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浊浪】第一章:摆脱不了的墨菲定律
陈迹2020-09-06 01:077,271

  晨光如柔丝,悄悄穿过乳白色的玫瑰藤蔓提花窗纱,落到雅樾的秀发上。橘子树上小鸟的歌声把她从美梦中唤醒。

  她睁开眼睛,闻到一阵软软的熏香。

  她翻了个身,伸了一下懒腰,揉揉眼睛……

  “这不是我的床!”她猛地抬起头,“这是君昊的床!我……我怎么睡到他的床上?!我们昨晚做了什么?!”雅樾慌忙掀起被子来看……

  “还好,衣服整齐!吓得我……我是怎么睡到他的床上的?”

  雅樾下了床,走出房间,看见君昊闭着眼睛坐在客厅的灰白色布艺沙发上。他身上盖着半条毛毯,毛毯的一头掉落在地上。

  雅樾走过去把毛毯给他盖好,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君昊,君昊……”

  “哦,你醒了……星期六,我没有设闹钟……你要上班吗?”君昊半睁着眼睛问雅樾,他的眼中有几条血丝。

  “不用。我是……那个,我是怎么睡到你床上的?”雅樾摸着自己的脸问他,她的脸上火辣辣。

  “我抱你……”君昊突然拿开身上的毛毯,猛地站起来,捂着嘴冲进洗手间,不停地呕吐。

  “你昨晚喝了多少?怎么到了现在还在呕吐。”雅樾走到洗手间门口看着君昊说。

  君昊摆了摆手,把洗手间的门关上。

  “早知道你酒量这么浅,我就买汽水,而不买啤酒了!”雅樾转身去倒了杯温开水,走到洗手间门前,说:“开门,喝口水吧。”

  “不……不用了。”君昊扶着墙蹲在地上。

  “开门,呕吐罢了,关着门干吗?”雅樾说。

  “我……我小便。你先回去……芳姨和德叔轮流打电话给你……你骂他们了……”君昊断断续续地说。

  “我骂他们?”雅樾瞪大了眼睛。

  雅樾对这事完全没有印象!她只记得在梦里君昊亲她,除此之外,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我竟敢骂德叔?我妈这回一定要扒了我的皮!”雅樾把开水放在桌子上,急急忙忙穿上鞋子和外套,“如果太难受,就发信息给我,我买醒酒药给你……我这回去一定给我妈……唉!我走了……”说着,雅樾拿过手袋,匆匆回家去了。

  君昊打开门,慢慢走回房间,直接倒在床上……

  “医生,我昨晚淋了雨,喝了点酒,头痛得几乎站不起来。之后吃了药也睡不着,整晚坐着,直到天亮。现在还觉得有点恶心。”君昊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

  “程先生,你脑里的血管瘤现在已经增大到0.45CMX0.5CM。随着它的增大,你的症状会进一步加剧!你忘记了上次来复诊,我嘱咐过你要保持良好心态,不能淋雨、不能喝酒吗?”医生语带责备,“不能存有侥幸心理!你还年轻,要知道爱惜自己。除了这些之外,现在还有哪些症状?”

  “你提过的,都有了。我今天来,想咨询一下,做手术的事。”君昊说。

  “好。你的亲属在本地吗?术后需要有人照顾。”医生说。

  “我……没有亲属……”君昊垂下眼睛。

  “那可以让他们过来这边吗?”医生似乎不明白他的意思。

  “我没有亲属……”君昊抬起头看着医生说。

  君昊的脑海里突然又闪过沈琼华的名字。

  “我现在给你再开点止痛药,不过这治标不治本,效用会越来越弱。尽快进行手术吧!”医生说。

  “明白。我要活下去!”君昊点了点头。

  “喂,请问你是沈琼华吗?”君昊,拨通了琼华的电话。

  “是的,请问你是哪位?”电话那头传来了琼华的声音。

  “我是程君昊。”君昊欺负过人家,心里带着愧疚。

  “程君昊!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你现在在哪里?”琼华欣喜地问。

  “我在……你在哪里?我过来找你。”君昊说。

  “我现在调到A市脑科医院工作,在住院部三楼。我昨晚值班,现在下班了。你现在在哪里,我们找个地方见个面吧!”琼华说。

  在君昊的记忆中,沈琼华说话慢条斯理,但她现在说话的语速很快,而且满带自信。

  君昊正站在脑科医院大堂的台阶上,他抬头看了看医院外面的马路:“到医院对面的TinyspotTeahouse吧。”

