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军令状
春风花满楼2020-09-20 18:593,261

  皇帝话音落地,朝堂之上便如同炸了锅一般议论纷纷。与所有人的担忧南辕北辙,这并不算什么坏消息,可是,也实在不算什么好消息,领兵两万对抗云南王十万雄狮,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要知道,云南的军队,本身就要比大魏的军队强壮许多。

  张松河显得十分沉静,身为当朝宰执,经纶世务,自然是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稳重。另外,虽然不太同意由儿子领兵,但是事情一经确认,他便不再犹豫。说到底,他只是有些护犊子而已。而且领兵两万,明显是红逸自请的,不可能由皇上提出,对于儿子的能力,他还是比别人清楚几分的。红逸不可能做出无谋之举。遇事不张惶,比别人多想几分,这是他为政多年形成的基本素质。

  太子李元睿本来要说的话明显被这道旨意压了回去,他显得十分不安,环顾百官,似乎希望谁出来谏言,阻止这无谋的举动。

  百官左顾右盼,鲜有敢于担当者。

  “陛下!”御史大夫方却堰首当其中,一语落地,打破了混乱的场面,“敢问这领兵两万,可是张红逸自请的吗?”

  “是!”皇帝平心静气,却又掷地有声地说道。

  “所领两万兵马,可是张红逸手下的神兵营神策营吗?”方却堰没留半点喘息的时间,紧接着问道。

  “没错!”皇帝又给了众人一个肯定的回答。话音刚一落地,又是议论纷纷!虽说神兵营神策营战力非凡,但是要用两万对抗十万,实在是旷古烁今,闻所未闻!张红逸到底要干什么?他是不是对自己太自信了?本来满朝文武都赞成由张红逸南征,但是此时有些人已经有点犹豫,感叹张红逸还是太年轻了,这样下去会误国误民的!

  方却堰回望了百官一眼,转而面向皇帝,神色严肃地说道:“张红逸是否能立下军令状?不能收复云南,军法处置,以死谢罪!”

  此言一出,朝堂之上更是炸开了锅一般,谁也没有想到,老御史不但不劝谏皇帝增派兵马,反而让张红逸立下军令状!明明是他推荐的张红逸,此时却好像要把张红逸置之死地一样。张红逸年少轻狂不知深浅也就算了,老御史难道不明白?以两万兵法对抗云南十万雄狮,简直以卵击石!立下军令状,不是要把张红逸往火坑里推吗?

  但是,这就是方却堰!对他而言,大魏的利益永远高于一切!他的确相信张红逸的才能,但是他不能拿大魏的国运来赌!而且正是由于他相信张红逸,才没有向其他人那样急忙想要谏止,急忙想要增兵。他也知道,皇帝一定也经过了深思熟虑,张红逸一定有足以说服皇帝的理由。但是,军令状,必须立!无论是皇帝,丞相,还是张红逸,任何人都不能拿大魏的国运来赌!

  皇帝对于方却堰一直颇有微词,因为他总是抱着一副天下为公的样子,让皇帝下不来台!但是皇帝也知道,大魏需要这样耿直的臣子。他也需要这样的臣子,在适当的时候提醒自己的错误。帝王之术,莫不在此。所以对于方却堰,皇帝一直都有着几分忍让。

  “方爱卿……”皇帝似乎有些不高兴,语气微微沉重,但是还没等皇帝说完,太子便有些着急,怕情况变得更加难以控制,急忙抢先说道:“方大人,本宫觉得我大魏兵源充足,出征云南,大可不必如此吝惜兵力,多派些军队也无妨……”

  “太子殿下……”方却堰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皇帝厉声打断。

  “元睿!”

  朝堂之上出现了刹那的安宁,然后,只见皇帝从龙椅上站起身来,特意提高了音量,沉声说道:“这个军令状,朕替张红逸应下了!”

  皇帝的声音回响在空旷的宣正殿上,朝堂之上,又是一片骇然!谁曾想老御史的要求,皇帝竟然做主替张红逸答应了。从刚才开始,丞相张松河就一直眉头紧缩,目光中透露出的是一片深沉。他对此并没有明显的惊讶或反对!太子李元睿觉得皇上的举动还是太过于轻率了,显得十分着急。方却堰挺直身板,望着皇帝,一副理当如此的样子,全无半点要转圜的意思。

  “而且!”皇帝顿了顿,语气显得更加坚定,“张红逸若是败了,朕会发国书罪己,向天下人谢罪!”

  皇帝话音落地,百官就是一阵惊慌,纷纷下跪,一片山呼,“臣等惶恐!”

