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滂流】第一章:星耀
陈迹2020-09-05 01:364,344

  建章和佳允坐在江边一边看江景,一边喝汽水。

  建章不时偷望一下佳允。他忽然发现她的肤色与在小屋时有点不一样。在小屋里的时候,她的皮肤总是泛着一层暗粉色,可现在那层不自然的颜色似乎消失了!

  按理,人体经过走动,血气运行,皮肤应该会更加红润,但她现在的肤色却不显红,这是什么原因呢?

  建章想着想着,又被佳允的脸庞吸引住了。只见她素脸朝天,细腻的肌肤泛着少女鲜亮的青春光泽,如霜胜雪,吹弹可破!

  他们这晚游了夜市,还听了交响音乐会。虽然建章全程打瞌睡,但他坐在佳允身边,全程未曾松开过她的手。

  因为建章明天调休,不用上班,于是他们计划在听完音乐会之后,驾车前往市南的森林公园,预备入住公园内的摄影度假村。佳允带了相机,他们说好了明天在度假村的室内造景区拍照。

  建章为人正直,一开始便订了两个单人房,两人分房睡。

  他对佳允说:“我记得在你的小说里有一句话,‘不要惊动,不要叫醒我所爱的,等她自己情愿’。所以,我也会等你自己情愿!”

  佳允点点头说:“嗯,那是引用《圣经》雅歌的,所罗门的爱情故事。”

  出发前往森林公园前,佳允从背包里掏出自己的平板电脑交给建章,让建章看自己基本定稿还未发表的新小说。

  建章受宠若惊地问:“这是对我表示信任吗?”

  “我可从来不会让外人看我还没发表的小说!完整篇,不是梗概哦!”

  “我当然不是外人!”

  “看破别说破!勾过手指的,违反的是猪头!”

  山区天气变化难测,出发时还星月齐耀,到了半路却雷光闪电,下起滂沱大雨。

  他们把车停在山边,想待雨势小一点再前行。谁知突然山泥倾泻,土石从山上狂泻而下,阻塞了他们车辆前后方的去路。幸好他们的车旁有一排高大的防护林,他们才不至于被土石活埋。

  建章想打电话求助,电话信号中断。

  两人只好在车里暂避,等待救援。

  佳允抱着膝盖,担忧得瑟瑟发抖。建章把外衣脱下来给她盖上。

  佳允问建章:“真的会有人来吗?”

  建章安慰她说:“放心,后厢有很多干粮,足够我们吃三四天。就算没人来救,车上也有工具,可以等天明之后尝试把前面路上的泥土清理开去,看能不能开出一条路来离开这里。”

  佳允说:“我担心,天亮之后,太阳光一照进来,我就会变成一个面目狰狞的妖怪!”

  建章说:“少担心,车顶有滤光装置啊!”他伸手拉了拉滤光装置的拉手,谁知怎么拉也拉不动!他自言自语:“啊,这什么质量,这么快就坏了!”

  佳允悠悠地说:“建章,如果我这怪病以后也治不好,你还会在我身边吗?”她喃喃地说着自己心里的种种忧虑,建章一直安慰她。佳允说着说着,困了,闭起眼睛睡着了。

  建章望着她那可怜巴巴的睡相:轻闭着眼睛,一对长睫毛像极了细密的黑翎羽毛;嘴唇微嘟,嘴角微微下翻,十分惹人爱怜!

  建章笑着拿出佳允的平板电脑,打开她的新小说,认真地阅读了起来。

  可能因为长期缺乏正常社交的原故,所以她在描写人物交流的细节方面,尚欠起承转合的变化过渡。但她的文笔婉转旖旎,感情丰富,每到动情的地方,都让建章感动得一塌糊涂……

  天亮了,一道温柔的晨光透过司机位的车窗,照到佳允的脸上。她一下子惊醒了,惊叫着用建章的衣服盖住自己的头和手。

  建章通宵看小说,到天亮才眯了一下眼,听见佳允惊叫,飞速俯身过去用身体挡住太阳的光。

  这时,他发现了一件惊喜的事情!

  “喂,佳允,你看你的脚!”

  佳允一听见他说她的脚,马上把双脚缩到衣服里面去。建章一把抓住她的左脚掌,兴奋地说:“没事!没过敏!”

  佳允听他这样说,从衣缝里看自己被太阳光照射过的左脚……果然没有起疹子!

