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来之安之
无名过客2021-01-15 17:432,254

  “唔…艾莉,几点了?”

  说着,赵枭从床上撑坐了起来。他一边伸手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目,一边喃喃自语道:“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这时,一道清脆的女声突然响起。

  “少公子,您醒了。”

  听到这陌生的女音,赵枭愣住了,他立刻睁开眼睛,朝前方望去。

  只见一个身材矮小、皮肤白皙的少女正站立在自己床前十来步左右。因其低着头的原故,所以面容看不大清。

  是萝莉,但肯定不是自己的艾莉。

  “这…”

  赵枭眉头一皱,没搞清楚情况。

  这女人是谁?为什么穿着古时候的衣服?还有…这是哪?

  赵枭眯着眼朝四周扫了一圈,只感到有些恍惚…宽大的竹床、蚕丝被,木制的小屋、卷帘窗…还都是古风调子?

  咋回事?昨晚自己不是正和新识的白俄辣妹艾莉,在自家开的七星级酒店共度良宵吗?肾疲倦的虚弱感历历在目…

  可这醒来,怎么画风就不对了?

  见赵枭愣在床上一言不发,那位古装少女再次发声了:“少公子,已经巳时了,您昨夜不是让珑儿早些叫您吗?”

  “巳时?”

  这不是古时候九点到十一点的时间说法吗?想着,赵枭心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他面色严肃,双目紧盯着珑儿问道:

  “现在是何年?”

  名为珑儿的少女抬起头,姣好精致的小脸上有些疑惑。但她没有丝毫迟疑,立刻回应了赵枭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回少公子的话,现在是中平二年。”

  闻言,赵枭面色一怔,随即淡淡开口道:“珑儿,伺候本少更衣。”

  “是。”

  说着,珑儿从竹床前的小木几上,取过一件复杂繁琐的青色宽袖大衣。见此,赵枭翻身下床,行至其身前展臂而立。

  珑儿的动作很快,不多时便将这件复杂的衣襟穿戴在了赵枭身上。

  赵枭见其像是演练过数百遍般熟练的手法,不由加重了内心的疑虑。在少女为自己系带之时,他不动声色的问道:

  “珑儿,今日我是何行程?”

  “回少公子的话,您大伤初愈,近期不用去府衙,养好身子就行了。老爷让您出府随意走走,这样伤势也好得快。”

  “嗯,那便去走走。”

  赵枭没有再多说什么,更完衣后便在珑儿的指引下前去偏堂用饭了。

  在没出府、还未看到实实在在的铁证前,他不能仅凭少女的一口之言便断定现在的处境。毕竟中平二年…

  那可是东汉末年!

  自己一个二十一世纪的集团阔少,又怎会无端穿越到那个军阀割据、群雄逐鹿的乱世?可他又不得不防,万一…

  是真的穿越了呢?

  那自己东问西问,所表现出的异常,会为自身带来什么样的处境?

  想都不用想必然不是好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局势、情况都不清楚时,闭上嘴多观察才是真理,毕竟言多必失。

  说的越多,破绽越多!

  ……

  用完饭后,在沿途来往仆人们谦恭的问好声中,赵枭来到了府邸的大门口。

  一直为他引路的玲儿突然上前,朝着内门护院中的为首之人大声说道:“赵二,你带两人随公子出去走走。”

  “公子大伤初愈,你等可给我提万个心!不得出半分差错!”

  说完,玲儿转过头,温柔无比的朝赵枭开口:“少公子,我不能出府…您出去可定要注意安全。若身子有丝毫不适,立刻喊人回来报信儿,轿夫一直在侯着的。”

  “谢谢,辛苦你了。”

  赵枭朝玲儿微微一笑,他能感受到这姑娘对他的好来自真心。

  就连刚刚用肉粥时,她都要先舀一勺试试温度,唯恐自己烫了嘴。那种种潜意识里的反应,那关切无比的眼神…

  造不了假。

  其实还未出门,赵枭内心已然知晓,自己估计是真穿越了…就凭这玲儿,若是演的,去奥斯卡拿个影帝没啥问题。

  怎会搁这和自己兜圈子呢?

  “没…怎么,怎么能这么说,奴婢是赵家的家生奴,这是应做的…”

  看了眼一脸惶恐、不知所措的珑儿,赵枭不再言语。古时候女子地位很低,自己若是表现出对她太好,未必是好事。

  来到这,就要遵守这里的规矩,除非你有打破规则的能力。

  想到这,赵枭看向内门护院中为首之人。那是名五大三粗的汉子,看来约摸着有个一米八几的身高,灰色的护院制服比较宽大,却仍被他的肌肉绷的鼓囊囊的…

  这人看上去就很能打。

  那赵二见赵枭看来,立刻双手抱拳,大声喊道:“俺定保公子爷安然无恙!”

  见此,赵枭嘴角一勾,这汉子看起来憨憨的、不太聪明的样子。想必套话定会容易许多吧…这样的耿汉,他喜欢。

  想到这,赵枭上前拍了拍赵二的肩膀,笑眯眯的说道:“我看你行!”

  ……

  走在黄泥街上,听着四周摊贩的叫卖声,赵枭心情十分低落。

  自打出赵府的那一刻起。

  他就未发一言。

  虽然心中早有预想,可赵枭仍希望这只是个玩笑。但当他亲眼看见那黄泥土地,看见那面黄肌瘦、不断来往的行人过客时,他就知道那故乡…回不去了。

  亲人挚友的音容笑貌仍在脑海中翻转,仿如昨日,可自己已然成为过客。

  想着,赵枭噙着泪,朝着脑海中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道别。

  父亲、母亲,保重身体!孩儿不孝,不能在膝前侍奉二老了。

  二弟、三妹,照顾好爸妈。

  “公,公子爷,您怎么…”

  魁梧巨汉赵二发现了赵枭的异样,以为他身体不适,赶忙出声问道:“要不,先回去歇歇?改日再走也不迟。”

  “继续走。”

  “喔,得令!”

  “风沙迷了眼罢。”

  说着,赵枭洒脱的一甩头,眼中那一点晶莹随之而落。既来之则安之,苦苦思念家人,已是无用,势不可逆转。

  愁坏了身体,反倒不美。

  与淡淡哀伤并存于赵枭心中的,是一种和平年代从未有过的野望!

  这里危险,却充满机遇!来此不成就一番大业,配的上吾名中的枭字吗?

  想着,赵枭握紧双拳,只感到一股豪气油然而生。他虽非熟读史书之士,可对这家喻户晓的三国并不陌生。

  虽不了解确切的细节,却也知晓大概的走向,凭这先知先觉的记忆…

  成就大业,不是梦!

  在这打下一片天下,封疆拜候,也不负我赵家列祖列宗了!即便在这过程中,不幸命陨逝去,又何妨?

  来此乱世,碌碌无为吗?

  大丈夫何惧生死也!

  想着,赵枭抬起头,扫视着四周破败的土砖小房。眼中的迷离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穷的自信与坚毅。

  “继以天命,得以重生。”

  “剑指天下,枭傲三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枭傲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枭傲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