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溪涧】第二章:穷游历险记(中)
陈迹2020-08-28 21:286,051

  阿成以为自己听错了:“啊?”

  女孩继续说:“你有替换的衣服吗?我这里没有男装,中性的家居服也没有,睡袍倒是有。”

  阿成看看四周,拉了拉自己的衣服,说:“我有衣服……不过还是不用换了。”

  女孩看了看阿成,左嘴角轻轻扬了一下,似笑非笑。她从桌面拿过一个小遥控,轻轻按了一下。

  右边的墙上立即“咝”的一声展开一道乳白色的玻璃纤维楼梯,直通天花板。每层梯板均由三块纤维板组成,两长一短,三边连接,中间留空,形成一个细长的直角三角形。楼梯展开的同时,楼梯顶的天花板自动打开一个能容成年人通过的方形入口。原来天花上面是阁楼,设计得很隐蔽。

  楼梯收合在墙上时,与墙身融为一体;楼梯打开时,梯板互相层叠,看上去就像一条大脊骨挂在墙上。

  女孩再按了一按遥控,阁楼里亮起了淡黄色的灯光。

  她向阿成打了个手势说:“穿上鞋柜的拖鞋,上去换了吧!衣服湿了会感冒。”

  阿成犹豫地回应了一声,提起裤管,一拐一拐地向楼梯走去。由于没有扶手,阿成生怕自己会站不稳摔下去,所以每一步都小心翼翼,走得很慢。

  走到一半,女孩忽然说:“衣柜架子上折叠好的毛巾是干净的,可以用。但下来时记得把用过的毛巾一起拿下来”。阿成赶紧回应,“好的。”

  阁楼顶是滤光的透明天幕顶棚,抬头可看见天空。顶棚高度约有两米,面积大概有三十平方,中间没有任何骨架相连,看上去好像是由一整片的物质做成的。阿成抬头仔细看,隐约看见顶棚的材质中间夹着一层比蜘蛛丝还要细的黑色六角丝网。

  现在天正下雨,雨点掉落天幕,瞬间四溅分散消失。阿成想起了一本书里的一句话:生命就像一朵水花,在冷寞的世界乍开乍败……他想,那情景大概就是如此!

  阁楼正中是一个椭圆形的全透明洗浴间,洗浴间没有帘子,里面摆着一个正圆形的水晶镶花白色大浴缸,旁边有一个象牙色的矮柜,柜顶的层架上放满了各式各样的洗浴用品。靠墙边是嵌墙的欧式衣柜,柜门上有一排黑色的挂衣钉,兼具装饰性和实用性。下有梯形中空矮柜,可以坐人,也可以置物,设计巧妙。

  阿成从衣柜的层架上拿了毛巾擦头发。他脱下湿衣服,换上背包里的干衣服。刚穿好衣服,就听见女孩在下面说:“外面有个穿宝蓝色风衣,打着黑色雨伞的男人,是你的朋友吗?”

  阿成一听就知道是建章了,他马上回应:“是的!我们同行的,他来找我了!”

  女孩说:“你那只脚再过半天,可能会肿得连站都站不稳,他来了,正好协助你回去。”

  阿成整理好衣服,扶着墙下了阁楼。

  女孩问:“你怎么称呼?他怎么称呼?”

  阿成说:“我叫阿成。他姓建。”

  女孩按一下耳机,说:“问他要找的人的名字。”

  阿成走到门边,把毛巾放进篮子。

  女孩说:“我忘了自我介绍,我姓郑,你可以叫我佳允。”

  阿成向她鞠了半躬,说:“谢谢您!郑小姐。”

  佳允说:“你可以叫我佳允。”她的话里依旧没什么语调。

  阿成尴尬地向她笑着点了点头。

  “你太拘谨了!你看你的朋友,对这四周兴趣盎然,正在研究窗下的蓝色非洲菊呢。他不会摘花吧?”

  阿成说:“他看看而已。他很守规矩。我们打扰您了!”

  佳允说:“平辈,不要您来您去的,你实在太拘谨了!”她按了按耳机,“知道了,我开门让他进来。”她按了按遥控,小屋的门打开了。

  佳允站起来,往门外走,边走边说:“雨越来越大了,我去喊他进来……建先生,这边来!”

  建章听见有人叫他,顺着声音绕到小屋后面,从门口走了进来,合上雨伞。他看见阿成和一个女孩在屋里,迟疑了一下,说:“我进来方便吗?”