  再看右脚,也没有过敏反应。她慢慢试探着把手伸出衣服外面,太阳光照在她肉肉的小手掌上,阳光透过手指缝,在她白皙的脸蛋上画了两道光斑。她惊喜地大叫:“真的不过敏!”

  建章一把扯开盖在佳允身上的外套,佳允上半身暴露在晨光之中!两人屏息静气。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完全没有过敏症状!

  佳允高兴得不得了,这是她自五岁以来,第一次毫无遮掩地沐浴在阳光之中!

  她想拉开车门下车,建章让她不要轻举妄动。他自己先跳下车,跑到佳允那边的车门边,用身体挡住阳光,然后拉开车门,让佳允慢慢下车。

  佳允一下子跳下地面,整个人完全暴露在阳光之中!

  皮肤果然没有起异样!

  他们高兴地抱在一起,开心得哈哈大笑。

  这两人就像刚被班主任告知得了成绩一等奖的小学生,两人拉着手蹦蹦跳跳地往另一边防护林外面的草地跑去。

  草地上长满齐膝高的各种野花。双双对对的小粉蝶在花间翩然起舞!昨晚那场让人惊惶不安的滂沱大雨和山泥倾泻,好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似的。

  建章兴奋地放声歌唱。

  佳允笑他:“幼稚!真难听!”

  建章想了想,摆出一个朗诵的姿势,高声念道:“我渺小而无处不在的爱啊!你使我所爱的人初尝幸福的滋味!”

  佳允说:“真恶心!哪里来的土味情话?”

  建章说:“确实恶心!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好这口!喂!断桥剑客,你不是像阿成那样‘失忆’了吧?这恶心的土味情话,是你自己写的!”

  佳允故意说:“是吗?我什么时候写出这些陈词滥调没有新意的文字出来?”

  建章说:“我昨晚通宵把你所有的小说重看了一遍!你最新的小说里面,有一句更恶心的!那句什么‘阅尽万水千山,也不及你眼中的星光璀璨!’简直就是屁话!一个人的眼里怎么会有星光呢?除非被人用木板拍了头,才会眼冒金星!你说是不是?”建章说。

  “还说!”佳允追着他要捏他!

  两人在草地上互相追逐。

  建章忽然一个转身抱着佳允的腰,四目对望,情意正浓!建章深情地吻了佳允的嘴……

  这时这刻这分这秒的天与地,只属于他们的了!

  建章对佳允说:“我们这可以正式开始谈恋爱了吗?”

  佳允笑了:“谈恋爱有‘正式’和‘非正式’的吗?”

  建章把佳允紧紧地拥入怀中,说:“这是我的真心话:阅尽万水千山,也不及你眼中的星光璀璨!只要我一息尚存,你就是照亮我生命的璀璨星光……”

  万水千山,两相缱绻。

  救援人员很快来到。

  回到小屋,两人分别洗了澡。天气还是很炎热,佳允穿了短袖家居服,把空调温度调得很低。

  因为没有男装衣服,佳允让助手到外面买一套新的进来,建章暂时穿上佳允的浴袍。佳允看见他穿着粉红浴袍从阁楼下来,像极了选美小姐华丽登场的场景,不禁笑弯了腰!

  建章难为情地说:“堂堂男子汉,穿这种闷骚粉红浴袍,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太恶心了,你就别笑了好吗?”他转移话题,“那么大一个钢琴放在那里,快展示一下你的琴艺给我看看!”

  佳允说:“自从你整天来找我谈天说地,我就没时间练琴了。好吧,我现在就给你弹一曲!”

  说着走到白色大钢琴边,收起了钢琴的盖布,撑开琴盖板,把琴谱放到键盘上方的谱架上。用右手食指点着乐谱认真地默读了一遍,然后说:“弹得不好不准笑啊!”

  建章对这个白色的庞然大物颇感兴趣,佳允在弹琴,他围着钢琴饶有兴趣地观察着。他把头探到琴弦边,要观察锤子是怎样敲打琴弦发出声响。看了一会,他走到佳允的身边,坐在琴凳上,看着佳允胖嘟嘟的小手指在琴键上飞快地上下跳跃……

  突然,他一把抓住佳允的右手臂,凝重地说:“停下来,别弹了!你的手又红起来了!”

  佳允被他吓住了,抬起手来一看,果然,右手从手掌到手肘的位置,泛起了一层暗红色!再看左手手臂,也开始发红,但比右手手臂的颜色淡一点。拿过镜子来看脸和脖子,也开始红了!

