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浅滩】第一章:花海邂逅
陈迹2020-08-25 23:148,129

     那人提着弯刀,一步一步向阿成逼近!

     阿成竭力大喊:“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那人用鼻子哼了一声,没有作答。

     阿成下意识低头看自己的伤口……

     怎么,怎么没有血?他摊开捂着伤口的手掌看了看,手上也没有血!

     这又是一个梦!他不停地对自己说:“快醒过来啊!再不醒你就要死在这梦里了!”情急之下,他用手狠抓了一下自己的伤口,痛得他失声大叫!

     剧痛让阿成猛地睁开眼睛。看看四周,自己正躺在嫦妈为他折得整整齐齐的被子上面!他摸了摸自己刚才被砍的部位……

     不痛!啊!刚才确实是在做梦!

     阿成就是经常做这些恐怖的梦,所以才在梦中大喊大叫。他不敢把这事告诉别人,也不知道应该怎样跟人描述。因为梦境太真实!真实得让他醒来之后,还清楚记得梦中的每一个细节!

     刚才环柄弯刀的刀尖划破表皮再深入到真皮层的那种撕裂感,真真确确!如果不是看见自己没有血流出来,他还不知道那是梦境,而以为是真实发生的事!

     “不是说梦里是不会觉得痛的吗?怎么我在梦里会感觉到痛……”阿成自言自语。

     他摸摸头,头发全湿了!这发型是今天早上做的,师傅还喷了发胶。现在满头是汗,如果不洗头,到了晚上就会发臭!于是,他坐起来,在袋子里拿了条干净的内裤,洗澡去了。

     嫦妈问芳姐预备什么时候去看花。

     芳姐说:“展期一个月呢!不急,看我那女儿几时放假回来,我和她去看花拍照。”说着得意地笑了起来。

     嫦妈看着芳姐笑起来挂在嘴角两边的小梨涡,心想:她确实很喜欢照相,而且非常上镜!阿德曾经在我面前用“双目含情,肤白如雪,皎若明月”来形容阿芳!她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却依旧风韵迷人!可想而知她年轻时有多漂亮!不知道曾有多少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可她对年轻时的“恋爱史”从来只字不提。

     “啊,怪不得昨天看见那么多旅游车了。我近来忙着张罗阿成的事,都把‘花海节’这事给忘记了。”嫦妈说。

     “你在他身上费了不少心呀!希望他能知恩图报吧!”芳姐说。

     “说什么‘恩’呢?他昨天下午就急着问我有什么事可以帮我做了。我让他安安静静休息两天,然后带他去最大的展区‘中央公园展区’去看花,凑凑热闹!”

     芳姐的女儿随芳姐姓。芳姐全名“唐芳”,她的女儿叫“唐雅樾”。雅樾虽然长得远不及芳姐那般浓桃艳李,但也算明秀端庄。

     雅樾从小和芳姐相依为命。读小学的时候,填写家庭情况表,因为“父亲”一栏留了空白,被一个曾是“朋友”的女同学看见了,在班里暗地传讲。

     有几个好事的女同学知道之后,围起来取笑雅樾是私生女。雅樾因为这事和那些女同学吵架,继而动手打架!要不是那些女同学有错在先,雅樾就被学校记大过了。之后那几个被打的女同学心怀不忿,事事处处针对雅樾。而那个曾是“朋友”的女同学,也没有再和雅樾做朋友了,看见芳姐来接雅樾放学连招呼也不打。

     芳姐觉得自己的女儿在那间小学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一气之下,给雅樾转了学。她对雅樾千叮万嘱:除了自己母亲之外,不要再和任何人走得太近,不要再和任何人交心,免得再被出卖。

     今年是雅樾本科最后一学年。她在学校里没有可以称得上“朋友”的同学。同宿舍的其他女同学出去看戏、逛街,雅樾很少会同去。

     其实,她与其他年轻人一样,喜欢接触新鲜事物,喜欢凑热闹,但是妈妈的嘱咐和前事的阴影,让她害怕和别人走得太近,特别是女同学,她害怕再被出卖。

     在她心中,女人这种生物,就好比杂物筐:爱八卦,长舌头,贪安逸,不思进取!