  佳允说:“换了拖鞋进来吧!”建章听她的说话声音非冷非热,不敢多说话,换过拖鞋,走到阿成身边。他发现阿成换了衣服,他看看女孩,又不停向阿成打眼色,意思是问阿成发生过什么事。

  阿成连忙解释道:“建章,我给你介绍,这位是这里的主人佳允。佳允,这是我的朋友,叫建章。”

  建章向佳允点头打了个招呼,用眼尾余光看四周的环境。

  佳允马上说:“哦,这是……我的工作室。刚才盘问你的那个是我的助手。”

  建章“哦”了一声,一时间不知道接下去说什么好。

  大家沉默了一分钟。

  在这一分钟里,三个人六只眼睛,借着淡黄色的灯光互相看清楚了对方。

  建章看佳允:身材高挑,一袭纯白色的真丝雪纺大摆连衣裙,衣料半透,玲珑有致的身材若隐若现;乌黑的及腰长发,皮肤白里泛红。巴掌小脸,杏仁眼,双眼皮,薄嘴唇,唇红齿白,看上去好像化了淡妆;最好看的是鼻子,纤细而不露骨,显得分外娇俏。她这个样子跟电脑游戏里的小魔女角色模型相差无几,明媚妖娆得似乎不属于现实世界。

  建章心里想,一直以为那些设计游戏模型的人只是理想主义,凭空设计角色,现在才知道,原来这世间真有这么精致的女孩!看着佳允,建章竟然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怦然心动”。

  佳允也在看建章:身高一米八左右,精瘦结实,体格强壮,申字脸型,皮肤偏深色,单眼皮,高鼻梁,蓄鬓短发,挺洋气。厚嘴唇轻轻翘起,眉头隐约的川字纹,就算不说话也自带正气和威严。笑起来两个显眼的大酒窝挂在腮边,又充满了喜感。他说话声音响亮干脆,举止清爽不油腻。

  佳允心想,这人算不上标准美男,如果在小说里一般会被安排为男二。但他有一种与别不同的亲和力与活力,分分钟能把男一的光彩给夺走!多数读者都会更喜欢这种男二多于男一。真想不到!这个时不时哈哈大笑的男人,竟然这么快就找到进来的路!

  原来从树林进小屋的路是经专人特别设计的,而且经常会调整改道。整个树林里的手机信号也被屏蔽了。一般人按常理择道行走,可能会一直在原地兜弯,如果没有实时地图,极少人能走得进来。所以佳允打心里欣赏建章!其实,从助手告诉她有人成功步行进入开始,她就很想亲眼看一看这个人是什么样子的。现在亲眼见着了,觉得他着实不错!

  佳允再看阿成,比建章高一点,体型偏瘦但也很结实;皮肤细白,头发浓密,眼神深邃,鼻梁高挺。虽然缺少梳妆打扮,前额被厚厚的刘海遮盖,却掩盖不住眉目如画的俊美容貌!五官整体线条偏柔和,偏女性化,眼神似是羞涩又带拘谨,嘴角自然上翘,欲言又止。看样子应该是一个有故事并且有心事的人!

  大家足足沉默了一分钟。

  阿成觉得大家不说话,有点奇怪,想找话题。

  他故意对建章说:“建章,我崴了脚。”他说着拉起了右边的裤管。

  建章蹲下看了看他的脚,说:“嗯,肿了!你待会儿怎么走出去啊?”

  阿成又看看四周,问佳允:“佳允,你为什么这么快就知道外面发生的事呢?”

  佳允说:“你们进来的时候应该看见吧,这个庄园有专业团队进行安保和环境维护工作。你们一靠近,他们就第一时间向我报告。还有这小屋上上下下也安装了监视器,全无死角,这里面有任何异动,外面的保安马上会进来处理!所以,你可以理解成,是一群人在这屋子里聚集,而不是一女两男共处!”

  佳允这时说话带了一点洋洋得意的语气。

  建章听了佳允的话,笑了:“哈,我刚才进来,看见你们两个共处一室,我还挺尴尬的!想不到被那么多双眼睛看着!”

  佳允看看他,会心一笑。这一笑,嘴角下方露出两个浅浅的小梨涡。建章觉得好看极了!

  阿成惴惴不安地问:“那我刚才换衣服……”

  佳允说:“一直有人看着。”

  阿成一时哑言,建章咯咯咯笑得停不下来!

  佳允说:“放心,他们很专业,看了什么也不会乱说。当然,也不会遗漏什么!”

  建章不解,问:“这里一个工作室,保安这么严谨?”

  “那是保障我的生命安全啊!”佳允很认真地说。

  建章马上说:“这个放心,我们是百分百的好人!”

  佳允说:“影响我生命安全的根本就不是人!”

