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行军风波
无名过客2021-01-15 17:432,716

  “伯父,我们已经连续行军七十里,军士们都乏了,可以扎营歇息了。”

  赵枭骑在马上看着渐暗的天空,朝身旁的刘卫说道:“按照这速度,大概八天就可以到蓟城,十五天的期限赶得及。”

  刘卫闻言微微点头,今日他见到赵枭便来了兴致。两人骑马一路攀谈几个时辰,到现在也很是疲倦,就更不用说士兵了。

  他们可没马,全靠两条腿。

  正当刘卫要出口时,一直没出声的广彪开口道:“四周并无军情,在无意外之时为何要停下歇息?莫不是吃不了苦?”

  听到这话赵枭皱起眉头,他早就感到这位姓广的校尉看他眼神不对…

  可自己何曾得罪过他?

  不过看在刘卫的面子上,赵枭并没有显现出不满之色,而是耐心的开口解释道:“广校尉,并非是我等吃不了苦。”

  “是真该歇息了,军士们无马可乘、脚上又是草鞋,行的久了难免磨出水泡。大战在即…还是尽量保持好状态为妙。”

  闻言,刘卫也露出赞同之色,即便他不懂军事也知道要爱惜士兵。

  “你也配直呼我校尉?”广彪突然发难,他指着赵枭厉声道:“我问你!”

  “你赵枭是什么职务?一个白身而已!也配指点我用兵?还有,即便你父是县令你也是白身,该尊称我为校尉大人。”

  “没规矩没教养的东西。”广彪说着,一脸不屑的瞟了眼赵枭,同时昂起脑袋。听到这话,刘卫第一次皱起了眉头。

  这也太放肆了吧?

  刘卫张开嘴正要斥责广彪,赵枭身后的张飞却先一步开口了:“球!”

  “某愿尊称你是个球!”

  “什么?你在说什么?!”广彪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赵枭身后那个黝黑粗大的壮汉,根本想不到他居然敢骂自己。

  “我三弟说你是个球,够不够清楚?”赵枭身后另一侧的关羽抚了把柔顺乌亮的长髯道:“为将而不体恤麾下士卒…”

  “你不是个混球,又是什么?”

  听到这,感受着四周军士朝自己投来的奇异目光,广彪只感觉自己肺都要气炸了,他破口大骂道:“几个卑贱破玩意!”

  “也敢妄论朝廷命官?!”

  张飞闻言呵呵一笑,顺着广彪之言道:“朝廷命官都是你这样?”

  “那怪不得黄巾会起…”

  “三弟慎言!”

  赵枭和关羽同时出声,打断了张飞接下来大逆不道的话语。而广彪则双眼一亮开口挑衅道:“怪不得黄巾会怎么样?”

  “你倒是说啊?!”

  “不敢说了?怂货!一个没教养不懂规矩的公子和两个卑贱妄言的泥腿子拜为兄弟…你还别说,真合适。”

  “住嘴!安敢放肆!?”

  看到张飞一脸憋屈想说又不敢的模样,赵枭再也忍不住了。张飞虽然说话不严谨、做事也是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但自结拜起对他赵枭却是真心实意的好!

  就连现在这破事也是为他才和广彪对上的,他要是坐视不管装乌龟…

  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哪怕接下来的话会有些得罪刘卫,也不得不说了,实乃被逼无奈。

  这广彪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发难,已然是不能忍。他赵枭可不是什么忍雄,年轻自有傲气,老乌龟暂时还真当不来。

  你要搞事,就别后悔!

  想着,赵枭厉声道:

  “广校尉刚刚可是说我几个是卑贱的东西?你可不是怂货,别不认。”

  刘卫闻言眉头微皱,他已经察觉出赵枭要搞什么大事。但于情于理他都更偏向赵枭,毕竟是广彪放肆在先…

  赵枭又是自己至交老友之子,不让他出这口恶气说不过去,就没阻拦。

  “是你说的吧?”

  赵枭轻蔑的瞟了眼广彪,后者虽然感到有些不对,但看着四周军士投来的目光一时间也有些骑虎难下,索性大声道:

  “是我说的!如何?!”

  “那我等为何卑贱?你又为何高贵?是因为我们是白身而你有官职吗?”

  “你也知道啊?那又如何?!”

