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夏梨女君
兰李礼2020-09-02 21:443,098

  “娘!放跑凶兽、毁了梨苑这件事儿,我可以解释......”

  “闭嘴吧你!”洛尤公主一手拎着布袋,另一手飞快地忙碌着,把一颗颗鹅蛋大的夜明珠从箱子里移到布袋里。

  装了差不多大半袋子,笼着手在一旁发呆的橘心才抬手覆住袋口,幽幽道:“公主,差不多了。事儿不大!”

  “这不是事情大小的问题!”洛尤公主推开橘心的手,开始扎口袋。“这小孽障是想把自己名声搞臭,嫁不出去嘛?!”

  缦缦双手高举着短剑跪在地上,悄悄翻了个白眼。

  怎么事事儿都能跟议亲沾上边呢?难道说到了议亲年纪的神女们,都日日锁在闺阁里,绣花、吟

  诗不成?

  洛尤公主扎好袋口,顺手递给橘心扛着,临走时又在缦缦腰间拧了一把:“小兔崽子,回头我再收拾你!”

  缦缦“哎哟哟”叫着躲闪:“娘!您轻点!”

  等人走了,她掀起衣角一瞧,腰间一片黑红的燎泡,方才被娘拧了一把,火燎燎地疼。

  缦缦瘫坐在地上,垂头吹了两下,缓解疼痛。

  “这大宝贝也太狠了,差点就直接给我炼了......”

  这还是她机灵,躲闪的及时,不然的话,估计就不只是烧了一腰的泡和燎了几缕头发了......

  -

  缦缦去药神府邸的路上,正遇到了捂着额头的白间。

  两人一搭话发现同路,便同行了。

  白间嘴角天生上扬,时时刻刻都噙着笑一般,此时瞧着颇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

  “听说你擅自放出夏梨女君的火龙兽,烧了大半个梨苑,还险些被燎光了一头长发?”

  “呵!不过是几缕发尾,怎地传得如此离谱?最后那火龙兽还不是被我降服了!区区小兽,如何伤得了我!”

  缦缦嘴上逞能,但行动间衣衫摩擦着腰际水泡,疼得她不住蹙眉。

  娘哎,这可比被砍上一刀疼多了......

  白间不知从哪变出一把白玉扇轻扇着,勾着嘴角笑出声:“你就别逞能了!烧了几缕发尾还需找药神?”

  “你呢?”缦缦抬手指着白间还渗着血丝、青紫一片的额头:“你这是轻薄那个女仙被揍了?”

  白间脸色一变,慌忙用扇子遮住伤口,梗着脖子辩解:“哥哥我这是见义勇为,救被妖兽围困的女仙君时受伤的!”

  “呵!信你才怪!”

  “哎!你站住,听我说啊......”

  两人一前一后跑进药神府,看门的小仙在后边追着撵着的阻拦。“仙君!药神大人现下正忙着,万不可打扰啊!”

  他没见过缦缦,但白间可是这九重天的名人,也是他们府上的常客。

  人家是黎玺尊神府上除了白戎上神,最能说得上话的,便是天君都要客气三分的。拦肯定是不能硬拦的,只能劝......但明显,劝也是劝不住的......人都跑进殿里去了!

  小仙哭丧着脸蹲在门口,默默揉屁股。

  每次白间仙君来了准没好事儿,待会儿自己少不了又要挨两脚了!

  缦缦跑得快,先一步进殿,绕过屏风来到侧室,正要开口就看到丹炉旁的一人一兽。

  “哎,你说你跑什么,我话没说完呢!”后一步进来的白间一把扯住她后颈衣领,说话间一转头,看到屋内的人也顿了顿,赶紧收回手笑得十分清风朗月:“不曾想会在此处遇见夏梨女君,甚巧!”

  夏梨女君勉强勾了下嘴角,点点头算是回应,转而看向缦缦时,语气却明显轻柔:“小神女。”

  这个夏梨女君,缦缦是听说过的。褚幸曾数次提及她父兄的骁勇、以及龙族的牺牲。

  她算是天君族妹,乃龙族一个分支的领军之女,魔神战败后数万年余孽们都未放弃,时而作乱。她的父兄与族人皆战死于一次稍大规模的战争,自幼丧母的她孤苦无依,后被天君收为义妹,封了公主。

  虽被尊称女君,但其实只是因着阖族荣耀,担了个分支首领的空爵,并没有实权。

  地上的那只火龙兽,和烧了半片的梨苑,皆是这位女君的。

  缦缦清了清嗓子,认真地施了一礼:“女君!”

  午间才惹了祸,不想没过一会儿便遇到当事人了,饶是她脸皮厚,也或多或少有些尴尬。

  好在这位女君看起来清雅、淡然,不欲再计较的样子......倒是地上那只重又绑上金链的小兽,额上肿起好高一个大包,冲着缦缦龇牙咧嘴,随时要扑过来的样儿......

  夏梨女君见状抱起火龙兽,警告意味十足地拍了下它的前额,冲着几人点点头后先行离开。

  -

  紫阳上神虽担着药神一职,但众仙府几乎家家都有各类奇珍仙药,偶尔他需要什么,还需舔着脸去求,如今日这般多的伤患倒是十分少见。

  “白间,你又憋着想来祸害我什么药了?”他拢着手站着,撇嘴时花白的长胡子也跟着抖动。“这小姑娘倒是瞧着眼生,是你媳妇儿?”

