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群仙逐鹿
慕雪2020-08-19 20:175,061

  瑶池旁,八仙还在为蟠桃宴的事情愁眉苦脸。

  “没有蟠桃,是不是找别的果子暂时替代一下?”铁轨李踱来踱去念道。

  吕洞宾靠着石桌,单手拖着脑袋,漫不经心揶揄:“都已经崴了一条腿,就别走来走去了。敢问这世间,有哪一种果子能代替蟠桃?”

  闻言,与他相对而坐的何仙姑轻摇头,不以为然道:“这本不是有没有蟠桃的事。王母将蟠桃仙子贬下凡时,并没有取回她的蟠桃仙珠,说明了王母还是舍不得她。”

  蓝采和吐了口闷气,双手托腮,愠闷道:“可王母不愿意承认啊,谁敢贸然提把蟠桃仙子召回来一事?”

  汉钟离突然想到了什么,猛拍脑袋,站起来,喜出望外笑道:“我曾听闻,灵幽岛有一种神奇的果子,名叫……灵幽果。野仙们妄称此果可与蟠桃媲美。”

  八仙互相对视,不约而同勾起一抹诡秘的笑容,会意点头。

  刚好走到此处的福星连忙收回脚步,匆匆赶回三星居,先后看了眼为蟠桃宴发愁的寿星和禄星,神秘兮兮道:“胖子、瘦子,我刚刚打听到八仙打算到灵幽岛采摘灵幽果给王母贺寿。”

  寿星和禄星相互对视,同时转向福星说道:“那还等什么,立即出发!”

  八仙各自驾驭自己的法宝渡过东海,往灵幽岛赶去。

  岂料,太白金星与二郎神等仙家早已赶在了前边,太上老君和月老也紧随其后。

  福禄寿三星姗姗来迟,但看见群仙赶集似的,也加快御风而行的速度。

  各位仙家互相流转目光,各施其法争先斗疾,互不相让往灵幽岛前行。

  穿过沉沉迷雾,远远便看到一个“一”字型的岛屿,岛上泛着点点耀眼的星光,迎着清风,飘来一阵沁人心脾的芳香。

  “看谁先登岛,谁献果子!”

  众仙立下赌约,再次使出浑身解数超越前行。

  “哈哈哈……”

  浑然传来几声震耳欲聋的爽朗笑声,众仙下意识放慢脚步。

  “今天吹什么风,竟把各位小仙上仙吹到我这不起眼的灵幽岛来?”

  话音刚落,笑星公脚踩祥云从葱郁的林中飞出来,拦在了众仙前面。

  众仙还没来得应声,只见灵幽七俊“唰”的来到了笑星公的身后,呈伞形围绕着笑星公扶风而立。

  接着,越来越多的灵幽野仙御风而来,不一会儿,灵幽岛上聚满了灵幽野仙,几乎把大片灵幽岛给遮蔽了。

  “呵呵……”太白金星御风来到众仙的前面,扫看铺天盖地的灵幽野仙,略带点受宠若惊说道,“我们此次前来,只是想借几个灵幽果,你们用不着列阵欢迎。”

  “呵呵……”笑星公轻冷笑了两声,不以为然摇摇头说,“你们怕是误会了,我们并非列阵欢迎,而是……”

  “劝你们沿途返回!”脚踏彩云的小阳来到笑星公的身旁,傲然凛冽睨视而去。

  听到拒绝之音,众仙中的二郎神漫不经心打量了眼容颜瘦削却是满满骄傲的小阳,牵着哮天犬,御风上前来,揶揄道:“区区小野仙,还想为难我们上仙不成?”

  “嗬!”星尘来到小阳的身旁,翘抱双手睨视众仙,不屑反驳,“我们没兴趣应酬你们这些眼睛长在额头上的上仙。”

  “此言差矣。”太上老君轻抚长须缓缓上前来,看了眼剑眉星目的星尘,莞尔笑道,“小兄弟,眼睛长在额头上的只有二郎神,你莫要混淆了。”

  闻言,二郎神暗地瞥了眼太上老君——老头,在说谁目中无人了?