  赵枭闻言哈哈大笑,朝着四周看来的军士大声道:“广校尉的意思是官高者为贵,而白身无职者为卑贱,那么…”

  “非直属中央的洛阳军,各州县郡地方的军士虽在编制,可都是白身。广校尉意思是这些为朝廷而战的大好男儿…”

  “皆是卑贱之躯吗?!!”

  “他们接下来就要前往战场,为民破贼…定有人不能活着回来。每每想到这我就心痛,而你却在这种时候说这话…”

  “还有一丝一毫的良心吗?!”

  广彪懵了,他实在想不到这两件事有什么关联,可连起来又并不违和…

  想到军士们听到这话的反应,广彪瞬间后悔挑起事端,心也渐渐沉入低谷。

  果不其然,无论是赵枭的乡勇团,还是广彪直属的所部郡兵,纷纷朝广彪投去极为不善的眼神,更有甚者已经暗骂起来。

  “什么玩意?你高贵在哪?”

  “没俺们,你指挥谁?”

  “我们卖命,你在后面捡功劳还说这屁话,果真是个没良心的球…”

  “还是赵将军仁义!”

  这些议论声刚开始很小,可随着无人制止,也越发大了起来。

  广彪听到这些议论声,面色苍白起来,军士的抱怨就是领将的催命符…

  看这架势,别说按原计划中夜半带人威胁恐吓赵枭夺取兵权。

  那根本不可能。

  没看到那些个乡勇吃人的眼神?要是去了还不被撕成碎块?郡城军士都还好说,乡勇可是彻彻底底的白身啊!

  本质上就是武装训练过的平民…

  他们连编制都没有,自己刚刚骂的卑贱之人用的最贴切的就是乡勇。

  更严重的是,现在就连他的直属所部都开始对他不满了。这种情况…

  被刘卫罢职他都挑不出毛病,让他继续统兵可是有哗变的风险。

  果然,刘卫先是有些无奈的看了眼赵枭,继而面无表情、声音毫无波动的开口道:“广彪,你昨日不是跟我说身体不适么?这样,我批你半月的假。”

  “你且先回涿郡养伤吧。”

  “你所部就先由三曲曲长徐力霸接任,等你伤好了再说别的。”

  广彪闻言双眼睁的浑圆,他翻身下马朝刘卫单膝下跪道:“刘公,我身体并无大碍。大战在即,不必回去修养…”

  广彪的声音布满哀求。他怎会不知,这一去他这身体不适怕是要一辈子。

  再别想在军中任职!

  刘卫闻言,眼中也是闪过一丝不忍,但还是轻轻摇头朝赵枭道:“贤侄。”

  “扎营吧。”

  任他刘卫能力再差,也知道军中最忌讳兵将不和。然而今日广彪已经种下祸根,继续统军即便一时间没什么大碍…

  但是雷就会爆。

  与其去赌战时军队最不稳的时候,会不会因为这祸根而哗变倒戈…

  不如忍痛割爱,即便平日里广彪他用的很顺手…还是太不稳重了。

  其实位高者贵位低者贱谁不知道?皇帝和庶民能一样吗?但这种话上不了台面,一旦出口,必定会激起位低者的反噬。

  还是太不稳重了!

  想着,刘卫心一横,驾着马儿远离了仍跪在地上的广彪。

  后者见此,内心彻底崩溃,不由用极度怨恨的目光瞟了眼赵枭,点了几个死党便翻身上马,沉默的朝着涿郡奔去了。

  赵枭…还有涿县赵家,断我前程毁我大计,我必万倍报之!

  我涿郡广家也不是吃素的!

  ……

  “大哥?”

  “嗯?”

  看着广彪一行人离去的背影,想起其上马时极度怨恨的目光,张飞不由动了杀念。他轻声朝赵枭道:“某去解决他。”

  “好,利索点。”

  赵枭还是断了派关羽去的想法。

  他虽不太放心张飞做这种事,因其武力有余而细节不足,难免留下痕迹。但张飞早就憋了口气,让他散散也无妨。

  而且张飞已被他改造过性格,早晚要担当大任,先从小事做起过渡最好。

  至于杀不杀广彪?那根本就不在赵枭的思考范围,赵枭报仇不隔夜晚。他尽量不得罪人,但结下梁子定是往死里整。

  广彪都只差把“我要报复”写脸上了,那肯定不能让他活着回去。

  这没什么说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枭傲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枭傲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