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中元节(四)
月亮湾2020-09-02 10:581,708

  风承骏从船家那里租了一条小小的画舫,二人登上画舫,风承骏撑着船桨,船尾激起一堆浪花,渐渐向湖中间驶去。

  雪文曦盘坐在画舫内的坐垫上,正拿着刚才买来的纸笔,写下自己的心愿,此时此刻,此情此景,雪文曦心里想的、期盼的都是和心爱的人长长久久,永不离分,于是提笔写下自己最真挚的心愿:相怜相念倍相亲,一生一代一双人。写完后雪文曦郑重地将其叠起来,放到河灯的暗格里面。

  “风哥,你也过来写一下你的心愿啊,然后我们一起去放~”雪文曦从窗户探出头,甜蜜的笑容挂在脸上,对着风承骏喊道。

  风承骏把船停在湖中间,湖心亭很大,旁边有好几条大的画舫,在它们的映衬下,小画舫就如同沧海一粟,是那么的不起眼,但是在这沧海一粟中,是属于雪文曦和风承骏的温暖的二人世界。

  船内微风吹过,带来一股湖面的潮湿气息。风承骏拿起笔正要写,却发现雪文曦在对面笑眯眯的盯着,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随口道:“文曦,你不是说许愿不能被别人看见吗?转过去。”

  雪文曦双手撑着下巴,摇头道:“不,风哥,你就写吧,我不会看的,但是从现在起,我不能让我的视线离开你。”

  风承骏放下笔,手扶在膝盖上,惊讶道:“为什么?”

  雪文曦撇撇嘴,吞吞吐吐道:“我刚才在旁边那个画舫上看到好多……总而言之,我现在就要好好好好的盯着你!”

  风承骏摇头,宠溺的笑道:“云曦,真是拿你没办法呀!”

  风承骏也做好河灯后,两人来到船头,依次坐下,雪文曦紧紧挨着风承骏,亲手把河灯放进河里,望着逐渐远去的灯汇进灯流,她的心也彷佛随之飘扬,为什么会有种伤心的感觉呢~可能是少年初识愁滋味吧!

  “风哥,真的谢谢你,谢谢你这么多年来的照顾,我没有什么特别珍贵的礼物,只好……我自己做了一个香囊,是送给风哥你的!”

  雪文曦从怀里掏出一对香囊,把其中蓝色的递给风承骏,红色的留给自己:“风哥,这本来是一对的,现在你一个我一个,里面是我调配的香料,有宁神安眠的效果。”

  风承骏接过香囊,放在手心里细细揣摩,文曦一片赤忱之心,他又怎能不懂?

  雪文曦也把红色香囊系在腰间,这时突然风承骏紧紧拉住她的手,目光也紧紧地直视着她:“文曦,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要找的人一直是你,只有你,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我想娶你,想让你做我风承骏的妻子!”

  雪文曦能感觉到,风哥的手在颤抖,而她的心,也在为风哥的这段话而颤栗。回想起过去的这么多年,她与自己的母亲弟弟生活在一起,有时候会感觉到辛苦和孤独,这时候就特别希望有一个朋友来安慰自己。现在有对她这样好的一个人,要不是他,自己根本不可能进入云上学堂,更不可能完成学业,风哥—他是这样善良正直的人,想到这雪文曦轻轻地把脸贴在二人交握的手上,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风哥,我自幼就失去了父亲,本来这辈子我是宁愿不嫁人守在我娘身边,但是,偏偏你出现了,风哥,我好怕,你会一辈子一直对我好吗?”

  雪文曦感觉到风哥轻轻的捧着她的脸,就像捧着一件稀世珍宝,他脸上的表情郑重而严肃:“皇天后土在上,我风承骏在此对天发誓,从此以后与雪文曦相知相许,永不相疑,生死与共,祸福同依。”

  看到风承骏这样认真,雪文曦只觉得心酸又感动,他对自己是如此认真,自己真不知用什么回报了。

  雪文曦拿起风承骏的手,将自己的手缓缓放上去,两手交握,十指相扣:“风哥,以后你可就被我盖了戳了,谁都别想把你从我手里抢走。”

  “是,谁都抢不走,我永远是你的!”风承骏展颜一笑,然后把心爱的女郎搂进怀里,这是他要一辈子珍重相待的人。

  “等到我去大理寺后,会尽快把一切相应事体抓起来,然后,我尽快去你家提亲,文曦,你说好吗?”风承骏低下头,亲了亲怀里的人的额头。

  雪文曦调皮地抓住风承骏的头发把玩:“风哥,我都听你的,从今往后,我会一直一直相信你!”

  两人静静的相拥了好久一会儿,雪文曦深吸一口气,推开风承骏然后牵着他的手:“风哥,你明天要做什么?”

  “明天要去大理寺了,可能会忙到很晚,你是不是要去国子监?”

  雪文曦点点头:“那明天晚上风哥你还会过来吗?”

  风承骏拥着雪文曦在看天边的圆月亮,还有盛放的烟花,两人在享受如此静谧幸福的时刻,风承骏的声音柔柔地飘散在风里:“会的,文曦,你等我,我真想一直一直一直陪在你身边,永远都不离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亮书生之愿得一人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亮书生之愿得一人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