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参见郭勋
无名过客2021-01-15 17:432,930

  行军八日,涿郡援军兵临蓟城之下。赵枭命关张二人整军于城外,便伙同太守刘卫、新任校尉徐力霸进城参见刺史。

  三人步入州府议事堂时,内里早已高堂满座,尽是地方高级官员。

  “涿郡太守刘卫参见郭公。”

  “涿郡校尉徐力霸参见郭公。”

  “涿县赵枭参见郭公。”

  位于大堂最前方中心座位上的郭勋闻言,笑道:“定安,你可算来了,快快起身!对了,还有那徐校尉和赵…”

  正说着,郭勋有些疑惑的看向刘卫道:“这位小友赵枭,是何身份啊?”

  “白身。”

  听到刘卫的话,满堂几十双眼睛全都朝赵枭看去。他们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他赵枭一介白身却能被刘卫带入议事堂。

  能步入州府议事堂的,最低都是地方太守或军中校尉才行,县令都不够格。

  他赵枭有什么不同?

  “不管身份如何,都先起来吧。”

  “谢郭公!”

  赵枭闻言抬起头来,首次见到了这位幽州的最高行政长官,刺史郭勋。

  只见这郭勋和想象中的瘦弱文官截然相反,不仅身材魁梧、膀大腰圆,就连议事身上都还不合时宜的披着件全身重铠…

  不像刺史,反倒像个将军。

  不只外貌,性格也像。若是个寻常文官 ,即便有刘卫解围,两者身份差在这里了,赵枭怕也是要弯半天腰。

  哪会像这样主动让他起身?想到这里,赵枭不由对这位郭刺史多了几分好感,他正要开口,刘卫却先一步道:“郭公…”

  “还记得涿县县令赵石诚吗?”

  “嗯,自是记得,他可是咱幽州出了名的清官好官,前年为民请愿那事闹的还不小。噢?涿县赵枭…这位小友是?”

  郭勋并不傻,相反还十分精明,实际上任何一个做到刺史的,都不可能傻。

  经刘卫这么轻轻一点,他便瞬间联想到了赵枭的身份。

  “正是,这赵枭乃赵石诚之子。”

  听到这话,堂中众人的表情终于发生了变化。有亲切、有厌恶,有的赞许、有的疏离,不过更多是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赵枭不顾众人,只将目光投向郭勋,见其露出笑意心中这才踏实下来。

  要是前来支援讨贼,主官却厌恶自己,那还是早点另作打算罢。

  免得被点了炮灰。

  “嗯,那此次前来?”

  刘卫闻言,大声道:“郭公不是下达了募集义兵的号召吗?赵石诚自认作为一县之令,应当以身作则响应号召…”

  “其子赵枭与父意见相同,便募集义兵乡勇千余人,前来蓟城助刺史大人一臂之力!为了义兵军中所耗,赵县令…”

  “已经变卖产业、散尽家财!”

  “嘶…”

  闻言,场中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之前对赵枭亲切的则更加亲切,之前面露厌恶疏离的,脸上也不由出现几丝敬意。

  他们可以不屑赵石诚做官不贪枉为官,但面对能散尽家财为国为民的义士,有谁能不尊敬呢?就是个别人心里暗骂其蠢…

  面上也不能表露出丝毫,这就是政治正确,否则定要被天下人所唾弃。

  “赵县令实乃大义!”

  “真义士!父子皆为豪杰!”

  “刚刚我就见小友赵枭气质非凡,果不其然!果真是虎父无犬子啊!”

  一时间众官对赵枭好评如潮。

  那郭勋更是连连点头,有些感慨的说道:“定安不说,我都忘了募兵令的事。目前带乡勇前来援助的…只有赵枭啊!”

  赵枭闻言,心中对史上刘备前期为何那么顺的疑惑,也终于得到了解答。感情整个幽州就他一个响应了号召,带兵来援。

  那怎不会留下个好印象?

  “不过我幽州军此次与黄巾决战的部队已经选好,小友所部就不必参与决战了。”郭勋说着顿了顿,瞟了眼桌上的地图道:

  “虽然主战场不需要人手,不过根据斥候的消息,十日后有一支黄巾运粮队会途径涿郡。虽然旗号三万,实际上…”

  “也就四五千乌合之众罢了,我州军主力要与黄巾主力决战,暂不能分兵破敌…小友能否担此大任,为我幽州除去一患?”

  “枭,领命!”

  赵枭朝郭勋抱拳,铿锵有力的说道:“枭定不负刺史大人的厚望!”

