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汀仙初到
慕雪2020-08-06 23:493,963

  “上下飞羽!”

  天际间传来一声嘹亮的吆喝声。

  随后,一片洁白的腾云载着一男一女飞越层恋叠嶂的山峰,白衣男子趴在趴在腾云上呼呼大睡,身旁的女子盘膝而坐,清冷的容颜看不出任何情绪。

  腾云转瞬来到了东海之上,穿过层层迷雾,远远能看到天涯之滨的一个型如“一”字的孤岛,葱郁的岛屿隐约露出星星点点的紫色。

  夏羽指尖轻捏水蓝色的裙袂,唇畔微翘,露出一个轻浅的笑容,清冷的眸子泛起澄澈的亮光,看上去灵动逼人。

  她侧眸眺望,瞧见海岛的岩石上站着一个形如人间五十岁的老者,眉额间有少许皱纹,与人间老者不一样的是,他有一把引以为豪的乌黑长发和一对及发黑色长眉。

  这是灵幽岛的领袖,因其爱笑且笑声洪亮,仙家们称他为笑星公。

  “笑声公。”夏羽欣然轻喊了声,翩然从腾云上落到花海间,指尖捏着水蓝色裙袂旋转一圈,如同翩翩起舞的蝴蝶。

  站在岩石上的笑星公一手拄着神杖,一手叉着腰,仰天昂首,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看也没看他们,吩咐道:“待会有两个新的野仙登岛,你们负责带他们熟悉一遍灵幽岛的规矩。记住……”

  “灵幽花开了。”

  夏羽扫看望眼无际的紫色花海惊喜喊了声,微闭眼睛,深嗅扑鼻而来的淡淡幽香。

  “……”一本正经叮嘱的笑星公骤然满脸黑线,他侧头瞥了眼走在花丛中的夏羽,抖动乌黑修长的眉毛,不爽道,“灵幽花常开不败,你这惊喜何来?”

  夏羽没有回头看他,稍微俯下身来,提起青葱玉指轻抚在晶莹似水的花瓣上,不以为然浅笑道:“这可是紫色的灵幽花,我等了它三百五十年了。这么好看的花儿,五十年才开出一种颜色,着实可惜。七种灵幽花若同时绽放……”

  “不可能的事情就别瞎想了。”笑星公邈邈嘴反驳,他拄着神杖瞧了瞧岩壁,稍微提起声线呼喊,“喊你们过来不是赏花的,办正经事。尚飞,尚飞,尚飞!”

  喊了几声都没有反应,笑星公稍带不悦扭头瞥去。

  只见尚飞搂抱着卷云在灵幽树下呼呼大睡,俊俏的脸直接埋在卷云里,两耳不闻云外事。

  “混蛋,立即给我醒来!”笑星公忍不住咆哮一声,星光闪闪的灵幽树霎时落下一片落叶。

  夏羽连忙护着跟前摇曳的紫色灵幽花,稍带埋怨责备:“笑星公,你把我的灵幽花吓坏了。”

  “你们……你们……”笑星公抬起手先后怒指他俩,却被气得说不上话来。

  “吵死了……”抱着卷云呼呼大睡的尚飞慵懒地揉了揉眼睛,浑身乏力似的把矫健的身躯懒靠在树干上,好不容易睁开朦胧的往气呼呼的笑星公看了眼,不紧不慢打了个呵欠,说道,“有什么事,赶紧说,困……”

  说着,眼皮怂拉下垂,眼看又要睡过去了。

  笑星公不停揉搓梗塞的胸口,提醒自己要心平气和,再睨向昏昏欲睡的尚飞说道:“能打起点精神吗?”

  夏羽翩然飞落到岩石上,玉手轻抬,指尖捏着一个从灵幽树上摘下来的果子,这果子如人间的葡萄大小,却是晶莹剔透,如翠绿色的宝石,泛着迷离的光芒。

  她把灵幽果递给笑星公,浅笑道:“说正事吧。”

  她再望尚飞的方向瞧了眼,无奈道:“你是了解的,每当灵幽花开,他就会控制不住的想睡觉,而且一睡就是十年。中途把他拽醒过来实属不易,如今他能来到这里是十分敬重你了。”

  敬重,何时从尚飞的眼里能看出“敬重”二字?笑星公不以为然在心里闷哼一声,他随手接过夏羽送来的灵幽果丢进嘴里,漫不经心的咀嚼了几下,喉间冰凉的沁香霎时把满腔的愠闷熄灭了。

  笑星公无奈拂了拂手,脸上仍是品着果子的享受,说道:“待会有两个新的野仙来报到,你们负责接应一下,就这么办了。”

  闻言,昏昏欲睡的尚飞猛地睁大双眼,不悦道:“为何又是我们?”

