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收资动员
无名过客2021-01-15 17:433,248

  “枭儿,这段时间你长进了许多,别的我也不说了,万事以稳为先。”

  “孩儿谨遵父亲教诲。”

  “嗯,去吧…切记安全第一。”

  闻言,一身银亮戎装、披戴齐全的赵枭朝着赵石诚行了个大礼后,便径直走出书房、头也不回的朝着府外行去了。

  赵府门口,一队十人、身着灰色劲装的骑士见到赵枭的来临纷纷翻身上马。

  这十骑是赵枭的亲卫。

  他们人数虽少却弓马娴熟,战斗力非同一般,是赵家豢养的死士。

  赵家虽世代皆为涿县大族,但由于人丁稀少、直系单薄的原因,再加上历任家主都未结仇怨,所以不是很注重武装。

  别看赵枭此行只带有十位死士,这已经是赵家死士总数的三分之一了。

  不过死士虽少,但以他们高超的武艺和配合,足以为赵晓免去许多危险。

  “白雪,我们走。”

  说着,赵枭翻身骑上一匹浑身素白的高头大马。双腿轻轻一夹马腹,白马便撒开蹄子奔了起来,速度不慢却很平稳。

  即便赵枭以粗劣的骑术也能驾驭。这匹名为“白雪”的马儿,是赵二专门为赵枭挑出来的,速度力量都只是中上…

  但它却很有灵性!

  这匹白马跑的算不上很快,却异常稳健。不至于让赵枭这速成的假骑士坠马而亡,然而这对赵枭来说已是足够。

  给他匹赤兔,他也不敢骑啊。

  ……

  涿县中心有一处空地,因其附近并无商业亦无菜市,故而平日里人迹罕至。

  而今天,却人头涌动。

  昨日赵枭已经派人传出消息,今日巳时他将率领麾下的乡勇团出征破贼。这一消息刚刚散开,便引得这个平静安宁的县城炸开了锅,许多人都没睡好觉。

  今日县民们更是自发的前往县中心,想好好目睹一下赵枭这支乡勇义军。

  一圈又一圈密麻的民众将空地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目光灼灼的看着这支出身涿县的军队,里面有不少他们的老相熟。

  空地中心则与周遭的杂乱不同,乡勇们面容坚毅,一声不吭的目视前方。

  这是这段时日练出的纪律性。

  一声号角响起,身着灰衣的乡勇们昂首挺胸的排列成三个整齐的方阵,三个方阵又排列为一个品字阵,看起极有气势。

  乡勇手中的兵器各不相同,不过大抵为三种款式:长刀与厚木盾、朴刀、长枪。这兵器,是按照所属纵队来分配的。

  在三个人数最多的轻步兵方阵尾侧,还有两支特别的军种。

  一队手持长枪、腰佩马刀的黑衣轻骑兵和一队身着麻衣的辅兵。

  辅兵的装备很简单,除了一柄无鞘短刀便再无他物,而骑兵则截然相反…

  他们不仅装备精良、军容肃穆,并且精神面貌也是全军最好的。骑兵们全是由人高马大的精壮汉子组成,约摸着有百来人,身旁各有一匹毛色不一的战马。

  一眼便知组建所耗不小。

  这也是赵枭的杀手锏,虽然是速成的短时间还上不了战场,但再打磨一下…

  定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诸位乡亲。”

  随着声音响起,一骑身披银甲的瘦削骑士操纵着白马来到了品字阵前方,其身后还有两骑同样身着银色铁甲的壮汉。

  这三位着甲骑士正是赵关张。

  三人身上的全身铠甲,来自于张世平苏双两位中山大商所赠镔铁制成,为了赶上时间,王铁匠这几日都未曾休息片刻。

  “诸位乡亲,静一静。”

  见到赵枭开口,围拢在四周的民众们立刻闭口不言,一时场中寂静无声。

  赵枭见此轻轻颔首,转头朝民众们大声问道:“大家可知黄巾?”

  “那是自然!”

  民众们纷纷点头回应道。

  “那大家可知黄巾为何被称之为贼而不是叛军?”赵枭再次发问。

  “因为他们坏呗!”

  一个稚嫩的声音突兀的响起,不知是谁家的小孩先众人一步说道。

  “坏就是贼嘛!”

  “哈哈哈!”

  闻言,平民们也纷纷笑了起来。

  赵枭却没有笑,他继续追问道:“既然说坏,那大家可知黄巾坏在何处?”

  听到这话民众们摇了摇头,有少许人笑道:“反对朝廷就是坏嘛!”

  “可不是嘛!”

  看着还不知道利害关系的平民,赵枭叹了口气。实际上,由于很多地方官昏庸无能,民众只知道黄巾是贼…

  却不知到底黄巾是贼在何处,反倒会因为黄巾多半来自平民而感到怜悯。

  总觉得他们和自己是一个阶级。

  有不少地方防守失败,还是因为当地民众早被黄巾策反,败于里应外合。

  而涿县作为赵枭的老窝,他自然不能让这种情况出现。必须激起民众们与自己同仇敌忾,才能获取更多的兵员。

  想着,赵枭面无表情的开口道:“诸位莫要儿戏,黄巾之所以为贼。”

  “是因其行事枉为人伦。”

  看到一脸严肃的赵枭,平民们不说话了。他们将目光全都投在前者脸上,想看看这位县太爷的公子有何高论。

  “黄巾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不是空话,每当地方官军被破,当地会如何?”

