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茕木2020-08-24 10:502,545

  经过一段时间的熟悉,我对将军府已经十分熟悉了,虽然母亲和身边的人都觉得我性格好像有些变化,突然不爱说话了。

  然而还没等我找到解释的理由,他们都已经为我找好了理由,什么受到的打击太大之类的,那我还能说什么呢。

  不过呢,我其实比起那些琴棋书画反而对家里的刀剑比较感兴趣,但是我家母上大人却觉得一个从小文静乖巧的女儿突然对刀枪棍棒感兴趣了,这可太不妙了,她想对谁拿刀呢,这个不能深想啊。

  于是乎我就被禁止去碰我家的兵器了。

  我……

  就这么的,终于到了见未婚夫的那一天。说什么约我出去游湖。

  我的内心是抗拒的,但是没有办法,只能被月儿盛装打扮一番,然后出去见未婚夫。

  还好现在已经是九月中旬了,天气还算凉爽,不然大热天游湖,还穿一二三四也不知道多少层衣服,真怀疑夏天我可怎么活。

  当真的见到这位梁王的时候,我的心里不知是送了口气还是叹了口气。

  因为我本以为这位梁王说不定长得和前世的许渣男一样,那样说不定我能从中找出什么规律,或是什么回去的方法,现在看来还是算了。

  但是也庆幸他不是许渣男,不然

  梁王长得也还算端正吧,对我也言笑晏晏的,但是想到他的那些传言谁知道呢,不过礼貌性的微笑嘛,这个本小姐还是很熟练的。

  然而就是这么倒霉,就在船上喝个茶的功夫,竟然有人行刺!

  我的天,姐姐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

  但凭着多年的求生欲我还是想要躲起来,但是由于反应慢了点,一个黑衣人直接就冲着我过来了。

  我差点以为我就要命丧当场了!就在此时一个侍卫过来,猛地带着我躲开,顺便把那个黑衣人给打回去了。

  此时船上一片狼藉,我终于被护着靠在了王爷身边,这边有几个侍卫围成保护圈将我和王爷挡在身后,和对面的黑衣人呈对峙的姿态。

  我扭头看了眼王爷,发现他好像肩膀受了伤在流着血,可是此时气氛紧张我也做不了什么,王爷都顾不上伤口看上去凶得不行。

  再然后就看见对面黑衣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视了一下,然后全部都直接跳船匿了。

  然后还好这边梁王也没有再派人追,这场游湖真是心惊动魄,也可能是受的刺激太大,之后回程一直到我再坐上马车,梁王都没有再看过我一眼,大夫也是一股脑过来围着他检查,不过临走的时候好像那位救我的侍卫回头看了我一眼。

  在这次游湖因为受惊,皇上还送了不少东西过来,我虽然没事,但是母亲大人出于担心还是让我不要出门了,虽然我总觉得她的表情里好像有点其他的意思。

  果然,没过多久京城里就出了传言,说这闫家小姐上次出游其实是被刺客玷污了,已经是不洁之身了,又说什么现在梁王身边一直陪着宰相家的林小姐呢,不然怎么未婚夫君受伤这梁小姐都不去看呢。

  还有人说什么,反正梁王素来荤素不忌,这闫大小姐和梁王不是正好相配吗。

  当这些话传到我耳中的时候,这京城早不知道传成什么样子了。

  我说怎么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呢,原来我这个未婚妻连最未婚夫受伤都没有去探望啊。

  这个传言真是让我头大,总感觉这古代还是涉及皇宫那些事的古代,真心不好过啊。

  最后我还是决定去梁王府一趟,毕竟这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只有梁王知道。

  当我到达梁王府的时候,明显府里的人看我都很奇怪,这让我很不舒服。

  当我在下人的通报下在正厅等候了一会儿之后,只见一位我见犹怜的女子扶着我那未过门的夫君走过来了。

  而且我这位夫君因为肩膀受伤,这衣服还穿的十分不规整。

  你说说,我这都要习惯了,怎么滴我就这么适合绿色吗?

  还是说这位小姐又是早先就和梁王认识的。

  因为我实在懒得开口,于是我就等着他介绍呢。

  谁知他就直接一句:“有事吗?”

  老娘简直一个白眼翻上天,但是多年来的素养告诉我不行,于是我还是十分有修养的问了句:“你的身体好些了吗?”

  此时旁边的女子先说:“大夫说君哥哥这几天恢复的很好,过几天就能不用敷药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位梁王名刘禹字君宁,所以这位小姐叫的可真亲昵啊。

  我挑了挑眉看她没说话。

  大概是意识到气氛尴尬,梁王说:“这位是宰相府的林知书,林小姐。”

  我还不想在这撕破脸,只想赶紧问个好,好进入关于流言方面的讨论。

  谁知道此时我仿佛又变得不是我了一样,开始说一些非我本意的话。

  “我当时谁呢,原来这就是王爷的新欢啊,果然是娇俏可人啊。”

  “我看我今天不应该穿着白玉紫云衣,应该换一套碧绿青衫翠啊!”

  “这君哥哥叫的这么甜,这手扶的这么熟练,不知道的以为你们才是行过周公之礼的夫妻呢。”

  我这一连串的攻击其实是惊呆了包括我在内的在场所有人,但是一定没有人相信。

  此时那位梁王果然气到不行,什么说我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将军府的家教就是这样的等等。

  然后那边林小姐就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梁王忙着安慰她。

  我心说你是没有见过老娘真没有教养是什么样子。

  然后我又想提关于流言的事,没想到这次竟然能说出口了,但是梁王明显很不耐烦:“流言怎么样本王能管得了吗?你来这里不关心本王的身体,反而在意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我……

  老娘一开始说的话你当耳旁风是吗?

  最后自然不欢而散,我扭头就走,简直一秒都不想在这多待。

  不过因为王府比较大,进来的时候是由小厮领进来的,出去的时候我差点迷路还是位侍卫把我送出去的,真是王府的侍卫都比狗屁梁王有礼貌一百倍。

  回到马车上之后我真的头疼的狠,今天这感觉似曾相识。

  因为实在不想就这样回去,毕竟也在将军府关的太久了,就想去街上逛逛。

  于是让马车换了个方向。

  去了酒楼吃了一顿有点心不在焉的饭。

  因为这古代的礼仪制度,今天的小丫鬟是彩儿胆子小,不敢跟我一个桌子上吃饭,而且这二楼上确实有那么些吃饭的少爷小姐旁边站着服侍的小厮和丫鬟。

  然后我就给了点铜板给小姑娘,让她自己去吃饭,一个时辰之后再来找我,小丫鬟不同意,最后改为半个时辰回来,最终小姑娘还是不情不愿的走了。

  我心说这虽然是古代吧,但我就在这大白天吃个饭,总不至于还被……

  很好我这话还没说完呢,就一群找事的人上楼了。

  然后看到人家都是带了家丁的非富即贵,就来找我了,说让换位置。

  还好是换位置没啥,我这一个弱女子当然换。

  然后换到下面之后,我总觉得好像不太太平的样子,我只能赶紧先吃完饭,然后保持警惕。

  这倒是被我听到了他们在谈论我,也就是闫家小姐失去清白的事。

  那个人说的煞有介事的样子,然后大多数人都在说真可惜,这女人失节比天大,以后可怎么嫁得出去。然后又有人说她已经许配给梁王了,接着就有人说夫君肯定不会对她好等等。

  结果最后啥事也没发生,直到彩儿找过来,不过我对于这个流言倒是有了新的想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工具人的诞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工具人的诞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