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浅滩】第二章:都是狗绳惹的祸
陈迹2020-08-25 23:046,294

  周末,芳姐一个人在店里打点,客人来了一拨又一拨,她忙得不亦乐乎。人流终于少了点,她坐回柜台数零钱。数着数着,一团肉肉的东西从她腿下穿过!吓得她尖叫着跳了开去!

  原来进来了一条光秃秃的大狗,尖耸的大耳朵、肉嘟嘟的大嘴,和溜圆的棕色大眼睛搭配在一起,感觉十分古怪。它站在芳姐跟前,抬头望着芳姐。

  芳姐怕狗咬人,跳出店外面大叫:“谁家的土狗进了我的店,吓死人啦,快来牵走!”

  说完转身,才发现雅樾背着背囊微笑着站在门口。

  她一把拉住雅樾往外走:“店里进了大土狗,小心被咬。”

  雅樾拍了拍芳姐的肩头,嬉皮笑脸地说:“妈,这是我的狗。”

  “你,你的狗?”芳姐被吓得不轻,“怎么买条这么大的土狗啊?这这这怎么下锅啊?!”

  “谁说买来下锅啊?”雅樾拍了几下手,那大狗马上摇头摆尾地跑出来,走到雅樾的脚边坐下。芳姐吓得躲到雅樾背后,让雅樾命令狗走开。

  雅樾蹲下来,摸摸狗的头,对芳姐说:“这是我从宠物救助站领养的萨摩耶犬,兽医说它该有六七岁。因为在街头流浪了很久,营养不良,牙齿掉了一半。义工说很多人因为它年纪偏大,浑身是病,所以都不愿意领养它。如果再没人领养,可能要被送去人道毁灭了。所以我就把它领养回来了。”

  “公交让它上去吗?”

  “为了带它回来,我专门打的花了百多块钱呢!还被司机一路埋怨。”

  “还打的?!”芳姐说:“这萨狗,下锅还可以,但你说做宠物啊,丑得要命!以后怎么牵出去见人啊,不让人家笑死么?”

  雅樾知道妈妈很介意“颜值”。她拿出手机,点了几下,递给芳姐:“狗前阵子患皮肤病给剃了毛,所以才怪模怪样。你看,这是萨摩耶犬原来的样子。”

  芳姐看看手机,再看看蹲在地上那条丑得不行的大狗。指指手机又指指狗,说:“但我完全联想不到它和它是同一个品种哇。你妈虽然智商不高,但也不是盲嘛!”

  “所以我说它和你应该合得来呀!萨摩耶的智商属中等偏上,但挺有心计。”雅樾对狗说了声“Comeon!”,然后进屋。狗好像听懂似的,马上跟了进去。

  芳姐离远跟着,说:“这萨狗,要用英文沟通的吗?你妈我连ABCD也没认全,这,这怎么沟通啊?”

  雅樾边走边回答:“妈,你就按你说的话,重新教它就是了,它很快就会听懂的了!我知道你是个‘颜值控’,你不喜欢它丑,嘴里就大把理由!过一段日子,等它长好看了,你自然就喜欢它了!”

  芳姐一脸为难地坐回柜台,说:“女儿啊,你好歹先和我商量一下嘛。你妈才四十多,还没退休啊,哪有闲情去养狗啊!你还是把它送人吧!”

  雅樾走过去拉着芳姐的手臂说:“妈,养嘛!就帮我照看几个月,半年后我都回来实习了,到时候我自己负责嘛!我转头就去买狗窝狗粮什么的,喂狗的机器也是定时自动的,洗澡可以带到宠物店,我先买好月卡,保证不给你添麻烦。”

  芳姐一脸惊讶,说:“还要花钱买那些‘狗东西’?还自动喂狗?你小时候咋没听说有自动喂奶的!”

  说到这里芳姐想了想,说:“你妈天天做人吃的,让它吃人吃剩的不行吗?”

  雅樾马上反对:“不能吃人吃的,会拉肚子的!”她“嗖”地从衣袋里抽出一本小册子递给芳姐,“〈全能养狗指南〉,已经为你预备了!”