  琼华推开了茶座的玻璃门,一眼就看见坐在一角的君昊,马上向他走过去。

  她穿着一身淡肉粉色的暗花连衣裙,外面套着一件淡紫色及膝毛绒外套,头上束着一条长马尾,发梢烫成大波浪。她脚上的高跟鞋和连衣裙的花式相近,看上去相当精致,十分出众。

  她红唇如火,笑意盈盈地向君昊走来,比夏日的凤凰花更加艳丽。

  琼华一坐下,服务员就过来招呼。“请给我一杯香桃乌龙茶,免糖,多冰,谢谢。”她的声音虽然比不上雅樾那般清澈娇萌,但却多了几分自信和干练。

  “程君昊!你真是程君昊!”琼华笑着说。她把小手袋拿在手里,从她手指抓手袋的力度来看,她很激动。

  “沈琼华,你还好吗?”君昊向琼华点了点头,礼貌地问。

  “嘿!真不习惯你这么有礼貌!当时我的手机被偷了,你的电话号码也丢了!所以一直没有找你。”琼华说话的语速确实比以前快了很多。

  君昊点了点头,笑了笑,伸手想拿杯子喝水。琼华发现他第一次拿空了,第二次才拿得着杯子。

  “你的眼睛怎么了?”琼华问。

  “没事,视力不好……”他话还未说完,竟倒了自己一身的水。他连忙放下杯子,拿桌面上的纸巾吸走衣服上的水。

  琼华想起之前在脑专科医院遇见他,一种不安的感觉爬上她的心。

  “你看上去,不健康。”琼华收起了笑容,歪头看着君昊。

  “沈医生跟以前不一样了。”君昊一边收拾用过的纸巾一边说。

  “这该谢谢你!”琼华的脸上泛起一丝微笑。

  “为什么谢我?”君昊问。

  “别扯开话题。之前在医院里见到你,你为什么说不认得我?你当时为什么到医院去?你现在的这个状态,骗不了我!”琼华的语气语调,仿如家长让自己的孩子交待犯错的事实。

  君昊忽然在心里问自己:我为什么要约琼华出来呢?不就是希望她能在我治病的事情上给我一点帮助吗?可现在,她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她了,她会愿意帮助我吗?

  “琼华,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势?”君昊伸出双手捧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从你骗我吃鸡屁股和牛蛋蛋开始!”琼华一本正经地说。

  君昊一听,几乎把水喷了出来。

  琼华忍不住笑了,说:“我说的是真话!但那事早就过去了!我现在也交上男朋友了!”

  君昊说:“对不起!我那时只是不想拍拖,所以才想出那馊主意。你的男朋友,是怎样的人?”

  “你弟弟。”琼华伸出右手,用手背托着下巴,甜笑着说,“程峻涛单独来看,人长得还不错;但现在和你比起来,还差很远!”

  琼华说话毫不避嫌。当着君昊的脸评论起他的外貌来,竟一点也不觉得羞涩。

  君昊小心地放下水杯,想了想,说:“既然你和他在一起,就不要拿我和他作比较了……”

  君昊的话还没说完,琼华就接话了:“喜欢不等于拥有,拥有的也不等于是最喜欢的!这叫缺陷美!你失踪之后,我确实想过一直等你回来。可是我奶奶整天唠叨我,说我老大不小了,催我快点结婚,找个人来帮助爸爸。唉,奶奶患了肠癌,做了手术,刚稳定下来,我也不想逆她的意思。所以,就听我爸的,和你弟弟在一起了。”

  “他……你了解他吗?”君昊问。

  “他比你小三个月,在中国出生,十岁移民到美国。他品学兼优,待人彬彬有礼,对长辈很有孝心。虽然中国话说得不太好,但是他很努力学习。一有时间,我就找些话剧本去和他一起练习对话。他很谦虚,进步得很快!你爸对他期望很高。我爸和你爸谈好了,我和峻涛结婚就可以了,不搞什么‘入赘’的老套东西了!”看样子,琼华对峻涛相当满意,嘴里滔滔不绝全是称赞他的话。

  “你见过他妈……他妈是哪位?”君昊想起了自己的妈妈,心里很痛、很难过。

  “他妈在美国,早年生活在C市。听峻涛说,他妈和你爸是初恋。你妈出现之后,她妈自嫌身份卑微,所以自动退出了,分手之后才发现已经有了峻涛和他弟弟。”

  服务员把饮品放到琼华面前。琼华喝了一口冰茶,继续说道:“后来,你爸主动去寻找峻涛他们。峻涛终于从没有爸爸的阴影里走出来,成为一个完整家庭的孩子了!唉,人生太多让人无奈的事情了!嘿,老一辈的故事太曲折了!”她耸耸肩:“但却与我们这一辈无关!”

