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暗涌】第一章:丢失的身份
陈迹2020-08-28 21:207,782

  自从烧烤生日会之后,雅樾足足过了一个月才再回家,她不想和芳姐起矛盾。此时已经是暑假了。这次回来,她也像往常一样,拿了一大袋脏衣服回来。芳姐接过衣服袋子,看着女儿,心想,看来女儿这一辈子也要背在我的肩膀上了……背就背吧!谁叫她是我和我所爱的男人生的孩子呢?没有怨悔!

  一个月没见包包,雅樾发现包包的毛长了不少。天气越来越热,包包伸出舌头散热的样子,就像人的笑容,看上去很甜美。芳姐看着也甚是喜欢,把它当自己的孩子一样宠着,整天撸个不停。虽然狗毛满天飞,但芳姐一有空就吸尘清洁,倒也没有怨言。

  这天下午,起了点风,太阳的热气减弱了。雅樾换了短裤,拉着包包出来散步。走到阿成门口,包包又停下来对着房门摇尾巴。雅樾想,包包怎么这么喜欢来这里呢?

  “雅樾!”阿成在后面叫她。

  阿成刚搬了一桶污水去给德哥浇花。包包一见阿成就走过去像猫一样来回蹭他的小腿。阿成一把提起它的前爪,让它站起来,包包不停地舔阿成的手。

  雅樾说:“包包跟你比我还亲呢!”

  阿成说:“德哥常带它去散步,它很喜欢跟我玩。我们都是流浪的,所以有亲切感啊!是吗?包包。”说完放下包包,不停地撸它的头。

  包包开心地围着阿成跳来跳去,像是邀阿成一起去玩。从它身上掉出来的狗毛一下子飞得到处都是。

  “哇,你看,你就是一只‘蒲公英’!”阿成弯下腰收拾地上的狗毛。

  雅樾笑着说:“你没睡过天桥底,没睡过加油站,怎么算是流浪的呢?包包当时就是困在天桥底的废车里被我和志愿者救出来的。哎!你看它那小样,快要把我这救命恩人给忘了!”

  阿成看了看雅樾,对包包说:“你老大吃醋了!注意收敛!”

  雅樾忽然想起,说:“是了!熟人帮忙找了一份快餐店的临时工,主要协助店内的清洁工作、店面布置和促销活动。只要勤快就行了,不看学历,不看户籍。因为熟人介绍,去跟经理见个面就可以上班。白天上班,一天六个小时,一个星期工作四天。工资不高,好处就是不用轮晚班。而且就在附近,坐公交车过三个站就到了。你要不要去?”

  阿成说:“不错哦!这两天我先把嫦妈档口的东西做好,后天星期一就过去。”

  “那我把快餐店的定位发给你吧。你忙完了吗?”

  “放好水桶就可以了。”

  “一起去遛狗呗!我想让它去江里游泳。”

  阿成犹豫了一下,他想:这如果给芳姐看见了,又免不了……哎!

  “我不去了。”

  “为什么不去呢?今天星期六,我妈忙着呢!”

  嫦妈听见说话声,走出来看看他们俩,又看看芳姐那边,心想:阿芳近来和阿德走得越来越近,心情好得很,两人也经常相约外出,应该没那么多无聊的时间这这那那地胡乱猜疑了!建章也替阿成说了不少好话,阿芳对阿成的态度好转了些。这年轻人之间正常的交往啊,也是无可厚非的。只要阿成记得我的提醒,两人保持一定距离就行了!

  她对阿成说:“就去走走吧!芳姐问起来,我就说我让你帮我去买东西,你们是无意中遇见的!”

  于是,雅樾和阿成笑咪咪地带着包包出去了。

  他们一起来到江边的埠头。这个埠头因为常有船家上落,所以基本上没长青苔。有个大叔带了自己的拉布拉多下水游泳。那狗胆子很大,从岸上跃起,一个飞身往江里跳,“轰”的一声水花四溅!大叔高声叫好!

