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淮南王世子杀人案(二)
月亮湾2020-09-02 10:583,260

  “我哥哥为人温和赤诚,在王府里下人们犯了小错,哥哥也从不曾打骂过,实在是个至情至性之人,万万没想到此次竟然被人冤枉到这个地步!风大人,乐暄哥哥说您为人正直,又富有才华,请您一定要帮我!之后但凡您有需要我们兄妹的地方,我们义不容辞。”安宁郡主说完便要下跪,雪文曦和风承骏眼疾手快,连忙拉住安宁郡主,雪文曦特意扶着安宁郡主坐到榻上。

  风承骏沉思了一会,说道:“这件事待我回去之后再翻阅一下卷宗,此案并不是我负责,所以内情我也不是很了解,一会我再回一次大理寺,如果有什么新的线索,我会让风康回来告诉你们。”

  雪文曦有点担心,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而是事关这个帝国最有权力的人:“风哥,一切小心,有什么消息一定要及时告诉我们。”

  风承骏握住雪文曦的手,笑着点点头,又对郡主说道:“郡主,请你和乐暄兄在此等待,不要再外出了以防消息走露。”说罢便和风康一同回了大理寺。

  雪文曦透过窗户,依依不舍的看着风承骏远去的身影,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温柔亲切的声音:“雪姑娘,刚才谢谢你安慰我,如有冒昧之处请谅解。”

  “郡主你太客气啦!其实我们也没做什么啊,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雪文曦转过头,道:“郡主,都这么晚了你应该饿了吧?我们点几道菜吧!”

  安宁郡主走过来,牵住雪文曦的手:“刚才我已经让我的丫鬟彩儿点了几道菜,这顿饭让我作东好不好?还有,你不要叫我郡主了,我的名字是云秀清,你就叫我秀清好了,我知道你的名字,我叫你文曦好不好?”

  没想到淮南王府的郡主竟然如此平易近人,雪文曦本就是个不设防的人,又因为郡主言辞恳切,便也有了结交一位好朋友的心思,她回握住郡主的手,不卑不亢道:“那我便腆颜叫你一声秀清,乐暄兄,你们是怎么相识的?”

  雨乐暄一直紧绷的面容略有放松,脸上流露出悠远的神情,似乎是在回忆美好的往事:“十几年前,我曾被一群劣迹斑斑的混混们欺负,是世子路过救了我,自此之后相交至今,这么多年来遇到什么为难的事,都是他帮我而且不求回报,这次他身陷囹圄,我万万不能见死不救!”

  雨乐暄说完了这番话,又到一旁安慰安宁郡主,三人默默无言,等待风承骏带回的消息。

  饭菜上来了,是难得一见的席面,有名菜松鼠桂鱼、得月童鸡、西施玩月等,但是几个人显然都没有心情享受这美味。又过了两刻钟,夜色越来越深,而上楼的脚步声也传来了,雪文曦彷佛心有灵犀般迅速打开了门,果不其然,门外的风承骏面色严峻,向左右两边看了看,确认无人跟踪后,便立刻搂住雪文曦的腰,闪进房间里。

  “风大人,可曾查到什么新的线索吗?”“承骏兄,事情进展如何?”安宁郡主和雨乐暄同时问出声。

  风承骏从袖口里掏出一张字迹潦草的纸递给雨乐暄:“我又仔细查阅了案发时的记录,有人曾经看见世子拿着火折子进了慕容绿袖的房间,还和她大吵一架,有人看见世子在离开的时候房间内就立刻燃起了大火,还传来了惨叫声,只不过因为慕容绿袖是独占一个阁楼,因此救火的人去的太晚了,已经回天乏力,但是,我也发现了几个疑点。”

  安宁郡主听到这里,敛声屏气,房间里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听得到。风承骏目光直视前方,眼神格外锐利:“我查阅仵作验尸记录的时候,发现仵作所作的验尸格外马虎,当然,因为一般人没有验尸经验,所以看不出究竟马虎在哪里,但是我之前曾经专门读过不少之前的记录,才发现这次的问题。按理来说,当发生大火致命案时,仵作应当查证死者是火烧之前已经被人杀死还是被火烧而丧命,但我在验尸记录上,却只看见仵作草草表明是焚烧而死,没有进行进一步的检查,另外在案发之地,仵作也没有勘察房间内的环境,也就没有写出案发之时的推演情况,对于尸体的检查实在是太不详尽了。”

  安宁郡主急忙追问:“那也就是说,死去的慕容绿袖和华成弘有可能在火起之前就被别人杀了吗?那是不是证明这一点,就可以证明我哥哥是无辜的了?”