     有时候,她会笑自己:怎么我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也是女人,可能我本质也是一个杂物筐,不过加了个盖子,自我克制罢了!

     这天下午,同学都出去了,雅樾没课。她昨天在兼职群里报名做手机店的“顾客演员”。对于配合商家演“顾客”以及配合炒作团队演“粉丝”的事,她从来都表现得中规中矩。不迟到不早退,让自己保持有存在感但又尽量低调,群主很喜欢安排她去做事。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她从来不和群主讨价还价,也不催收工资。

     雅樾正在店里配合售货员引导顾客消费。芳姐用手机偷拍了阿成的照片,发给雅樾,附上一句:“帅吗?”

     雅樾一看,妈妈发来一张没对好焦的男人照片。隐约看得出是一个年轻的男人,穿着黄黑格仔衬衫,齐留海。至于面部,除了能分辨眼、耳、口、鼻、眉之外,其他根本一塌糊涂!

     雅樾打趣妈妈:“你新交的男朋友?妈,这个人……也太年轻了吧!”

     芳姐发了个鬼面表情过去:“呸!我都快五十的人了,还交年轻男人干嘛?我是给你看看,让他做你男朋友,你受不受?”

     雅樾想,妈妈定是玩疯了!她回复:“我在做事,这猪头你留着慢慢享用吧!”

     芳姐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有客人进店,芳姐把手机放进柜子里,招呼客人去了。

     雅樾想,妈妈一个人在店里面一定寂寞得很,所以发了张不知所谓的照片来找话题!后天没课,就回家去陪陪她吧。

     正想着,听见身后有人在大声说话,转身一看,原来是商店的男售货员揪着一个中年女人,说她偷东西。中年女人想抽回被抓住的手,两人站在柜台边不停地互相拉扯。店里一下子围了一班看热闹的人。

     雅樾想,秩序一乱,就让偷东西的人更加有机可乘了!这售货员抓小偷也不知道讲究技术!

     雅樾想找店长处理,找来找去也找不到店长。于是她推开人群,走到那中年女人身边,向男售货员扬了扬右手手腕的手带,向他示意是自己人。

     雅樾故意大声对男售货员说:“我说这位小哥,阿姨可能一时大意,买东西忘记付款罢了!应该是误会吧!”转过头来对中年女人说:“阿姨,你检查一下你的口袋,是不是有东西忘记付款了?如果有,给了钱就没事了呗!这位小哥,你也别把好人当贼办吧!”

     中年女人知道自己逃不掉,现在又有台阶可下,马上装模作样地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最后从裤兜里摸出一张未打开包装的手机内存卡,扔回柜台上,故作高傲地说:“看你这待客态度!我只是一时大意,用不着大呼小叫嘛!没心情!不买了!”

     售货员马上把手机内存卡放进柜台里。雅樾拍了拍女人的肩头,说:“走吧走吧!以后买东西记得付款。”又对围观的人说:“没事,一场误会。”大家散开了。

     店长拿着电话回到店里。原来这里没信号,他到店外接电话。售货员低声把刚才有人偷东西的事告诉了店长。店长听完后,示意其他店员,注意自己柜台的货物,以防有人趁人多偷东西。

     事情平息了,雅樾看看时间,是时候下班了。她跟店长打了招呼,安安静静地随着人流离开了手机店。

      

     两天后,雅樾收拾了一袋懒得洗的脏衣服,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车。上车后给芳姐发了条信息说,已经上车了。芳姐心里计算着女儿回来的时间。

     如果不是周末,小店白天没什么客人,平时她就这样拿着手机看看新闻,站到门口看看路过的人,一天就这样过了。如果没课,雅樾就和她聊几句,或者直接来个视频通话。雅樾去读大学的四年时间,其实她感到很寂寞!所以一听女儿说回来,她就情不自禁摸摸这,摸摸那,完全坐不住。

     小店里有电视机,但她不爱看电视。她觉得看电视和看手机不同,看电视不能选择性跳过某些内容,可能会看到自己不爱看的人和事,让自己想起那些不快乐的事。所以除非客人要求,否则她不会打开电视机。

     雅樾果然在芳姐预计的时间内准时到达。

     她下了车,挎着一大袋脏衣服,心想,待会儿妈妈看见一大袋脏衣服,肯定会骂我懒,应该怎样顶回去呢?哈,还是不要顶了吧!懒就认了呗,妈妈一定会一边骂,一边帮我全部洗干净的,还会喷上香水呢!