  民众们一言不发,事实上他们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一旁的乡勇军卒们闻言也竖起耳朵,显然对这也很是关心。

  “稍有姿色的女眷供给贼将。”

  民众们闻言面色一怔。

  “寻常女眷则为寻常贼寇所用。”

  “接着,稍有资产的平民毕生积蓄将被洗劫一空,不过还能活着,而大户…”

  “人财两空,命都保不住。”

  闻言,人群开始有些骚乱。几个涿县大户忍不住开口问道:“赵公子…额不对,是赵将军,为何我等连命都保不住?”

  赵枭闻言很平静的开口道:“你等且想想黄巾是什么人组成。”

  那几个大户闻言双眼咕噜一转,突然如同被雷击般面色大变,其中一人立刻开口道:“我吴家愿出银三千两!”

  “作为公子义军所耗军资!”

  “我徐家愿出两千两以助军资!”

  “我王家…”

  在吴姓大户后,其余大户们纷纷开口。刚刚被赵枭这么一点,他们便彻底想清楚利害关系了,黄巾是什么人组成?

  又或者说历来草根反叛者是何人组成?无非就是活的最不舒服的底层。

  例如耕种佃户、世奴家生子,接下来才是活不下去的平民。

  而他们这些大户都坐拥良田千亩,手下被剥削的佃户对他们早已怀恨在心。若官军大败,由佃户组成的黄巾贼入城…

  他们还有可能活下去吗?!

  怕不是尸体都要被剁碎。

  “那真是多谢了,赵忠、刘备,你们点些人跟他们回去拿钱。”

  赵枭没有推辞,直接收下了钱。对抗黄巾收钱这个名头只有一次,以后若还想从视钱如命的大户身上榨油…

  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是!将军!”

  赵忠和刘备从辅兵队伍中出列,朝赵枭行礼后点了一队辅兵,在大户的带领下便径直朝城外各大户庄上去了。

  赵忠是赵府的副管家,虽然其貌不扬、身形瘦小,但忠心可嘉。被赵枭要来担任辅兵大队的队长,而刘备则为副手。

  赵枭不放心把刘备单独放在涿县,还是自己带着盯起心安。

  看着一行人的背影,赵枭将目光移回来看向众民道:“官军若败,大户故然身死,而平民又有何下场?”

  知道厉害,众民没人再敢开口玩笑了,全都握紧拳头紧盯着赵枭。

  “沦为破城的垫脚石。”

  说着,赵枭看向天空悠悠道:“黄巾各渠帅毫无人性,攻下一地搜刮粮食后,便强行胁迫当地所有民众与贼同行。”

  “那…若是拒绝会如何?”一个汉子突然发声,问出了众民心中的疑惑。

  “杀之,以儆效尤。”

  “嘶…”

  听着一连串的倒吸凉气声,赵枭继续道:“与贼同往亦是死,每地新收的民众将在下次战斗作为主力,谓之投名状。”

  “黄巾贼物资缺乏,寻常贼寇兵器不过锄棍枪棒,刀都罕见…再加上长期吃不饱,只差没饿死,拿什么打?拿命填!”

  “往往一轮战役后幸存者十不存一,自然…存者可以进入黄巾精锐,有刀兵轻甲、足够的饭食供应,可你等愿意?”

  “愿意过那种朝不保夕的日子?”

  “愿意去赌那十之一二?”

  民众们闻言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内心对黄巾那少许同为被剥削阶级的感官瞬间消去。留下的,只有无尽的厌恶。

  “对了,带不走的幼童他们不会杀,而是丢在原地待其活活饿死。”

  听到这话,民众们对黄巾的恶感已到极致,而赵枭麾下的乡勇们则是握紧拳头,咬紧牙关暗自下定决心不能战败。

  对方可是群畜生啊!

  要是败了,女眷受辱、亲友丧命,孩童甚至还会被活活饿死!

  赵枭见此暗道民心可用,大声道:“义军出征后,还会有一次募兵。”

  话音刚落,刚刚问赵枭能否拒绝的那个汉子立刻高声开口道:“俺周勇定来参军,若是有卵蛋的,就和俺一起参军!”

  “俺们一起在赵将军的领导下保卫俺们最美丽的家乡!没卵的就别来了。”

  “我有!我来!”

  “还有俺!俺家两兄弟都来!”

  “就你有啊?算上我朱五!”

  看着沸腾起来的人群,赵枭嘴角一勾,看来安排托确实好用。

  这兵源不足的问题已是解决。接下来只待立功,再让父亲花钱运作一番!贿赂了那京都洛阳的十常侍,这等功劳…

  换个三年任期的太守没问题!

  这样待灵帝驾崩,乱世真正来临时,自己就有了足够的基本盘!

  虽然依然给袁家提鞋都不配,但怎么都比最初刘备用功劳换来的那个长吏强多了,甚至还可以跟曹操的基本盘比一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枭傲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枭傲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