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风雅千柳
兰李礼2020-09-06 21:542,401

  云雾环绕、群山延绵的青丘,一直是各界中灵气最盛之地,当初会选此地来封印魔神断剑,是因灵泽极深之地,最能净化魔气。

  也正是因此,青丘这片祥和之地才常遇魔神余孽侵扰,再无宁日。

  缦缦暗暗叹息:可惜了这片风水宝地和狐族时代隐居的宁静祥和。

  狐族多娇媚。

  这点千柳便是最好的证明。

  饶是有了他这个前车之鉴,见到狐帝一家时,缦缦还是有些震撼。怎会无论男女都生得娇艳美貌,眉目含情......

  一直到众人对黎玺参拜后,引着几人进屋时,缦缦还有点缓不过神来。

  这腰......都那么细软?

  她抬手捏了下自己腰间软肉,忧愁地发现近日伙食太好,又少走动,似乎长了些肉!

  “哦?竟是褚幸上神之女?”

  缦缦闻得一声惊呼,恍然回神,知道这是要自己出场了,才站起来便被狐后一把握住双手,亲昵揉捏。

  “我方才在外打眼瞧着,便觉合眼缘,还想着这是谁家的闺女,如此娇丽多姿,不想竟是战神府的掌上明珠!”

  “呃......缦缦见过夫人!”

  她身子才矮了一矮,便被狐后托起来。“瞧这丫头乖巧的,快别多礼了!咱们也不是外人,我和你娘亲在闺中时便交好,如今虽往来的少了,但也是实打实的惦记着对方呢!”

  “唔,缦缦也时常听娘亲提及夫人......”

  她娘亲常提及,这位帝后最是八面玲珑,明明是只一尾普通灵狐,愣是能登上九尾狐后的宝座,除却傲人的容貌,心性上自然也是有过人之处......

  “柳儿!”狐后拉着缦缦的手,回身喊已经落座的千柳:“快去给缦缦妹妹取我晨起新集的清露!”

  等千柳应声去了,她才又拉着缦缦去后厅。“他们男人自去谈事,咱们去喝喝茶、吃些点心。”

  缦缦脸上挂着笑,暗地里却悄悄朝着黎玺和白间方向使眼色。

  救命呀!她不想去和这位夫人聊天......

  白间茶盏挡住脸,笑得肩膀直耸。

  尊神大人更是过分,抿了口茶淡淡对她说:“自去玩吧,不必急着回。”

  缦缦:“......”

  -

  狐后想得周到,怕她无聊,又招了自己的两个女儿来聊天解闷。

  在场唯一的男人,千柳则忙着沏茶。

  缦缦耳边听着九尾狐小姐姐讲的风趣故事,眼神却一直不自觉地被千柳吸引。

  他握在青瓷茶具上的手指白皙圆润,根根纤长。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赏心悦目,茶香扑鼻,沏茶人也风仪万千......

  当真是视觉和味觉的双重享受!

  缦缦忽然有些理解话本子上那些为妖媚迷惑的帝王了,这样的人若是带回家去成亲,看上一眼,再大的忧愁事儿恐怕也会抛诸脑后了吧!

  千柳嘴角含笑,把一盏茶缓缓推到她面前,柔声道:“尝尝。”

  狐后一直笑看着他俩,见状赶紧怂恿:“快尝下!我们家柳儿功法上没天赋,于风雅一事却是极有慧根,琴棋书画自不必提,单论这茶道之事,便是真真的个中翘楚!”

  缦缦道谢后,端起青瓷杯小口啜饮。

  纯而不淡、浓醇适口,先是微苦而后回甜,连她这个一向不喜茶水的人都能觉出好来。于是由衷称赞:“好茶!”

  千柳眉尾上扬,桃花眼噙满了温柔。“你喜欢便好。”

  缦缦侧了侧身,小口饮着茶,心里暗叹:“遭不住!遭不住!太勾人了!眼角眉梢都是风情......”

