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铁砂角
茶谷客2020-08-11 18:255,947

  铁牛挑着两桶水健步如飞地行走在山道上,随着修炼时日的增加,他的金牛功也有了很大的进展,现在已经不需要中途休息就能一鼓作气返回山顶,这在以前可是难以想象。

  前面就是一线天了。忽然,三个脸上蒙着树叶的人从草丛里跳了出来,一字排开挡在山道上,中间一人凶狠地叫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小白,你小子好的不学居然学强人打劫,还不快现出原形?”铁牛笑骂一声。

  “铁牛大哥,别生气,刚才我们是和你闹着玩的。”来人扯下树叶,露出三张狡黠的笑脸,不是小白又是谁呢?身边站着一只小鹿和一头小野猪,像哼哈二将那样紧紧地护在他左右。

  “小白,这两位是?”

  “他们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同班同学,这是小鹿阿梅,这是野猪小黑。听说我在修炼,他俩也动了心,缠着我非要参加,没办法我只好带他们来了。铁牛大哥,你不会怪我自作主张吧?”

  “怎么会呢?”铁牛笑道。

  “阿梅,小黑,这就是我的师父铁牛大侠,他可是武当派的高人。”小白隆重地向他俩介绍了铁牛。

  “师父好。”两人跪在地上准备磕头,小白说他拜师的时候磕了五十个,那我们一定不能比他少,至少也得一百个。

  我是武当派的高人?铁牛脸一红,小白这家伙太会吹了,自己也是才入门不久,怎能当人师父呢?赶紧把两人扶起来,头摇得像只拨浪鼓,“不行,不行。”

  “师父,让我们跟你学吧!我们保证会很听话,不会影响到你。”阿梅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很会哄人。

  “一起修炼倒是没有问题,但是不能叫我师父,只能叫我大哥。”铁牛想了想还是答应了,放一只羊是放,放一群羊也是放,不再乎多他们两个,但拜师是非常严肃的事情,绝对不能如此儿戏。

  “太好了,我们又可以在一起玩了。”三个小家伙高兴地跳了起来。

  玩?只怕到了那个时候你们哭都哭不出来,铁牛嘿嘿一笑。不过他也确实很开心,修炼的过程异常艰苦,甚至还有些无聊,多几个朋友互相鼓励也是一件好事。

  “小黑,你答应我的东西呢?”小白把小黑拉到一旁悄悄地问。

  “你怎么不问阿梅要?”小黑虽然憨厚,但也不傻。

  “阿梅是女生,我当然不好意思问了。”

  “少不了你的,明天我就带过来。”小黑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还说和我是好兄弟,真是有异性没人性。

  铁牛无语了,原来小白这家伙收了别人的好处,自己还以为他一心一意想帮朋友。

  第二天,几个好朋友又准时在一线天见面了。“大哥,这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小黑捧来了两个西瓜。

  是我沾了小白的光还是小黑专门送给我的呢?铁牛也懒得去刨根问底了,笑道:“这西瓜是哪里来的?”

  “我……我家种的。”小黑支支吾吾地说。

  “真的吗?我有些不信,是不是摘了别人的?”铁牛紧盯着他。

  小黑是个老实人,不像小白那样古灵精怪,有没有说谎一看便知,他那个极不自然的表情已经出卖了自己,西瓜是怎么来的已经很明显了,铁牛只是问他从哪里摘来的,并没有说“偷”这个字,这也是为了顾及小黑的面子。小孩子哪有不犯错误的呢?偶尔犯了错并不要紧,只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以后改正就可以了,犯不着小题大做,更不能棍棒伺候。

  “大哥,对不起,是我偷了山羊公公的西瓜。”小黑说出了实话。

  “小黑,这么做可不对,以后千万别这样了,待会儿我们一起去给山羊公公赔礼道歉。”铁牛一拳把瓜砸开,“反正西瓜已经摘了,大家就吃了吧!”

  “好哎!有西瓜吃了。”小白早就垂涎欲滴了。

  三个小家伙很自觉的共享一个,另一个铁牛推辞不过就独吞了,说实话瓜还没有熟透,若是再长个三五天那就完美了。

  “好啊!原来真是你们几个干的好事。”一头长胡子山羊从林中奔了出来。

  “糟了,山羊公公来了。”小黑脸色苍白,心里忐忑不安,不知他会怎样处罚我呢?千万别去老师那里告状。

  “大爷,西瓜是我们摘的,现在也差不多吃完了,让它复原已经是不可能啦!”铁牛没有退缩,主动把责任承担起来,“要不这样,我每天给你的瓜地浇两桶水作为赔偿,你看行吗?”