  峻涛也有这个耸肩的习惯。看得出,他们已经相处了一段时间。

  君昊听着琼华的话,一时间竟分不开这是现实还是梦境!

  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世界呢?我这二十多年的亲身经历只不过是一个虚幻的梦境吗?琼华所说的,才是世界的真貌吗?

  看来,我今天找琼华,是一个错误!可是,若非琼华告诉我,我就无法知道程峻涛的真实来历!

  啊!一个品学兼优,恭谦孝义;一个不学无术,一无所长……看来爸爸把我扔掉的做法是对的!

  他想着,频频摇头苦笑。

  “你笑什么?不要再扯开话题!快点告诉我,你为什么到医院去?”琼华说。

  “朋友住院了,我去探望。”君昊随口说。

  “但你现在这样子……是不是也该看一看医生呢?医生就在这里,你伸出手来,我给你号脉!”琼华把小手袋放平,示意君昊把手放上去。

  “傻瓜!我昨晚喝多了,真没事!”君昊笑着说。

  “你究竟喝了多少酒啊?连杯子也拿不稳了?想不到你竟然喜欢喝酒!还有,你为什么突然失踪?为什么两年不回家?为什么不和家里联系呢?”琼华将信将疑。

  君昊想:她不知道我坐的小车掉进海里的事,是有人故意隐瞒她的!

  “你听他们说,找过我了吗?”君昊试探着问。

  “我听我爸说,你爸当时马上疯了似的通过很多渠道去寻找你!但突然又停止了!你到底去了哪里?之前又为什么说不认得我呢?”琼华问。

  君昊想:这件事,可能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他们为什么瞒着她?在没弄清楚原因之前,我也不能把实情告诉她。

  “我和爸起了矛盾,躲了出去……所以遇见你也故意装作不认得。”他又一次为掩盖事实而编了谎言。

  “怪不得!我在医院遇见你,回去便告诉峻涛和你爸。但可能他们知道你是故意躲着他们,所以没有去寻找你。你也是的,这样做太不负责任!你得回去认错!”琼华说。

  君昊想,他们果然一直都知道我还活着!

  “我已经见过我爸了。他说,我们保持现状,让我不要打扰他们的生活,大家各自安好。”君昊低下头说。

  琼华想了想,说:“既然这是他老人家的意愿,那你就顺从了他吧!你现在,还住在海旁路吗?同事告诉我,那里是穷人住的地方。”琼华说“穷人”二字的时候,特别鄙夷。

  “在那里生活的时间,是我这二十多年来最快乐的时光!你不懂……”君昊想起了嫦妈,心里加倍难过。他不想让自己的情绪暴露在琼华面前,把头低下去转到一边。

  “琼华,有一件事,我想求你。”君昊说。

  “我们也算是‘旧情人’吧!说什么‘求’?说吧,能力所及的,我都愿意为你做!”琼华说的话比佳允还要大胆直接!

  “请你千万不要把见过我的事告诉其他人,特别是峻涛和我爸。”君昊抬起头,双眼看着琼华,恳切地说。

  “怎么说也是你的至亲……”琼华用左手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疑惑地看着君昊。

  “我没骗你。确实是我爸让我不要再回去打扰他们的生活。如果他们知道我和你联系,可能会产生不必要的误会,让爸爸生气!所以,今天我们见面的事,请你务必保密!”君昊双手合十,恳求琼华。

  琼华心想:唉呀,以前那个在我面前神采飞扬、眄视指使的程君昊,现在竟变得这般卑微!怪可怜的!哼!谁叫我对你依然爱意未泯,那我就姑且答应你吧!

  “好吧!我答应你。”琼华微笑着说。

  “谢谢你!我有事,先走了。”说着君昊把服务员叫过来,结了帐,离开了茶座。

  琼华看着君昊的背影,心想:以我作为医生的触觉来看,你现在这状态,就算不是一个病人,也绝不是一个健康的人!

  “唐雅樾,刚才小组长选举投票,你选了谁?”雅樾的同事胖鱼半带笑意,瞪着眼睛看着雅樾问。

  “既然是不记名,当然不能说。”雅樾知道胖鱼这人两面三刀,见风使舵。她这头跟你亲近,那头又会在背后找你的短处见缝插针!

