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溪涧】第三章:穷游历险记(下)
陈迹2020-08-28 21:296,597

  建章和阿成正聊到兴头,忽然发现头顶的灯光闪了一下。建章抬头一看,原来是鞋柜顶上的节能灯出现频闪。

  “佳允,屋里有新的节能灯吗?”建章问佳允。

  “有。我叫人进来修。”佳允走到鞋柜边,打开柜门,取出了一盏2W的小节能灯,建章顺手接过来。

  “我给你换了。不用叫人来。”建章说着低头找脚凳。

  “这里没有可以垫高的凳子。还是让他们来换吧!”佳允说。

  建章灵机一动,向阿成打了个眼色,阿成马上明白了。他原地坐下,抱着左膝。建章拿着节能灯,脱下拖鞋,单脚站到阿成的膝盖上,几下子就把灯换好了。

  “兄弟的用处还挺多的!”佳允笑了。

  建章一边伸手把阿成拉起来,一边说:“WiFi信号时有时无,怕是打雷烧坏了路由器,你让工作人员拿个新的路由器过来,我也给你换上。”

  “我也觉得很卡!行,让他们来换就是了!”佳允按了按对讲机,让助手拿新的路由器进来。助手很快把新的路由器拿了过来。建章一手接过路由器,看了看说:“这个牌子用户评论一般,我写另外一个品牌的名字给你,你让他们去采购备用。”他又对佳允的助手说,“谢啦!我来换吧!顺道检查一下其他线路有没有问题。”

  助手看了看佳允,佳允点了点头,助手就出去了。

  建章眼明手快,不一会儿就把路由器给换上并调试好了。还顺道把台式电脑后面的电源线、信号线整理得井井有条。

  佳允心里对他越来越欣赏,笑着向他道谢。建章顺势向佳允要了聊天软件的ID号,佳允也不拒绝,两人互加了好友。阿成坐在台阶边,看着建章忙这忙那,已经猜到建章的心思了。看佳允从原来毫无语调的说话方式,慢慢转变得柔和温软,他也猜到佳允对建章的心思了。

  他很羡慕建章。工作时一身正气凛然,生活中机灵有趣,背后又仿佛有一双大翅膀,可以随时展开,给别人遮风挡雨!

  雨停了,还出了太阳。建章说要走了。他拉起阿成的裤管一看,脚已经肿起一个红色大包!建章说:“敷过冰还是肿了,像红烧牛腿一样!”说着“噗嗤”地笑了出来。

  阿成说:“幸灾乐祸!再笑就让你背着我走!反正我们天黑前必须要找到出路离开这里!”

  建章听了,直接蹲下来,要背阿成。阿成反倒不好意思起来,表示拒绝。

  建章故意骂道:“婆婆妈妈!担心我占你便宜不成?快上来啊!”

  阿成没理他,摇头表示不愿意,站起来要自己走,走不了几步,又痛又麻,只好站着不动。

  建章搭住他的肩头,说:“成哥哥,不是跟你说笑,你这‘牛腿’一瘸一拐,我们天黑也出不去啊!进来的路全程没有信号,给他们导航也用不了,这路他们的车也进不来。所以我们必须走路出去!这条路总长大约一公里左右。我算过了,我背你走完这一公里,到停车的地方,我就刚好耗尽力气。你到时候好好地给建哥哥我捶捶背就是了!”

  阿成说:“你这‘一公里刚好耗尽力气’是怎么算出来的?”

  建章说:“我数学不好,大概加上估算得来的!”

  阿成说:“嗯,你爸告诉我,你的语文、数学、英语也不怎么好……”

  建章拍了他一下:“树林里风水好啊!让你在里头过上一夜,准保你这‘牛腿’变‘象腿’!”

  阿成捂嘴不说了,张开手示意让他背。

  建章一面嫌弃地说:“只会欺负我人品好,在我面前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待会儿见了雅樾,就马上对人家低眉颔首、言听计从、亦步亦趋!”

