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溪涧】第四章:爱情攻略
陈迹2020-08-28 21:308,875

  建章一上班就马上请同事在身份证资料库查询“程君昊”这个人的资料。

  奇怪的是,所有近音字也查遍了,“君昊”、“君浩”、“军浩”、“均灏”这些人名倒是不少,偏就是没有姓程的!姓成、盛、呈、陈的,倒有几个,但年龄、外貌却是一点也对不上!

  又一次希望落空了。建章坐在办公室望着天花上的灯管,默默地思考。小林给他冲了咖啡,放到他桌面上,说:“指纹库没有资料,身份证资料库也找不到对应的,这有两个可能。第一就是对方说错,或者当事人记错名字;第二……”

  “他会不会是华侨?留学生?”建章自言自语。

  “留学生和华侨的出入境记录我也查过了,没有‘程君昊’这个人的记录,近音字也没有,相同、相近名字的人一大堆,偏就是没有姓‘程’的!”小林轻轻挨着建章的办公桌,慢慢地说,“你说那个女的,几个月过去了,却一直没有再与当事人联系,那么她可能真的误认了!”

  “小林,你觉得我应该放弃吗?”建章低头轻轻喝了半口咖啡。

  “小小失落就轻言放弃,这不是我所认识的‘建章’!正如你分析的,当事人的背景绝非一般,可能还很复杂。所以,你应该静心等候,密切留意,可能陆续有新的线索浮现在你的眼前!”

  建章带着一肚子闷气回到家里。他给阿成发了条信息:“同事查遍了也没有‘程君昊’这个人,你暂且继续做‘阿成’吧!”

  “我都说人家误认了!你别为我钻牛角尖了!你给佳允发过信息了吗?”

  “发了!她还没回复。”

  “你发了什么过去?”

  “一个笑脸啊!”

  “真笨!你该发:大家平安回家了!谢谢你!”

  “太客套了!太别扭了!”

  “那你直接说‘我要泡你’行了!气死人!我下班了,我现在过来找你。”

  建章拿着手机,按阿成说的打了:“大家平安回家了!谢谢你!”阿成让他发过去,他犹豫地说:“我不像是说这些话的人啊!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阿成说:“那你就在前头加一句:阿成让我跟你说……”

  建章一听,一拍大腿:“这句好!”他马上打:“佳允,阿成让我跟你说:大家平安回家了!谢谢你!”笑咪咪地发了过去。

  佳允很快回复:“不客气!有时间再来!”

  建章看着这句“有时间再来”,像小孩子得了糖果一样高兴得合不拢嘴。他迫不及待把手机拿给阿成看。阿成笑他:“看上就是看上了!你找面镜子来照照自己现在这个模样,比少女怀春还要‘春意盎然’!简直可以说是‘春光灿烂’!‘春色满园’!春……”

  建章敲了他的头一下,说:“以后不准再到德哥屋里去借书看,从哪本书里学来的?满嘴乱七八糟的形容词?土!俗不可耐!我们这是正常社交!春来春去!贬低了我们的关系!”

  阿成说:“是你自己说的,爱就直接表达!不需要拐弯抹角!那你就干脆发信息给她:小姐姐,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阿成这话是要逗建章的,谁知他听了,竟觉得很有道理,拿起手机,马上打:“佳允,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打好之后把手机握在手里,想发却又不敢发出去。

  他拉着阿成不停地说这说那,大概意思是觉得这话还得当面说好,隔着手机看不见人家的表情反应,不知道人家的心怎么想。

  阿成被他烦晕了,说:“就算人家站在你面前,你不也一样看不见人家的心在想什么吗?当面说不是不好,但如果人家劈头劈脸拒绝你呢?面对面被一口拒绝,尴尬透顶!你们就真的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建章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嘛!”

  阿成说:“还有一件事,你连人家的背景也完全不了解,贸然提出说要追求人家,太冲动啦!不像你啊!”

  建章听了哈哈大笑,说:“少担心!我回来的路上,已经托人向那边村委的人了解过,余海打听出来的基本是事实!郑佳允是庄园主人的大女儿,那里多年前进行过工商登记,成立过一家度假农庄,后来注销了。郑家一家几年前移民国外,留下郑家大女儿,就是佳允,在那里守园。她甚少外出,可能独居惯了,不爱和陌生人沟通。而每隔三两天就有专车从外面往里面送新鲜果蔬,供整个庄园里里外外二十多个工作人员食用。外间传言的‘闹鬼’啊什么的,都是不明就里的人以讹传讹!前年全国人口普查,村里的人也进去过,是里面保安带的路。他们回来说,就是隐秘一点的私人工作室,没什么神怪东西!走的时候,佳允还请他们到山腰采摘了两大筐新鲜桔子呢!”

