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九尾天狐
兰李礼2020-09-04 10:523,183

  “在紫阳府养伤的那只九尾红狐醒了。”

  缦缦与白间忙碌了几个时辰,总算是赶在晚膳前修好厨房了,累得筋疲力尽,饭都没吃便回房休息了。

  正歪在榻上犯懒时,听小仙女报来的这个消息,立即一个跟头窜起来,蹬上鞋就往外跑。没想到,满心欢喜地跑去后,却被告知狐狸被天君接去了。

  缦缦蹙着眉头嘀咕,“天君怎地还有抢人东西的嗜好?”

  明明是她先发现的,论理养好伤后该归她所有的!

  “犯浑了?”紫阳上神一拐杖敲在她腿肚子上。“连天君都敢编排!”

  缦缦跳着脚躲闪:“哎哟,您别打!我今日疲累着呢!这不是一时着急嘛,谁让天君抢我宠物的!”

  “宠物?”紫阳上神瞪着眼,说话时花白胡子一抖一抖的。“你当凭空便能长出如此溜光水滑的漂亮宠物了?!那是九尾天狐族的五公子!人家上天来是有要事,不想半路遇到你这么个魔王!本就受着伤又被你一通撵,一头撞在丹炉上昏了这么久,若真误了事,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缦缦鼓着腮帮子,眼睛一直随着花白胡子骨碌碌乱转。耐着性子听紫阳上神说完后,痛快一点头:“就是说,宠物没有了呗?那我回去歇着了!”

  她提着裙角,颠颠地跑了。

  紫阳上神无奈摇头:“这欢脱性子,跟她爹少时如出一辙......”

  出了紫阳上神府,缦缦直奔天君的宫殿方向跑。

  她长这么大第一次遇到这么好看的宠物,生得漂亮精致不说,皮毛跟油浸过一般光滑,稀罕的是无一丝杂色,从头红到尾巴尖儿!变回原身时尚且如此好看,不知道化成人形时,是何等模样?

  她得去瞧瞧!

  -

  缦缦一路打听着,七拐八拐走了许多冤枉路,才寻到九重天最庄严、华贵的宫宇外。

  才上了白玉台阶,便被守门天兵拦住了。

  “这位仙子,天宫重地不得擅闯!”

  缦缦眉眼弯弯,嘴角漾起一抹甜笑,模样讨巧得很。“这位哥哥,我是穹苍宫的,我家尊上让我来取点东西。”

  “尊神府上的?”天兵满脸的鄙夷,“你扯谎也不事先打听下!尊神大人如今就在天宫内,还需遣你来取?”

  缦缦笑意一僵:“啊?”

  尊神也在?

  “瞧我嘴笨的!是我说错了,是送东西,不是取!”她抬手拍了下着自己嘴角,作懊恼状:“我家尊上忘了带帕子,日头如此毒辣,没了帕子擦汗,岂不湿了仪态!”

  天兵歪着脑袋,满脸冷漠地听她说完,才抬手一指晕红了半边天幕的夕阳,嗤笑:“毒辣?”

  缦缦:“......嗯!”

  说错话不要紧!最紧要是脸皮得厚!

  天兵静静看着她。

  缦缦默了默,抬手挽袖子。“这位小哥,待会儿可能会有点疼,你稍忍一下!”

  天兵警惕地后退一步,长枪冲缦缦刺来。

  她一把抓住枪杆,笑嘻嘻道:“你这没用,我一下就......”

  话未说完,宫门里又跳出五六个仙兵,提着枪跑过来,迅速将她围在中间。

  “就......”缦缦张了张嘴,被身周磨得锃亮的枪头唬住,生生把话头咽下去了。

  正剑拔弩张时,一抹熟悉的身影跑过来,推开仙兵们挤到缦缦身边。

  “误会误会!这是我们穹苍宫的,来寻我的!”

  缦缦赶紧松开握着枪杆的手,指指白间,笑说:“对,我来寻他!寻他......”

  仙兵们唰唰收了枪,又回各自岗位去了。

  缦缦抬手抹了把汗,长出一口气:好悬又打一架,不知道擅闯天宫,能被定个什么罪?影不影响说亲......

  白间拉扯着缦缦下了台阶,到墙边说话:“你怎地来了?”

  缦缦此时满心惦念的,都是那只红狐。“那只天狐呢?伤可全好了?长得好不好看?”

  白间被她一连串的问题弄得直懵,“你惦记他做什么?那是狐帝的儿子,可不是什么宠物......”

  “哎呀,我知道!”缦缦挥手:“我就好奇嘛!就喜欢漂亮玩意儿!”

  “你这毛病自幼便有,怎地如今还没改?”

  白间是知道她的,幼时便这样!遇到流光溢彩的玩意儿,便想方设法地弄回去。他甚至曾一度怀疑,她本体是不是只乌鸦。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缦缦嘿嘿笑着,不时探头往宫门口方向看。“尊上什么时候出来呀?他是不是和那只狐狸在一处呢?”

  白间不想理会她,缦缦也不觉尴尬,原地溜达着,嘴里碎碎念:“不知出了什么大事,竟能请动尊神,他不是早不管闲事儿,潜心修炼了嘛!”

  “我瞧着,尊神每日钓鱼、遛鸟、赏花、画画,日子过得悠闲得很,哪里是潜心修炼的样子?分明是偷懒找借口!”