  看见人家的狗玩得那么开心,雅樾也想让包包快点下水试试!

  雅樾问阿成:“你会游泳吗?”

  阿成说:“忘记了。”

  雅樾想,是哦,他忘记了。“不会就不要走出去哦!”雅樾说。

  雅樾松开了包包脖子上的连接扣,让包包下水去。包包原地趴着,不肯下水。阿成拍了拍它的后背,说:“包包,下水游一圈来看看。”包包还是赖着不肯去。

  旁边的大叔走过来说:“来吧,我带它出去试试感觉,狗一下水自然就会游泳的了,不用担心!”

  于是雅樾让大叔拉着包包的前爪,慢慢地往水深的方向走去。

  包包看上去应该是第一次下水,扭过头来瞪大眼睛看着雅樾,慌张得很!雅樾脱了鞋子,跟着大叔一起下水。大叔说:“现在没到涨潮时间,水流不急,水也不深,十米之外还不到膝盖。不过你们也要小心啊。”

  阿成听说水不深,也想跟着走出去。他脱了鞋,挽起裤管,小心翼翼地往前走。雅樾看见他要走过来,对他喊:“不会游泳,不要再走了!”

  江水很凉,阿成一步一步走开去,水慢慢漫过了脚踝,到达小腿。

  突然,那个掉进江里的梦境又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他倒吸了一口冷气,紧张地抓紧了拳头,耳朵里又传来了自己急速的心跳声,就像擂鼓一般。他渐渐听不见四周的其他声响。

  无法抑制的恐惧感,让他全身肌肉收缩,寸步不敢移动。直到雅樾拉着包包回来,包包舔他的手,他才回过神来,快速地往后退回岸上。

  雅樾说:“我高中的时候是学校游泳队的成员!哈!”她得意地笑着,又拉着包包慢慢地往水深的方向走去。

  阿成站在埠头的青石台阶上,还没完全回过神来,雅樾对他说的话,他听得见,但是恐惧感依然在心里翻涌!他想,我得上去找个地方坐下来!他穿上鞋,沿着阶梯走到花坛边坐下,没有说话。

  雅樾和包包在水里玩了半个小时,包包已经能放胆和拉布拉多在水中追逐了。雅樾想,连包包也交朋友了,我怎么比狗还差劲啊?交个朋友也像偷情似的!

  天色越来越暗,乌云密布。

  “要下雨了!多多,回家罗!”大叔拉着拉布拉多回家去了。

  雅樾也拉着包包上岸了。经过阿成身边,见阿成定睛想事情,拍了拍他的肩头。

  阿成惊跳了一下:“什么事?”

  “回去了!你在想什么?”

  “没事。”阿成长吁了一口气。站起来和雅樾一起回去了。

  回到房间,阿成坐着想了很久。刚才那感觉,不是因为不会游泳而产生的惊慌,而是因某些经历产生的恐惧!他隐约记得自己是会游泳的。他想起那个掉进江里的梦……已经不止一次做这个梦了!难道那宗“小车堕海案”真的与我有关?建章给我看过现场的照片和新闻录像,可惜我对那环境根本一点印象也没有!嗯,先确认一下,我究竟会不会游泳,把我“恐水”的问题解决了再说。

  想到这里,他给建章发了信息:“你今晚有空吗?我想去游泳。”

  建章正在整理案件资料。阿成忽然发信息来说要去游泳,让他觉得有点意外。他看看桌面上的日程表,今晚没有安排,他回复:“有空,去吧!到恒温游泳场,我有那里的vvip会员卡哦!泳裤在那里买一条新的就行了。嗯?忽然想去游泳,你会游泳吗?”