  芳姐推开雅樾,说:“早有预谋!一回来就强迫我养你的萨狗!”

  雅樾感觉到妈妈的态度开始软化了。她一把搂住芳姐的腰,把头埋进芳姐的胸前,撒娇说:“养嘛,我的狗就是你的狗嘛。”

  芳姐马上说:“你的钱呢,就是我的钱吗?”

  雅樾抬头看着芳姐,她想,妈妈这次的反应咋这么快啊?她嬉皮笑脸地说:“我没钱,所以妈的钱就是我的钱!”

  芳姐敲了雅樾的脑门一下,说:“没门!”

  正说着,眼尾余光瞧见狗正在偷吃桌面上的包子,马上指着狗大叫:“包!包啊!”

  雅樾连忙走过去把狗拉开,蹲下来指着它的大嘴说:“不准偷吃,偷吃就不让你吃饭,知道不?”

  芳姐叹了口气说:“狗不懂人话,它还以为你在跟它说:‘真乖,快点吃!’”芳姐叹了口气,摇摇头,又问:“这狗有名字吗?”

  “他们叫它老萨。”

  芳姐呸了一口,说:“以后我在家门口就‘老萨、老萨’地喊,人家会以为我养大叔了呢!老什么老,最讨厌这个字,就叫……包包吧!快点去买条好的绳子绑住它,别让它出去吓人!”

  雅樾见妈妈连名字也给起了,开心得不得了。抱住包包亲了几口。包包几天没洗澡,身上有一股狗的腥味,芳姐连忙把窗户打开通风。

  她心里想,年轻的时候被人当品种犬养了几年,现在自己却又养了一条品种犬!想起来,真讽刺!但是呢,说不养它,它就要死了……罢了,自己也不是好命的人,同病相怜,养就养吧!

  芳姐看包包对雅樾亦步亦趋,回想起女儿小的时候,对自己也是亦步亦趋,不觉间,自己独自抚养女儿已经二十多年了,明年夏天女儿就大学毕业,自己也总算是熬出头了。养条狗也不是什么难事吧!芳姐一边想,一边低头数零钱。

  她边数边问:“这狗是男还是女?”

  “母狗啊!”

  “好啊,去配种生十来条小狗卖了赚点钱!”

  雅樾走过去一本正经地拍了拍柜台,说:“就想着钱!我已经给包包做了绝育手术了!”

  芳姐也拍了拍柜台,说:“没钱,那你怎么长大的啊?穿衣、吃饭、读书,都是钱!”

  雅樾知道一跟妈妈说钱,就一定没完没了,她拉过包包一起跑进里屋去了。

  收拾好客人的餐具,芳姐打开手机搜索“萨摩耶犬”,她发现网络上都说这种狗脾气好,但是不看门,没警惕性。

  她不禁“哎呀”的一声,自言自语地说:“包包第一天来这里,警惕性已经非常高,客人来了也盯着人家,当人家是小偷似的!难道……雅樾是怕我嫌它丑,所以骗我它是品种犬吗?那不过是我当时不想养狗而找的借口罢了!这丑小鸭,把妈当成什么人了?狗只要忠心就行了!”

  想到这里,一些往事忽然涌上心头,她自言自语:“哎呀,我唐芳虽然心直口快,但心肠也不算坏啊,怎会落到如今这般境地呢?”往事不停浮现在她的脑海里,这些事她从来没有对雅樾说过,一来觉得羞愧,二来不想让女儿年纪轻轻就有心理负担。

  芳姐正在发呆,忽然听到有人叫她。原来是德哥,他捧了一锅很香的菜进来。见芳姐想事情想得入神,所以轻轻地叫了她一声。德哥把菜放到餐桌上,还没掀开锅盖,芳姐马上闻到那是麻辣海鲜锅!是德哥的拿手好菜。

  德哥笑着说:“上次搞烧烤,我看你爱吃这菜,所以今儿就特意做给你吃。”

  芳姐说:“为什么我爱吃你就特意做给我吃?”