  这次小组长竞选,大家都看好雅樾。但胖鱼的资历比她深,也和公司里某些高层有点交情,当然不服气,想要自己来当这个小组长。她人缘虽好,但办事能力实在一般,而且善妒,没有自知之名。

  半个小时之后,办公室主任走进来,大声地宣布:“策划部第三小组的组长竞选,由唐雅樾当选!雅樾办事能力卓越!工作勤恳!获得客户的肯定!人事办公室的主管表示对这个结果很满意!已经第一时间签名确认了!相信总经理也会很满意!”

  办公室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雅樾偷看了胖鱼一眼,她眼中写满了失落和妒忌。

  同组的阿佘是从别的部门新调过来的,他走到雅樾身边说:“我早就听说,客户指定你来跟进他们公司的活动。那边的帅哥总经理还请你出去吃饭,是吗?”

  阿佘说这话的时候,故意提高了音调。胖鱼听了,提了提嘴角,一面不屑。

  “那只是完成活动之后的加班宵夜。七八个同事一起去的。”雅樾微笑着说。一边说一边打开电脑,预备编写下周活动的现场节目细节。雅樾策划的现场节目很有新意,办公室主任看到现场效果之后,也表示赞许!

  “人家可没叫我呢!谁叫我没有表现的机会!”胖鱼自言自语。

  胖鱼负责活动现场环境的布置工作,所有事情在活动开始之前已经由工程部协助完成好了。所以当天她只需要坐在后台,安排清洁工及时清理活动现场的杂物就可以了。

  这与雅樾汗流浃背、跑来跑去调配人手、资源的工作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这岗位是胖鱼事前私下向主任申请的,可她现在又嫌这岗位不够出彩了。

  雅樾知道阿佘是故意来挑拨战火的,也知道胖鱼这人不可开罪,所以就没有作声,低头继续做事。

  这天晚上,德哥约芳姐去吃西餐看电影,雅樾和君昊两人一起吃晚饭。雅樾把竞选小组长成功的事告诉了君昊,又把被人故意挑唆纷争的郁结噼里啪啦地说了出来。

  他们之间早有约定:互相坦诚。关于这个约定,雅樾是十分守约的,但君昊却难以履行。

  “再平凡的办公室也难免政治风云!”君昊边吃边说。他想起了自己当时在锦城做基层职员时的种种。

  “你在办公室里工作过?”雅樾问。

  “嗯……做过半年。”君昊说。

  “哪家公司?”雅樾问。

  “那个……B市的不知名小公司,说了你也不知道。我读书不成,哪有大公司愿意请我……”君昊说。

  “学历不等于能力!阿佘是省里知名大学毕业的,听说当时到公司面试,总经理一看学历就指定要聘请他了!但他后来做这也不成,那也不成,连续调了三个部门,最后就到了我们策划部……”

  “那是空有其表!别说他们了。待会儿我们去市中心食肆聚集的地方走一走,好不?”君昊说。

  “你近来好像吃坏肚子了,整天说恶心,饭也没吃几口。怎么现在却说想去找吃的?”雅樾吃完饭,一边擦嘴一边说。

  君昊心里记着雅樾说想开西饼店的事,想和雅樾实地观察一下相关行业的经营状况。

  “不是想找吃的,而是市场调查,学习学习!去吗?你去我才去。”君昊说。

  “我不去你就不去了吗?”雅樾明知道答案,还故意这样问他。

  “你不去,我去干吗?”君昊用渴望的眼神看着雅樾。

  “别这样看我,太像包包了!”雅樾笑他。

  “又拿我跟狗比了!”君昊看了看坐在墙角的包包。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雅樾已经把那晚自己酒后说的话全部忘记了。

  两人在市中心连续走了十多家与西点相关的店铺,君昊把一些值得借鉴的地方默默地记在心中。

  雅樾买了两袋白面包,让君昊做早餐。她计算着他家里的面包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不给他买,他会不吃早餐就去上班。