  “太君也来了!”原本阴沉着脸的笑星公忽然露出崇拜的笑容,宛如一个人间的小迷弟。

  笑星公一直以太上老君为榜样,无论是衣着打扮或是发式都模仿太上老君,恨不得在灵幽岛上也建造一座摘星居。

  “咳咳……”小阳使劲咳嗽了几声,不断朝笑星公飞眼刀子——笑星公,稳住!现在可不是崇拜偶像的时候!关乎咱们野仙的荣辱,你可别拖后腿!

  笑星公反瞪她,飞眼刀子——臭丫头,说谁拖后腿了?

  何仙姑乘着莲叶上前来,温婉浅笑道:“这位仙友,我们此番采摘灵幽果,是打算给王母贺寿的。”

  笑星公回过神来,轻抚黑长的胡子,莞尔笑道:“灵幽果只能在灵幽岛享用,不外流。各位仙家请回吧。”

  一袭红衣的月老御风上前来,稍带不悦责备:“如今是为王母祝寿,小小野仙,竟敢如此放肆!”

  笑星公不以为然浅笑道:“王母若喜欢吃灵幽果,可亲自驾临灵幽岛,我等必定双手奉上。”

  闻言,二郎神轻蔑冷笑了声,心念这才是他们的目的,野仙不能登九重天,他们此番阻拦为的就是想见王母一面。

  一旁的汉钟离打趣道:“野仙见了不少,像你们如此嚣张的,还是第一次见。”

  “上仙见多了,谦虚的,我们还从未见过。”众灵幽野仙不约而同反驳。

  太白金星无奈摇摇头低喃:“如今小小野仙,竟也能如此放肆。”

  听到这碎叨的话,小阳轻拂粉色衣袖,踩着彩云上前来,冷哼一声不以为然道:“小小野仙?我可是太阳神的女儿。”

  “哈哈……”众仙忍不住捧腹大笑。

  韩湘子漫不经心转动手中的长箫,往容颜清秀的小阳简单扫看了眼,揶揄道:“乡间小阳花,也敢跟太阳神攀关系,胆子忒大。”

  闻言,星尘瞬间暗了眸色,垂在身侧的指尖凝视仙气,正欲动手的时候,却见小阳轻展臂腾空而起。

  “太阳烈阳!”小阳从彩云上一跃而起,快速摘下发髻上紫色的小阳花,将它揉在手心里,再向韩湘子推出一掌,一窜窜花瓣从她的掌心处飞出来向他袭去。

  韩湘子,借!”蓝采和快步上前,韩湘子立刻侧身退到一旁,蓝采和用手中的花篮快速接住袭来的花瓣,再朝小阳勾起一个得意的笑容,说道,“谢谢你的花瓣!”

  “可恶!”小阳气得牙痒痒的。

  “有来有往,我也送点给你!”蓝采和说着把花篮一抛,铺天盖地的花瓣把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小阳直接地压回了灵幽岛。

  “小阳!”星尘迫切喊了声,飞身下去接住小阳。

  笑星公瞬间沉了脸,扬声呼喊:“众野仙,上!”

  一声令下,众灵幽野仙如密雨般袭去。

  见状, 二郎神蠢蠢欲动紧握手中的长戟。

  岂料,韩湘子率先上前道:“对付这些小野仙,韩某就够了。”

  说着,韩湘子手中的长箫绕着修长的指尖旋转了一圈,再放到唇畔轻轻吹奏,箫声悠扬,却让众灵幽野仙格外难受。

  笑星公看了眼抱着小阳归来的星尘,再凛然向前挥手。

  灵幽七俊中的睡神从众野仙中间飞出来,他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嘴巴,继而打了个长长的呵欠。

  韩湘子的箫声瞬间“哑”了。

  福禄寿三星不约而同扑哧笑了声,揶揄道:“韩湘子,你的箫声竟然也睡觉了?”

  韩湘子不以为然笑了笑,潇洒把长箫一抹,再次吹奏起来。

  “睡神继续!”岚晴挥手叫喊。

  睡神伸了伸懒腰,继续打呵欠。

  韩湘子刚吹出来的音符又折回去了,音调一个个跑歪了。

  何仙姑一脸难受捂着耳朵,提醒道:“韩大哥,别吹了。他们还没认错,我们就要被你折磨死了。”

  韩湘子满脸尴尬收回长箫。

  回过神来的小阳,一手扶着星尘的手臂,一手叉着自己的腰,满脸得意轻哼道:“瞧你们这些上仙,平常对我们呼之则来挥之则去,今日就让你们见识一下灵幽野仙的厉害!”