  建章听她这样说,呆了一呆。他想起网上那些闹鬼的传言,情不自禁张开了嘴巴,不知道应该怎样接话。

  “让你们进来避雨不过举手之劳!因为人进不来!你们既然能进来,也是有缘!”

  “我和阿成,不是人吗?我……我们进来了!”建章看了看阿成。阿成已经被佳允刚才的话拉进了思考的世界里面了,他定睛看着建章,建章也看着他。

  理智让建章很快回过神来,他故意哈哈大笑:“佳允真会说笑!和我们玩脑筋急转弯!”

  佳允看出他们心里想什么了,微微笑道:“别想那些怪力乱神的事!没有那些事!我说的生命安全,只不过是我不会照顾自己,容易磕碰发生意外罢了!”她的语调变柔和了,而且有点不自信。

  阿成拉了建章一下,示意他应该离开了。

  佳允看了看阿成,说:“建章,你的朋友一直都很拘谨!他从来都这样的吗?还是我让他感觉拘谨了?外面的雨还很大,山路难行,等停雨再走吧!留下来吃顿饭!”

  建章一听佳允说让他留下吃饭,喜上眉梢,但他又不好意思直接答应,他说:“不打扰你了!而且时间还这么早!”

  佳允说:“不早了,做好送过来有一段时间。”

  阿成看了看手机说:“这才十点半。”

  佳允说:“防止脂肪积聚,过午不食。”

  建章听了,小声说:“过午不食?那我一定低血糖走不了路……”

  阿成戳了他一下,让他别乱说话。

  佳允说:“我这工作室难得有朋友来访,请你们就赏面。食物是专业厨师做的,我和你们一起吃,保证食品安全!”她这时的语气已经变得亲切很多了。

  建章马上笑着说:“那我们不客气了!麻烦你了!但我得先给外面的朋友发个信息,让他们先回宾馆。”

  佳允说:“饭菜都是专业厨师在外面做好送进来的,有专人收拾,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麻烦。”

  佳允走到书桌那边,拿过平板电脑,放到建章面前的桌子上:“点菜,不要客气!”

  建章说:“不用点了,我肚量挺大的!能撑船……不,能容得下天下美味!你做什么菜我都可以处理干净!”

  阿成又戳了戳他:“收敛……”

  建章说:“你拘谨一点,我随意一点,我们互相调和吧!”

  “那我来点吧!”佳允说。

  建章说:“佳允,能不能给我们个冰袋,给阿成敷脚。”

  佳允打开冰柜,取出一个冰袋,递给建章:“这是我敷眼的,给他用。”建章马上接过来,蹲在地上,拉起了阿成的裤管,给他敷上冰袋。

  一个女服务员进来把脏衣篮里的东西收走了,然后又有另外一个女服务员麻利地摆好餐具。很快厨师就把热气腾腾的食物捧进来放到桌面上。

  吃饭间,佳允问建章:“你们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是怎么相处的?”

  建章说:“互相迁就!就着就着就习惯了!”

  阿成说:“嗯,我总是迁就你!”

  建章说:“我总是忍耐你!”

  佳允突然来了一句:“你们俩,是什么关系?”

  佳允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听得建章放声大笑。他对佳允说:“你猜猜!”

  阿成戳了他一下,说:“你正经回答人家的问题可以吗?你这样笑,人家会误会的!”

  “怪我啰,怪我对你太好啰!”建章说。

  “说来也是,我好像从来没听你说过喜欢哪个女孩哦!”

  建章说:“这你放心,我看中了哪个女孩,一定会告诉你!”

  阿成说:“我不是你领导,也不是你爸,你不用向我报告哦!”

  建章用力踩了他一下,说:“你什么意思?兜了一个转,原来又是爆金句,要当我领导,还要当我爸?”

  佳允一本正经地说:“你们俩这样……他一句,你一句,到底谁来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呢?哦,你们可能误会我意思了。我是突然间想起一个关于‘兄弟情’的写作题材,想在你们身上采集一点现实的素材罢了!现在不用你们回答,我已经知道你们是‘棠棣之情’了!你们一刚一柔,各有所好。看上去毫不相干的两个人,竟然不打架,还能做成好朋友,实在罕见!”

  建章说:“哇!佳允,你是我见过最直率、最敢说的女孩!”

  佳允轻轻一笑,说:“不!还有很多不敢说的!”

  建章说:“哇!还有很多?那怎样发泄?”

  佳允说:“写出来啊!”

  建章追问:“然后呢?烧掉它?”

  佳允说:“为什么要烧掉?很多人追看啊!”

  建章很好奇:“给谁看啊?”

