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知名记者
寒星2021-07-23 17:372,406

  至少在今天之前,冯俊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个神经很大条的人。但显然,这也是他对自己的一个误解。

  死人他不是没见过,但亲眼看到一个人死在自己面前,这种冲击力是完全不同的。而且这个人还是他生前正在找的人。

  看着那张他认识的脸,在冯俊的脑中莫名冒出的一个古怪的声音:你找到我了。

  冯俊不知道自己在原地愣了多久。而“叫醒”他的,并不是耳机中刘组长的喊声,而是一片吵杂人声和手机拍照的喀嚓声。

  此时冯俊猛然发现,那具是和自己都成了众人围观和拍照的中心。

  冯俊掏出警徽,大声喊道:“我是警察,现在请大家后退,不要拍照!不要拍照!”

  一边说,冯俊一边小心的绕到尸体的前面,尽量挡住尸体。但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这个行为,和那句“不要拍照”一样没什么用。

  目光所及,几乎所有人都掏出了手机。现在是清晨,所以冯俊感受不到那种被闪光灯闪瞎的待遇,但他也也因此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些手机后面的,一双双充满了,厌恶,猎奇甚至兴奋,但唯独没有同情的眼睛。

  或许,在他们看来,眼前的一切是否是关乎一条生命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能不能在朋友圈或者微博里,获得更多的点赞。

  这一刻,冯俊感觉背后隐隐有些发凉。

  好在他并没有忘记是自己是个警察,第一时间向刘组长汇报这边的情况。

  听说有人死了,刘组长也着实吓了一跳。反复询问冯俊有没有受伤。很快管片民警就赶到华美大厦门口,按照流程建立了警戒线,一张白布覆盖了尸体,却无法盖住扩散的血液。

  作为第一目击者,冯俊肯定是要留在原地等着刑警队的人过来。想到这一点,冯俊的表情就变得有点微妙。

  原本冯俊就是刑警队的,犯了错误才被“发配”到反扒大队。今天是到反扒大队的第一天,没想到就又能见到那些老同事。

  刘组长先一步赶到了现场,这是一个看起来非常普通中年大叔形象。就是那种放在人群中立刻就找不出来的普通。他并没有直接走到冯俊那边,而是远远的站在人群后面和继续用手机联系。

  刘组长说道:“法医处那边一会儿人就到,刑警队会晚一点。你怎样?”

  冯俊回道:“我没事儿,就想是想抽根烟。”

  刘组长劝诫道:“这么多人和手机,你就先忍一忍吧。你还不知道吧,那你现在已经是咱市的朋友圈红人了。”

  冯俊刚想掏出手机看看,就发现法医处的两个人走进了警戒带。

  在刑警队少不了与法医打交道,这两个都是熟人。一个是女法医薛琞,另一个是助手的孙凯。

  看到这位薛琞法医,冯俊就感觉脑壳疼。而薛琞看到冯俊站在尸体旁边,则是也感到很意外:“你不是被发配到反扒大队了吗?这么快就调回来了?”

  冯俊面对这位明显有点紧张,迟疑了一下才回答:“尸体是我发现的。”

  薛琞法医没有再说什么,立刻开始准备开始工作。她戴好手套和口罩,准备好相机之后示意助手掀开的覆盖尸体的白布。

  这个又一次引起周围人的一阵惊呼。但不知是否是错觉,听起来更像是惊喜而不是惊吓。至少他们一刻都不曾放下手机。

  坠楼的尸体通常都会呈现一种扭曲的状态。这主要取决于坠地那个瞬间身体的姿势。如果是四肢先着地,通常会有开放性的骨折,如果是头部先着地,那个场面就会非常惨烈了。

  而眼前这具尸体属于前者,所以头面部的保存是相对完整的。此时还能非常清楚辨别五官。

  就在这个时候,刑警队的人也到了,当然也都是熟人。他们看到冯俊的时候,就不像法医薛琞那么惊讶了。

  “你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问话的是刑警队一大队的队长,也就是冯俊的前领导薛翦。

  一看这个起名风格就不难猜出,他就是旁边那位女法医的哥哥。

  冯俊回答道:“他跳楼的时候我就在这里,他落下的地方距离我不到五米。”

  没等薛翦开口,正在进行初步尸检的薛琞法医突然插了一句:“那么近的距离,俊艳儿的身上可能会被溅到身体组织,一会儿要身上这身衣服都要打包送到法医处去。”

  冯俊一听,赶紧求助的看向薛翦,但后者却很自然的避开了他的眼神:“听反扒的刘组长说,你是一直跟着这个人到华美大厦的,详细说说情况。”

  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冯俊将刚刚发生事情说了一遍。

  从地铁中发现此人异常,后来被发现,追踪,跟丢,垃圾桶的第二次见面,然后再次追到华美大厦门口,最后是目睹坠楼。

  毕竟科班出身,整个过程复数得还是很清楚流畅的。重要细节一个不落,多余废话也都没有。

  薛队长另一人说道:“你去天桥那边看看,还有没有机会找到手机卡。”

  转过头,薛翦看向冯俊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这时助手孙凯突然开口说道:“这人看着有些眼熟,是不是那个叫姜什么剪辑师?最近很出名的那个。”

  他的话吸引了几个人的注意力,冯俊三人都明显不知道这个人所谓“出名”的人。

  摸出了自己的手机孙凯给其他几个人分享了一个链接。

  “最近有人在网上公开了这个叫姜吉顺的全部资料。从出生档案到上个月的工资收入,租金点过几次外卖,吃了什么等等,全都被挂在了网上。”

  页面里面不光有正面的证件照,还有各种生活照。不仅是那种自己自己拍摄的,还有那种监控摄像头视角的图片和段视频。

  照片之外,还有大量文字介绍。从基本的身份信息,到居住地址和工作单位,基本财产情况等等真的入孙凯所说,是从出生开始直到现在。也就是说,这个人在网络上已经透明了,关于他个人的一切都暴露在了大众的视野之中。

  内容是非常多的,所以他们都只能粗略的浏览。可仅仅是这样,也让他们感到背脊发凉。真的无法想象,如果是自己的全部信息都被人放在网络上会是什么样子。

  就在这时,孙凯突然说道:“好像今天有又更新了,更新时间就是几分钟之前。”

  几人赶紧把资料拖到最下面,赫然是一张姜吉顺尸体的照片。而冯俊就是这张照片的背景之一。

  薛翦在快速浏览信息的时候,被其中一条吸引:“这上面说,姜吉顺的工作单位就在华美大厦十五楼,是维新传媒的后期剪辑师。小孙,这上面的信息准确吗?”

  孙凯愣了一下:“这个没有考证过。”

  薛翦看向薛琞,后者极有默契的说道:“初步判断,坠楼高度四十到五十米。十五楼在这个范围之内。”

  薛翦走向的华美大厦的入口:“这里交给你们,我去死者的公司调查一下。”

  就在冯俊还在纠结要不要开口的时候。

  薛翦突然回头喊了一句:“还不赶紧跟上,傻站着干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警之悬案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警之悬案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