  “不确定,所以去试一试。”

  建章想,他一定想起些什么来了!他回复:“好的,转头我们约个时间,我过来和你一起乘公交过去。”

  一阵兴奋的感觉,让建章加快了整理资料的速度。

  阿成想着游泳的事,只吃了两口饭。天刚黑,建章就来找他了。嫦妈让建章顺道带阿成去预备做兼职的店附近看看。

  两人到了游泳场,换好衣服,来到泳池边。做过准备运动,建章二话不说就跳下水了。他在水里比划着,说:“别站着,下来啊!不会也不要紧,我来教你!顶多喝两口水,很快就能学会了!”

  阿成看着池里的水,蹲下来小声问建章:“……这……这里有像我这般高大……但不会游泳的人吗?”

  建章泼了他一脸水,哈哈大笑,说:“害羞啊你?放心吧,有我做护花使者,不会让你淹死的!”

  阿成擦了擦脸上的水,说:“不是害羞……我是想,万一不会,也得有人把我拽上来啊……”

  建章说:“我一个人救不了你,那边还有三个救生员,你怕啥?!”

  阿成想了想,长呼了一口气,沿着爬梯落到泳池里。一下水,他便紧张得浑身肌肉收缩,双手紧抓着池边的扶手不敢放开,额头鼻尖冒出了斗大的汗珠。

  建章拍了拍他的胸膛说:“胸脯横阔,六块腹肌,想不到你人不胖,手臂原来比我的还要粗呢!以前应该经常运动吧!别紧张,吸一口气潜下去试试!”他双手抓住阿成的手臂,说,“我扶着你,一不对劲,我马上把你拉上来!”

  阿成看看建章,想了想,然后深吸一口气,两人一起说“1、2……”

  说到“2”,阿成停了下来说:“1、2、潜,还是1、2、3、潜?”

  建章歪着头说:“怎么每次数‘1、2、3’go!的时候,总是有人问这个问题呢?你爱怎样潜就怎样潜!数到‘10’再潜也可以!”

  阿成说:“那不用数了,我先慢慢潜下去……试试看啊!”建章点点头。

  阿成深吸了一口气,慢慢潜了下去。

  水没过头顶,阿成的耳朵听到咕噜噜的水声,恐惧感随即从四面八方直冲入他的心!他迫不及待地浮出水面。

  就在浮出水面那一刹那,他记起了:我会游泳!

  建章问他:“感觉怎样?”

  阿成站了一会儿,掠了一下脸上的水,说:“我是会游泳的!”

  建章喜出望外,说:“确定?那试试吧!但也不要操之过急!一发现不行……”

  没等建章说完,阿成一下子潜进水里,一直潜游到了对岸,然后快速转身,游回建章身边。整个过程不过四五十秒,流畅得像鱼游一样,看得建章情不自禁张大嘴大喊“厉害”!

  阿成“哗”地浮出水面,连脸上的水也没擦,就急着爬回岸上,一下子躺在地面,建章也跟着上去。几个工作人员立刻跑过来看发生了什么。阿成挣扎着坐起来,表示没事。

  看他低着头坐在地上,呼吸急促,建章轻拍他的肩膀,问他:“怎么了?”

  阿成惊跳了一下,抬头看了看建章,摆摆手:“……我快要……呼吸不了……”

  建章连忙蹲下,说:“需要我给你人工呼吸吗?”说完真的伸手想去扶阿成的脸。

  阿成一把拨开他的手,说:“不是说笑!”

  建章说:“我知道啊!喂,我是真打算为你牺牲我的初吻!”

  阿成看着他,停了一会说:“今天的初吻!”

  建章笑了,说:“还会说笑,说明没事!害我担心啊。喂,成哥哥,刚才你这潜游的动作,真看傻我了!”

  阿成摆手:“让我安静……坐一会。”

  建章听了,点点头,坐在他身边。建章心想,他一定经历过与水有关的危险情况,所以对水有恐惧感!看来我的猜测有望得到证实!想到这里,他自信地笑了。

  过了大约五分钟,阿成小声说:“我曾经掉进水里!”说着,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向更衣室走去。

  两人换上便服。建章刷了卡,带阿成去VVIP休息区休息。阿成无精打采地躺在按摩椅上。建章看他这样,知道不宜再带他去快餐店那边了,干脆让他在这里多休息一会儿。

  建章自个儿躺着玩手机,没有逗阿成说话。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建章看阿成好了点,于是问他:

  “哎,你刚才说你曾掉进水里?在梦里还是在现实?”

