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努力伪装
慕雪2020-08-18 22:114,088

  灵幽岛

  七姐跟在夏羽后面,看着如同由万物生灵幻化而成的灵幽树,还有光怪陆离的丛林,眸子里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灵幽仙人,这里好奇妙,树洞里、花骨里、石窟里都藏着人!”

  闻言,夏羽回过头来看了眼脸上洋溢着好奇的七姐,浅笑道:“他们不是人,是仙——灵幽野仙。我和尚飞也是灵幽野仙,你可以喊我夏羽。”

  穿过丛林,看见形形式式的房屋,七姐快步跑到夏羽的身旁,轻拉她的衣袖,讶然道:“神仙也有房子吗?”

  只是这些屋子有些奇怪,并非因为都是用木头堆砌而成,而是十之八九都是半成品,有的搭了屋子的框架,有的建了个园子,有的甚至只有一道门晾在林中。

  仿佛屋子才建造了一半,屋子的主人临时有事便离开了,至今未归的感觉。

  她想,神仙建屋子,难道不是挥一挥手就成了吗?

  夏羽轻摇头,解释道:“屋子最先出现在仙界,后来有的仙家下凡历劫,凭着记忆教会其他凡人建造屋子,这才有了现在的人间。”

  “原来如此。”七姐煞有介事点点头,连忙用手中的本子把夏羽的话记录下来。

  记录后,七姐快步来到夏羽的身旁,放眼扫视,好奇问道:“夏羽,为什么灵幽岛的花都是紫色的?”

  闻言,夏羽轻扬嘴角,扫看遍野的紫色灵幽花,任由清风拂过水蓝色的裙袂,如数家珍般娓娓道来:“这是灵幽花,如今盛开的是紫爵。”

  灵幽岛上只有一种花,名若灵幽花。

  灵幽花花色有七种,分别是红、白、黄、紫、金、黑、蓝。但是,七种花色不会同一时间绽放,相隔五十年才开出一种颜色。

  传说,七色灵幽花同时绽放,将有神奇的事情发生。

  当然,这只是传说,灵幽岛成型以来,七种花色的灵幽花从未早同一时间绽放。

  “有一件事很重要,你务必记住。”夏羽回过身来看向七姐,郑重提醒,“灵幽花若被采摘,则不能再生,千万不能采摘灵幽花。”

  七姐一边点头一边认真的把夏羽的提醒记在本子里,抬头间,忽然瞧见三男两女从天而降。

  这五人……不,五位神仙,男的长得高大俊逸,女的姿色妖娆,却都嗪着一抹不还好意的笑悄然逼近夏羽。

  七姐微咬下唇,指尖捏着衣袂,满腹纠结要不要喊出声来。

  夏羽察觉到异样,不紧不慢回过身来,看了眼将自己包围的五位仙家,轻扬嘴角,露出恬然的笑容,问道:“你们来寻我?”

  这五位分别是睡神、笔神、巫神、星尘和岚晴,与泪神、小阳合称灵幽七俊,术法在灵幽岛内出类拔萃,最有资格晋升小仙。

  但灵幽七俊习惯了在灵幽岛“横行霸道”,厌恶九重天的束缚,并不在乎小仙的晋升。

  “夏羽,好久不见,仙法是否上升了一个阶品?”灵幽五仙异口同声叨念着,眼角余光往四周探寻了一番,再摩拳擦掌步步向夏羽逼近。

  见状,七姐悻悻躲在夏羽身后。

  夏羽指尖轻动,脸上并无惧色,扫看蠢蠢欲动的他们,冷哼了声别过脸去说:“你们敢动我?不怕被尚飞教训吗?”

  闻言,灵幽五仙憋屈的咬了咬牙。

  事实上,“上下飞羽”兄妹俩是灵幽岛资质最差的野仙,尤其是夏羽,修炼了几百年,竟然还不能修炼出属于自己的一片行云。

  仗着尚飞的保护,不思进取。

  不,尚飞是除了夏羽以外,资质第二差的野仙。

  他能在灵幽岛“横行无忌”,全仰仗着小阳的“宠爱”。

  小阳是灵幽七俊的灵魂人物,其余六位野仙的喜好皆随她。小阳贪恋尚飞的美色,在灵幽岛放了狠话——尚飞是我的人,谁敢动他,就是与小阳作对!

  因此,每次只能假装斗不过尚飞。

  想到这里,他们心里都憋屈得慌,难得今天尚飞不在夏羽身边,所以,琢磨着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是谁想要切磋切磋?”