  阿成听了,不禁发出会心微笑,说:“你这人,头脑清晰的时候,确实比一般人要细心谨慎十倍百倍!你这样调查人家,把人家翻了个底,有天给她知道了,万一她不理解你,误会你,你就连丁点机会也没有了!”

  建章说:“放心,我一定会主动告诉她!外间的讹传太难听了!我有心追求她,就一定会给她澄清谣言!让我好好思考一下,我是该在信息里说,还是该当面去说。”

  建章想了一晚,最后还是按原来的想法,过去当面向佳允表达。

  他对阿成说:“我回想她看我的眼神,那动作,那话语,那神态……我们九成九是通电了!我可不像你,明明喜欢雅樾也在故意搞‘暧昧’!”

  “谁搞‘暧昧’?如果我是好人一个,我早跟她说了……”阿成忽然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了,打住不说下去了。

  “你不是好人,你是坏人吗?我的同事把资料库翻转了也查不到那个‘程君昊’,也没有这个人的留学信息!如果你是华侨,也应该有入境记录!偏偏就是没有!说真的,我有一刹那想过放弃……”建章马上又说,“但是,小林说得对,轻言放弃的,不是我!让我安安静静重整思路,一定把你的‘身份’给挖出来!”

  “谢谢你啦!”阿成摇摇头说。

  “真心谢我,就和我一起重访小屋!”建章很认真地说。

  阿成被他缠得不行,于是答应了这个周末,和他一起重访小屋。建章迫不及待地给佳允发了信息,说周六过去,佳允很快给他回复了一句:“好!欢迎!”

  建章拿着手机,看着这条信息又傻笑了大半天。

  周五下午一下班,建章就兴冲冲地到超市买了两大袋东西。建爸看见了便问他:“章,超市搞特价啦?不是说要买车吗?别乱花钱。”

  建章说:“知道了,以后不会了,这是个例外。”

  建爸知道儿子一向节俭,突然之间买一大堆包装精致的食品和用品回来,一定是预备拿去送礼的。

  他摸摸肚腩,坐到沙发上,边扇扇子边问:“去相亲?”

  建章挠了挠头,说:“不是相亲,早认识了,周六去人家家里做客。”

  建爸说:“喜欢人家,就一心一意。

  建章一下子站直了身体,回答:“知道了。”

  建章把阿成叫了过去,让他帮忙看看如何打包。阿成看了看他买的东西,惊讶地说:“你不如把整个超市送过去吧!省得打包了。爱情呀,让人‘减龄’!”

  建章说:“我也觉得我变回少年了!”

  阿成说:“是回到幼儿园了!我现在仿佛看见你们两个勾着小手指,你一口我一口吃棉花糖的样子!”

  建章说:“分明想说我幼稚,就直说呗!你和雅樾在一起的时候,比我还幼稚百倍千倍!”

  阿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吞了回去没有说。建章看他这样子,心想,这小子一定又有什么藏在心里了。

  第二天早晨。阳光灿烂,夏风拂揽黄花树的树梢,树叶层叠轻泛绿浪。黄花已经落尽,枝头结满了荚子果。

  建章吃完早餐,站到江边看着江面柔和的波光,心情舒畅得就像预备推门进入另一个全新建造的童话世界一样。他心里猜想着将有无数奇幻、美妙的事情在等待着自己!

  让建章意想不到的是,他们刚到达庄园的篱笆旁,已经有两个保安笑着出来迎接他们了。保安礼貌地说给他们带路。保安一前一后带他们走。他们依然是从树林进去,正如他们所料,有很多地方已经改道,还新种了一些树木。

  建章原来打的记号不见了。他一进树林就下意识在树上作标记,后面的保安小声说:“走的时候,我们也会给你们带路的。”建章听后,就没有再打标记了。

  不知道是保安带他们抄了近路,还是刻意改成这样,这一次进去的路程比上次缩短了一半,路面上落叶不多,没有什么脚印,却有车轮印。

  出了树林,就是那条林荫小道。阿成记得上次自己从山坡滑下,正是落在这小道旁的树叶堆上。佳允的小屋就在不远处。

  两个保安说,就送到这里。建章还想向他们请教一些事情,谁知一转身,就不见了两个保安的踪影。

  “几秒之间,人就不知道去哪儿了!凭空消失!”建章嘴里嘀咕,“依旧是原来的神秘风格!”