  风承骏摇摇头,踱步到窗前:“即使证明死者是火起之前已经被杀,也不能完全证明世子是无辜的,为今之计,只有我们亲去,亲自察看一番尸体的具体情状,才有可能为世子翻案。”

  雨乐暄听了风承骏的一番话,终于松了口气,俊眉一挑:“那还等什么?我们快去吧,早去一会儿世子就能早一点放出来,他也能少受一点苦。”

  风承骏拍了拍雨乐暄的肩膀:“乐暄兄,现在尸体在刑部放着,要进去哪有那么容易?你今天可是失了平时的冷静从容啊!这个案子是另一位大理寺少卿官为负责,我和他关系还算不错,待明天我找大人请求,将这件案子移到我这里由我负责,如果大人能下令,那么一切都会简单很多。”

  安宁郡主直到现在,脸上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雨乐暄也惊喜地望向她,接着郡主温婉地向着风承骏福了一礼,问道:“接下来,我能做什么?”

  “明天还是此地,我们在此会合,二次验尸只能私下进行,不可直接大摇大摆地去验尸,否则我担心背后操纵之人会干扰我们,如果郡主现在还能联系到世子,那就再想办法向世子了解一下案发时的详细情形。”

  安宁郡主皱着眉头,眼睛里充满了忧思,她沉默了一会,开口道:“我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见到哥哥,总而言之一切拜托风大人了。今日天色已晚,我要回王府了,若有重要的事请风大人直接派人来我府上即可。”

  安宁郡主又向雪文曦打了个招呼:“文曦,谢谢你,我们明日见哦!”说罢又深深地看了雪文曦一眼,雪文曦也笑着答好,门外的丫鬟进来帮郡主整理行装,没一会安宁郡主便登上马车回王府了。

  目送安宁郡主走远之后,雨乐暄突然冲上来,抱了风承骏和雪文曦一下,粗壮的手臂紧紧地拥着两个人,勒的雪文曦差点喘不上气来:“乐暄兄,乐暄君,你……咳咳咳勒到我了!快松手!”雨乐暄连忙松开手,看到现在雨乐暄的情绪比较稳定,雪文曦连忙赏了他一个白眼:“乐暄兄,你又在发什么疯啊!”

  雨乐暄颇为不好意思的摸摸头,还拿出一把扇子边扇风边说:“是为了感谢你们两个嘛!今天承骏兄忙了一晚上了,走吧,我请你们吃豆花!”

  雪文曦笑着推着雨乐暄出了门:“乐暄君,你呢,就自己去吧!我和风哥有事情要商量。”说罢雪文曦还冲着雨乐暄做了一个鬼脸。

  雨乐暄好奇道:“你和承骏兄有什么事情要单独商量?”狐疑的眼神在两个人之间不断打量。

  风承骏掩嘴偷笑,雪文曦蹦蹦跳跳地跑到风承骏身边,挽住他的胳膊,然后特意拿出自己的手帕帮风承骏擦了擦汗,面前的雨乐暄则早已经看得呆掉,直到雪文曦牵着风承骏走远了,雨乐暄才回过神来,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雨乐暄第一次感到这么失望落寞,一种名为孤寂的东西,在他心里生根发芽。

  “风哥,你今天晚上都没有来得及吃东西哎,你想吃什么?”中元节虽然已经过去,但是街头巷尾的繁华热闹依旧没有落幕。路边的小摊贩们扯着嗓子叫卖,卖珠宝绸缎的店则依然人来人往,此时此刻漫步在人流之中,身处闹市而心灵依然平静踏实,雪文曦知道,这都是因为身边的那个人。

  “你决定就好,我不挑食的。”风承骏特意让风康先驾着马车回府,“关于提亲的事我已经和父亲禀明了,待这件事解决之后,我便正式提亲,云曦,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哎呦你决定就好啦,干嘛问我这个……”雪文曦心里窃喜,果然风哥最懂我,不过现在雪文曦的心情的确颇为复杂,想到要嫁给心爱的人,固然开心,但是嫁人之后便要离开自己的母亲和弟弟,又觉得有些难过,算了,暂时不想那么多了,好不容易和风哥能够在路边放松惬意的走一走,雪文曦收拾好心情,便挽着风承骏的胳膊拐进了一个小巷:“风哥,那我领你去吃我以前特别喜欢吃的小吃哦,喏,你看,就在前面。”

  果然在两条巷子的交叉口有几棵大柳树,而柳树下面则是两个小摊,一家是卖豆花的,而另一家则卖胡辣汤和火烧。

  雪文曦开开心心的跑过去,对小摊老板说:“劳驾给我盛上半碗豆花,再让旁边那位给我浇上点胡辣汤,成吗?”

  “怎么不成啊,您瞧好了!”小贩把豆花盛好,旁边的另一个卖胡辣汤的小贩彷佛早已经等待好似的,把剩下半碗用胡辣汤填的满满的,雪文曦急忙拉着风承骏坐下,用小勺搅了搅,便递到风承骏嘴边:“风哥,你尝尝好不好吃?”

  风承骏接过来豆花,尝了尝,然后对着雪文曦略显忐忑的眼神点点头,比了个大拇指,雪文曦欢呼一声,便又依葫芦画瓢地又要了一碗,因为有彼此的陪伴,这碗普通地豆花,倒是有了别样的滋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亮书生之愿得一人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亮书生之愿得一人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