     果然,芳姐远远看到女儿挎着一个大袋子,知道她又把衣服拿回来让她洗了!她装出一副生气的模样,叉着腰,远远指着女儿,做出一个生气要骂人的样子。

     雅樾看见妈妈又在那里装模作样,她加快了脚步。快到妈妈身边的时候,雅樾把袋子放到地上,张开双手跑到芳姐身边,一下子把芳姐抱得紧紧的,嘴里说着:“妈妈,想你哦!”

    芳姐半笑着说:“没衣服穿就知道回来了。还说‘妈妈想你哦!’有没有第二招?”

    雅樾放开手,笑嘻嘻地说:“没有了!”

    芳姐推开雅樾,走过去把袋子拿进屋里。

    “不是没衣服穿,而是专门回来陪陪你这个留守老人!”雅樾跟在芳姐后面边走边说。

    “你说谁老人!隔壁嫦妈也不爱听别人说她老人,你却把你花容月貌、人见人赞的妈妈叫老人!真可恶!衣服自己洗吧!饭也不煮给你吃了!”

     雅樾一把搂过芳姐:“你真的忍心让你的心肝宝饿着肚子吗?吃大厨师芳姐煮的饭菜会变美的哦!你看,我有多长时间没吃你的菜,都不美了!”她轻轻拍了拍芳姐的脸:“就只有你一个人最美了!”

    芳姐被逗笑了,说:“油嘴滑舌!”

    雅樾笑着说:“随你啊!”

    母女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很是温馨。

    

     吃饭的时候,芳姐忽然想起,拿出手机,翻开阿成的照片让雅樾看。

     雅樾一看:“这次终于有一两张清晰照片了!可就是拍摄的角度有点不知所以然:要么只看到耳朵,要么只有半张脸。”

     芳姐低声说:“这是我前天发给你看的那个人,叫阿成,嫦妈带回家的那个。你可得认住他。这个人话很少,和我说话一张嘴就口吃!挺逗的!手上有伤还没全好,不能搬不能抬,暂时想不到他有什么可用之处。观察了两天,暂时没什么坏人的迹象,不过你出入得小心一点。”

     雅樾一边看芳姐拍的照片,一边点头。等芳姐说完,她拿起手机笑着说:“妈,你让我小心这个人,让我认住他的样子,可是你要么拍得如云似雾,要么只拍了后背和耳朵,你让我怎么认住他啊!就你这拍照技术可千万别说是我妈!”

     芳姐拍了拍雅樾的后脑勺,呸了一声,说:“难道我要对他说:喂!我要让我女儿认住你的样子,好防备你!来!你站好,让我把你拍得清清楚楚!”

     雅樾对芳姐无语了,她摇摇头说:“我妈美貌有余,智商堪忧啊!”她放下手机,低头继续吃饭。芳姐不明白她说的话,没理她。

     

     嫦妈煮牛杂,阿成凑过去看。嫦妈问他爱吃这些吗?阿成认真地看了一会儿,问嫦妈:“这些内脏能吃吗?”

     嫦妈觉得他问得出奇,心想,他以前应该没吃过街边小吃。阿成拿了筷子夹了一块放进嘴里,大赞好吃。

     嫦妈说:“我在前边校区的路口卖牛杂已十多年了。”

     阿成说:“不过应该多放点……”他觉得自己不该再说下去了。

     “多放点糖!你这舌头真厉害!砂糖用完了,我转头出去买。”

     “今晚开档吗?”

     “要隔天才好入味,明天傍晚去摆档。”

     阿成说要跟去,嫦妈摇头说:“那边虽然是要交摊位租,但是那边的流动小档一向是退休老人的专利,你在那里格格不入。”

     阿成想了想,说:“老人的专利?那就是说来吃东西全部都是老人?”

     “不!来吃东西的都是年轻人,学生!”

     阿成笑着说:“就是说我去也无防了!”

     嫦妈笑他:“舌头开始调皮了!”