  “当然可以,那我可就占了大便宜了。”老山羊笑着说,“我来不是要追究你们的责任,只是想告诉小黑,这些西瓜还没有熟透,现在摘了未免太可惜了。”他心里明白的很,是谁摘的瓜一清二楚。

  铁牛把嘴角的西瓜汁擦干净,笑道:“大爷,我们现在就去给瓜地浇水。”

  “那就多谢了。”老山羊也没有矫情,浇水可是一个重体力活,到了他这个年纪还真是有些力不从心。

  从此武当山就多了一道独特的风景,一头水牛带着一只小猴,一头小鹿,一只野猪在挑水爬山,寒暑不辍,风雨无阻。至于为何挑水,又打算挑到哪里去,谁也不知道。

  时光荏苒,光阴似箭,此后一年的时间,铁牛白天挑水,晚上读书,睡时炼气,课程安排得有条不紊。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他的进展也很快,沙袋的重量增加到每个一百斤,背上的水桶也达到了六个。最奇妙的还是体内那团暖气,有时像只老鼠那样在经脉中四处游走,恨不得冲出体外,有时又像一头小懒猪,躺在丹田内呼呼大睡,直到晚上炼气的时候才肯醒来。

  铁牛的身体也长大了不少,额头那只角更是长到了四五寸长,茶杯那么粗。张真人对他的成长可谓是关怀备至,掸精竭虑,武当派的名贵药材数不胜数,老神仙眉头都不皱一下就全部给了铁牛,好像这些只是一堆不值钱的野草。

  武当派千多道士人人羡慕不已,这些草药别说是服用了,就是闻上一闻都没有机会,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铁牛倒好,一点也不知好歹,一边在那里狼吞虎咽,一边不以为然地说:“味道不怎么样啊!有点苦,还是甘甜多汁的青草更合我的口味。”这话可就让那些本就郁闷不已的道人更是气得吐血。

  清松用厚厚的书本敲着他的头笑骂:“你小子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这些草药都是不折不扣的天材地宝,随便拿一株服下去,什么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简直就是不值一提,有些还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呢!你倒好,牛嚼牡丹,真是辜负了张真人的一片心意。”

  “我说的都是实话好不?真的是很苦。”铁牛一脸委屈。

  其实张真人的良苦用心又有谁能真正体会呢?铁牛是青牛下凡,是真正的灵兽,既然是灵兽当然要食用灵药了,为了中华盛世的地久天长,区区几根草药又算得了什么?

  铁牛自出娘胎以来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快活,唯一让他感到遗憾的是那只老龟再也没有出现,心中不免有些挂念,也许是时候去潭底看看他了。

  今日山道上只有两个人,那个最调皮的家伙没有来,难怪如此安静。

  铁牛问阿梅:“小白怎么没有来?难道还没放学吗?”他们三人都是同学,按道理应该同一时间放学才对啊!

  “我走的时候看见白老师在给他补习功课。”对于这种特别的优待,阿梅一点都不眼红。

  “我们去给白老师送一点水果,感谢他对小白的照顾。”铁牛心里是由衷的高兴,能让老师开小灶是很多学生与家长的奢求,小白的运气真是不错,遇到了一个好老师。

  “给他送水果?大哥你没搞错吧!”小黑和阿梅眼神古怪地看着他。

  “我做错了什么?干嘛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铁牛不解地问。

  “白老师就是小白的爷爷,他发脾气的时候就跟阎王爷一样,凶着呢!今天我还看见小白哭了。”小黑提起白老师就心有余悸,不用想肯定吃了他不少竹笋炒肉。

  “跟阎王爷一样?有这么恐怖吗?小黑你还真是会打比喻。”铁牛笑道,“走,我们一起去他家看看。”

  小黑和阿梅都哭丧着脸,好不容易才熬到放学,现在又要回学堂,这不是自找苦吃吗?没办法,大哥的话不敢不听,如果换了是别人,杀了我们也不去。

  小白的家在几棵大樟树下,铁牛赶到时正听见有人在大声呵斥,“小白,你真是个猪脑子,这么简单的题目都不会。”

  小黑不高兴了,难道猪的脑子就一定笨吗?这是对我们的偏见。

  “爷爷,我真的没听明白,要不你再讲一遍?”小白带着哭腔说。

  “还讲?刚才上课的时候你干嘛去了?”一只全身白毛,满脸皱纹的老猴怒气冲冲地叫道,不用说这位肯定就是白老师了。

  真是一物降一物,小白如此古灵精怪,有时就连自己也拿他没有办法,想不到在他爷爷面前就是一只见了猫的老鼠,铁牛心中暗笑,走上去问道:“小白,你怎么又惹老师生气了?”这小子虽然淘气,但始终是我铁牛的兄弟,怎能袖手旁观呢?