  接下来的半日,缦缦都被热情的狐族一家拘在后花园里,饮茶、吃点心,间或还听千柳抚了两次琴。

  她天生便不是风流韵致的人物,于风雅一事搭不上边,除了“好听”二字,便给不出别的见解了。

  好在千柳温柔,并不嫌弃她粗鄙。但她自己却是如坐针毡,半刻也不想待在这了。

  “呃。”缦缦放下茶盏,揉了揉鼓胀的肚皮,似乎都能听见里面茶水响动!“我想去更衣......”

  “哟!”狐后笑着招呼自己大女儿,“瑾色,快陪小神女去后院。”

  缦缦如释重负,站起来姿态娴雅地抚了抚裙角褶皱,浅笑:“有劳瑾色姐姐了。”

  两人相携着离开,早没了耐性的小女儿雪芙立即一扔绢帕,偎进母亲怀里抱怨:“娘儿!这大热的天,您怎地不让我在屋内乘凉,非来这儿陪劳什子神女。不过是一个上神之女,何来如此殊荣,竟能得青丘狐后和公子、帝姬作陪。”

  千柳不赞同地出言提醒:“慎言!”

  狐后在女儿胳膊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下,转头温和地对千柳道:“你且去前厅看看,事议得如何了。”

  千柳知她是想支开自己,也不多说,抱着琴转身离开。

  待他走远了,狐后才叹息着缓缓说道:“你大哥文韬武略样样拔尖,又是嫡长子,君位是板上钉钉的事。你和瑾色都生得娇美,将来不论与哪家结亲,以我们家的权势地位、和你们二人的颜色,都会一生顺遂........”

  “唯你五哥,我最是放心不下。他自幼羸弱,仙法上难成大器,即使有兄长庇佑,也难保日子不会过得艰难。是以说亲一事上,我便格外上心些。这些年也相看了不少家的闺女,都不甚满意。只这位神女,我一瞧便喜欢,那双眼清泉一样透彻!不论家世,单就这钟灵毓秀的模样,便是绝佳的人选。”

  雪芙不满母亲如此盛赞旁人,不依不饶地拉扯着她的胳膊:“瞧您说的,不就是个漂亮点儿的小丫头嘛!怎地就那么好了!再说了,我五哥在咱们青丘算得上是模样最出众的男仙了,往日里哪个女仙不是趋之若鹜,上赶着求亲。”

  “你呀!头发长见识短!”狐后拍着女儿的手,喟叹:“青丘不过是沧海一粟,外面的世界大着呢!单论权势、钱财,咱们青丘哪家女仙能有褚幸上神那般威震四海的爹爹,又有哪个有一位金窝里长大的娘,你瞧缦缦那一身装扮,哪件是凡品?单就那一身鲛纱裙,便是多少真金白银都换不来的!”

  “哼!”

  雪芙找不出话来反驳,气得扭着身子走了。

  狐后望着女儿远去的背影,暗自叹息:“眼界太浅了,等族中事了,还是得带出去多历练......”

  缦缦解决完个人问题,便寻个借口跑了。

  她顺出竹墙,险些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崴了脚了。

  自入青丘,便被这里遗世独立的悠然生活所吸引。竹舍错落、袅袅炊烟,似是世外桃源般幽静。

  且从狐帝一家的言行举止上,丝毫察觉不到一丝紧张、迫切,让她有种自己不是随尊上来查探,而是携友闲游的错觉。

  可此时,竹舍外的山坳里,黑漆漆的魔血腐蚀了大片丛林,烧毁的半面山坡上,偶尔还可见一簇簇沾着血的皮毛,可以想见,当时的情形之惨烈。

  也难怪,千柳会忍着伤痛奔袭万里,去九重天求救。

  青丘仙山子民大多淳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与寻常凡人无异。仙法一途上,自古便照比其他神仙们略逊一筹。怎敌得过穷凶极恶的魔族......

  缦缦蹲在一处荆棘丛外,掐下一片氤氲着黑雾的叶片,举到眼前细细端详。

  怎么觉得,这气息十分熟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尊神大人,缦缦来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尊神大人,缦缦来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