  阿成说:“是现实!”

  建章说:“掉进水里,那后来怎样?”

  阿成说:“一个巨浪盖过来,然后……”

  “没了?!”建章说完之后马上感觉自己说得不对,“啊!‘没了’现在怎会坐在这里呢?嗯!你能想起这事,很好!哎,看你刚才那几下子,如果没有经过专业训练,是做不出来的!”

  “是这样吗?人不是天生就会游泳的吗?”

  “你说的是新生儿的‘游泳反射’?但长到6个月后,这种反射就逐渐消失了!老兄,你已经过了很多很多个‘6个月’了吧!”

  “这个我知道。那我为什么会掉进水里?”

  “别急,慢慢来。”

  建章心想:戒骄戒躁,冷静分析,不能放过任何线索!

  建章一有时间,就找阿成。如果他不用上班,两人就到市区附近散步,让他放松心情,看能不能想起一些往事。

  这天是假期,建章约阿成去市中心年轻人聚集的地方逛一下。

  他们在商业区的街道上与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一起走过人行横道。老人走得慢,一辆MS开篷车慢驶到人行横道边停下来,车上的年轻女司机故意踩踏油门,发出“轰隆隆”的声响。

  建章嘴里低声嘀咕:“现在的有钱人啊……”他向老人低声说:“大叔,走快点,那司机等不及了。”老人加快了脚步。

  行人刚走过,开篷车即时“呼”地加油,疾驰而去,掀起一阵带着车辆尾气的枯风从行人群中穿过。建章的衣领被翻起,他看着那车开走的方向,自言自语:“开得起几百万名车的人也该有相应的素质才对啊!”

  阿成说:“这车是经济型,两百万不到,去年的款……”

  建章说:“经济型?单一个轮子也价值不菲吧!”

  阿成笑了笑说:“这本来就是跑车,在人来人往的闹市里开,英雄无用武之地!还不如换辆LRX,适合全地型,价格亲民很多。在狭窄的地方通过,有什么磕磕碰碰也没那么心痛……”

  建章一把拉过他,说:“我平时见了这些车,一定避得远远的!万一跟它发生什么磕碰,就不是心痛那么简单了!来吧,那边有很多食店,那才是真亲民!”

  说到吃,两人顿时精神抖擞!阿成对各种食物的制作十分感兴趣。建章笑他:“看你吃得不多,想知道的却是很多!我和你不一样,我是一枚‘吃货’,只要它干净,我就不管它怎样制作出来的,只管吃!”

  两人买了几份小食,坐到休息区一起吃。

  旁边就是数码体验区,正在进行全息影像展示。栩栩如生的MJ影像在小舞台上载歌载舞,围观的观众都拍手叫好。

  阿成说:“这种全息画面只是投射在一块透明‘全息板’上面,所以这只能算是一个平面而非立体图像。现在已经推出一种纯三维影像,观众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观看,甚至可以进入影像内部。”

  建章说:“嗯,上次出差,看到大商场里办的‘科幻汽车全息影像展’,主持人可以走到影像中间。想不到科幻片里的画面,这么快就成为现实!”