  “你们来啦!”佳允穿着一套长袖粉色长裙,打着一把特大号的直柄黑伞,从小屋后面走到小屋旁的大树下,笑咪咪地向他们挥手。

  建章看见佳允在那头迎接自己,高兴得立刻加快脚步。他已经忘记了礼物是阿成提着的。

  三人进到小屋,换过拖鞋,走到软沙发旁坐下。桌面上早已放好了冰过的瓶装饮品。屋内空调温度很低,走了几百米的山路,从33度的室外进入到不足20度的室内,人体一下子难以适应,建章打了几个喷嚏。

  佳允马上拿过遥控把空调调高了几度,她说:“我怕热,温度一般调得很低。觉得冷就告诉我,我再调高一些。”

  建章连忙说:“没事没事!”

  佳允说:“几天没见,怎么连你也变得像阿成一样拘谨?”

  阿成看建章一味望着佳允傻笑,他把礼品袋,放到桌面上,说:“这是建章亲自精选送给你的小手信。可能外面太热,让他有点那个……头脑迟顿!”

  佳允说:“喝口冰饮,鲜榨的混合果汁。”

  其实,建章一进小屋,心里想说的那些话已经冲到嘴唇边,迫不及待要全部喷发出来了!

  可是他竭力制止自己,因为他担心这样毫无铺垫地说出来,显得太过唐突,担心会吓怕人家。一边是说的冲动,一边是不说的克制,所以他就一直冲着佳允傻笑。”

  佳允接过礼品,说:“以后常来就好,不必花费!”

  建章说:“希望你喜欢!”

  佳允爽快地说:“喜欢!谢谢你!喝点东西吧!如果不喜欢这种,到冰柜里去看看其他的,什么都有,不要客气!”

  建章拿起桌面上的饮品,看也不看就卡地一声扭开瓶盖,喝了起来。

  一向健谈的建章忽然变沉默,阿成想:“我这个电灯泡要走开了!”他站起来,说:“那我去看看冰柜有什么做特饮的材料!”说着站起来快步往厨房那边走去了。

  佳允坐到建章旁边的沙发上,带着微笑看着建章。

  “天气不错哦!”建章说。

  “是不错!”佳允说。

  “其实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你爱不爱听?”

  “说吧!”

  “想法就是,我想和你交朋友!”

  “好!”

  “就是那种……好朋友!”

  “好!”

  “不是,你明白吗?是那个……cp……”

  佳允拨了拨头发,定睛望了建章一会:“这怎么说?”

  建章说:“cp,就是那种……”

  佳允说:“嗯,这意思我知道,可是……”

  建章说:“你不愿意?”

  佳允又拨了拨头发,自言自语说:“这我该怎么接下去好呢?这样单刀直入的桥段我真没写过!”

  建章说:“我是认真的!”

  佳允笑了笑,说:“看得出。我是在想,你这么直接,我该怎么给你接下去好呢?”

  建章连忙说:“你就像刚才回答的那样,说‘好’就可以了!”

  佳允收住了笑容,看了看建章,认真地说:“如果我说‘不好’呢?”

  建章也很认真地说:“我是真心的!”

  佳允说:“请回答我的话。”

  建章想了一会,斩钉截铁地说:“只要有机会,我就不会轻易放弃!”

  佳允听了他这样说,也想了想,说:“你了解我吗?你确定你了解我之后,会坚持‘不放弃’吗?”

  建章理所当然地说:“爱你,就接受你的一切!”

  佳允拿出手机输入“合宁”、“闹鬼”等字眼,马上搜出很多相关的信息,她举着手机对建章说:“网上很多人说这里闹鬼!你们来这里郊游,不也因为看了这些传闻,想来这里探险的吗?”

  建章“嗖”地站起来,郑重其事地说:“我就是要给你澄清谣言!那些全部都是外面的人不明就里,以讹传讹!是谣言!”

  佳允说:“你凭什么给我澄清谣言?”

  建章说:“我不瞒你,我特意去调查过了!全部都是谣言!但不是为了窃取你的私隐!因为我是人民警察!查明事件真相,止息谣言,是我的职责!”