  空中突然传来尚飞的声音。

  凛风袭来,随后便看见尚飞护到了夏羽的跟前。

  “今天天气不错呀……”巫神手捻兰花指放在下巴处,侧头看向岚晴笑道。

  另外四位野仙连忙收起盎然的煞气,转到一旁去“闲聊”,心里默默咒骂“蓝颜祸水”尚飞。

  “砰!”

  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众仙不约而同转头看去,才发现有一个陌生的仙家从天上摔下来了。

  “该死的尚飞!”重重摔在地面上的刹虎,艰难抬起手来揉了揉快要乍裂的胸膛,咬牙切齿道,“我还没下来,你竟把卷云撤了!”

  “咳……”尚飞尴尬的咳嗽了声,刚才察觉夏羽有危险,来得匆忙,望了卷云上还有个刹虎。

  尚飞扫看灵幽五仙,说道:“星尘、岚晴,他们俩交给你们了。”

  说着,他正想带着夏羽离开,忽然传来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哭声。

  “泪神来了,赶紧撤!”星尘快步跑过去,拽起摔在地上的刹虎瞬间转移到自己的额“宫殿”里躲起来。

  其他野仙跟着一哄而散。

  刹虎揉按着疼痛的胸口,再看了眼只有一扇门的“破屋子”,轻扯嘴角问道:“这是什么鬼地方?”

  闻言,星尘沉下脸来,郑重道:“什么鬼地方?这可是我花了两百年才建起来的宫殿!”

  “宫殿?”刹虎忍不住轻蔑冷嗤了声,揶揄道,“我刹虎活了两百多年,还从未见过除了一道破破烂烂的门外,什么都没有的宫殿。大开眼界。”

  “你……”星尘正想反驳,听见外边传来的哭声,只好把胸中的怒气噎回去,赶紧躲到门后面。

  刹虎瞧着他神经兮兮的样子,满脸鄙夷别过脸去,绕过星尘的“宫殿”直接顺着哭声的方向走去。

  他倒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让这些卑微的野仙如临大敌。

  “别去!”星尘扬手呼喊了声,见刹虎没有回头意思,他也懒得相劝。

  有些苦头,得亲身尝了才知道可怕。

  千百种哭声交杂传来,刹虎捂着耳朵循着哭声沿着林荫小道走去,远远看见一个七岁孩童模样的男孩以闪电般的速度来到跟前。

  眼角挂着泪滴的泪水来到刹虎跟前止住脚步,盈盈的泪眸打量了他几下,随后泫泣几声。

  “什么泪神,不就一个奶娃娃嘛!”刹虎满脸不屑揶揄。

  闻言,泪神停止抽噎,不经意冷冷瞥了他一眼,继而“哇”的大哭。

  刹那间,泪如泉涌。

  “喂……”还没反应过来的刹虎,霎时被泪水冲刷到灵幽岛外的海水去。

  “……”躲在草丛里的七姐下意识扯了扯夏羽的衣袖,试探问道,“夏羽,刚才……像河流似的……一冲而过的是什么?”

  夏羽摸了摸额头,站起来,说:“泪神的泪水。你记住,在灵幽岛有两件事做不得。一是不能采摘灵幽花,二是不能招惹泪神。”

  七姐连连点头,默默记到本子上。

  “夏羽,我们得回去了。”尚飞走到夏羽身旁轻声道。

  夏羽会意点点头,再转向七姐说:“七姐,你去寻岚晴吧,以后由她带你。”

  “你们不在这岛上吗?”七姐狐疑问道。

  当然,瞧着那五位野仙脸色多变的模样,她更愿意跟温柔而灵动的夏羽待在一起。

  夏羽摇摇头,解释道:“野仙有两种,一般野仙和灵幽岛野仙,灵幽岛野仙居住在岛上,一般野仙有了些许仙法后就会到别处修炼;我与尚飞虽也是灵幽岛野仙,因着资质太差,是唯一不在灵幽岛的灵幽野仙。”

  尚飞轻弹指,卷云随后出现在跟前。

  夏羽与尚飞跳上卷云,再回头看向七姐,轻扬嘴角挥手道:“我们叫上下飞羽,有急事可以呼唤我们!”

  七姐看着消失在天际的“上下飞羽”,下意识轻捏裙袂,久久凝望着蔚蓝的天空,在心中默念:原来,野仙也有分等级,我何时才能成为成为小仙,才能光明正大的站到你的身边?

  卷云越过层峦叠嶂,夏羽盘坐在卷云上,微闭眼睛张开双臂,满怀惬意感受清风的洗礼。

  旁边的尚飞凝视了她好一会儿,才抬起缠着黑手套的右手,把一束紫色的灵幽花送到她跟前,温声道:“紫色的灵幽花,喜欢吗?”