  佳允笑了笑,没有回答。

  阿成放下碗筷,拍了建章一下,说:“你职业病又犯了!问个不停,口沫四蹿!”

  建章说:“我这是思想交流!和你不通电!”

  阿成说:“收敛一点!”他对佳允说,“这人本来就话多。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话更多了!”

  建章嘿嘿地笑了。

  吃完饭,服务员进来收拾东西。并把阿成的袜子和鞋子洗干净烘干送了回来。

  建章看看窗外,他说很想回去。可天还在下雨,雷声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这场雨可能要再持续一阵子。两个男人坐到门边台阶上的小坐垫上闲聊。

  建章对阿成说:“你知道雅樾找不着你,有多焦急啊!”

  阿成说:“怎个焦急法?”

  建章说:“就像丢了宝石戒指一样!”

  阿成说:“怎能这样比喻?”

  建章说:“女人眼中有两样东西是并列重要的,一是喜欢的男人,二是珠宝首饰!”

  阿成说:“我和雅樾只是朋友。”

  建章说:“连包包都看得出她对你有意思啦!你不要说你没有感觉啊!她对你真不是一般的好!管你吃穿,管你住。一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挺身而出来保护你!我一直在想,你们两个一男一女,如果能调转过来就好了,她是男的,你是女的。那我们旁观者看上去,就没那么别扭了!”

  阿成说:“她说她从小就没几个朋友,可能因此对我热情了点。”

  他说完,低下头抠手指。他在想,给我多一点时间就好了!

  建章说:“无论喜不喜欢,你总得先把自己找回来,再确定以后的事!无谓到时候发现自己原来已经有老婆了,那就天下大乱了!”

  阿成说:“那就当作是做了一场梦!还有更糟糕的……不说这个了。啊,告诉你,我前阵子去看病,遇到个女的,说我是她未婚夫!”

  建章瞪大了眼睛看着阿成,说:“咋没听你说?!”

  阿成说:“她说改天找我去确认,却几个月也没跟我联系!我想她大概知道自己认错人了,所以我没跟你提这事。”

  建章说:“你这人,啥事也藏在心里,沉淀过了过滤透了,才说出来!刚才人家佳允说你太拘谨,真没说错!”

  阿成说:“我有自知之明!”

  建章说:“你也别说得那么灰暗!你想想,当初伤成那个恐怖样你也死不了,被人当头打了一棒也没事,掉进水里也淹不死……简直是男主的不死人设啊!要不是我比你矮一丢丢,比你黑一丢丢,颜值比你低一丢丢……这男主的位置早该是我了!有这等奇遇,你应该感恩啊!你还记得嫦妈常说的那句,‘一切都有上天的美意’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以后必定有大把好日子等着你呢!”

  阿成笑了笑说:“潜台词是:不要忘了建哥哥的大恩大德哦!建哥哥是我的难兄难弟哦!”

  建章满意地点了点头,竖起大拇指。

  阿成说:“我问你,雅樾说当年失手打了你一拳,没给你留下后遗症吧?”

  建章说:“傻子!我身强力壮,区区一拳,怎会留下后遗症呢?”

  阿成说:“也对,如果小的冲击,怎么有后遗症呢?”

  建章说:“你前阵子不是告诉我说,医生说你那个‘创伤后遗症’吗?现在好了没有?”

  阿成又低头抠手指头了,说:“好像,没有。不过,好了也没用……”

  建章忽然想起,一把搭住阿成的肩膀说:“诶,刚才你说那个女的说认得你,说你是她的未婚夫,那她能叫出你的名字吗?她说你来自哪里?家庭怎样?”

  阿成说:“都说了她没再找我,认错人了!”

  建章说:“管她呢,说,什么名字来着?”

  阿成说:“她管我叫‘程君昊’,还说跟我的婚约是家里的包办婚姻……”

  建章说:“我回去马上查名字!喂!现在是什么年代?包办婚姻。这样的说法真不足以为信!”

  阿成说:“我也这样觉得!可当我再问下去,她就没有回答了,可能她也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认错了人!不过,她当时说得确实有板有眼!开始的时候还伸手过来一把抓住我!”

  建章装作惊讶的样子:“她抓你?怎么抓法?抓哪里?”

  “又胡说八道了!”阿成转过头去没理他……

  两个男人越说越兴奋,佳允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聊得兴致勃勃,心想:我刚才还以为这两个男人是搞同性恋的,现在看来,他们俩纯属兄弟关系!棠棣之情,何其珍贵!如果我也能像他们那样,自由地到外面交朋友,那该多好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海梦游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海梦游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