     阿成摸摸头说:“我说错话了吗?”

     “没有错。只是我这两天发现你对做食物很有兴趣!以前应该是个食家,或者是个大厨师吧!还有,你这人要么不说话,要么就句句到位!”

     “那我少说两句好了!”阿成很认真地说。

     他想了想,又说:“近期我想到处走走看看,看能不能碰到合适的工作。”

     嫦妈说:“现在连搬砖的都要看身份证。还是先休养一下,找工作的事慢慢再说吧。隔壁芳姐她们主意多,我明天去跟她说说,或许有办法。”

     牛杂煮好了,关了火。嫦妈问阿成:“我们去看花好不好?”

     阿成想了想,问:“是不是很多人?”

     嫦妈说:“人多好啊,热闹啊!你不喜欢热闹?”

     阿成想,不要扫她的兴,连忙摆手说:“不是,先了解一下情况而已。”

     两人收拾好东西,预备出发。嫦妈那一辆半新不旧的小三轮车,车架改装过,能载重货。

     嫦妈说:“我骑车,你坐后面。”

     阿成说:“应该调转过来,我骑车,你坐后面。”

     嫦妈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你的手还没全好,还是不要跟我争吧。”

     阿成摸了摸自己的手臂,想:我这手臂比别人粗,平时应该有锻炼的。不至于要休养一百天吧!不过现在也常隐隐作痛……还是算了,顺一下她老人家的意思。

     阿成点了点头。他把三轮车推到门外。只见嫦妈身手敏捷,一步跨上车,向阿成努了努嘴说:“上来!”

     阿成长得高,三轮车的车架很小,阿成坐上去要踮起脚尖,抱住双膝,才勉强坐稳。嫦妈轻而易举地搅动脚踏,三轮车缓缓向前进。

     阿成惊奇地说:“嫦妈,你技术真好!”

     “我经常自己骑三轮车去批发市场采购饮料和肉类,有时会一次过载着比你更重的货物回来呢!生活就是这样,再重再难,你也得用力去克服它,而不是被它克服你!”

    “我会很快好起来的,我会尽力报答你!”

    “别说‘报答’这个词!我没有帮过你什么,反而是我应该感谢你!”

    “啊?”

    “你啊……怎么说呢?嗯,迟点再跟你说。以后不要再说那个词了。我不爱听这词!反正,你明白一切都是缘分就可以了!”

    “那,我会铭记这份缘分的!”

     就这样,一老一少骑着三轮车向展区出发了。

   

     到了中央公园展区。嫦妈拿出一条大锁链把三轮车锁在路边的栏杆上。

     展区不设门票。今天不是周末,所以他们很快就进到展区了。场内人头涌涌,人的说话声和提示人们注意安全的广播、音乐声混合在一起,很吵杂。阿成又有一种想逃离的感觉了……但他想起刚才嫦妈的话:“用力去克服它,而不是被它克服你!”

     于是,他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看花。新奇有趣的花卉造景让嫦妈很兴奋,她拿出她的老人手机,拉着阿成到处拍照。

    “如果人流不是这么密集,在十步一景的展区中畅游,实在很有乐趣。”嫦妈说,“造物者手中所造的小花一朵,竟比这世上任何华丽的衣裳都要美丽!”

     阿成说:“那所谓‘人比花更艳’的小曲唱词,到底只是一种讨人欢喜、抬举凡人的修辞手法而已。”

     位于展区中间有一个正圆形的七彩花海。由矮株盆花组拼而成。七彩花海正中心是红色,往外一圈是橙色,再往外几圈分别是黄色、绿色、青色、蓝色、紫色。最外一圈的紫色是熏衣草。初夏的风抚过熏衣草,带着熏衣草独特的香气,吹到游人的身上,把游人的头发也熏香了!这个七彩花海造景,远远看去,就像两条彩虹相接,充满童话色彩。

     嫦妈很欣赏这个七彩花海,俯身用手机不停拍照。

     到了休息区,嫦妈见阿成有点疲态,让他在休息区坐坐。她说知道有一条小路可以直接走到小卖部,她去买支装水。说着快步走过去了。阿成见嫦妈走远,才坐到椅子上。

    距离休息区大约五米处,雅樾一个人背着背包走着,边走边用手机拍照。芳姐去了洗手间。

    阿成看着她走过,心想,这个女孩一个人来看花。现在的女孩都很独立!