  德哥本来就腼腆,被芳姐这样直接地问,他满脸通红,低声回答:“我听见你一边吃一边说爱吃这个,说了四次。”

  芳姐说:“四次?记得那么清楚?!”

  “嗯!刚好听到,四次!”德哥竖起了四个指头。

  趴在一旁的包包看见他们两人指手画脚地说话,警惕地向他们叫了两声。德哥是爱狗之人,鳏寡独居,家里养了一条小博美。他听见有狗叫的声音,马上顺着声音去找狗。包包见陌生人走近,马上站了起来,发出低吼的声音。

  芳姐走过去一把拉住它,说:“这狗是雅樾新带回来的,生人不要走太近。”

  德哥高兴地指着包包,对芳姐说:“以后一起遛狗啊!”

  芳姐“噗嗤”地笑了出来,她拍了拍德哥的肩膀说:“好吧,以后遛狗的事就交给你吧!”

  德哥连忙说:“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让我去做!”

  拿过筷子和碗。两人坐下来一起吃东西。

  “德哥,你真愿意帮我做事?”

  “是!”

  “街尾长满攀山虎的那座出租屋里,新住进去的女人,就是那个拖着小女孩的,她是什么来历?你能帮我查查吗?”

  “其他女人的事,我可办不了。”

  芳姐轻拍了一下桌面,说:“德哥,我是想知道她的底细!什么名字啊,来自哪里啊,为什么一人拖着孩子住在这里。这是我想知道的事,所以这也算是我的事!你帮不帮忙?”

  “帮!”

  “好!但千万不可告诉别人,是我想要打听她的事,你可要保密哦!”

  “好!”

  “果然是好兄弟!来!一起吃!”

  小店里,食物的香气弥漫。

  时间过了一个月。芳姐每天看包包,感觉它没什么变化,只是毛长了一点点。

  这天下午两点多,芳姐见没什么客人,没关店门,进里屋把衣服放进洗衣机。她开动洗衣机,再把晾干的衣服收回,放到沙发上,然后走出来。

  就这十分钟时间,包包不见了!

  芳姐连忙“包包、包包”地喊着,满店满屋找狗。

  包包不在店里也不在里屋。急得芳姐直跺脚:“怎么这么粗心大意不关店门呢!”

  她连忙关了店门,跑到街上去找狗。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太阳虽然不算猛烈,但室外温度已经有三十多度。芳姐不一会儿就满头大汗。

  找了二十分钟还是没看见包包的踪影。

  嫦妈上午才拿了一袋没下味道的鲜肉边料给芳姐喂包包,这会她正预备午睡。听到芳姐在外面喊“包包”,她走出去问芳姐发生什么事。

  芳姐直跺脚:“狗不见了!”

  “你先冷静!包包平时挺乖的,会不会……会不会是被人偷了。”

  芳姐更焦急了:“雅樾知道这事,一定生气死了!嫦妈,多个人找快点!让阿成也出来帮忙找一下吧!”

  “阿成到饮料批发市场替我们采购饮料,三十分钟之前已经骑自行车出发了!”

  芳姐和嫦妈走遍了老街的各条小巷,连埠头都找过了,还是没找着包包。

  芳姐一屁股坐在小店门口的餐椅上,叹了口气说:“好生伺候了这主子一个多月,它怎么凭空消失了呢!要不要现在就打电话给雅樾‘自首’呢?”

  嫦妈安慰她说:“夏天没人吃狗肉,先不用焦急,可能它转头就自己跑回来坐在家门口呢!”

  芳姐说:“要是给人偷了呢……”

  嫦妈说:“往好处想!晚点再跟雅樾说。”

  一辆拉货的电动三轮车停在芳姐的小店门前。饮料回来了。阿成骑着自行车跟在后面。天气热,他满脸是汗,脸颊红通通。

  芳姐正想让他帮忙去找狗,还没开口,只见包包越过了阿成的自行车,飞快地跑到芳姐的跟前,吐着长舌头,对着芳姐摇尾巴!