  阿成说:“老兄,你是男子汉,别拿自己和女人乱比较好吗?”

  佳允走过来,说:“四字词语随口就来,怎么说他语文不好呢?”

  建章说:“就是嘛!我就说和他不通电!”

  佳允问:“和他不通电,那你和谁通电?”问完之后,佳允似乎想起了什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建章背起阿成,说:“让你平时多吃点,增重量、长肌肉,你就不听!你看你这一米八几的大个子,比我们局里快要退休的缩水大叔还要轻!”

  阿成说:“再胖,衣服都不合穿了!”

  佳允给他们理了一下翘起的衣服,说:“看来,你不单单对女生有研究,连缩水大叔你也抱过、研究过啊?”

  建章连忙说:“别误会!是几个中队联合搞户外

  拓展,我要背着同组的人爬坡……”

  阿成说:“谁有闲情雅致误会你?天快黑了,走吧!”

  建章说:“我和人家佳允多说几句,你也要打岔是吗?我一会儿真找个泥坑把你……”

  佳允说:“好了,你们两个男人就别在这儿‘打情骂俏’了,走吧!走吧!再见了!不送了!”

  建章连忙笑着说:“再见啊!会再见的!”

  阿成知道他们之间的心思,笑而不语。

  建章背着阿成出了小屋,佳允站在屋檐下向他们挥手。建章回头看了佳允几次,自言自语:“多好的女孩!必须再回来!等我哦……”

  阿成说:“人家听不到,你说大声点……”

  佳允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想:“看来,有朋友真不错!只可惜我……”她叹了口气,转身回屋里去了。

  建章很强壮,力气不是一般的大,他在林子里快步行走。因为他进来的时候一路做了标记,这时顺着标记走,没有迷路。

  阿成说:“你这‘建’姓也太特别了!我查过,说是楚国太子建的后代!”

  建章得意地说:“嘿嘿!我爸不是本地人。我爸当兵立了功,复员后获安排到这里工作,我们就在这里落户了!我们这‘建’姓出了不少科学家、企业家啊什么的,挺了不起的!”

  阿成问:“你做警察的原因是什么?”

  建章说:“一方面是我爸从小对我灌输,男人要‘为人民服务’;另一方面,就是男子汉的使命感啊!”

  阿成笑了:“这‘使命感’不是在国家有难的时候才有用的吗?”

  建章说:“你的思想修为太肤浅了!大丈夫如果没有抱负,白活几十年!到时两脚一蹬,一把火烧成灰,“呜”一阵风,世界就再也没有你的痕迹了!当上了人民警察之后,我领悟到了一件事情:我不是进入了一个行业,而是承担了一项使命!所以我时刻告诫自己:不忘初心,无愧使命!”

  阿成说:“嗯,使命!我记得曾有声音让我去寻找自己的使命!但我没什么大志向,就想着安安稳稳、平平凡凡地过一辈子就好了!给我多一点时间就好了……”

  建章不耐烦地说:“生命在乎宽度,不在乎长度!人活一千岁,但碌碌无为有何用!作恶害人有何用!我处理过一个案件,那人表面博学多才,文凭多的是,却与父母不和,最后为了得到遗产而轼父杀母,抛尸大海!审讯的时候,还振振有词,理所当然!人们常说,钱是万恶之源,但其实,万恶源自人心!”

  阿成说:“嗯,也不能说绝对,某些时候,有钱才能活下去。”

  建章说:“我爸说,人可以舍弃钱财,但绝不可因环境而背离初心!我爸从小对我的教导就很严格!我感觉自己像是在军营里长大的!”

  阿成说:“嗯,你爸有时还挺严肃!”

  建章说:“我爸本来更严肃!小时候打我,要我站直不准哭!他说哭就是不认错!后来妈不在了,他的性格变柔和了!当时为了治妈的病,我爸连房子也拿去抵押了!后来我妈还是走了!我家也过了一段很贫苦的日子!”