  白间嬉笑着摆手:“您可别胡说!这是褚幸上神家的小神女缦缦。”

  缦缦福身施了一礼,眉目清亮地扬声道:“紫阳上神安好!”

  紫阳上神转头细细打量缦缦,捋着胡子直点头:“是了!深海鲛峭做的纱裙,还划破得一条一道的,除了富得流油的水神,也没哪家有如此财力败家了!”

  缦缦垂眸扯了下裙角,这才发现有两处划破,浑不在意地笑道:“您老真是目光如炬、观察甚微!”

  紫阳上神不吃她这一套,冷哼着问:“要什么药?”

  白间和缦缦对视一眼,又都飞快别开目光。

  “我最近醉心功法,废寝忘食,偶遇妖兽伤人,遂英勇助阵......”

  他一番话方说了大半,便被紫阳上神不耐烦地挥手打断:“跌打损伤药是吧?”

  “小兔崽子,不知又野哪儿去了!还得我自己找药......”紫阳上神碎碎念着在药架子前翻找许久,捡起个小瓷瓶扔给白间,转头又问缦缦:“你呢?”

  “我......”缦缦眼珠滴溜溜一转,笑着凑过去:“我府上厨娘是个粗野性子,昨日里做一道滚油的菜时,一不小心竟将油锅打翻,热油烫了皮肤。她一向自诩厨艺无人能及,此番丢了手艺,便不好意思让人知晓,暗地里求着我帮忙取药.....”

  紫阳上神难得耐心地听她说完,踮着脚从最上层的架子上取出一个手掌大小的青瓷罐,吹了吹上面的浮灰,递给缦缦。“烫伤药用得多,你都拿走吧!”

  缦缦抱着药罐子,笑得愈发灿烂。

  “谢谢您!”

  -

  两人都求到了药,同紫阳上神告别后一同出门,竟在仙府门外又遇到了遛火龙兽的夏梨女君。

  晌午和方才都是匆匆一面,此时缦缦才得空认真打量起这位女君。

  她内着梨花白罗裙,腰间笼着水蓝色纱带,外罩水蓝色拖尾广袖长裙,身姿纤长、形态婀娜。不仅身材好,气质更是出众。只见她眉若远山、神若秋水,双眸如清泉般透彻,唇色也偏浅,人如其名,如梨花般素洁淡雅。

  白间眼前一亮,快步上前手握折扇拱手:“又遇到女君了,真是巧!”

  夏梨女君微侧身,垂眸看了眼白间手里的白玉扇,又把目光转回地上以头拱土的火龙兽身上,恬淡一笑:“火龙兽顽劣、力气又大,竟将你踢撞在在树上,想必要将养些许时日。若有需要的药品,尽管遣人来我府上取。”

  “噗!”

  缦缦没忍住笑出声来,正斟酌着语句想好好羞辱白间一番,夏梨女君已经转身对着她,真诚道:“被火龙兽的火焰灼伤不比寻常烫伤,紫阳上神的药恐怕不对症,稍晚些我命人给你送些灵药。”

  缦缦:“......多谢!”

  夏梨女君抱起火龙兽,走出两步又想起什么,回头叮嘱缦缦:“你最近穿得宽松些,别勒着腰间的燎泡!”

  女君说完便施施然离开了。

  她一走,白间就不顾形象地捧腹大笑。“原来你被火龙兽烤了皮肉,起了燎泡?”

  缦缦神色尴尬地撇撇嘴:“感情你被火龙兽一蹄子掀翻,脑门撞树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人都各自敛了笑,拂袖背向而行。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

  缦缦扭着腰前脚才晃悠回府,后脚送药的小仙倌就到了。

  夏梨女君果真是个重信践诺的好神仙。

  她把怀里抱着的药罐子安置好,亲自接过小仙倌手里的药,在人要走前又赶紧塞了颗夜明珠。“劳烦小仙使跑一趟了,拿去照亮!”

  九重天上什么奇珍异宝没有,鹅蛋大小的夜明珠倒也不多稀罕,小仙倌也不推迟,笑着道谢收下了。

  待送走了人,缦缦赶紧关上房门锁好,跑到地毯上席地而坐。

  她脱下外裙,小心翼翼地掀起里衣一瞧,被衣料摩擦的燎泡果然破了两颗,正往外渗着血水。

  “看来真的要听夏梨女君的话,换套宽松衣服......”

  她嘴里念叨着打开瓷瓶,立即有浓郁的梨花冷香扑鼻而来。

  “人风雅,做出来的东西果真也与众不同......”

  缦缦取了干净的木片来,沾着药抹在伤处,冰凉的药抹上去,灼痛感顿消不少。

  果然是好东西!

  此番伤了仙兽、毁了半个园子,女君竟不追究,还送了灵药来给她疗伤,实在是个好人!也不知道娘送去的夜明珠人家收没收下!改日她还是该亲自登门拜访,好好赔罪才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尊神大人,缦缦来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尊神大人,缦缦来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