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再遇画中妖
工地五秒搬砖侠2020-09-23 18:382,250

  等到王二虎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到了一个连自己都不认识的地方,旁边躺了个乐临舟,她踏在地上,所触及之处,软绵绵的,总是给她一种虚虚实实的不真实之感。

  一旁的乐临舟慢悠悠地开始转醒,墨色的眼睛的往周围看了几秒,开始搜索身上的灵宝,找着找着动作慢了下来:“王二虎,你怎么也在这?”

  王二虎干脆也坐了下来:“要你管啊,爷爷我爱在哪在哪?”乐临舟敲她头的事,她可都还记着呢,要不是怕自己为了省麻烦带他去因缘池的事情被发现,对付这种只比她强一些的菜鸡,她早就带着兄弟们削他一顿了。

  乐临舟看着面容逐渐扭曲的王二虎,觉得有些许害怕,于是悄悄往远处移了移:“你没事儿吧?”

  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说不定会把一些意志力差的鬼诱化成什么怪物,虽然那个王二虎表情在平常也不是很稳定,但还是要小心为妙。

  移着移着,在这片看上去空无一物的地上,乐临舟居然撞到了个东西。他转头去看,居然是之前被他们抓到的画中鬼。

  王二虎显然也看见了,开始是害怕的在支支吾吾,然后突然就硬气了起来:“不要以为你是个妖,我就怕你了,爷爷我可扛揍了。”

  “原来你是一只妖啊。”乐临舟恍然大悟,我说怎么用寻妖尺也能找到呢。

  动物修成妖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先要有灵智,成精、成怪、再成妖。特别从怪快成为妖的这一阶段,极其容易丧失理智,还可能被其他的怪吞噬。

  成妖的时候,还要等个没三五百年等不到的时机,才能成为一只大妖,妖二代容易一些,但也得过从怪成妖的危险阶段。

  “你是自己修炼成妖的,还是自己的父母就是妖?”乐临舟重新找了块地,略感好奇地问道。

  “是自己修炼的。”画中妖的声音还是那么干净好听,面庞带着淡淡的笑意。

  “哼。”乐临舟换了个方向坐,明显不再想搭理人了。

  看着画中妖现在整整齐齐的样子,比之前王二虎抓住他时狼狈的样子有了很大的不同。

  气质仍旧是宁静,一袭青衫,发丝不像之前一样凌乱,而是柔软的落在身后,明明面庞看起来是干净纯粹的,却总能若有若无寻到一些勾人的痕迹。

  王二虎不自然的咽了口口水,赶紧甩了甩头,正色道:“是不是你抓我们过来的?就知道你不是好人。”

  画中妖朝王二虎走了过来,脸上笑意不改:“只是想请你们过来叙叙旧,鄙人姜择枝。”

  王二虎嘁了一声:“谁认识你啊,你最好赶紧把我放出去,欸欸,那什么乐临舟,快拿东西砸他。”

  “只是想跟你们聊几句话,听完就可以离开了。”姜择枝嘴角又溢出了黑血,也像之前一样,只是慢吞吞的用袖子擦去脸上的污血。

  “我不听,我不听,白无常说了你就是只元气大伤的妖而已。虽然我现在想不到怎么出去,但待会我一定会想到的!到时候我出去了,哼哼,你一定又会被我抓回去。”王二虎有些心虚的喊了喊,心虚是因为她还真的想不到出去的方法。

  姜择枝露出像看小孩一样的笑:“不需要那么麻烦,听我说完就可以走了。”

  王二虎挪着屁股,挪去似乎在自闭的乐临舟旁边:“你怎么了,拿你的东西砸他呀!你不想出去了?”

  乐临舟看了她一眼,又低下头去,眼神似乎还带着点委屈:“我觉得他刚才是在讽刺我,讽刺我是一个靠家长的仙二代。”

  啥?你难道不是吗?

  这些话王二虎当然不可能当着这位,总是心灵脆弱的仙二代说出口,刚想说点别的…

  “三天过后,记得去海棠阁。”姜择枝掀起袍子坐了下来,远远地朝他们一笑。

  正想吐槽,嗖的一下,刚才的情景又没了。眼前是杏子镇,女老板娘在的赌坊。身边就是莫名其妙在抠墙壁的乐临舟。

  刚才的一切王二虎全都忘记了,看着像恍然惊醒似的赶紧缩回手的乐临舟,指着他大声嘲笑了起来。

  虽然想不起之前浪费的时间干嘛了,王二虎也毫不在意:“想不想去看老板娘?”

  “什么老板娘?”乐临舟站起身,用手拍了拍衣服上并没有的灰尘。

  “徐大他们说的那个 ,哎呀,你什么也不知道。就说你去不去吧,我这次到这里就是想看看那个老板娘的。”

  “切,等等我。”

  两人又东扯西扯的说了一些话,钻进了赌坊。

  乐临舟显然从来没有走过这么挤的地方,只好没有办法的紧紧跟着王二虎走,王二虎见他这样,就故意往人多的地方走去。乐临舟占着他手长的优势,一下就把王二虎给扯了回来,换来王二虎扭头愤怒的眼神。

  两人小打小闹的,终于挤到了一群鬼的前面。

  这个赌坊的老板娘,比王二虎想象中的样子要更夸张一些。容貌艳丽非凡,使劲往着极端长,极俗极美。

  她实在没想到,这种小镇子居然会有这种样貌的人存在,容貌已经这样让人不可忽视,但身上透着正直和干劲的气质似乎更让人难忘。

  “啧啧,徐大他们真是,这都没让我过来看。”

  旁边的乐临舟也跟着点了点头:“原来你也喜欢看这个,那等你帮我找回宝物之后,我也以带你去我那看更多这样的。”

  她很想说要是能不帮他找回那东西,她宁愿不上去看美女。撇过去一眼才发现,这货看的居然是老板娘手边的刀。

  “你看刀干嘛?我说的是老板娘”

  “你看那把刀,不像用来用的,里面装的魂魄,没拿去炼刀,反而全都完完整整的囚禁在里面。你说…”王二虎抬头看向身边的乐临舟,他正在说的话也被自己自动过滤掉了。

  眉眼精致又漂亮,眼睛是墨色的,眼波流转间,就能轻易淹到你心里去。似乎只有遇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时,才不会露出那副欠打的高傲模样。

  “看我干嘛?”乐临舟支起身体,眉毛微挑,暗暗流露出高傲又矜贵的气质,很不爽的嘀咕着王二虎居然不认真听他讲话的内容。

  “看你大爷,我走了。”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长了张嘴呢。

  两人走出了赌坊,王二虎推了推乐临舟:“我们俩真的是要去找回你爹的那个聚源珠是吧。”

  “当然。”

  “那我是不是怎么求你,你都不会答应我对吧。”

  乐临舟给了一个用点脑子的眼神回给王二虎,笑容极其欠揍:“不可能。”

  王二虎沉默了一路,练习逃跑这个技能的计划要提上日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求!在地府如何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求!在地府如何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