  建章站得笔直,昂首挺胸,越说越有力,越说越雄壮!

  佳允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说:“你这是向上级作报告吗?”她轻轻收住笑容,说:“既然你这么直接,那我也直接说吧,你的真心啊,还是收回去吧!我对‘爱情’没兴趣!”

  建章急了,说:“有人愿意真心爱自己,不是好事吗?”

  佳允说:“那你愿意一辈子和我隐居在这个小屋里吗?”

  建章听了更加急了,说:“外面的世界,繁荣昌盛,各行各业蓬勃发展!大道如虹、车水马龙;建筑宏伟、商厦林立!商场里各式各样的商品琳琅满目,大路上新奇有趣的东西应有尽有;看不尽的新鲜事物,尝不完的佳肴美食!你怎么可以委屈自己隐居在这小屋里呢?”

  佳允咬了咬牙,没有回答他。

  他们越说越大声,阿成在厨房那边开了搅拌机,他们的声音竟然盖过了搅拌机的声音。阿成担心他们吵起来,马上关掉机器,跑过去看他们发生什么事。

  建章说:“没有出不去的困局,没有进不来的世界!”

  佳允听了停了一下,问:“你……你听谁说的这话?”

  建章说:“一本小说里写的!但也是我现在的想法!”

  阿成拉住建章说:“不能一厢情愿!”

  建章推开他,对佳允说:“如果你说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你说你不喜欢我,你说嫌我穷,嫌我长得不够好看,嫌我配不上你……所以拒绝我,我可能会认了!但你什么理由也不给我,就拒绝我,我真的不能接受!”

  阿成一把拉住建章,退后两步,说:“建章,你今天怎么了?你的理智呢?做人可以这样,也可以那样嘛!不做情人就做朋友吧!”

  建章推开阿成:“我不要!你别管我,回去搅你的果汁!做好了记得给我加几块冰!我要听她说真话!”说着推阿成往厨房那边走。

  阿成看看佳允,佳允一面无奈,他向她打眼色,她向他示意没事,让他走回去。

  佳允让建章坐下。

  她想了好一会,说:“既然你这般笃定,说爱我,就接受我的一切!好,我下面就给你说真话,但我希望你认真听清楚,我不想再说第二次。”

  建章坚定地点了点头,佳允一字一句地说:“我,患有严重的光敏症,皮肤受到日光的照射就会马上发生强烈的过敏反应。不单止日光,连亮一点的灯光也可能过敏!所以,只有在这小屋里隐居,才能最大程度地保障我的生命安全!好了!我说完了,现在你明白了吗?”

  建章听完之后,扬了扬嘴角说:“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佳允听他这样说,生气了:“你以为我骗你吗?

  建章说:“你说的我都信!只是我觉得那不能成为让我放弃的理由!一定有转机!”

  佳允说:“专家教授也束手无策!和我一起只会拖累你!”

  建章笑了笑,带着傲气说:“我就是不怕拖累!大家也别拐弯了,来爽快的!我问你,是不是我能为你找到转机,你就愿意做我‘女朋友’?”

  佳允看他这副表情,真是哭笑不得,她说:“好像我不答应你,我就是十恶不赦之徒一样!那好吧,既然你说爽快,我们就来个君子协议:在找到转机之前,你绝不能提‘女朋友’!我不想自己空欢喜一场!”

  建章听见佳允这样说,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他伸出右手,说:“一言为定!我们拉勾!”

  佳允真的忍不住了,捂着嘴哈哈哈地笑个不停。

  建章说:“认真点!我们拉勾!食言的是小狗!不!是猪头!”

  佳允笑得更厉害了。建章上前去直接伸出右手拉过佳允的左手,说:“别只顾着笑!你可要说话算话!”

  佳允只好和他拉了勾。

  佳允看建章心满意足的样子,心想,好一个为爱勇往直前的狂人!我是挺喜欢你,不过我真的会拖累你,我现在不和你硬碰硬,我得想办法让你知难而退!”

  阿成捧着做好的饮品走过来。看见两人拉着手,不好意思地急忙转身,佳允抽回自己的手,对阿成说:“你要捧去哪里呀?”

  阿成说:“你们先忙,我忘记加冰了!”

