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良医(1)
程饭饭2020-12-21 19:311,857

  仲春时节多雨,绵绵密密,落在“帝乡”兰溪府的九曲兰江上。暮色四合,细雨将歇未歇,守备太监府东角门所在的僻静巷子,缓缓走来一人。

  乌木大伞,伞面压得很低。伞下人穿湖蓝的棉布长裙,步履迟疑,走得很是艰难。

  角门开了,来人收了伞走进去。

  府邸笼罩在静谧的黑暗中,琉璃灯盏的光,随着提灯丫鬟走路忽忽悠悠地晃动。

  迟溪持伞的手出了汗,内心极为忐忑,小腿都在抽筋,走路姿态已有些僵。

  此时后悔已然来不及了,从她踏入巷子,暗中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

  过桥绕廊,于幽静的小道上七拐八绕,终于在一处院落前停了步子。

  正房厅堂里点了灯,领路的丫鬟推门,待迟溪进去后,从外面将门掩了,静立门旁。

  屋内明亮温暖,缠枝花香炉烟气袅袅,浮动着暗沉香气,一应器物摆设考究华贵。上首的四方桌前,衣着华贵的年轻公子正用石子堆塔,不同形状大小的石子一块块搭上去,靠的是平衡取巧。他凝神静气将最后一块尖石小心移过去,轻放,石塔瞬间塌了。

  “公子的心,不静。”

  迟溪瞧了片刻徐徐开口,她容颜隐藏在面巾后,过于明亮的眸光从男子身上轻快掠过,落在桌上的石子上。

  锦衣公子将石块推到一旁,余光扫过,神色寂然,清冷道:“不良医?”

  “是家师。”她一口咬定。

  “嗤。”笑声里带着不屑,似看透了她说谎却不想费口舌,又或许是浑不在意。

  青年靠在椅子里,锦衣上的银线在灯下有暗暗的流光,眉眼冷峻,姿态闲适懒散,说不出的矜贵。

  迟溪目光落在烟气缭绕的香炉时,突然想到什么,眸光一缩,掀起面巾向嘴里塞了几颗东西,待苦涩的药味在嘴里蔓延开,才觉得放松安然。

  青年费解地瞧着她,微蹙眉:“做什么?”

  她嘴里咬着东西,睫毛颤了颤,含混解释:“药丸。解毒,固本培元。”

  如果待会儿需要,她还有快速止血的,疗伤的,续骨的。毕竟想对不良医下黑手的人太多了,吃两颗有备无患。

  这举动将男子逗笑了,“如此怕死,还敢来?你们杏林中人,讲主顾是衣食父母,父母之命,你三推四阻,就是不肯来,如今怎么改主意了?”

  他摆弄着石块问。

  迟溪在面巾下磨了磨牙,心想他有什么脸问,是谁公权私用发海捕文书捉她,又是谁发了天价悬赏,迫得她连门都出不得。整个兰溪府的捕快和黑道中人都被她连累,这阵子没人能过安稳日子。

  稳了稳心神,她不软不硬地回:“公子此话不对。给钱的,才当得起衣食父母。公子一文未付,世间有如此廉价,便宜的父母?”

  她眼神清亮声线低缓,明明是低服做小的姿态,又带着绵软的韧劲,让人很好奇她的长相。

  男子神色不变,换了个姿势,懒散地靠在软垫上,“带她进去给三夫人诊治。”

  门外的丫鬟应了声,进来引着她向卧房走,迟溪此刻才微微舒了口气。

  此人给她的压迫感太强,心像是被对方攥着。

  门一开,带着水汽的夜风将灯压得有些暗,那公子面容隐在忽明忽暗的灯后,垂着眼帘不知在想些什么。

  此人应该就是守备太监的二公子了,当真如传说般的容貌迤逦,通身的贵气却像是高门大族巨贾门阀养出来的。守备太监无儿无女,坊间传言是过继了宗族里的子弟承继香火,论心肠手腕,他的确是得了副好传承。

  刚踏进卧房,便有杯盏落地的脆响。

  巨大的拔步床帐幔掩得严严实实,地上是还未来得及打扫的碎瓷片,两个健壮的仆妇黑着脸站在床前。

  账内有女子的咒骂声传出。

  丫鬟道:“三夫人,公子请了郎中给您医病。”

  “滚!医病?我是何种病症,他难道不知?让他来见我!”帘内的人异常激动,挣扎着想下床,被两个仆妇又摁了回去。

  仆妇冷声道:“夫人还是乖一点,痛快治好了病,免得公子劳神。”

  “我不!他当初不是这么对我说的,欢好……”剩余的话被塞进口中的帕子噎住了。

  仆妇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帘内的人没再继续挣扎,手臂绝望地垂在床边。

  “姑娘请!”

  迟溪故作没听见刚刚那一番话,避开碎瓷片,取出腰间针包,在床边坐了。

  帐内女子又变得情绪激动,嘴里塞着帕子支支吾吾地又哭又骂。帐子被她撩开的瞬间,迟溪瞧见了帐中人的面容,乌发散乱涕泪横流,口中塞着帕子,满眼的怒意,却也挡不住女子的美。

  哦!守备太监新纳的三夫人,她心道。指头轻按着女子的脉,她好看的眉突然挑了挑,又若无其事地继续诊脉,心里则有巨浪翻腾。

  不听人劝,悔极痛极,时已晚矣!现在不管她治不治,都不能轻松脱身了。就不该接这桩差事的……

  两旁的仆妇留意着她的举动,灯光下,这医女手上的皮肤比号称雪肌玉肤的三夫人还要细腻白皙。

  “你且说说,我得了什么病?”三夫人心如死灰地躺着,吐出帕子,嘲讽地问。

  “不敢说?他给你多少银子?你现在滚,我给你翻倍。”

  “我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我就算死,都不会遂了他的心愿。我才不会成全他……”

  怕她再说出什么无可挽回的话,迟溪收回手,点了点头,丫鬟又引着她返回厅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伴溪向云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伴溪向云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