  阿成说;“好人有好报!我祝愿你呀,一觉睡醒之后,变成大公司的霸道总裁!起居出入都有一个团队的人跟在你后面为你服务!几个商业广场过千商户排着队向你交租!每天睁开眼就有大笔收入……”

  建章听他这样滔滔不绝地说,不禁哈哈大笑:“这个‘宏愿’我这辈子恐怕是无可能实现的!等下辈子吧!我还是希冀一下,你是落难贵公子实际一点!”

  建章累了,他把阿成放下来。两人坐在被太阳晒干了的石头上休息。

  阿成说:“这路九曲十八弯,你是怎么进来的?”

  建章说:“我兜了几转,发现自己在原地打转。于是我想到‘反其道而行之’!看上去很大机会是正确的路,就不要走,要走看上去机会小的路;还要一路作记号。其实也有一些是运气!”

  阿成说:“你谦虚了。这路如要驾驶车辆通过,有相当的难度,路面上也不见车轮印,难道刚才的工作人员真是走路进去的吗?”

  建章说:“我也在想这个问题。你没发现刚才那些饭菜都是新鲜热辣的吗?不像是经过很远的路程。就是说小屋附近有隐蔽的配套服务设施!还有,虽然我从窗边看见他们都是从树林这边步行过来的,但是我发现那些工作人员的鞋上没有沾什么泥水。”

  阿成接着说:“所以他们是乘车进来的!可能是电瓶车,所以听不见发动机的声音!”

  建章说:“哎呀!我蠢啊!怎么现在才想到这点呢?为什么不让他们用车载我们出去,而要步行出去呢!”

  阿成说:“他们肯定是有些东西不想让外人知道的!要是有心载我们出去,佳允早就提出来了!”

  正说着,林子右边起了一阵刮地风,把落叶吹了起来,发出沙沙的声响。建章马上背起阿成继续上路。

  建章说:“他们一定是要对某些事情进行保密!说不定很快会把这原来的路进行修改!“建章想了想又说,“你觉得奇怪吗?一个女孩,一座单间的小屋,连门都是隐藏的。你说,雇一个专业的团队专职管理生活事务,全天保安监控,那得花多少钱?”

  阿成说:“她做的是什么工作呢?看那里的环境,好像并不明确。”

  建章说:“她说是工作室,但她却说没人进去。”

  阿成说:“你不是每事必问的吗?干嘛刚才不问这些,只说其他?”

  建章故意说:“对啊!我怎么突然变蠢了!”

  阿成说:“你是被迷魂了!”阿成一把抓住建章的衣领,说:“建章,莫非这里,真闹鬼?”

  建章连忙说:“放手放手!勒死我啦!别相信那些谣言!我不信鬼怪!我觉得啊,她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几处说到‘生命安全’,却欲言又止!还说‘不是人’!”

  阿成说:“女鬼杜丽娘初次遇见柳生,也是满脸委屈,欲言又止!”

  建章说:“这个什么鬼‘杜丽娘’是什么东西?”

  阿成说:“《游园惊梦》里的女主啊!前阵子在德哥那里看到的,舞台剧脚本版,绝版珍藏!”

  建章说:“让你别借德哥那些天书来看,偏偏你看完一本又一本!终于中毒了!”

  阿成说:“我的字写得像鬼画符一样难看,错字、白字一大堆,所以我怀疑自己可能是个半文盲!我想多学习!雅樾是本科的……我们之间何止相隔一条江河的距离!”

  他说到这里,觉得自己说得太直白了,没有再说下去。

  建章笑着说:“据我所知,雅樾的语文水平比我的也高不到哪里去!哈!你们之间欲盖弥彰,再不抓紧,就会产生若即若离的错觉!一旦第三者出现,就很容易错过彼此了!爱就直接表达!不需要拐弯抹角!”

  阿成想转换话题,说:“别说这些。说回你对佳允的想法吧!”