  “大哥,你来了。”小白跑过来搂住铁牛,委屈地说:“我很听话,没有调皮捣蛋。”

  “给我坐好。”老猴眼睛一瞪,小白赶紧跑回自己的课桌旁。

  这就是那只会打太极的老猴?怎么火气这么大呀!看来小黑没有说错,他的确比阎王还凶。铁牛暗自摇头,太极拳讲究以柔克刚,时间长了练习者的性格也随之变得心平气和,老猴只知其形不得其神,练了也是白练啊!

  “你哪位?”老猴两眼朝天,不冷不热地问道。

  “我叫铁牛,是小白的朋友。”

  “哦,原来你就是铁牛啊!我正要找你。”老猴气呼呼地说。

  “老伯找我有什么事?”铁牛还是一脸的笑。

  “少跟我套近乎,别以为叫了几声老伯我就会饶了你。”老猴冷若冰霜,“我问你,小白是不是每天都跟你在一起?”

  “是啊!有问题吗?”

  “问题大得很,你把我的孙子带坏了。”老猴声嘶力竭地大吼。

  小黑和阿梅赶紧躲得远远的,阎王爷发怒了,万一受到牵连那就糟了。

  竟然这么严重?铁牛当然要问个清楚,“那你给我说说,我是怎么带坏他的?”

  “你还在狡辩,小白整天只想着和你玩,就连上课也没有心思,一道这么简单的题目都做不出来,这不是你的责任还是谁的?我不去找你又去找谁?”老猴振振有词地说道。

  这可真是冤枉啊!从认识的第一天起,铁牛就交代小白要认真学习,做完功课再出来修炼,难道他没听我的话?现在老猴正在气头上,还是别和他争执。铁牛笑着说:“老伯,你别生气,小白最听我的话了,我去开导开导他,保证以后他就认真了。”

  铁牛不说还好,一说老猴更加生气了,自己的孙子宁愿听别人的话也不听我这个爷爷的,这让他情何以堪?“你走,马上走。”老猴下了逐客令,接着又严厉地警告孙子,“小白,如果以后你敢再找他玩,我就打断你的腿。”

  小白在一旁吓得瑟瑟发抖,他很清楚爷爷的脾气,绝对说得出做得到。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老猴如此霸道,铁牛脾气再好也忍不住生气了,但生气归生气,问题还得想办法解决。他走到黑板前一看,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方程式,确实很有难度,小白做不出来情有可原。

  铁牛四处张望,樟树下有个大石磨,估计不下两百斤,走过去毫不费力地抱到老猴跟前,笑道:“老伯,你能抱得动吗?”笑声中多少有一点挑衅的味道。

  老猴大吃一惊,“这么重我怎么抱得动?”

  “那为什么我能抱得动呢?”铁牛调侃道。

  “每个人的能力各不相同,你能做的事情不一定我就可以,我能做的你也不一定行。”老猴不愧是老师,辩论的水平相当高。

  “原来这个道理你懂啊!”铁牛一脸严肃,他可不管老猴是整个百花村唯一的老师,德高望重受人尊敬,“以你的学问去解这道题当然很容易,但小白还是个孩子,你怎么能以自己的标准去要求他呢?”

  老猴被铁牛怼得哑口无言,想了半天才怒道:“我是个斯文人,搬石磨这种粗活不是我的本行,我也不屑去做。”

  真是死鸭子嘴硬,既然你自诩为斯文人,那我就出道题考考你,看你还有什么话好说。铁牛冷笑一声,随手在黑板上写了一道题:今有雉兔同笼,上有三十五头,下有九十四足,问雉兔各有几何?“老伯,这该是你的本行吧!麻烦你解出来,让我们这些晚辈也长长见识。”铁牛淡淡地说道。

  老猴满脸通红,站在黑板前足有一盏茶那么久,这道题他确实不会。

  铁牛微微一笑,拿起炭笔三下五除二就把运算的过程和结果写了出来,“老伯,我这样解答对不对?”他的语气非常恭敬,但在老猴听来却无异于打了自己一记重重的耳光,“你……你是来羞辱我的吗?”