  两人在休息区远远地观看,没有围过去。

  建章读书的时候偶尔会去网吧打游戏。他带阿成去网吧试一试,发现他也玩得挺不错!谁知阿成忽然卸下耳机说:“我不喜欢玩这个!在虚假的世界里,打打杀杀,有什么意义呢!还吵晕了!倒不如去跑步!”说着站起来要离开。

  “喂,你等等我嘛!”建章跟着站起来,两人离开了网吧。

  他们接着到了很多年轻人聚集的广场,阿成对街舞、酷跑、花式自行车等没什么兴趣,反而对街头行为艺术表演、快闪歌舞、路面涂鸦等很感兴趣,拿出手机不停拍照。

  建章发现阿成从不往人群里站,甚至一见人多起来就往后躲。

  一直玩到傍晚,建章请阿成去西餐厅吃牛扒。一如他所料,阿成熟知所有西餐礼节,对每一种餐具的使用了如指掌,连牛扒也指定要七成熟。

  建章说:“阿成,带你出来这个把月,发现你知道的事还真不少!但关于自己身份的事,你却一点也想不起来吗?”

  阿成笑了笑,说:“如果我说是演的,你觉得我的演技怎样?”

  建章说:“你这演技简直可以横扫年度新人奖!不过说实际的,收入低一点的家庭也负担不起你所有的爱好特长啊!”

  阿成眨眨眼睛,说:“不一定富有的人才会去做这些事吧!”

  建章故意装出一个贪心的样子,扬着眉毛说:“阿成哥,如果你真是土豪、富二代、霸道总裁什么的,你可不要忘记了建哥我曾经如何待你哦!你起码也得带我去锦城大厦那个云顶Club,吃一顿全省最贵的自助餐来酬谢我哦!还要带我去马尔代夫,潜水看珊瑚!还有,必须在威尼斯完全沉没之前带我去游览一次……”

  阿成笑着说:“好好好,如果我能一夜之间,从青蛙变成王子,我就带你去吃好的、住好的、玩好的!报答你的不吻之恩!”说着摸了摸嘴,“好在我的初吻还在,要是被男人夺去了,叫我以后怎么见人?”

  建章拍了拍阿成的头,说:“不但长得像女人,连心里也住着个女人!大男人一个,还说什么‘不吻之恩’?恶不恶心啊你?其实呢,我刚才说让你报答我的话,都是跟你说笑的。身为人民公仆,我抱着还社会、还当事人一个真相的心态来办案。当然我们现在成了好朋友,我更加希望能早日查明你的身份来历,让你平平安安回家去!”

  阿成点点头,向建章伸出右手,很诚恳地说:“建Sir,感谢你!”

  建章也伸出右手,跟阿成用力握了握手,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不过……”阿成低声说。

  “不过什么?”建章问。

  “可以再点一杯冷饮吗?我想尝清楚它放了些什么果酱……”

  回家的路上,建章在心里总结着:阿成虽然字迹难看、不爱热闹,还有点婆妈,但绝不是孤陋寡闻!他接触过很多新鲜事物,甚至国外的新事物他也知道一二,而且有自己的看法。他的观点对不对先不说,但他说的话,不像是停留在搜索引擎上的道听途说,而是亲身体验得出的结论。他的出身富不富裕这个先不说,单就有经济条件让他去接触这些事物,这一点,可以断定他的出身绝非一般。按理说,这样的人必然会有自己的社交圈子,他失踪了,不会完全没有人知道,但为什么一直没有人报案找他呢?偏偏指纹库就没有他的指纹资料……难道是华侨?看来还有一些线索,是我暂时还没能发现的……

  回到家里,阿成躺在床上想东西。

  越是发现自己知道得多,他心中就越失落!因为他要找回的不是那些所谓的“见识”,而是自己“丢失的身份”!

  没有身份,一切渴望拥有的心思都是奢望!

  没有身份,他永远都是别人口里那个“不明来历”的人,被拒之门外!

  没有身份,心中所渴求那美好的种种,就永远只是触不可及的幻影!