  仍然站着的,只有张松河,方却堰,李元睿。张松河的神情也第一次出现了变化,那深邃的目光中,透露出的,是淡淡的疑问与惊讶。是方却堰的咄咄相逼,让皇帝一时意气,才说出了这样的话吗?不,他认识的李世安绝不是这样的人!那么,是红逸在信里说了什么,让皇帝对他抱有这么大的信心?还是说,是皇帝一直以来对红逸的偏爱左右了他的判断?张松河的心里,不禁产生了这样的疑问。

  方却堰倒是毫无惧色,看起来是他的咄咄相逼,让皇帝说出了发罪己国书这样的话,换了别的臣子,辞官谢罪都不为过,而他依然昂首挺立,正气凛然。

  太子不明白,他不明白父皇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明明就可以增派兵马支援张红逸,为什么要说出这样不理智的话?李元睿的心里,甚至有一丝丝的嫉妒,父皇对于张红逸似乎偏爱太多了,居然用自己九五之尊替他担保!

  “诸卿若没有异议,那就这么办吧!”皇帝舒了一口气,“拟旨,封张红逸为平南大将军,率领神兵营神策营,收复云南。让他立下军令状,如若战败,军法处置!朕也立下军令状,张红逸战败,朕亲自向天下人谢罪!”

  群臣闻言,跪伏在地,面面相觑,无人做出反应!

  “退朝吧!”皇帝微微一叹,拂袖而去。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群臣山呼万岁之后,便有条不紊地退出了宣政殿。

  “丞相大人,陛下有请!”大内总管高永年在丞相张松河还没有离开之际,拦住了他。其实张松河也知道,这种时候,皇帝是一定会请他商量一些事情的,这是君臣之间素有的默契。

  大明宫中百花齐放万艳争辉,在这皇家园林中,大有广纳百川,吞吐天地之势,煞是耀眼!太液池旁的牡丹亭中,皇帝李世安已经沏好了进贡的香茗,等待着张松河的到来。

  张松河跟随着高永年,进入了大明宫的内庭。这里对于张松河来说并不新鲜,与皇帝之间深厚的君臣感情,使张松河从年轻时开始就经常出入内庭。满园春色并不能使张松河留恋一瞬,此刻张松河的心里,迫切地希望知道红逸的密奏里到底说了什么,他到底有什么自信能用两万兵马战胜对方十万雄狮?到底是什么令皇帝也如此自信能够在满朝文武面前说出发罪己国书这样的话?张松河的思绪,早就到了李世安的面前。

  “介甫,快来坐下!”皇帝见张松河来了,热情地招呼他坐下。似乎刚才朝堂上的愠怒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介甫是张松河的字,私下里,他们总是称呼得这样亲昵。

  “谢陛下。”张松河微微施礼,便在皇帝的对面坐下。现在的张松河已不像年轻时那样剑拔弩张,会与皇帝吵架。而且无论怎么亲近,起码的君臣之礼,还是要有的。

  张松河坐定之后,皇帝还在分茶,也不说话,腾出一只手把张红逸的密奏,递给了张松河。张松河接过密奏浏览的时间,皇帝便把分好的茶放在了张松河面前,张松河恭敬地微微承接了一下。

  分茶完毕,皇帝又静静等候了片刻,让张松河把密奏看完。

  “介甫,你觉得红逸所言,可有道理?”皇帝大约张松河已经看完了,便出口问道。

  “不瞒陛下,在公务私事上,微臣与云南王曾有过信件往来。红逸身在南疆,对于云南的情况,自然要比我们这些在庙堂上的人看的清楚。红逸所言,微臣不做怀疑。”张松河继续看着红逸的密奏,显然还在思忖信中的字句,“然而红逸并没有明言如何用兵,以两万人马对抗云南十万,到底有些匪夷所思!”

  皇帝品了一口香茗,慢慢说道:“你儿子你还不了解吗?他要是能在这种密奏里告诉我们他要干什么,他就不是张红逸了!”皇帝说着,又打趣道:“从小就喜欢卖关子!不到最后谁都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张松河见皇帝调侃张红逸,呵呵一笑,替儿子打个圆场,“陛下,毕竟是军机大事,行动细节写在信里,倘若被敌人截获,后果不堪设想啊!”

  “呵呵,他倒是谨慎!还得让朕给他擦屁股!”皇帝和张松河之间的谈话,一向都不怎么严肃!

  说到这里,张松河便略微收敛了几分笑意,“陛下既然不知道红逸要如何用兵,那怎敢在朝堂之上担保,立下军令状?”

  “介甫莫非以为朕是被方老头激的吗?”皇帝莞尔一笑,倒是一副轻松的神色。

  “呵呵,那倒不会!”张松河也毫不严肃,显然对自己的回答十分自信,“方老大人以往比这次言辞激烈的时候多得多,陛下都没有动气,这次又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动气呢?”数十年的君臣情谊,使他们对彼此都了如指掌。

  “呵呵……”听到张松河的回答,皇帝微微一笑,随即将案上的一卷圣旨递到了张松河的手里。

  皇帝的圣旨里到底说了什么?这就是他的信心所在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尽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尽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