  “星光开路。”太白金星提起手来轻点额上的星光印记,指尖轻弹,一个巨大的星星直接朝众灵幽野仙压过去。

  “野仙挡道!”五十位灵幽野仙“唰”地飞上去,把压过来的巨星星摇散为止。

  “让你们瞧瞧八仙登岛的厉害。”韩湘子等八仙各自使出自己的法宝出击。

  其他仙家跟着一拥而上。

  “众仙别打了!”太上老君心急如焚提醒道,“我们今天是来采果的,不是……”

  “打赢了再说!”二郎神打断他的话,随即放开哮天犬,再打开自己的天眼放出神光。

  看着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太上老君无奈摇头叹息,正欲离开时,却见尚飞踩着卷云从混战的众仙中一闪而过。

  太上老君连忙施法,瞬间转移到尚飞卷云上,跟着他一起进入灵幽岛。

  到了灵幽岛,尚飞收回卷云落到地面上,再回头看了眼跟上来的太上老君,轻嗤道:“太君,没想到你也懂些偷鸡摸狗的事,竟然藏在我的卷云溜进灵幽岛。”

  “这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太上老君不以为然轻抚雪白的长须揶揄道,正想追问灵幽果的事,无意间嗅到一股熟悉的香气。

  太上老君下意识转过身去,稍微用力吸了吸鼻子,狐疑问道:“这是什么香味?”

  尚飞心下咯噔轻颤,忙掩饰笑道:“灵幽花香。”

  “是吗?”太上老君稍微俯下身来,凑到紫色灵幽花前轻嗅,忙摇摇头说,“不是这股陌生的香气,是一股熟悉的香味。很熟悉的。”

  尚飞摸了摸鼻子,生怕被他发现了端倪,忙把他拉起来,打趣道:“那便是灵幽果的香味,想不到太君你跟笑星公一样嘴馋。走,我带你去摘果子。”

  “别扰乱我。”太上老君推开他的手,轻挽衣袂单膝跪在地上,捏起一把放在鼻尖前嗅了嗅。

  果然没错,是酒香!

  是自己花了七七四十九年酿制出来的酒!

  “尚——飞!”太上老君气急败坏咆哮了声,回过头时,却见尚飞早已踩着卷云开溜。

  “竟敢糟蹋老朽的酒,我扒你的皮!”太上老君吆喝了声,连忙扶风追上去。

  另一边,刹虎来到灵幽树林里,抬头扫看挂在树上晶莹透亮的果子。

  虽然来灵幽岛已有一段时间,但对于这些奇怪的果子,他不敢贸然尝试。

  如今瞧着众仙为了这果子厮杀,他才有了兴致过来瞧个究竟。

  只见此果如指头大小,形如青葡提,由内到外晶莹剔透,仿若一滴露水,较小精巧,在太阳下照耀下有淡淡星光。

  “若能替上仙采到灵幽果,是否有机会晋级了?”刹虎在心中暗暗窃笑,摘下来一颗果子,随后看见走来的七姐。

  他冷目一睨,冷哼道:“你也想借此果子贿赂上仙?”

  闻言,小心翼翼跑来的七姐连忙止住脚步,双手轻捏黄色裙袂,悻悻低垂眼帘,沉默不语。

  刹虎嘴角轻翘,勾勒出轻蔑的弧度,随手把捏着指尖的果子丢向她,揶揄道:“即使把果子给了你,你又有什么能耐将它送到九重天去?不自量力的东西。”

  七姐满怀委屈微咬下唇,凝视着地面的眸底萦绕着一丝倔强,又因畏惧刹虎,最后只得怯怯转身离开。

  刹虎瞧着她恹恹离去的模样,唇畔处不由自主浮起嘚瑟的笑容,再摘下一个果子丢进自己的嘴里细细咀嚼。

  突然浑身一振,从舌尖一直透凉到丹田里去,果子味道鲜爽而不涩,甜而不腻,淡香扑鼻而出。

  “人间美味!”刹虎一脸享受地说,又使劲地摇摇头,惊叹:“乃天上人间一绝!怪不得灵幽岛这些低下的野仙舍不得割让。”

  灵幽岛上空的众仙大战还在继续着。

  “泪神!”