  笑星公随即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理所当然说道:“因为你们是灵幽岛内等级最差的野仙。”

  尚飞指尖轻抬,利用仙法从灵幽树上拽下来一颗果子朝他掷过去。

  笑星公飞跃而起,一口咬住掷来的灵幽果子,满脸享受把果子吞入腹中,洋洋得意道:“谢了。”

  尚飞随手掷出一颗石头。

  “好好办事!”笑星公躲开袭击,留下话便扬长而去。

  “该死的馋老头!”尚飞埋怨了句,又一头栽倒卷云里呼呼大睡。

  独留在岩石上的夏羽瞬间沉了脸色,任由海风吹拂水蓝色的裙袂,眸子里澄澈的亮色逐渐褪去,神色变得格外清冷。

  良久,迷茫的海面上漂来一叶轻舟。

  轻舟快靠岸时,夏羽轻扬嘴角,笑脸如嫣。

  “灵幽仙人,汀仙到了!”轻舟靠岸时,船上白发苍苍的舟仙人轻声呼喊。

  看见站在岩石上的夏羽,舟仙人莞尔笑道:“这回又是你们俩?我把他们交给你们了。”

  话音刚落,便有一男一女从船篷里走出来,他俩下了轻舟后,舟仙人便撑着小船离开了。

  趴在卷云上昏昏欲睡的尚飞飘到夏羽身旁,懒得睁开厚重的眼皮,喃喃问道:“你们未成为汀仙之前……”

  说着,他忍不住打了个呵欠,惬意地翻了个身,继续说道:“是人?是妖?还是……”

  “嗬!”从船上下来的褐衣男子翘抱双手,傲慢抬头,露出不屑的神色,冷哼道,“生前是虎妖又如何?”

  尚飞没有回答他,凭着感觉往女子的方向侧过昏沉的睡脸。

  “我……”黄衣女子轻愣,脸颊骤然烫红,紧张地揉搓双手,低垂眼帘不敢看他们,低声道,“我吗……我……我是……”

  她双手放在身后大大地鞠了个躬,再扬起带点羞涩和傻气的笑脸,欢喜道:“大家都喜欢喊我七姐,喊我七姐好了。我……对了……我是人……生前是人……”

  说着,她又低下头去,窝在腹前的指尖不停打转。

  “夏羽,记下……”尚飞喃喃叨念了句,随后翻了个身,险些没从卷云上掉下来。

  “啊……”七姐惊呼。

  夏羽一手揪住了尚飞的衣裳,将他拽回卷云上,再轻抬掌心。

  书本随后出现在她的掌心处,她指尖轻转,书本自动翻页,毛笔继而出现在书本上有条不紊的记录。

  “你们……”昏睡的尚飞刚准备发话。

  “砰!”刹虎一拳打到岩石上。

  卷云上的尚飞还没睁开眼睛,几乎是凭着本能飞扑过去轻挽夏羽的纤腰,落入花丛中。

  顷刻间,岩石被劈成粉碎,尘土飞扬。

  受了惊吓的七姐连忙躲到岸边的灵幽树下。

  “不入流的野仙,什么态度?神气什么?”刹虎鼓动怒目,不爽斥责。

  七姐从灵幽树后小心翼翼探头出来,怯怯说道:“刹虎大哥,我们还只是汀仙,不如野仙。”

  夏羽稳住脚步,回头看了眼树下的七姐,莞尔浅笑道:“在海上漂泊的时候你们是汀仙,可你们一旦踏上灵幽岛,你们就是野仙了!”

  刹虎满脸不屑别过脸去,不以为然道:“愚蠢低贱的人类,别用你们我们的词语玷污我!还有,老子不稀罕什么野仙!”

  闻言,七姐稍带委屈低下头去,沉默不语。

  尚飞拂了拂夏羽裙袂上的灰土,再转过身来看向刹虎,淡然问道:“你想成为什么?”

  刹虎傲慢抬头,理所当然道:“小仙,继而是上仙!”

  尚飞会意点头,再转向七姐问:“你也要成为小仙?”