  他很用力想记起自己是谁,但无论怎么想,还是毫无头绪。

  焦虑又来侵袭他的心……

  他头脑发胀,人也倦了,闭起眼睛,不觉睡着了。

  恍惚间,他走在一条陌生的林荫小道之上。

  天色昏暗。

  突然起了风,风里带着寒冷的雨水味道,应该快要下雨了。

  小道两旁的树被风吹得沙沙响。小道拐弯处有一间小屋。远远望过去,屋子没有门,只有两扇透着黄光的玻璃窗。一阵寒意像头发一样掠过他的脖子,让他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他加快脚步往小屋那边走去。

  突然,脚被石头绊着了,几乎摔倒!他连忙半蹲,保持身体平衡。

  一阵瓢泼大雨从天而降。阿成用手挡住头想要站起来,这才发现右脚很痛,好像扭伤了,连站起来也有点困难。

  快要被淋透的时候,一个白色的身影撑着伞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身前。阿成抬头想看看那人是谁。只见这人背光站着,长头发,应该是个女的,看不清五官。她穿着纯白色的大摆连身裙,及腰长发被雨打湿,发梢上滴着水。

  阿成礼貌地道谢,对方没有作声。

  他有点站不稳,那女子伸出手扶他的手臂。透过湿了的衣服,他感觉到女子的手凉得像冰一样。他站稳后,那女子松开手,依然没有说话。

  阿成很想看清楚她的样子,但她背光站着,无法看清。女子指了指小屋的方向,示意阿成走过去。阿成咬咬牙,忍着脚痛,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向小屋走去,女子也跟在他的身后给他撑伞挡雨。

  女子比阿成矮半个头,大约有一米六到一米七左右的高度。阿成几次回头想看清女子的容貌,却怎么也看不清楚。在光线流转处,他看见女子的皮肤白如纸张,身形枯瘦,估计不会超过45公斤。从刚才扶他起来的力度看,她虽然瘦但并不孱弱。

  女子在他身后跟着,一直没有说话,也听不见她走路的声音,仿佛是悬空飘浮着的。她与阿成相距几十公分,但阿成还是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寒意从她身上透出。这种寒意催促着他加快行走。他一步也没有停留,一直往小屋走去。

  两人走到小屋前面。阿成四处张望,发现这小屋是这里唯一的建筑物,眼所能及的地方没有其他房屋。

  小屋没有门,只有两扇紧闭的窗。

  阿成心想:怎么没有门呢?难道屋主是爬窗进去的?窗里有光透出来,里面应该有人居住。我这是应该进去避雨?还是就这样站在屋檐下避雨呢?

  小屋的屋檐很窄。阿成走过去站到屋檐下,转过身来,那女子已经不见了。

  阿成心里一慌:来无声去无息!

  正在慌张之时,听见一阵像是音乐又不像音乐的声音,忽远忽近。雨声太大,听不清楚是什么曲子,像忧伤的乐曲又像是低声的哭诉!

  雨一直在下。突然,一道巨大的闪电在头顶瞬时亮起!阿成条件反射捂住耳朵。一声巨响之后,小屋的灯光熄灭了,刚才疑是音乐的声音也停止了,只剩下雨声和风声在身边环绕。

  孤独、恐惧、焦虑的感觉涌上阿成的心头。寒风吹过被淋湿的身体,像针扎一样!身体难以抑制地颤抖着!

  阿成觉得越来越冷,用手环抱着自己。这时他发现胸前的口袋装有东西,于是摸出来一看,原来是一条闪着白光的项链。这条项链的链坠是一条钥匙,在昏暗的光中显得分外亮眼,看上去像是被抛光打磨过的工艺装饰品。

  阿成想:我是在密室游戏里面吗?发现钥匙,下一步就是找门,打开下一个环节的游戏!

  于是阿成沿着小屋墙边走过去。他想:门不在这边,可能在那边。他走了一圈,发现这小屋除了刚才有窗的那一面之外,其余三面都是白色的墙,连排风扇口也没有,更别说门了!

  阿成看看手中的钥匙,心想,没门?那这钥匙用来做什么?

  他把钥匙反过来,顺着光,看到钥匙反面的匙把上镶嵌着彩色宝石,在微光中闪闪生辉!

  他想起来了:我看到过这条钥匙项链!不仅看过,而且,这项链的主人,是我生命中一个很重要的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海梦游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海梦游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