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关于死的很尴尬这件事
工地五秒搬砖侠2020-09-28 22:132,055

  今天,是王二虎来地府当鬼差的第三年。

  看着今天排在孟婆汤前格外稀少的队伍,王二虎无聊的拿大碗吸着酒,顺势往孟婆身边挪了挪。看着桥边时不时望着她笑的书生温予笙,她立即不爽地瞪了回去。

  说起来,几年前的她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过是由于晚饭吃咸了,喝了很多水的缘故。只好半夜摸去茅房上厕所,好巧不巧地听见这厮吟诗,吓得她当即从茅房直直滚向旁边的池塘,头很不巧的撞到了水下的岩石,当场死亡。

  嗝~王二虎将碗中的最后一口酒喝掉,打了个酒嗝。他奶奶的,怎么越想越气呢。

  收拾了酒碗的王二虎直起身来,手鬼鬼祟祟的,摸向孟婆腰间装着通行银票的荷包。盯着孟婆汤目不转睛的清冷美人,面无表情地捉住王二虎不安分的手,轻声盯嘱道:“少买酒喝。”

  “知,知道啦。”王二虎收回手,心里只好想着怎么向新来的鬼索取保护费。

  往温予笙旁边路过的王二虎故意用凶神恶煞的表情嘀咕:“爷爷我总有一天,会把那只吓死我的鬼大卸八块,抽他的筋,扒他的皮,然后扔到忘川里面烫死他。”

  ………

  “远远的我就听到有人念诗,左右却没寻见一个人影,当时我就猜测是有鬼魂作祟,喝!果然…”

  “嘶——果然如何了,如何了?”为在酒桌上的小鬼缩了缩身子,心惊胆颤的询问。

  王二虎一口干完碗中的酒,示意小鬼满上,才接着说道:“我偷偷绕到茅房后面,想要抓住这只,这只坏鬼!这只偷喝了芙蓉、百桃、清心堂、银光、池阳春这些好酒…”声音越到最后越如如泣如诉。

  王二虎抹了把心酸泪。我还没喝呢,就死了:“这鬼见事情暴露,当即想要杀人灭口信号,幸好本人文武双全,多才多艺。立即打了回去。一来一往,这鬼见势不敌,竟想出了阴招。”

  王二虎不经意的往右边看去,眼睛越瞪越大。

  “给爷爬。”

  “嗯?”

  “快给爷滚。”王二虎疯狂用眼神暗示温予笙,书生微微一笑,往酒桌的一旁坐了下来。

  “那只鬼为什么要喝酒啊?”桌边的某只小鬼天真的发问。

  温予笙也用故作疑惑的眼神望向她。

  “可能,可能馋了?”王二虎埋下头嗦酒,思考要是被温予笙拆台之后如何圆回来。

  “不是馋了。”

  “哥哥你知道?”小鬼头们兴致冲冲的看向鬼书生。

  “这鬼就是路过顺便吟了首诗,见一个鬼鬼祟祟的女子往茅房边走去,一时好奇发问,也许做贼心虚,这女子当即跌入池塘,撞到了块石头,捞上来的时候头没碎,底下被她砸了的那块石头碎了。”温予笙笑了笑,听着身边的小鬼们一阵唏嘘。

  是啊是啊,我化成鬼后正要揍你,你这小人就引来了白无常。架也没打成,还被抓来做了鬼差。

  王二虎咬牙切齿,我不过是因为口渴,想喝点自己藏的酒。哪里知道会遇见只鬼。他奶奶的,我又没遇过这种事情,就那么一瞬间手足无措,哪知道池塘离我那么近。

  “假的假的,你看我,我是一只厉鬼。只有含冤而死,恨意浓厚的人才能在死后成为厉鬼。

  死的那么随便,怎么可能成为厉鬼嘛。是吧?我当时可是怀着那只鬼可能伤害生灵,而自己无能为力的恨意才成为的厉鬼。我还…”

  “诶,别走啊!还有,你们听我说。”

  “姐姐,我们相信你。但牛头老大叫我们有事,下次再来找你玩。”

  王二虎眯眼看着小鬼们勾肩搭背,远去的身影。

  呸,又是一群听故事不想给钱的臭小子。继而看见了酒桌上多出来的六七盘干果碟。他奶奶的,忍住了想揍人的拳头。王二虎气愤的想:要是再被我碰到,你们就完蛋了。

  “看什么看,要不是你,我总能抓到一个小孩儿付钱。”王二虎骂骂咧咧的,捡起干果盘中的一枚干果扔向温予笙。

  书生含笑接过干果,放回盘中。此人虽然气质阴郁,但如水般的面庞一笑。竟也能别有一番味道。

  在一旁看了许久的老板娘,终于确定王二虎又会逃单,没有声音的站到了王二虎的身后。

  “你今天看见老板娘了吗。”

  “你说啥?”王二虎挠挠耳朵,悉悉索索的收拾东西准备跑路。

  “我说,老板娘似乎有些话想要对你说。”温予笙眼中含笑,温和的向她解释。

  “什,什么意思。”王二虎顺着温予笙的目光看去。

  “我靠,不是吧!”

  ………

  “吃东西不给钱,就得好好干活。”

  话音刚落,正在发呆的王二虎头上就落了一锤,接着又是一阵拨弄算盘的声音。

  “女儿红五坛,一坛十两,共50两、干果十碟,一碟五十文,共半两、你朋友带走了三坛杏花酿,一坛十两,共30两。

  给你抹个零,共欠我店80两,在我店工作一天500文。”老板又拨了下算盘,清了清嗓子:“只需在我店工作160天,即可还清此账。”

  “知道了,老板。”王二虎拖着长长的音回道,随即垂着脑袋,死气沉沉的扫地。

  “太卑鄙了,太卑鄙了,温予笙就是个小人”拆我台不说、用我泡老板娘不说、居然顺了那么多酒让我做杂役来还,挨老板娘丈夫骂的人居然还是我?我####。

  老板娘安静的听着第三次被抓回来的王二虎抱怨,偶尔在美艳的脸上显出笑意。

  老板娘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眼里总是很直白的透着精明。她看了一眼老板,老板俊朗的脸上浮现出笑意。

  “做完这些后,你就去酒窖打扫里面的灰尘吧。”老板笑了笑,把钥匙丢给王二虎,就搂着老板娘离开了后院。

  这两人这么贼,莫非是想考验我的意志力,最好让我被酒窖里的酒诱惑,然后喝酒误事,给他们干一辈子苦力?

  啧啧,我王二虎才不会上你们的当。

  “嘶,酒窖。”王二虎思考了一下。

  一秒、两…

  秒不到,只看到王二虎向观察已久的酒窖奔去的欢快身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求!在地府如何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求!在地府如何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