  其实不去主战场正合赵枭之意,他本还想着怎么避免接触黄巾主力,没想到郭勋竟然直接给了他个截粮的任务。

  历史上…这次战役幽州军将会大败而归,刺史郭勋及太守刘卫将会战死于此役,虽然看轻对手是一个大问题。

  但关键是此次的黄巾主力…

  可不是乌合之众!

  这支黄巾军是直属于张角的一个亲信渠帅,虽然例如途径涿郡的那只运粮队之类的辅兵战力微弱、不堪一击。

  但他们的主力就完全不同了。这支黄巾主力不仅士兵健壮、还刀甲齐全,在战斗力上已经超过了编制内的正规州兵。

  郭勋待赵枭不错,赵枭虽有心提点让他不至于兵败身死,却不知如何说起。

  随口一句起不到作用,认真详细又略显唐突,不好解释信息来源…该如何是好?一时间赵枭愣在原地,眉头紧皱。

  “小友需要什么帮助吗?”

  郭勋见赵枭答应的痛快,也感觉其很对自己胃口,不由说道:“乡勇非正规编制,刀兵盾甲都要自寻,可曾准备齐全?”

  赵枭闻言双眼一亮,赶忙道:“近战兵器皆以齐全,可弓弩却未有一具…”

  “郭公能否调一队弓弩手或下拨些劲弩,如此破敌无忧矣。”

  郭勋却是摇头一口回绝道:“弓弩手州府也不多,正面战场很是需要,抽不出来。劲弩乃军中重器,早已没了库存…”

  看着满脸失望的赵枭,郭勋不由道:“这样,前些年有个缴弓令,收来的弓都放在军库里,你自去取便是。”

  赵枭闻言心中狂喜,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问道:“那郭公能否下拨些战马?也不要多的…五百匹就行,多了也用不着。”

  “五百匹战马?多了用不着?”一个校尉闻言眼睛瞪的溜圆:“整个州府骑兵都才千余,你张口就跟我说要五百匹战马?”

  “是啊,想都别想!战马我这都缺的紧!要了多少次郭公都没发下来!”

  大堂右侧的席上站起一个校尉,他大声道:“战马这事你别想了!”说完,校尉鼓起眼睛,瞪着赵枭希望他能知难而退。

  不要拿了鸡毛当令箭。

  郭勋见赵枭又是一脸失望,不由感到有些好笑,耸耸肩表示自己爱莫能助。

  “州军装备损耗也很大,劲弩和战马都是首要军需,贤侄…差不多就行了。”刘卫见此,也忍不住朝赵枭轻声说道。

  赵枭却是没有丝毫尴尬,开玩笑…能要好处不要是不是傻?还有,要是郭勋真战死了,那他对自己再有好感也没用了。

  还不如早点把好感变现。

  “那铁甲总能发点吧!”

  “你滚啊!赵枭,我说你咋和你爹完全不一样啊?咋就这么贪啊?!”

  赵枭这句要铠甲,瞬间犯了众怒。郭勋右侧的武将席一连串站起好多武将,他们连连摇头大声道:“我们将领铠甲都是旧的,下面兵士更是如此,还是那句话…”

  “你想都别想!”

  “弩又不给,马又不给,要点铠甲瞧把你们急的…什么都不给那还帮啥啊?小气兮兮的,为将者就不能有点气度。”

  “我气度你玛啊!我呸!”

  “瞧瞧他说的是人话吗?”

  “人咋能这么不要脸啊?郭公是问你要不要粮草刀枪,而你要的又是啥?”

  “别说了,我瞧你就是小气。”

  “你!我们好好说说,劲弩是朝廷重器,岂能随意下发?战马一匹有多贵你不知道?还开口就是五百匹?”

  “还有那甲胄可乃…”

  “甭说,我不听,你就是小气。”

  “啊啊啊!竖子!他还敢说我小气?别拦我!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看着一副乱哄哄、都快打起来的众人,郭勋也不由感到有些头疼。甚至隐隐开始后悔,为啥要去问赵枭需要什么帮助…

  真想不到这赵枭脸看起来这么白,厚度居然也绝非一般。

  果真是人不可貌相。

  算了,拿点东西赶紧打发了吧,今天还有正事要谈。想着,郭勋咳了声,见众人终于安静下来这才开口道:“赵枭…”

  “除了去库房随意挑弓之外,我再给你五百件轻装皮甲,就这样。”

  “我们要议事了,你且去吧。”

  “多谢郭公!各位大人再见!”

  “还有预祝大家旗开得胜!”

  赵枭闻言一脸喜气,像什么都没发生般朝着诸位校尉笑眯眯的拱拱手。

  就这么乐呵呵的走了。

  “这家伙…”

  看着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赵枭,郭勋不由轻笑一声,在这严肃的官场上…

  这种有趣的人不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枭傲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枭傲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