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海棠阁
工地五秒搬砖侠2020-09-23 18:383,198

  “哦?”苏沂源把收回的折扇扣在线条完美的下巴上,轻轻颌首:“好啊。”

  王二虎一脸懵逼,搞毛啊?爷爷我也不是很闲的好吗?虽然她十分想走,但脑子里面似乎还存在另外一种意志,强迫她留下来。所以她也没打算真的离开。

  更何况除了精神上,物理上乐临舟还把牵着她的那只手握得很紧,让她跑都没法儿跑。

  刚踏进门槛,王二虎脑海里就凭空出现了乐临舟的声音。乐临舟的声音隐隐有些激动:“刚刚我从乾坤袋里拿东西的时候,碰到了一件宝物,它让我记起了三天前发生的事情。既然那只画中妖让我们来这儿,肯定是有阴谋,要是能破解他的阴谋,那岂不是很厉害?”

  王二虎心中警铃大振,这龟儿子又想搞事了?乐临舟跟着苏沂源的指引向二楼走去。见他要跨上阶梯,王二虎把他回拉一把,小声道:“你又想做什么?我只答应了和你一起找小水要回东西,除此之外就没别的了,不要又想拖我下水。”

  乐临舟愣了愣:“这件事也有你一份儿,哦~你不记得了。”

  什么有我的份啊,我听都听不懂好吧,王二虎还要理论,一群仆人拥着一位少女风风火火的下了楼。明明不小的地方也变得拥挤起来了,乐临舟拉了她一把,嘴上没好气的说:“蠢死了。”

  王二虎还想跟着人流偷着跑呢。不知道什么时候,苏沂源就走到了一楼,人靠在墙上,说不出的风流倜傥:“茶还没喝呢,那么急着走干什么?”

  乐临舟兴致高涨,拉着她就往二楼走,脸上总是高傲的表情都掩藏不了他心里的雀跃。

  王二虎边走边打量着这两人,总觉得自己旁边这位,表现得真是过于天真。她只好仔细看着周围的一切,准备好跑路的路线。

  三人很快就进了一间包厢,里面布置典雅,藏书颇为丰,的确是块看书的好地方。

  苏沂源笑道:“一些公子世家喜欢安静,所以就特意做出这些包厢,供他们看书。现在看来,也是块聊天的好地方呢。”

  苏沂源慢慢地给他们倒上茶,不紧不慢的说着些闲话。王二虎看着旁边假装漫不经心的乐临舟,简直想把他的头打爆。

  这家伙兴冲冲的跑上来,又忘记了自己一见陌生人就会尴尬的说不出话的性格,王二虎对自己和乐临舟当前的尴尬处境感到十分焦虑,手在桌子底下偷偷的掐乐临舟的大腿。臭傻逼,说点啥呀?

  乐临舟不高兴的偏了下头,惜字如金的吐出三个字:“姜择枝。”

  苏沂源的表情变化不大,谈吐自然:“他现在已经虚弱到这种地步了。”

  苏沂源唇边带笑的看向他们,王二虎转过身子,捂住耳朵。她是真的不爱听这种可能有些带着秘密性质的谈话,最近一次听了乐临舟的,结果就得帮他找东西。

  “姜择枝算是只大妖,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居然需要一些媒介,才能逃得过其他上仙对他法术踪迹的捕捉。”苏沂源的语气调侃居多,到底听不出这家伙的用意。

  苏沂源抿了口茶,王二虎只感觉手上一紧,同时有什么东西飘了出去,与乐临舟手上飘出的一缕薄烟汇合在了一起,具现出一卷画来。

  苏沂源将画卷收起,说了声告辞就要走,不复之前谈话时的云淡风轻,这样匆匆忙忙的要走,居然让人能看出几分着急的意味。

  “你现在是走不了的,再聊聊吧。”能看出乐临舟是憋了很久才憋出的这句话。

  苏沂源挑眉:“嗯?”

  乐临舟实在是说不出话了,拽过王二虎眼睛望向窗外,看着看着,王二虎的眼睛瞪得老大:“他们…他,他们。”

  “画妖现在的确太虚弱了,给他们两个种暗示的时候,还是被我们寻到了痕迹。”

  白无常怎么也来了?听到声音的王二虎又将头扭向包厢的门口。

  白无常带着鬼差正想围进来,意外的碰到了个阻挡的结界,将这个包厢包成了个圆,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

  王二虎也有些着急,看来这人是处在他们对立面的,不然白无常和那些上仙他们也不会过来抓他,但现在出不去了,万一和乐临舟两个人成炮灰了怎么办?