    雅樾看到一个有趣的小造景,想自拍,又觉得自己的背包有点不好上镜,于是用左手拿着背包,右手举着手机做着各种表情自拍。

    突然,一个穿着黑色风衣,三十多岁样子的男人向雅樾冲过去,伸手猛抢雅樾手上的背包。雅樾并不柔弱,马上反应过来用力紧紧抓住背包扯回去。她嘴里大喊:“抢劫啊!抢劫啊!”

    路过的游人停下了脚步远远地围观。

    那个抢东西的男人知道这次不容易得手,于是大声叫骂:“臭婆娘!拿了我刚发的工资要去打麻将!快把钱还给我!”一边骂,一边狂扯雅樾的背包。

    雅樾向人群大声叫喊:“抢劫啊!我不认识他的!”

    那男人急了,挥拳要打雅樾的脸!

    阿成两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抓住男人挥拳的手臂,瞪着眼睛对男人说:“别动!那边有两个警察,你不想进去蹲的话,马上松开手,给我滚!”

     那男人见形势不对,松开抢包的手,往后退。阿成也松开手。那男人一溜烟跑了。

     阿成瞪着他的背影,说:“算你走得快!”

     雅樾环望了一圈,没看见有警察。她一边把背包背上,一边说:“谢谢你出手相助!这种人应该交公安严惩!”

     阿成心想,她说话声音响亮清脆,语音干净利落,一听就知道是一个能说会道的女孩。

     阿成和雅樾站得很近。雅樾抬头看着眼前这个对自己出手相助的男人:高瘦个儿,眉目俊秀,上唇唇弓中间挂着半点唇珠,十分精致,嘴角微微上扬,显出一丝温柔;两颧弧线平顺,与稍微尖翘的下巴搭配得恰到好处!五官带着女性的柔美又不失男性的儒雅。简直可以用“清朗俊雅,日月入怀”来形容!

     雅樾从小爱画漫画,课余参加学校的动漫社。她想:这不就是学姐整天说的“撕漫男”吗?

     她的心里情不自禁冒出了“帅哥”、“靓仔”、“小鲜肉”等词语。这些词语在女生群中常用来赞美长得好看的男同学。或许因为他帮助过她,这时的她,觉得眼前这个“救美的英雄”,长得十分好看,连学校里几位有名的校草也远远比不上他!

     阿成也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只见对方中等身材,齐肩短发,及眉的空气刘海,菱型脸,悬胆鼻,坚毅的眼睛搭配浓淡相宜的一字眉。美不美因人目光而异,但无可否认的是,在她身上透着一种大女主的霸道气质。

    阿成心想:看外貌,她就是那种敢和抢包贼撑到底的女孩!那贼抢东西也不看准人再抢!想着笑了出来。

    雅樾也笑了:“刚才你说警察来了,是吓唬那个贼的!”

    阿成点了点头。接着他们微笑着互相介绍了自己。

    芳姐从厕所出来,看见雅樾和阿成站在一起,快步走过去把女儿拉到自己身边,阿成连忙向她打招呼。芳姐对阿成说:“这么巧,你一个人来看花?”

    她和雅樾咬耳朵:“这就是嫦妈带回来的那个。”

    雅樾点了点头,心想,哦,就是他,看样子应该不是坏人。就算是坏人,也不是很坏那种吧!

    阿成觉得此时芳姐看自己的眼神里带着满满的敌意,他又紧张起来了。他结巴地说:“嫦,妈买水,去了。”

    芳姐斜眼看阿成,低声说:“怎么好意思让一个六十多岁的阿婆去排队买水啊?”

    阿成听了很尴尬,又不知怎么辩说,摸摸脑袋,不知所措地向后退了一步,刚好踩在泥地的水坑里,踩了一脚泥。   

    芳姐捂嘴笑道:“果然又是帅不过三秒!”

    雅樾用手肘顶了芳姐一下,小声对芳姐说:“阿成刚刚才帮我赶走了抢包贼,你现在怎么能这样落井下石呢?”