  建章笑了笑说:“告诉你,我给她换路由器的时候,留意过她书桌上摆放的东西。除了文具,草稿纸,还有七八本新书,没有刊号,没有出版商的名字,应该是样本书,不是正式发行的那种。还有,她台式电脑的键盘上,英文字母按键、空格键、回车键上的使用痕迹非常明显,键盘是九成新的,她极有可能是从事文字创作相关的工作。”

  阿成问:“确定?”

  建章说:“是推测,不能说是确定。哎!我发现你越来越重啊!”

  阿成说:“不是我越来越重,是你越来越乏了!我下地走路吧!”

  “不用!转过前面那个岔口,就是这个树林的出口了!我背着你才能快点离开这个树林!这里阴风阵阵,说不定过一会又下雨了!不过,如果这进去的路真变了,那我就有可能再也见不着她了!”建章语带失落。

  阿成说:“一直想着要再见人家,你看上人家了!你就承认了呗!其实想来也挺浪漫的:英伟不凡的建公子,恋慕美貌率真又带着神秘感的郑佳允姑娘,这不就是一出现实版的《游园惊梦》吗?回去要好好地跟雅樾讲述一番,让她给画出来!”

  建章说:“这个我得收版权费啊!我是想,你滑下山坡一瘸一拐,人家女孩子不计较瓜田李下之嫌,出手帮助你,还招待你吃饭,怎么说你也该回去答谢人家嘛……”

  阿成说:“人家说那是工作室!工作的地方!正常招待客人也不至于有‘瓜田李下之嫌’吧!还有一群人在监视呢!分明是拿我来做借口!不过算了,看你背我这一路,我将就着不介意吧!反正下次你能找到进去的路,这出《游园惊梦》才有演下去的可能!”

  建章说:“以我的专业头脑,我一定能行!还有,刚才佳允说,‘再见’!再见啊!明白不?就是期待我们再来访的意思!”

  阿成知道建章“锲而不舍”的性格,他若真心喜欢人家,绝不轻易放弃!

  他想:建章和佳允是同一类人。敢爱敢恨,勇敢直率,胸无城府!如能把建章这性格分我一半就好了!人啊,可以洞悉身外很多事物,却无法完全了解自己!总是被背后很多不可预见的事情所捆绑束缚,却无处申诉!

  建章背着阿成循着自己所作的标记,顺利走出树林。

  手机信号恢复了,电话信息响个不停。他们租用的出租车就停在保安工作的别墅门口。余海、静儿和两个保安人员正坐在别墅门前小篱笆旁的黑棕色碳木桌子边,饶有兴趣地谈论着什么。

  雅樾站在树林边,一看见建章背着阿成走出树林,飞快地跑了过来。建章放下阿成,顿觉双臂又麻又软!就地坐在草地上。一坐下去,马上就后悔了:草还未干,他坐了一屁股水。还好这是一片人工铺设的地毯草,还不至于一裤子泥水!

  建章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和大腿,抓狂得表情失控!太累了,反正裤子也已湿透了,他也懒得马上站起来,索性坐在湿漉漉的草地上休息。

  雅樾见阿成被背着出来,不停问他滑下山坡伤着哪里了?

  建章故意大声说:“哎呀!真惨呀!全麻了,还湿透了!”

  阿成连忙说:“没事没事!快站起来,我给你捶捶背!”

  雅樾围着阿成看了一圈,看见他的脖子和手背有几道伤痕,又见他的右脚好像踮了起来,紧张地问:“脚伤了吗?”

  阿成缓缓向后退了一小步,说:“没什么,我不小心崴了脚。”

  建章又故意大声说:“啊!事隔十几年,绝世好人建章同学今天又给唐雅樾同学背了一次黑锅啊!”

  阿成提了提裤管,慢慢蹲下,给建章按摩手臂。他抬起头对雅樾说:“我走路困难。这从树林里出来差不多一公里的路,是你这个‘绝世好人建章同学’背我走的!”

  雅樾听了,明白他的意思了。马上蹲下,伸手想给建章按摩另外一只手臂,阿成下意识伸手拦开她,说:“不用,我来行了!”