  笑星公从打斗中飞跃而出,仰天吆喝一声。

  “呜……来了……呜……”两眼挂着泪花的泪神飘然而至。

  八仙看在眼里,禁不住扑哧戏谑:“噢?这五六岁的奶娃娃也派上阵来。”

  月老摇摇头,跟着附和揶揄:“小孩,听伯伯的话,回家找娘去吧。”

  “呵呵……”众上仙跟着放肆大笑。

  “他们是说你个子小,不中用!”小阳飞到泪神耳边说了句,说完就立即捂着耳朵闪了。

  众野仙也跟着十分有默契地捂着各自的耳朵,往后退了些许。

  “呜哇……”泪神一下子大哭,泪如泉涌直扑上仙。

  “好仙不与野仙斗!撤!”众上仙溜之大吉。

  “泪神的泪终于能派上用场了!”野仙们呵呵大笑。

  只是,众上仙逃跑后,泪神还啼哭不止,泪水如滔天浪花扑面而来,众野仙跟着一哄而散。

  “可恶!竟被一个娃娃野仙弄得满身湿漉漉的!”

  八仙回到南天门处,越想越生气。

  铁拐李踱着脚步上前,咬咬牙,略显生气地埋怨:“要不是看在同为仙家的份上,我必动真格!”

  何仙姑轻拂沾满泪水的粉色衣袖,无奈摇摇头,莞尔浅笑道:“皆说灵幽岛上的野仙最难缠,今日一见,果然不虚。”

  “上仙!上仙!几位上仙!”

  刹虎踏着炼成不久的小小祥云追到南天门来,扬声呼喊。

  闻声,八仙回头看去,蓝采和打量了眼陌生的刹虎,狐疑问道:“这位仙友,有何要事?”

  “我是野仙……不,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是来给众位上仙送灵幽果的!”说着,刹虎轻跃落到南天门外,双手把用衣服包裹的灵幽果放到他们的面前,恭恭敬敬道,“珍品!您们尝尝!”

  八仙满脸狐疑打量了几眼这奇怪的果子和满脸恭维的刹虎,各自拎起一个果子,却迟迟没有吃下去。

  刹虎见他们满目怀疑,忙扬起讨好的笑容,恭维道:“各位上仙放心,这是我刚刚从灵幽树上采下来的,新鲜得紧。在下名叫刹虎,还望各位上仙日后多多提点!提点!”

  八仙相互看了看,然后齐齐地吃了一颗,嚼了几下。

  “吐!”

  “太苦了!”

  “该死的家伙,竟敢戏弄我们!”

  铁拐李一气之下,狠狠地把刹虎踹下南天门。

  另一边

  “尚飞你给我站住!”

  太上老君把拂杖甩过去捆住了尚飞的卷云,将他连同卷云一并抽回来。

  尚飞一弹指,卷云立刻缩小如棉花,逃离太上老君的拂杖后卷云又瞬间膨胀飞去接住直往下坠的尚飞。

  尚飞趴在卷云上,缓了缓气,瞧着穷追不舍的太上老君,无奈笑道:“太君,你追我这么久,不累吗?这样吧,我送你一样东西,算扯平了!”

  “嗬!你甭想!”太上老君瞬间转移到他前方,拂杖朝他袭去。

  尚飞诡秘窃笑,随后从卷云中掏出一个大蟠桃,递到他的跟前。

  太上老君高举的手掌凝固在空中,定睛看了看他手里的蟠桃,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狐疑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蟠桃。”尚飞微笑回答。

  太上老君将信将疑打量了他两眼,再满脸质疑盯着他。

  尚飞耸耸肩,解释道:“这是蟠桃仙子还在看守蟠桃园的时候送给我的。我一直藏着舍不得吃。现在将它送给你,扯平如何?”

  太行老君略显不爽抖了抖雪白的长眉,随后施法将蟠桃掳到自己的手上,深陷的眸子里三分埋怨七分怀念,叨喃:“蟠桃妹妹太偏心了,为何从来不偷偷送蟠桃给我?”

  “呵……”尚飞捂着嘴巴打了一长长的呵欠,一脸埋进卷云,混沌说道,“我要继续睡觉了,别再追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藏的一半血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藏的一半血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