  芳姐生气地打了包包的头一下,骂道:“臭狗!跑哪儿去了!老娘找你找到差点要报警了!看我不把你打成狗饼!”包包被打痛了,夹着尾巴跑回狗窝趴下,一动也不敢动,慌张地看着芳姐。

  阿成停好自行车,马上过来对芳姐说:“包包一直跟着我……”

  芳姐正想进屋打狗,听见阿成这样说,更生气了,她骂道:“狗在店里是绑着的,它从来不乱跑,除了雅樾,它从不跟人走!今儿怎么会突然跑出去跟你走了?!”

  阿成马上解释说:“刚才,我看过包包狗绳上的,铁环断了……”芳姐劈头盖脸地骂他,他一下子紧张起来,说话又结巴了。

  嫦妈马上过来解围,说:“狗绳坏了,它自己跑出去的。”

  芳姐继续说:“狗绳是我亲自挑的,才用了一个月,哪有这么快就坏了呢?”

  嫦妈说:“这你自己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嘛!”

  芳姐将信将疑,进去检查包包脖子上的狗绳,发现连接环真的断开了两截,一半挂在包包脖子的颈圈上,一半掉在狗窝里。她拿着一截断开的连接环走出来,边走边自言自语:“这狗绳50多块啊!才用了一个月就报废了!”

  嫦妈说:“你呀,一急就乱骂人。明明是自己大意,不关店门,狗跑出去跟人走了,你却……”阿成拉了嫦妈一下,摇摇头。嫦妈没再说下去。

  嫦妈知道芳姐性子急,又对雅樾的事情非常上心,所以她也没多生芳姐的气,只是看见拉货的站在那里,想给阿成要回点面子罢了。她叹了口气,说:“没事了!不要为了一条狗而伤了大家的和气,来!卸饮料吧!”说着过去把饮料搬进芳姐的店。

  芳姐知道自己的嘴骂人骂得太快了!

  “……不好意思……我说错了话了!你,别放心上啊。”

  “没事。”阿成转身跑过去和嫦妈一起卸饮料。

  卸完芳姐的货,嫦妈带拉货的到自己家去继续卸自己的货。她本想叫阿成别在芳姐那边逗留,可是阿成想跟芳姐说几句调和的话,所以没有走。

  芳姐见嫦妈走了,也想进店去。阿成叫住她,礼貌地说:“天气热,包包可能喝水喝多了,需要小便。太急了,所以挣断狗绳跑出来,在我门口撒尿。我推自行车出来看见它,叫了它一声,然后就骑车出发了。走到半路才发现包包一直跟在我的后面……它可能迷路了,以为跟着我可以回家……我也是的,反正也不赶时间,当时应该马上把它带回来……所以,所以这次是我错了!请你不要计较!”

  芳姐明知道是自己不对,阿成却向自己道歉,她觉得很惭愧。她一边听阿成说话,一边仔细看着阿成的脸。

  这是她头一次这么认真地看他。

  他看上去大约二十三、四岁。长得像门框一样高,虽然瘦,但满身肌肉。他衣着简朴,却掩盖不了他柔美得像女孩一般剔透明秀的容貌。他背光而立,午后的阳光投射在他半棕不黑的头发上,显出透亮的金色;脸上的皮肤被四周反射过来的光线所映照,蒙着一层淡金红色,腮边还挂着一圈轮廓光,分外好看。

  芳姐想,应该用“美丽”而不该用“俊俏”二字形容这个男人。怪不得我那女儿对他那么上心!

  阿成说到“请您不要计较!”这句的时候,芳姐忽的一下子回过神来,感觉无地自容。她尴尬地低声说:“狗绳质量太差了,我这就去再买一条。”

  阿成点点头,回嫦妈那边去了。

  芳姐看着阿成的背影,心想,怪不得雅樾那孩子,第一次见他,就为他唠叨了我半个小时,说我的不是……看来她是“春心动”了!不行!要尽快物识一下,给她找个合我心意的男朋友!眼前这人虽然好看,但始终是个不明来历的人!万一他是个打家劫舍的,那可怎么办?!