  闻言,夏羽睁开双眼,看了眼送到跟前的灵幽花,嘴角微微上扬,她双手捧过灵幽花,侧头看向他问:“你又到太上老君那里盗酒了?”

  尚飞轻点头,莞尔笑道:“自从发现,他的酒能让枯萎的灵幽花复活,他的酒窖注定为我而设。”

  “要是被太上老君知晓你用他的爱酒浇花,他定拔了你的皮。”夏羽轻抚紫色花瓣揶揄,再扬起脸来,信誓旦旦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修炼,绝不辜负你、灵幽花和太上老君的酒”

  尚飞凝视着她澄澈的乌眸,抬起缠着黑手套的手满带宠溺揉抚她的脑袋瓜,喃喃道:“顺其自然,万事有我在。”

  说着,他轻轻地打了个呵欠,浓郁的睡意泛上眸底,随后倒在了卷云上。

  夏羽双手捧着灵幽花,凝视着他的熟睡的模样,浅笑道:“你安心睡,等你醒来后,定给你一个惊喜。”

  说罢,她从袖中抽出一根雪白的羽毛,将它飞甩在空中。

  迎风飘扬的羽毛泛起迷离的七彩亮光,瞬间化作轻舟般大小。

  夏羽站起来,轻踮脚尖,随后从卷云上落到飞羽处,旋身看了眼卷云上的尚飞,扬声唤道:“卷云,好好地送尚飞回天都峰!”

  瞧着卷云带着熟睡的尚飞往天都峰的方向飞去,夏羽乘着飞羽往自己的玉莲峰去。

  回到洞府外,飞羽缩小回到夏羽水蓝色的衣袖中。

  夏羽左手握着花束,神色冷漠往洞府走去。

  “别装了。”

  忽然传来一个诡异的女声。

  闻言,夏羽浑然打了个激灵,面部表情复杂地变化,宛如竭力想要提起笑脸,却因为警惕仍沉脸以待。

  她触电般回过身来,环顾四周,洞府外除了青松白云,并无其他人形。

   她咬了咬牙,继续往洞府里边走去。

  “你以为假装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就能骗得了所有人?”

  “谁?”夏羽厉声责问,环顾四周警惕扫视,紧紧拽着手中的灵幽花束。

  “你根本不喜欢灵幽岛,不喜欢灵幽花,不喜欢灵幽岛的任何一个野仙,甚至时时刻刻想摧毁它。”

  “你到底是谁?”夏羽一字一顿厉声责问,冷抬手,指尖轻动,最后却还是把指尖的杀气控制住了。

  “你再怎么伪装,都掩饰不了你与生俱来的血脉,你不是仙,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野仙。如此这般委屈自己,就为了区区一个尚飞?”

  夏羽越发用力紧掐着手中的灵幽花,微闭眼睛,凝神聚气,尝试摒除这个声音的骚扰。

  的确,在众仙眼里的她,并非真正的她。

  甚至在尚飞跟前,她都不敢表露自己的真实性情。

  她不喜欢灵幽岛,不喜欢灵幽花,不喜欢灵幽野仙,不喜欢仙界的一切一切。

  可是,为了尚飞,为了能留在他身边,她甘愿把自己伪装成另一个模样,伪装成尚飞喜欢的模样。

  “谁说我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野仙?”夏羽叨念着,缓慢睁开双眼,犀利的锋芒目无焦距睨视前方,一字一顿道,“就算伪装,我也能伪装得天衣无缝。”

  话音刚落,手中的灵幽花随风散落,晶莹剔透的紫色花瓣随后环绕在夏羽的身周,她慢步走到的玉台上盘坐下来,手捻兰花指在腹前默念心法。

  散落在玉台下的其他颜色灵幽花瓣飞扬而起,跟着环绕在她身周,将她整个人包裹起来。

  一连修炼了五天,仙法颇有提升,夏羽才满足地睡了一觉。

  不知过了多久,尚飞悄然来到夏羽的洞府里边,凝视了好一会儿夏羽熟睡的模样,他才缓慢抬起右手,将缠在手心的黑手套解下来,把手心定格在睡熟的夏羽上方。

  不一会儿,夏羽体内的仙气源源不断流入到尚飞的掌心里。

  直到把她这几天修炼得来的仙法吸取殆尽,尚飞才重新缠上黑手套,宛若从来没有来过,悄然离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藏的一半血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藏的一半血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