐幼崽,叽叽喳喳吵得他额头一蹦一蹦的。

  他缓缓吐了口气,沉声问:“这些玩意儿哪来的?”

  “小狐狸呀!”缦缦蹲下来捡起一只,两手握着前肢窝递到黎玺跟前:“我认真思虑了一番,觉得千柳是个不错的人选。这不!先提前适应下成亲后的生活!”

  眼前的九尾狐幼崽通体火红,九只尾巴在屁股后摇来摆去,嘴里还哼哼唧唧叫个不停,既吵闹又晃眼!

  黎玺眸色沉了沉,抬手一把握住小狐狸的脖子抓过来,大步过去放进那一处尾巴堆里,三两下用被子裹好,转回来塞进缦缦怀里:“哪来的,送回哪去!立刻!”

  “啊?可是我......”

  缦缦抱着怀里拱来拱去的被子,话没说完,门板便在她脸前砸上。

  “还没适应呢......”

  她咕哝着把话说完,想了想,还是听话地去还。

  怕黎玺倒是次要的,主要是狐狸崽子们饿了,她又奶不了。而且听着不绝于耳的叫唤声,也着实心烦......

  缦缦去还狐狸崽子时,又被狐后拉去聊闲话,千柳作陪。

  她既动了心思,自然也愿意多聊聊,多了解千柳以及狐后的个性、喜好。没曾想,话才开了个头,便被哭着跑进来的雪芙打断。

  “娘!尊神他也太不近人情了......”雪芙偎进狐后怀里,抹着眼泪哭诉:“女儿好心约他同去赏花,他竟隔着门板将我甩飞到另处山头去......”

  缦缦一旁听着,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这青丘的女仙怎地都如此热情,一个接一个地送上门去挨揍!

  雪芙瞪了她一眼,娇叱:“你还笑我,方才我进门时瞧见尊神带着白间仙君腾云走了,将你扔在这儿了!”

  “什么!!”缦缦跳起来就往外跑。“这俩太不够义气了吧?说走就走,都不招呼一声的?!”

  千柳追出来,连她一幅衣角都没抓着,人便一道仙光窜出好远去了。

  他无法,只得扬着声喊:“回头我去九重天找你......”

  等了半晌,也没等来一个字回应,也不知听到没有......

  -

  缦缦追得及时,一会儿工夫便撵上了,她落在巨幅祥云上,一手叉腰、一手扇着风,嘴里不满地嘟哝着:“尊上,您怎能抛下我偷偷溜走呢?!我还是个孩子呢,您也不怕我出事儿!明明答应了我爹娘要照顾我的......”

  黎玺一向最会消遣时光,此时正歪在青玉枕上看闲书,听到她一通抱怨,眼皮都没掀一下。

  笼着袖子假寐的白间难得好心,小步挪过来扯她袖子,小声提醒:“你爹娘是送你来赔罪的......说是为奴为仆皆由尊神定夺......”

  缦缦扇着风的手僵在半空,叉在腰间的手也不着痕迹地慢慢松开,背到身后。

  她脸上表情凝了一瞬,随即眼角一弯,嘴角高高扬起,左边嘴角一颗米粒大小的梨涡隐现,娇俏非常。

  “尊上!”缦缦说着话,抬手取下腰间系着的香包,扯开翻找一通,拎出随身带着的矮榻,妥帖地安置在云头上,殷勤地招呼:“您快别躺在云上了,瞧瞧!衣裳上都沾染上云絮了!”

  云头另一端的黎玺坐起身来,握书的手搭在支起的一条腿上,目光疏淡地将她望着:“还是个孩子呢,何必如此委曲求全......”

  “不委屈!”缦缦迅速接话,“能随侍尊神大人身侧,实乃毕生幸事!”

  她殷勤地跪在榻边,理了理锦垫上的褶皱,又从香包里翻出自己的小花被铺好,回过头对着黎玺灿烂一笑:“您瞧瞧!松软、又舒适,还带着花香呢!是夏梨女君送我的熏香味道!”

  黎玺默默看她片刻,轻嗤一声:“态度不错,花被就不必了,颜色太稚嫩!”

  缦缦瘪了瘪嘴,深吸口气,三两下把花被塞回香包里,又变出一床纯白织锦云被,转头时又挂上灿烂的甜笑:“尊上,您瞧!如此可妥帖些了?!”

  这丫头,倒是能屈能伸的......

  黎玺才要站起,缦缦又几步跑过去,抱起他方才枕的玉枕,搬到榻上摆放妥当。

  “我给您朝南放着,避着点风。”

  黎玺握着书,闲适地踱步过来,撩袍面向内侧身躺上去,摊开书往脸上一盖,自休憩去了。

  白间无声打着呵欠,暗地里冲她竖大拇指:又一次给尊神炸起的毛捋顺了,狠人!

  被夸奖的缦缦耷拉着眼,噘着嘴作忧愁状,感觉自己乌云罩顶、仙生昏暗......

  半个时辰后,靠坐在榻边,给尊神撑伞遮阳的缦缦想通了:多个靠山多条路,说亲时也多条谈资不是!何况,这可不是普通的靠山!这是条撑天柱子般牢固的大腿呀!可得抱牢了!

  想通之后,做起事情来便心甘情愿多了,撑伞遮阳不说,还变出一个冰盆来,另只手打扇祛暑......

  空担着下属的名头,却只能在一旁瞧热闹的白间,心里暗自替她屈辱的同时,又隐隐担忧......

  这女人能屈能伸能打架,能文能武能撒娇,谁娶了都不好对付啊!

  临近晌午,日头越发毒辣。缦缦收了扇子、又捏了个仙诀把伞立在榻上,甩着酸痛的双手,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珠。

  “这天也太热了!我记得来时并没有用这许久的时间啊!白间,你是不是走错路了?”

  白间望了眼睡得香甜的尊上,压低声音道:“忘记告诉你了,尊上说离桃花宴还有许多时日,要先去锦屏山和人间走一遭,查探魔神其余遗物是否有异象......”

  魔神遗物一事,在仙界并非密辛,缦缦也是知道的。

  当年魔神魂飞魄散,遗留下来的随身之物无法销毁。三位尊神和各界帝君共同商议,将断剑封印在灵泽深厚的青丘山脉里,慢慢净化魔气!

  而锦屏山作为如今的仙界屯兵之处,乃是当初众仙与魔神决战之地,琳苑、牧云两位尊神羽化在此,散落的神识自动将盔甲封印。

  至于魔神的身躯,则由当时身受重伤的黎玺,清栎、南晔三位尊神共同运至人界镇压。只因人界是浊气最重之地,此消彼长,魔气会渐渐被压制。

  但此时缦缦最关心的,是她能回锦屏山了!

  回家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尊神大人,缦缦来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尊神大人,缦缦来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