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吾忧吾弟
无名过客2021-01-15 17:432,340

  白驹过隙,时光荏苒,不知不觉间过了三周,夏日的炎热已然逼近。

  清晨,涿县郊外有一处新修建的简易军营,军营中心处有一座大台。此刻赵枭站立在大台中央,背后两个身位处一左一右矗立着关羽张飞,他正做着动员。

  看着台下排列的整整齐齐的灰色方阵,赵枭拔出腰间之剑道:“晨安!”

  乡勇们纷纷举起手中长刀,整齐划一的大声呐喊道:“公子晨安!”

  赵枭闻言放下手中剑,乡勇们见此立刻止住了声音。经过这三周每日必练的排阵中,他们已经完全习惯了服从命令。

  看到这令行禁止的模样,赵枭满意的点头道:“汝等手中刀,渴血否?”

  不待乡勇们回应,赵枭继续道:“太守已经下令,让各处义兵团前往涿郡郡城,抵御来犯之贼,吾等自要响应号召。”

  听到这话,早已通过气的张飞上前一步,拔出长剑咆哮道:“杀杀杀!”

  那洪亮如雷鸣般的咆哮声只消瞬息便响遍整个校场,乡勇们闻声被激起了血气,纷纷跟着吼道:“杀杀杀!”

  “杀杀杀!”

  赵枭见乡勇们已被激起斗志,便大声道:“吾意已决,三日后我军开拔,前往郡城!同时每人都能来赵府领取一吊钱以资家用!得胜归来后,还有奖金!”

  “公子仁义!”

  乡勇们自无不欣喜若狂,参军本只为吃饱饭,不想却还有如此福利。

  一吊可就是一千铜钱啊!

  ……

  说完正事,众乡勇慢慢散去,在各自队长的带领下前去晨练。

  一片井然有序。

  赵枭的乡勇团不是正规军制,所以编制无需一一遵循旧规。

  他命十人为一小队,五十人为一中队,百人为一大队,三百人则为一纵队。自己为总队长,张飞关羽则为副总队长。

  在这三周的持续募军中,赵枭手下的乡勇也从五百扩充到千人之众。共计为三个纵队,由赵关张三人各自分领。

  剩下百余人均为稚嫩老弱,被划入辅兵,负责携带物资,辅助战斗。

  赵枭的乡勇团虽成立不久,但军纪严明、待遇优厚、装备较为精良,所以战力远比历史同时期的刘备所部强大。

  主战三纵队乡勇标配朴刀、长枪、刀盾,由关羽、张飞、赵枭分别领之。

  辅兵则标配短刀一把。

  不过可惜的是,刀兵枪棒在短时间还可以找来,铠甲却是无处可寻。

  所以全军无一兵着甲,就是赵关张三人,都只各穿一件质地粗糙的皮甲。

  ……

  “大哥,为啥要分钱给兵士们?”

  校场上,乡勇们正在队长们的带领下进行着晨跑。而在大部队后方数百米处,背负着简易沙袋的赵枭也在狂奔着。

  关羽和张飞自然也就跟在一旁。

  本来乡勇们对大清早一起来就跑步颇有怨言,但在赵枭加强了食物供应标准,又以身作则后,那种言语自然就消散了。

  “大哥,乡勇们无马可乘,自得练习跑步增强体能,可大哥完全无需如此!”

  张飞见赵枭没有回他,本无欲再说。可见其苍白的面孔不由有些心痛,忍不住又出声说道:“累了就歇会吧!”

  闻言,赵枭终于开口了:“飞弟,人会受伤、会死,那马…就能免俗?”

  张飞闻言面色一窒。

  “大哥以往缺乏锻炼,自幼也未曾练过武艺,若是做个平平无奇的闲人倒也无妨,可这上阵杀敌,身体岂能不好?”

  说着,赵枭也暗叹了口气,通过这段时日的了解他已经知道。

  这赵枭原身不说是罪大恶极、招惹事端的纨绔,却也好逸恶劳、不做正事。别说什么学文习武,这体魄就连普通人都不如,赵枭也不想这么苦兮兮的练跑步…

  可不求自己上阵杀敌,最起码遇到危险时要能跑啊!命最重要啊!

  于是,赵枭抓紧时间开始拼命锻炼,这才堪堪达到寻常人的水平。

  “大哥说的是,是某没想到…可弟还是不解为何大哥要散钱给乡勇。”张飞倒是个实诚人,想到啥就说啥。

  “飞弟,此话再勿提起,若是被军士们听去,难免记恨于你。”

  关羽突然出声了。

  “二哥,话可不是这样讲的!军士们吃我们的穿我们的,俸禄也非朝廷所发…岂有资格记恨于某?我们可是主家!”

  张飞有些不服气的反驳道。

  关羽闻言眉头一皱:“春秋有言,善不可失,恶不可长!大哥为军士拨发钱财,自是体恤将士,此乃大善!”

  “三弟此言,莫不是要大哥做不仁之人?飞弟,此话再勿提起!”

  张飞见关羽动了真怒,也不敢再耍小性子,连连点头道:“是某错了!”

  “二哥勿恼!”

  说完,张飞看向赵枭道:“大哥,是某肤浅了,大哥仁义!可赵县令…赵大人,与民秋毫无犯,无多余财…”

  “一人一吊,千人就是千吊,那就是一百万钱,这钱当由弟来出!”

  闻言,赵枭终于说话了:“飞弟,这乡勇团的日常所耗,全由你张家世代积攒的钱财给予维持,这钱岂能由你来出?”

  “无妨,某…”

  “不行,吾意已决!家父已开始变卖家产,这钱出的起。”

  张飞闻言还要再说,却被赵枭捂住了嘴巴。只见赵枭顿住步伐,直视着张飞圆滚滚的大眼,诚恳无比的说道:“飞弟。”

  “你的赤诚之心我已知晓,但此事不必再提,这点钱并不算什么。”

  “为兄此刻很担心另一件事。”

  关羽闻声道:“大哥何忧?!”

  “吾忧吾弟啊!!”

  赵枭放开捂住张飞的手,缓缓开口:“正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兵士为我等所用,他们能为我等抛头颅洒热血…”

  “自然也能倒戈一击。”

  张飞皱眉正要说话,却被关羽的一记威猛注视顿住了话语。

  “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对别人是好是坏,别人都能感应到。飞弟你出身涿县豪门世家,自然看不起平民百姓…”

  “甚至可谓歧视。”

  赵枭的话说的很直,不过事实也是如此。张飞这人确实很容易狂傲,历史上除了刘备关羽诸葛亮等蜀国支柱…

  他谁都看不起。

  其实关羽也差不多,只不过关羽的傲是骨子里的,面上表露的还没张飞那么严重,所以可以暂时缓一缓。

  但张飞的问题刻不容缓。

  一个蜀国的支柱型大将,没死在战场上,却死于自己麾下之人…

  偏偏还是自己作的,死的还真不算冤。张飞平日里就经常喝酒犯浑,鞭打手下军士,弄的其部下苦不堪言。

  最后为关羽复仇时,张飞命范疆、张达三日做出全军孝衣。可一时间哪做得出来,二人如实禀报,却被张飞吊起来抽打,并下令三日做不齐便杀二人…

  这不是逼别人反叛吗?

  于是张飞这个戎马一生的虎将,半夜被自己的手下杀死,令人唏嘘。

  赵枭既然做了张飞的大哥,那自然是要将其性格彻底扭过来。再不济,也绝不能让他如同历史上那般对下属如此残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枭傲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枭傲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