  建章看看阿成又看看雅樾,哈哈大笑,半捂着嘴对雅樾说:“吃醋了!”

  阿成抓了他的腰一下,向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别乱说。雅樾开始的时候被阿成挡开她的手这一举动搞懵了,听建章这样说,马上明白了。

  她站起来,对建章说:“出发的时候,谁在那里自信地说,万事俱备?行李包里的东西是很多,偏倒没有治跌打扭伤的药!”

  建章说:“你咋知道得那么清楚?”

  雅樾说:“你中午发信息给余海,问脚扭伤了怎么处理,我已经猜到你们当中一定有人扭伤了!所以我就去翻行李包啊!”

  建章想了想说:“哦……是哦!”他故意拍了拍自己的头,“哎,是我错了……”

  阿成知道建章心里又在盘算着鬼点子,预备要拿自己和雅樾来开玩笑了。他连忙半跪着给建章按头,说:“小心把自己给打傻了,嘴巴失控乱说话!”

  建章站起来,拍拍屁股,又伸手把阿成拉起来,说:“大丈夫膝下有黄金!这点小恩小惠,怎能受你如此大礼啊!”

  阿成笑了,对雅樾说:“建公子今天化身柳生,巧遇佳人杜丽娘,上演了一出湿身版《游园惊梦》!在下大意受伤,建公子更义字当头、两肋插刀!主动背负在下徒步走出满地泥泞的树林迷宫!此番恩情,令在下感激涕零……”

  建章打断他:“编!只管编!有完没完?”

  阿成挠了挠头,笑着说:“水平有限,只能到这里了……”

  雅樾明白了阿成说的话,笑了笑,向余海和阿静他们打招呼,让他们过来协助阿成坐上出租车。大家向保安挥手道别,驱车驶往宾馆去了。

  建章问余海:“这才一阵子,你就把那两个保安给降服了?”

  余海说:“他们俩交完班走出来,其中一个不停咳嗽,我试着问了几句,于是大家就聊开了。”

  建章说:“那你有没有了解过这个庄园的事?”

  余海说:“我小心试探着问了。他们受雇于同一家私人物业管理公司,专职负责管理这个庄园的安保和管理工作。从养兔子的白篱笆这边到树林后面的山腰,都属于这个私人庄园的范围。树林有一半是自然形成的,有一半是人工种植的,包括我们刚才休息的那个地方,都是人工建成的。刚才拉狗过来的人,是专职负责打理那些燕柳的园丁。他们说,主人举家移民到澳洲去了。”

  “举家?树林里有人居住啊!”建章和阿成异口同声地说。

  余海说:“他们没有提到这个。不过他们的保安工作似乎非常严谨。你看这附近人迹罕至,如果这里面真的没人,这么严谨岂不是多此一举?始终是私人地方,我不便追问。”

  建章自言自语地说:“那我就更有兴趣再来一次了!”

  因为阿成行动不便,他们在宾馆过了一夜,第二天乘出租车在合宁自然保护区环游了一圈,就提前回程了。

  一路上雅樾都因为自己的鲁莽而闷闷不乐。静儿悄悄告诉余海,余海想了想,对建章说:“建章,还早呢,我们找个私房菜饱餐一顿吧!我请客!我调职了,还没正式庆祝过呢!今天难得静儿……雅樾也在,就别给我客气了!”

  雅樾故意半捂着嘴对静儿说:“主要是你在,我是搭的!”静儿的脸刷的一下子红了,轻轻推了雅樾一下。

  建章笑了,他说:“说好了穷游,结果这两天也有人请我吃大餐!我这运气实在太太太好了!

  阿成说:“是!太好了!好人有好报嘛!“他低声对雅樾说,“吃是次要的,遇到画中仙子才是重点!他接下去会有一段时间兴奋得‘胡言乱语’,所以他说什么也不用理会!回去我给你详细讲讲他这个湿身版的《游园惊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海梦游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海梦游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