  芳姐转身进店去了。一进店瞅见包包站在那里向自己摇尾巴,心里的火又着了,她指着包包“臭狗、臭狗”地骂了起来。

  包包当然听不懂她骂什么。她越骂,包包越微笑着向她摇尾巴。

  雅樾想着家里的包包。课余的时候,她会一个人在树下画画,构想以后和妈妈午后一起遛狗的画面。她想,妈妈时不时拍些包包的照片发过来,虽然依旧拍得一塌糊涂,但是看得出她挺喜欢包包。爱屋及乌,妈妈对我好,也不会难为我的狗!

  雅樾发了私信给兼职群的群主,想去赚点小钱。因为下周就是妈妈生日了,需要钱。

  定了兼职的事之后,她给芳姐发了条信息:

  “绝世美女小芳芳,你的好日子近了,你想怎样庆祝啊?”

  芳姐刚教训完包包,气还在心头,她回复:“吃狗肉!”

  “天热吃狗肉会中暑的!”

  “臭狗跑出去泡仔啦!我正想要剥了它的皮,拿去给德哥做香肉锅!这60斤的大狗,我可以请多少人吃啊?!就这样办啦,生日就大宴亲朋,吃香肉锅!”

  雅樾虽然明知道这是芳姐的气话,但还是很担心包包的安危,她想,包包一定是跑出去闯祸了。她马上打通了妈妈的电话:“妈妈,是不是包包做了什么‘好事’啦?”

  芳姐说:“刚才不是说了嘛,跑出去泡仔啦!还跟人家去了一趟批发市场,现在满胸口都是泥!你这泥狗还能要吗?不如炖了!”

  雅樾说:“它泡公狗去啦!它不是绝育了吗?”

  芳姐说:“泡公狗还好,它泡阿成去了!”

  雅樾一听“阿成”,心里“怦怦”地跳了两下!她问:“包包跟阿成跑了?”

  芳姐说:“连累我错骂了人家一顿,臭狗!脸都给它丢光啦!”

  雅樾一听妈妈说骂了人,不禁头皮发麻,说:“妈,你骂谁了?”

  “阿成啊!”

  “干嘛骂他啊?!不是说好了他是我的恩人,要对他礼貌点吗?”

  芳姐说:“我,我就轻轻地,轻轻地骂了两句,就两句而已!”

  雅樾急了,说:“轻轻?你说的‘轻轻’,传到人家耳朵里就如‘猛虎狂啸’了!”

  芳姐说:“不知道你说什么。早知道不跟你说!没事了,已经和平解决了!”

  雅樾说:“不是和平解决,是人家不跟你计较!看来你这生日会是必办不可了!”

  芳姐噗嗤地笑了出来,说:“怎么,我家丑小鸭变得那么快啊?这孝心忽然‘砰’地弹出来,让妈感动都来不及啊!”

  雅樾不好气地说:“妈,你别装傻,这和头酒不摆,恐怕你以后的日子很难过啊!”

  芳姐不解:“这话怎么说?”

  雅樾叹了口气,说:“哎……不说了,你管好自己的嘴巴,下周我提前两天回来给你打点,具体形式地点,到时再说!你啊,好好想想该请哪些人吧!好好想想啊!我有事做,挂了!”

  挂线后,雅樾觉得很抓狂,她仰天长叹:“我的妈呀……你能不能赏点面子给我啊……”

  芳姐思考着雅樾那句“以后的日子很难过”的话。想了大半个小时,终于想明白了:意思是得罪阿成,等于得罪嫦妈,以后往来就不自在了!

  她再想了想:咦?得罪阿成,好像也等于得罪雅樾呀!看她那紧张劲,一定是对阿成上心了!旁观者清!不行,要马上张罗给他找男朋友的事!就在我生日那天,安排他们秘密相亲,让雅樾马上断了对阿成的心思才行!我呕心沥血培养出来的好闺女,怎能葬送在一个不明来历的男人手上啊!

  想到这里,她马上给拉红线的人打电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海梦游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海梦游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