  刚出西饼店,雅樾听见有人在后面叫她。

  雅樾回头一看,原来是程峻涛。他坐在一辆新款MS里面。车熄了火,停在路边,像是在等人。

  君昊闻声转过身来,刚好与峻涛四目碰撞。峻涛眨了眨眼睛,转而望向雅樾,笑容灿烂地挥了挥手。

  “这位就是合作公司的程总经理。”雅樾说完,向峻涛的车那边走去,峻涛也下了车。

  雅樾完全不知道君昊和峻涛之间的关系,她与峻涛热情地交谈。君昊慢慢地走到雅樾身边,雅樾见君昊走了过来,下意识伸手拍了拍君昊的手臂,说:

  “这是我的朋友,君昊……”

  “你好!”峻涛没等雅樾说完,就向君昊伸出右手,要和他握手。他依旧单边嘴角上扬,似笑非笑。

  “你好!”君昊也伸出右手和他握手,脸上带了一丝轻蔑的笑。

  “那个……你们,之前认识的吗?”雅樾问。

  君昊和峻涛也没有急着解释。两人紧紧盯着对方,目光如炬!

  “峻涛!可以走了。”琼华从西饼店里提着蛋糕走出来。看见君昊和峻涛站在车旁握着手,连忙说:“君昊,你们……”

  “我们曾经见过面!”峻涛松开手,转身快速地给琼华打开车门,琼华上了车。

  雅樾一把拉过君昊,靠近他的耳边说:“原来你认识程总。”君昊看了看雅樾,挤出半分干笑,没有说话。

  “程总的朋友怎么会知道你的名字?”雅樾继续在他耳边和他说话。

  琼华在车上看见一陌生女子与君昊的态度那么亲热,打翻了一地醋瓶!她紧闭着嘴唇,瞪起眼睛盯着车外靠在一起说话的君昊和雅樾。

  “哦,雅樾,车上那位是我的女朋友,沈琼华。”他对车内的琼华说,“琼华,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位很能干的策划师,唐雅樾小姐。”琼华挤出半脸职业笑容,向他们挥手,点了点头。

  琼华记住了“唐雅樾”这个名字。她从未如此嫉恨过一个人!从名字到外貌,从衣着到言行,从头到脚……无处不是她嫉恨的地方!

  “你的女朋友在呢,你还是称呼我‘唐小姐’吧。”雅樾半捂着嘴小声对峻涛说。

  “哦,明白!你这位朋友,做什么工作?”峻涛又提了提嘴角,“可能,我们有合作的机会……”

  “不会有交集。”君昊打断他的话。他故意放缓语速说:“请你放心!”

  雅樾一把搭住君昊的肩头,小声说:“说话怎能这样武断?程总的创业培训计划,现在很有知名度……”

  “如果有时间,请到我公司来,聊一聊。唐小姐,你的朋友,静儿,已经上班了。勤快,不错!”峻涛对雅樾说。他的眼睛一望向雅樾,眼神马上变得温和亲切。

  雅樾笑着向峻涛躬了躬身:“谢谢程总!新的方案明天下午可以整理好发给你了。”

  “以后静儿和你对接,你和她联系。”他说这话时,提高了音量,好像故意让琼华听见,“我们有事,先走了!Beseeingyou!”

  “你慢走!”雅樾又向峻涛鞠了半躬,笑着向峻涛和琼华挥挥手。

  君昊看着峻涛和琼华驾车离开,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喂,走啦!你今天怎么连话也不会说了……你认识他的女朋友?”雅樾推了推君昊,拉他走。

  “见过。程峻涛对你没有那么简单。”君昊一边走一边面无表情地说。

  “他是我的客户,也是我的老师。他教会我很多东西,你想到什么地方去了!”雅樾说。

  “他的事情,你知道多少?”君昊说。

  “我干吗要知道他的事情!工作上的合作关系罢了!人家有女朋友的!再说,那些豪车、豪门、豪宅,全都不是我想要的!我可不会喜欢那种高不可攀的男人!”雅樾这话其实意有所指,只是这时君昊的心已经完全沉浸在疑惑和不安之中,没有空间思考她这话里的其他意思了。

  琼华坐在车上,一路没有说话。

  峻涛以为她不喜欢自己和别的女人说话,便说:“工作上的伙伴。多说两句,不要介意!”

  “没事……那个唐雅樾和你哥的关系,好像不一般。”琼华说。

  “像我们这样吗?”峻涛这话,明显是提醒琼华,她与君昊早就结束了。

  琼华说:“可能比我们的关系,还要亲近呢!”

  峻涛看了看琼华,小声说:“笑一个吧!你现在这表情,待会儿你奶奶会以为我欺负你了!”

  琼华也看了看峻涛,轻轻哼了一声,露出了笑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海梦游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海梦游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