  建章一把拉起佳允,带她走离钢琴。

  他想了一会,说:“钢琴有问题!”

  佳允觉得不可思议,问:“什么意思?”

  建章说:“回来一弹琴就皮肤发红!不!不是发红,是过敏反应!有什么不适没有?”

  佳允说:“右手有点刺痒。”

  建章说:“你刚才,先用右手放在琴上……”

  佳允说:“我怕自己弹错,先看了一遍乐谱。”

  建章说:“先不要走近钢琴,我先取些样本给同事化验!你马上叫工人过来把钢琴用塑料膜整个封包!”

  建章取了白纸和小刀,俯身到琴里面仔细地看了一遍,然后从谱架背后不显眼的地方刮了些木屑,包好,放进口袋里。

  他对佳允说:“我现在换过衣服就把样本拿去化验,很快会有结果。让工人把琴包起来,你到别墅那里等我!注意不要照射太阳光,你现在又可能会发生过敏反应了!”

  两人点点头,分头行事。

  化验结果很快出来了。建章送去的木屑样本,是一种叫X树的热带树木。该树木生长在非洲。这种树木的树干会分泌出一种有毒的树汁,会让皮肤溃烂,如被火烧一般,疼痛异常,也会让伤口久治不愈。直到上世纪,当地还有土著收集这种树汁涂在刀箭上,用于防止外族入侵。而它的树干也带有毒性,人体一旦与其接触,会产生过敏反应,轻则皮肤泛红,重则全身出现荨麻疹,呼吸困难。若长期与其接触,除了会不间断地发生过敏反应外,还会让人出现失眠、恶梦、焦虑、光敏症等神经症状。

  建章把结果给佳允看,佳允惊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她心底里不断寻索着,自己究竟做过什么错事,要承受这十几年的痛苦折磨?

  建章知道她的心情一时间难以平复,说带她到市区去逛街散心。但佳允哪里有心情逛街呢?这些年来身心所受到的折磨,让她连哭也没有眼泪了。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她情愿把自己活成了“鬼魅”一般的存在!闹鬼的传言,是她安排人传出去的。

  建章让她入住酒店。

  建章找来两个资深钢琴工匠,对钢琴进行全面检查。工匠仔细观察了大半天,发现谱架推拉导槽上的一颗内嵌式小螺丝的丝帽有损耗痕迹。他推断,这种损耗应该是用口径不合的螺丝刀旋拆螺丝而留下的!

  经过再三观察对比,工匠得出结论:钢琴的谱架并非原装,而是后期置换的!

  而当时建章正是刮下了谱架底的木屑拿去化验,才发现木材存在问题!建章又分别从钢琴的共鸣板、结构板、和装饰板等内侧没漆面的位置进行取样,拿回去给同事化验。

  结果是:样本分别为枫木和桃花心木。翻查资料,暂时没有人体对这两种木材产生过敏反应的报告。

  佳允和建章坐在酒店房间的阳台上。

  佳允说:“钢琴是我五岁的时候,由二叔从英国买回的。那是爸爸特意送给妈妈的结婚周年礼物。”

  建章问佳允:“你打算如何处理这个琴?”

  佳允说:“先让工匠对整个琴进行彻底检查,看还有没有其他部位被改装过。如果有,这个琴就不能再留了;如果没有,就按原来的式样用上好的枫木定制谱架,尽快换走有问题的谱架。”

  佳允把钢琴的事告知父母。他们马上联系钢琴的原主人。原主人是钢琴家的媳妇,因丈夫早逝,家中无人继承钢琴艺术,所以才把钢琴进行拍卖出售。她说钢琴家生前对这台钢琴爱惜有加。拍卖行也出具证明,所有部件均为原装,绝无进行过改装。而由英国到中国整个运输过程,原主人也一直跟进,并无发生过任何导致钢琴需要修理的意外事件。

  建章看佳允一直都不甚开怀,劝她:“怪病的原凶找到了,这是该庆幸的事!”

  “二叔多年前因一些变故离开了郑家,现在不知去向!”佳允说。

  “这么说,你二叔的嫌疑最大!究竟是无心为之还是有意陷害呢?这个得把你二叔找回来才能知道原委!”

  佳允没有说话。

  建章想,这内里必定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他说:“算了!过去了!

  佳允叹了口气说:“我以前一心想着自己是个怪物,就干脆躲在树林里做个隐秘而知名的人,平安过完一辈子就算了!谁知道这里面那么复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海梦游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海梦游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