  王二虎看向乐临舟,刚好捕捉到了他脸上的一丝愧疚。

  “你弄的结界?”王二虎的声音都有点变调了,乐临舟有些不太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小声的哼了哼:“白无常昨天叫我堵着点他,就今天我们要见的这个人,我想着万无一失,就…用东西弄了个结界。”

  王二虎说进来前乐临舟的动作是干嘛呢,现在知道了,迫不及待的就想骂脏话。乐临舟显然也意识到了,于是自闭的蹲在墙角扣墙灰。

  苏沂源的神情当中显然也带着点不可思议,脸上笑出几分挑衅的感觉:“既然你们给我准备了些时间,那我今天活着出去也不是没有可能。”

  其他上仙在外面设了结界,白无常带人进来把这只妖引到接应的地方,再设法捕捉,将画中妖带出的信息一并拿走。但现在的情况就有些无可奈何了。

  看见苏沂源一心和白无常交谈,王二虎悄咪咪的靠近乐临舟,打算让他从乾坤袋里掏点东西出来搞搞破坏。

  乐临舟手下捣鼓着什么,脸上长长的睫毛投出一道阴影。美好的侧颜居然让王二虎忘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这家伙郁闷的样子,怎么有点?还有点讨人喜欢呢。

  王二虎越凑越近,越凑越近,终于察觉到的乐临舟往后一闪:“就你难道还想打我啊。”

  二虎不太自然的缩了缩脖子,还想随便凑出几句话来解释解释解释,乐临舟拉着她往楼下一倒,屋子里的结界随着一道破碎的声音,轰然消散。

  白无常立马反应了过来,带着鬼差围向苏沂源,苏沂源也大概琢磨出了他们的意图,丝毫不恋战的往一个方向逃。

  王二虎是被乐临舟护着跌下来的,所以即使事发突然,也没受什么伤。从被他们弄倒的摊子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幸好你把结界弄没了,我当时还以为你只顾着自闭去了呢。”

  起身没多久,回过神儿来的小贩和人群开始喋喋不休,想拦住两人。王二虎是打算拽着乐临舟就跑的,这家伙一起身,只管潇洒的将夜明珠往后一扔,就拽着王二虎向有打架声的方向追去。

  王二虎恋恋不舍地数着乐临舟胡乱扔出的夜明珠,一颗、两颗、三颗…

  “扔那么多干嘛。”心疼死了,虽然不是自己的钱,但看着别人那么霍霍,王二虎就会感觉心里一抽一抽的。

  “谁叫我们弄坏了人家东西,快点,看他们打架去。”乐临舟拉过嘴里还在嚷着这个价位不合适的王二虎,激动的朝那个方向奔去。

  两人躲在一个距离比较安全的地方,神仙打架真是看得人眼花缭乱。王二虎也有些意动,偷偷的施了个术法,只憋出个小小的气就焉掉了。

  乐临舟瞄了一眼,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笑什么笑?你还不是跟我一样。”王二虎不服气地怼回去。

  “我只是喜欢把时间用在发明上,我要是愿意,这些法术也没什么难的。”

  “那我还是赶紧劝你把时间用在法术上吧,您那发明做的,暴殄天物都说轻了。”王二虎重新看向战场。

  苏沂源那身紫棠色的衣服,在染血后颜色变得更深了,因为一开始就遭受了重创,甚至都没有机会化型。

  “唉,你干嘛去?”王二虎拽了把想要起身的乐临舟。

  “你看他伤这么重,多好收啊。”

  “别管那么多,我们提供的作用就是迷惑那个人就行了,那个人看起来那么狡猾,肯定会留一手的。”

  只是在偏头说了一句话的功夫,趴在地上尚且气息奄奄的苏沂源,瞬间就消失了。几位上仙留意到了一处变得薄弱的结界地,对了对眼神,几人分散追去。

  乐临舟还想追,但实力的差距让他们都无法看到上仙的踪迹。

  “今天这事儿怎么搞的。”

  “就马面过来找我谈了些话,说要带我干一件大事什么的,我就直接过来了呗。原来他们知道画中妖的事啊…”

  然后一个郁郁闷闷、一个松了口气的回了地府。脚一落地,王二虎就风一般的朝酒馆跑去。找到徐大等人,一边喝一边吹嘘自己的今天遭遇的事情,蹭了不少酒。

  一起喝的迷迷糊糊了,就和徐大一群人勾肩搭背的回了招魂宅。王二虎眯眼想到,要是没有乐临舟这玩意儿,她不就每天都是这样开开心心的嘛,虽然没用是没用了点,但过的很舒适。

  王二虎又想起了自己在观战时心里莫名的悸动,她心里有些莫名的想:想自己也成为其中的一员,也许还能碰见乐临舟。毕竟找回东西之后,一个上仙一个鬼差,还哪来的什么瓜葛呢。

  想到这里,王二虎立马拍了拍自己的脸。她果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居然还有点贪图上了乐临舟这种傻逼的美色。

  进了房间关上门,纵使已经喝得不清醒了,但还是看清楚了床上坐着了个人。看清楚容貌后,她感觉轰的一下气血全都往头上涌:“你,你他妈不就是那个?”

  今天去那个什么海棠阁的时候,她就听乐临舟提起过画中妖,但他不是被白无常带走了吗?没道理随随便便跑出来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求!在地府如何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求!在地府如何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