  白间靠在宫墙上,冷眼看她:可真能絮叨......

  “哎!白间,你说尊神修为到底深到何种境界了?”

  白间冷嗤:“一次能打百个你这种嘴碎的......”

  “一次能打一百......”缦缦脚步一顿,拧着眉瞪他:“怎么说话呢你?!说谁嘴碎呢!”

  墙角处,方才与缦缦争执的那个仙兵探出半边脸来,严肃道:“两位仙君,噤言,尊神到了。”

  “啊?”

  缦缦神色一喜,三两步跑过去,手扒着墙,探出小半边脸去。

  此时,暗红色的高大宫门外,站着三个身姿颀长的男子。左侧着墨色龙纹锦衣、头戴玉冕,正说着话的是天君。

  “如此便劳烦尊神走一遭了......”

  中间那位尊神淡然应了声,依旧穿着谁见了都不敢挨边儿,生怕蹭脏了他衣角的雪衣。

  缦缦怀疑他的衣橱里没有其他颜色的衣服,这些时日,每次见他都是白色锦衣、白色锦缎、雪蚕丝缎衣......无论样式、花纹如何变幻,颜色总是白得盛雪!

  晃得人眼疼!

  不看了!

  目光一转,缦缦双眸一亮,咬着嘴唇笑出声:“太漂亮了!”

  高挑秀雅的身材裹在火红绸衣里,墨发披散着荡在腰际,更衬得腰肢纤细不盈一抱......单一个侧影儿,便迷人不已了。

  听到她的笑声,门口处的三人皆转过身来。

  缦缦自动屏蔽另外两人,双手交握捧在心口,双眸更熠熠发光:“脸蛋儿更好看!”

  他额间束着一条嵌红翡翠的白绸抹额,上挑的桃花眼、高挺的鼻子,菱唇胭红,唇珠盈润似有水泽......好一个唇红齿白的俏郎君!

  白间闭了闭眼,叹息着要过来将人拖走,不想被一把抓住手腕。

  “呀!笑了笑了!他在对我笑耶!”缦缦脸颊熏红,垂眸小声道:“一笑更好看......”

  -

  回穹苍宫的路上,黎玺一直冷着脸。

  白间心里一块大石悬着,战战兢兢地落后他两步,生怕被波及。

  始作俑者却毫无所觉,在后边与人聊得十分热络。

  “千柳,你生下来就如此好看嘛?”

  五公子犹记得那日情形,心里其实有些怵。但此时见她明眸皓齿的娇俏模样,又实难提起戒心。

  “粗陋之颜,怎及得上小神女风姿绰约。”

  他一向会讨女孩子欢心,好听话信手拈来,听得缦缦眼角又弯了一弯。

  “你可真会说话!”

  缦缦还记得紫阳上神提及关于他的事,遂开口问:“我听闻你此番入九重天是有要事,可办妥了?”

  千柳沉默了一瞬,抬眸望了眼走在前方的尊神和白间,见他们未出言制止,才眼神黯淡地道:“天狐族遭魔族袭扰,损失惨重,特来向尊神报禀。”

  “啊?!魔族自魔神被弑杀,近十万年来逐渐式微,一直着意与仙交好,怎会突袭你青丘之地?”

  千柳摇摇头,垂眸不语。

  缦缦最见不得人伤怀,尤其是漂亮的人儿,看得她心疼。

  “你别愁呀!回头我去帮你杀几个魔族解气!我可是自幼便在锦屏山长大的,那可是魔物堆儿,什么凶狠的魔物没见过!保证手起刀落,内丹在......哦不!头在手!”

  走在前方的黎玺闻言脚步一顿,侧过脸来淡淡道:“既是如此威武,你独个去就是,也省了我许多时间!”

  缦缦身子一僵,缓缓转过身来,苦着脸赔笑:“尊上,我说着玩呢......”

  “哦?”黎玺语调轻慢地重复:“手起刀落头在手?”

  “脚趾头!脚趾头!”缦缦顾不上哄美人开心,提着裙子碎步跑过去,推开白间凑到黎玺跟前,扬着的小脸堆满娇笑:“我哪有这本事呀!要有这本事,我不就成尊上这般人物了嘛?放眼各界,尊上这般风神玉秀的也找不出第二个了呀!最要紧的是,修为深不可测!”

  “哦?”

  缦缦听着黎玺语气比方才温和多了,欣喜地不住点头:“除了我那不成器的爹,就没谁能在您手底下超过三招!不然我爹能将我送到您身边来嘛!”

  黎玺轻扯嘴角,似笑非笑:“你爹成不成器且不论,说奉承话倒是不及你半分!”

  “哪里是奉承!皆是小辈儿的拳拳崇敬、肺腑之言。”

  黎玺呵了下,转身走了。

  白间悄悄束了下拇指,赶紧跟上去了。

  缦缦暗暗长舒一口气,取出帕子甩开擦着额头细汗。待看到笑着的千柳时,尴尬地笑了笑:“呃......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嘛!”

  毕竟她有句话没说错,她爹那个响彻各界的战神,在黎玺手底下的确过不了三招。

  尊神之所以为尊,便是因着许多上神终其一生,都难以企及。否则,也不会魔神陨灭后十万年间无人能晋位。

  且仅有的三位尊神中,黎玺最为强大。

  不难试想,他绝不是外表看起来那般无欲无求、淡然大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尊神大人,缦缦来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尊神大人,缦缦来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