  灵幽树下的七姐下意识揪住黄色的衣裳,微咬下唇,低垂怯懦的眸子,郑重点点头。

  尚飞随即变出来一个葫芦,拔了葫芦塞直接把壶口对准刹虎,将他身上虎妖之气吸收殆尽。

  “你这是干嘛?”刹虎挣扎斥骂。

  夏羽浅笑道:“成为真正的仙,就必须把你前世的妖法除去,从头开始修炼仙法!”

  刹虎紧咬牙根,无奈松开紧拽的拳头。

  尚飞指尖双挫,卷云随即出现在他跟前,他翻身到卷云上,未等刹虎反应过来,直接将他拽到卷云上,腾云而去,空中只留下一句话。

  “夏羽,我带他,你带七姐。”

  尚飞用卷云载着刹虎在灵幽岛上空盘旋了一圈,一个急转弯,没入云霄。

  刹虎满脸不悦抬手拨开迎面飞来的云雾,埋怨道:“喂,你转那么快,我什么都没看到!”

  尚飞打着哈欠,昏昏欲睡道:“灵幽岛是灵幽野仙的地方,你是要成为小仙的,灵幽岛看不看也罢!给你个提醒,在灵幽岛没法修炼成为小仙,等你有了小小仙力之后,到别处寻个修炼的地方!之后你们会到达……”

  一眨眼穿越云层,刹虎看着前方的景象,露出惊喜的表情,喊道:“南天门!”

  闻言,昏昏欲睡的尚飞下意识抬起头来,轻点头应声道:“嗯,这才是你们将来要到的地方。”

  说着,他轻轻一跃,从卷云上翻身落到南天门外。

  刹虎连忙爬起来,正欲从卷云上跳下来,却听到尚飞的警告。

  “野仙不得擅自进入南天门,否则罚五百年不能晋级。”

  闻言,刹虎脚一绊,险些没从卷云上摔下来,他睨向尚飞反问:“你难道不是野仙?”

  “我是一辈子都没有指望成为小仙的野仙。”尚飞留下话,大步往南天门的方向走去。

  刹虎远远看着南天门的方向,紧拽双手,竭力按捺蠢蠢欲动的心。

  尚飞偷偷潜入天庭后,直接溜到了摘星居,他掀开炼丹炉看了眼,又满脸嫌弃把它盖上,再稍微用力吸了吸鼻子,循着沁人心脾的香气走去。

  他轻轻推开石门,走到一个小冰池前,扫看了眼冰池里的酒壶,旋即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把最大的一壶酒拿起来。

  “有空多酿点酒,练些无用的丹药作什么。”尚飞悠然侧卧下来,美美地喝了口酒,随后听见外边的声音。

  “你们到别处巡视。”

  不一会儿,太上老君走到石室来,看见懒洋洋侧卧在冰池边饮酒的尚飞,他霎时抖动及发的白丝长眉,拿着手中的拂尘狠狠甩过去,责备:“臭小子,又跑我这盗酒!”

  尚飞敏捷翻身而起,闪电般来到他的身后,把酒壶放到太上老君的唇边灌了他一口酒,再把酒壶系到自己的腰带上打趣道:“太君酿的酒天上下地一绝,我贪恋的紧。你倒说说,从您酿酒开始,只有我不停歇地来盗酒,要是有一天我不来了,你岂不及寂寞?”

  “大言不惭的小偷!”太上老君回过身来轻瞪了他一眼,轻皱眉头道,“这些佳酿是准备在王母娘娘寿诞当日,与众仙分享的。”

  见太上老君皱了眉头,却又似乎并非为了盗酒一事生气,尚飞拽了拽他雪白的长眉,试探问道:“太君,为何皱眉?”

  太上老君叹了口气,没有说话,挥挥手,示意让他尾随自己。

  尚飞尾随太上老君来到蟠桃园,只见院中满目萧然,别说蟠桃了,枯枝败落,叶子也寻不到。

  尚飞轻扯嘴角,揶揄笑道:“虽说蟠桃宴将至,你们这些仙家也太狠了吧,把蟠桃连根带叶采光。我还想着给夏羽留一个。”

  闻言,太上老君骤然满脸黑线盯了他一眼,又缓缓叹了口气,轻抚雪白长须,无奈道:“自从蟠桃仙子犯错被贬下凡后,这蟠桃树非但不开花,还逐渐枯萎,更别说结果了。眼看王母娘娘的寿诞就到,恐怕这蟠桃宴是办不成了。”

  “尚飞,你说……”太上老君叨念了句,回过身来才发现尚飞早就夹酒潜逃。

  “可恶!”

  上空回荡着太上老君的咆哮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藏的一半血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藏的一半血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