  羞辱你?我才没那么无聊呢!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老伯,你督促小白刻苦学习,这没有错。但学习也要讲究方法方式,要注重劳逸结合,循循善诱,一味地读死书,粗暴地施加压力,非但不能学到知识,反而会毁了孩子学习的兴趣,到了那个时候可就悔之晚矣。”这是清松道长传授给铁牛的学习之法,现在他便一字不差的照搬了出来。

  难道真是我错了吗?老猴双手抱头陷入了沉思,良久之后终于想通了,握住铁牛的手说:“你说的很对,谢谢你提醒我,小白跟着你我很放心。”

  清松道长乃当世大儒,他的道理又怎么会错呢?小白终于解放了。“老伯,要想打好太极拳,一定要保持心境平和,万万不可急躁动怒,否则难有进展。”临走时铁牛不忘指点他两句。

  老猴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难怪我的拳打得越来越不像样。”

  铁牛回到山上,看见广场上多了个高大的铁鼎,便好奇地问张真人,“师父,这是要炼丹吗?”

  张真人笑着说:“这的确是炼丹炉,但今天不是为了炼丹,而是给你练铁砂角的。”

  原来张真人研究了水牛的习性,由于牛角长在头的两侧,在攻击敌人时身体会有一个急停,然后再甩头一挑,这样牛角才能挑中对手。这一招虽然很有杀伤力,但就是这一停却将奔跑的气势卸掉了,攻击力自然也大大减弱。铁牛额心长角,可在高速奔跑中借势刺向对手,一借换一卸,威力大增。毫无疑问这只角将是他最厉害的武器,但牛角始终是血肉之物,只有将它练得像铁一样坚不可摧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张真人从铁沙掌中悟出了这套铁砂角功法,大鼎内放满铁沙,鼎壁自上而下凿了一排拳头大的小孔,命铁牛离鼎一尺将角刺入,先训练他的准度。

  铁牛低头发力,只听“当”的一声牛角重重地撞在铁鼎上,真是很可惜,离小孔只差一粒米的距离。他挺角再刺,这次却偏得很远了,铁鼎发出阵阵轰鸣声。撞的次数多了,铁牛自己也被震得头皮发麻,眼冒金星。

  张真人摇了摇头,大喝一声:“集中精力,摒除杂念,想象这不是一个小孔,而是一扇大门,你要穿门而入。”

  铁牛当然明白这是极为高明的内功心法,不由得暗叫惭愧,自己心浮气躁,这可是修炼的大忌。他深吸一口气,集中精神,脑中空明,那小孔仿佛变戏法一样在眼中慢慢变大。他毫不犹豫地往前一顶,牛角不偏不倚正中孔心,依照这个方法练习了一整天,就算闭着眼睛他也能做到百发百中。

  第二天,张真人命铁牛后退百步,在高速奔跑中刺向小孔。有了内功心法的指导,看似困难的事情变得相对简单,虽然刚开始几次都以失败告终,但铁牛并没有慌乱,及时调整了心态,后面就百无一失了。

  到了第三天,几个道童提着干柴在一旁待命。张真人一声令下,“点火!”随即鼎下燃起了熊熊大火。

  铁砂虽然重达千斤,但受热极快,没过多久鼎内便热气腾腾,铁砂变得滚烫无比,隔着数丈远都能感觉到热浪逼人,烧火的道童受不了高温连忙退后躲避。

  “开始!”张真人对铁沙的温度相当满意。

  铁牛从百步之外高速向大鼎冲去,低头一刺牛角正中孔心,只听“滋”的一声额上青毛火星四溅,四周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焦味。铁牛如同跌入了一个火坑,牛角剧痛难忍,头皮仿佛被硬生生地揭掉了一层,天旋地转之下连站都站不稳了。他赶紧把角退了出来,待在原地踌躇不前。

  ”不准停,继续!”张真人前所未有的严厉。

  铁牛只得硬着头皮再次将角刺入,这次却是疼得毫无知觉了,咬牙练了一刻钟,脸上又是血来又是汗,牛角上已经脱了一层皮。

  “今天就到此为止。”张真人取出金疮药抹在铁牛伤口上,“今天练一盏茶,明天练一炷香,每日练习时间逐渐加长,你现在就去休息吧!”

  铁牛如蒙大赦,用最快的速度朝山下跑去,离寒水潭还有两三丈远时就迫不及待地跳了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铁牛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铁牛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