  建章心情舒畅,变回原来无话不说的样子。

  阿成知道自己应该功成身退了,走到书柜那边安静地看书。建章拉着佳允一直在聊,从小学的趣事一直聊到现在的工作。建章惊喜地发现,自己一直追捧的小说作家,竟然就是佳允!“断桥剑客”就是她的笔名。

  她从十六岁发表第一本小说到现在,已经出了八本热销小说,完全算得上是当红作家了!建章打开手机的记事本,声情并茂地朗读那些他打了标签的小说章节,逗得佳允哈哈大笑!

  建章和阿成在佳允屋里吃过午饭,又再聊了四个小时才离开。

  回到家,阿成责怪建章:“你今天那么焦急,就不怕把好事搞砸吗?明明说好要慢慢来!”

  建章说:“你不懂!”

  阿成说:“当时你那又牛又犟的样子,我真怕人家会马上撵我们出去!”

  建章说:“她不会!”

  阿成说:“哪来的自信啊!”

  建章自信满满地说:“我早就确定,她是对我有意思的!”

  阿成说:“所以你就一直逼问人家?简直是疯子!”

  建章说:“她一无案底二有美貌,为什么甘心独居在那里?她整天与电脑为伴,一定知道外间有‘闹鬼’的传言。有财力雇得起二十多个人来为她一个人服务,应该也有能力去澄清谣言。但为什么不做?所以我猜测她可能有什么难言之隐!”

  阿成说:“所以你就装一个咄咄逼人的样子!”

  建章笑了笑,说:“这个你又不懂了!我就想让她亲口说出来。她越躲闪,越遮掩,她就越无法直面自己!不敢直面自己,她就一辈子无法从那个自卑的死胡同里走出来!”

  阿成说:“万一,我是说万一,她患的是不治之症呢?可能……可能活不长呢?”

  建章用力瞪了阿成一眼,大声说:“哪来的万一!她不是已经坦白说自己光敏症了吗?她后来连病历都拿给我看了!”

  阿成被他这认真劲吓了一大跳,连忙说:“你这是要打我吗?对……对不起!是我笨,问错问题了……”

  接下来两个月,建章一有时间就往佳允那里跑。赖在那里吃饭,找话题和佳允天南地北地聊。

  这天,建章回到海旁路,一个人坐在江边喝啤酒,心中计划着下一步要对佳允采用怎样的“爱情攻略”,攻破她心底的自卑防线。

  建章打开手机,给佳允说了很多怪案奇案。什么儿子砍杀父母,然后把父母的肉腌起放在冰箱里啊,什么腐烂尸体气体爆炸,臭肉污血横飞啊,说得佳允头皮发麻。

  建章说:“那些脑浆四溅、身腿分离的恐怖场景我也见过不少了,开始的时候可能会反胃呕吐,后来习惯了,就觉得其实没那么可怕。”他信誓旦旦地对佳允说,“我绝不会因为怪病而嫌弃你!”

  佳允想:说得天花乱坠,到了亲眼目睹,一定逃得比兔子还快!

  她决定牺牲一次,让他亲眼看看自己发病时的恐怖状态。她戴上宽边帽子,把建章拉到小屋外,站到没有树影的地方,拉起左边的衣袖。

  阳光不强,但却可以清晰看见佳允左臂的皮肤慢慢地起了变化。不一会儿,皮肤上起了大片蚊子叮包样子的大疹子,红红白白一团一团,佳允自己看了也浑身冒起鸡皮疙瘩。

  佳允心想:看你还不逃跑!她说:“每次都这样!万试万灵!”

  哪知建章看见之后,神情自若!

  他揉着下巴,拉着她的手臂左看右看,认真地思考。

  他问佳允:“现在如何处理呢?”

  佳允说:“回到没太阳的地方去,吃过敏药啊!如果太严重止不住的话,就去打针。”说完放下衣袖,转身要回屋。

  建章把她拉到树荫下,说:“我看你没晒太阳之前,皮肤的颜色也和我们有点不一样啊!在屋里看不清楚,走出来我倒看清楚了!你的皮肤虽然白,但隐隐带着不自然的红。”

  佳允嘟着嘴说:“我没化妆,化了也没人看!”

  建章说:“不不不!你这种感觉好像……好像宰好的猪肉!一种凝固了的,没有生命的红色!”

  佳允被他气着了:“胡言乱语!你才是猪!”