    芳姐连忙收住笑容,说:“哦,对不起,我只是在说笑。”

    雅樾嘟着嘴,低声说:“分明故意取笑。”

    她从背包摸出一包纸巾递给阿成。芳姐说:“厕所人满为患,别去洗了,就地擦一下好了。”

    嫦妈拿着两瓶水走回来。看见芳姐和雅樾,开心地跟她们打招呼。低头见阿成蹲在地上擦脚上的泥,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阿成笑了笑,没说话。

    雅樾觉得妈妈让自己很丢脸。好歹今天也算是和一个高大威猛的帅哥邂逅嘛!活活的一出“英雄救美”嘛!更值美景当前,应该互相留个好印象才对,结果妈妈却蹦出来搞砸了气氛!

     她无心再赏花了,说:“阿成的鞋脏成这样,不如我们出去找个食店坐下来,让他整理一下吧!顺便吃点东西,我请客!”

     芳姐见女儿这么大方,问:“你是不是发达了?请客哦!平时不见你请我去一次P记!”

     雅樾从背包里拿出口罩,一下子罩在芳姐的脸上,说:“这里风尘大,盖一盖吧!”

     芳姐知道女儿不悦,也没有再说下去了。

     嫦妈觉得雅樾这个提议不错,她看得出雅樾对芳姐的话十分不满,便低声对阿成说:“人家女孩请吃东西呢!那我们改天再来,展期一个月呢!”阿成自然没有异议。

     于是,几个人离开了展场,到路边找馆子去了。

     

     吃完东西,刚回到家门口,雅樾开始数落芳姐:“妈你就是口不择言,砸场专业户!搞得我们花看不成,照也没拍几张!”

     芳姐要转移话题,说:“那个男的不怎么吃东西,怪不得长得像条竹竿!男人太瘦像猴子,尖酸刻薄,不好看。”

     雅樾说:“人家吃得少说人家像猴子;如果吃得多又会说人家像是监狱里放出来的了!妈妈你留点口德行么?”

     芳姐不以为然,走到柜台后面拿出钥匙开了小食店的闸门。

     雅樾心里不忿,跟着她后面继续说她的不是。芳姐故意去冰柜拿食物出来,若无其事地慢慢一件件放进食品展架。雅樾看见妈妈没心没肺的样子,生着闷气坐到里屋的沙发上看手机。

     芳姐见女儿不说话,笑咪咪地靠近女儿坐下,故意说:“啊!有人从回家的路上就开始唠叨我,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好像我是三姑六婆破坏了人家的好姻缘似的!”

     雅樾被芳姐气得说不出话,瞪了她一眼。

     芳姐哈哈大笑起来说:“女大不中留啊!开始看男人了哦!喂,学校那么多高材生,怎么不见你拉几个回来让我挑挑?隔壁那个不明来历的,才见了一面,人家才帮了你一下,你就恨不得把心肝儿都给人了!”

     雅樾忍不住了,说:“妈妈,我不是发骚看男人!我再说一遍,人家是见义勇为,是义举,我报答人家还来不及呢!你倒好,不分清红皂白就蹦出来数落人家,取笑人家!本来我想说几句好话感谢人家的,怎么说,也是第一次见面,第一印像嘛!你这一出来就把气氛往死里拉,我还能怎么说下去呢?你真是太太太可恶了!”

    芳姐笑得更厉害,点了点雅樾的鼻子说:“你这丑小鸭!说来说去就是怪我搞砸了你和帅哥的邂逅!让你在人家心里的第一印象被破坏掉了!叽里呱啦,这这那那地说了我一大通,最终还是说到重点了!看来呀,我要发散人手去给你找男朋友啦!明年毕业,就拍拖,尽快结婚生孩子,我要抱孙了哦!”芳姐说着拍手大笑。

     雅樾被说得脸红耳赤,瞪了芳姐几眼,自个儿回房间去了。

     芳姐拿出手机,一边看一边自言自语:“啊,我记得通讯录里有两个专门给人拉红线的。让我亲自把关,别让你乱来!你妈我年轻的时候就是贪心,结果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女儿啊,你可不要步我后尘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海梦游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海梦游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