  她实在难受得很,自个儿回屋去了。吃了过敏药,手臂慢慢恢复了原貌。

  建章慢条斯理地走回屋里,坐在沙发上没说话,一直在思索。佳允看他突然不说话,问他:“怎么?害怕了!后悔了!坐着干嘛?跑呗!”

  建章说:“你先别说话,让我想想。”

  佳允哼了一声,说:“那会还说不介意,这会却口口声声说我是猪肉!还是宰了的死猪肉!算了,你走吧!朋友也别做了!”

  建章说:“诶,你别说,没看你的手臂,我真以为你化妆了!第一眼看见你,白得透明。再看第二眼,却觉得透着一种奇怪的红,不能说是红光,而只能说是凝固了的暗红!像是轻度过敏……对!像那些人吃了虾蟹之后,皮肤轻度过敏的样子!不过真的跟死猪肉很像!”

  佳允拿起抱枕打他,骂道:“猪头!你还说!”

  建章笑了:“大作家,我语文水平不及你,一时间想不到比那更好的比喻罢了!”

  佳允说:“没文化!太可怕!”

  建章说:“别生气,我不说了。不过啊,我觉得,这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复杂!只是你找不到病因而已!一些表面上看上去似乎毫无破绽的犯罪案件,可能一时间无法侦破。但通过对一些容易被忽略的细节,进行细致的挖掘和分析之后,常常就能找到查出真凶的线索!”

  佳允说:“现在的问题不是我们没有尝试努力找‘真凶’!爸妈请了几个教授给我会诊过了,你说不出的都检查过了,结论就是因光敏症引起的‘急性荨麻疹’!找不出病因,都说是我天生的体质问题!除了避光,谁也不能提供什么根治方案!”

  建章说:“我绝不会眼巴巴地看着你一天天饱受折磨!”

  佳允听了,没有说话。她表面上看上去好像不以为然的样子,实际上心里甜得很!

  建章说:“你说,你不是自出娘胎就发生过敏,而是从五六岁开始。这个变化的过程里,你身边的事物一定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只是你没察觉到,或者一时间记不起而已!”

  佳允说:“这个我问过我爸妈,但大家都说不出发生了什么特殊的变化。在这里出入的,从来不止我一个。我父母和弟弟出国前常来居住,陪伴我;现在二十多个工作人员,我们吃的喝的都是一样,你也常在这里吃喝,怎不见你出去摘果子皮肤出问题?为什么偏偏是我出问题?”

  建章摸摸鼻子说:“以我的专业角度来看,你这个怪病有很大可能是受环境因素影响的!所以我们不妨试着换一下环境,看情况怎样?”

  佳允犹豫地说:“怎样换法?”

  建章说:“哈,我昨天去订了车,虽然不是名车,但是新款的,下月就可以提车了。”

  佳允说:“你不说我还忘记了。车房里有一辆MB的SUV,很久没人开过。我不会开车,你会开你去试一试吧,看还能不能用。”

  建章说:“这个不急。我现在想,让师傅在车内设计加装一个特殊的滤光装置,你就可以安心离开庄园出去游玩了!我们可以先尝试晚上出去几个小时,让你习惯一下外面的环境,然后我们再探讨下一步计划。”

  佳允被他说动了,答应了。条件是必须保证不能在外人面前暴露她的怪病。

  想好就做。建章一有空余时间,就与佳允联系。太阳落山后出发,出外游玩的时间大约控制在三到四个小时,然后就送佳允回小屋,建章开MB回家。

  他们观看A市的璀璨灯饰,品尝各种美食。佳允嫌晚上吃东西会发胖,每样东西也只是轻啖浅尝就算了。建章买了食物走到她面前让她看着自己吃,还要做一个津津有味的样子给她看,馋得她追着他打他。

  建章心细得很,每到陌生环境,必要先去了解过,确定安全了才让佳允走近。连到芳姐的小店也让雅樾关闭了部分灯光,才放心让佳允下车进去。

  芳姐和德哥笑他们:一个高大威猛,一个娇俏玲珑;一个精明神勇,一个灵巧直率!真是超般配!

  建章听了得意得不得了!佳允觉得自己真正喜欢上这个声称“爱你,就接受你的一切”的男人了。

  初步的外出计划愉快地完成了。

  佳允想,建章一直对她关怀备至,从无越轨行为,让她觉得,这个为爱勇往直前的男人,与自己小说中的正人君子男主人设十分相近。

  她想,如果我是女一,让他做男一也不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海梦游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海梦游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