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牛眼泪
大爷好2020-09-19 08:532,003

  要知道从没染过头发,但是此时为何会有这样颜色的发丝从我的头上掉落而下呢?

  我这样想着身后的陈半斤像是能够看穿我的心思一样的说道:“别小看我着手中的一把剃刀。”

  不知为何此时陈半斤的声音有着一种空灵的感觉飘飘然的入了我的耳朵。

  “剃刀?”我自言自语的说着,而被陈半斤刮下的头发,似乎从我的身体之中带走了什么似的。

  “一把剃刀,斩尽世间鬼愁!”陈半斤的话语在重重的击打着我的心窗,“可以了,小伙子,你不要没事再动那些歪心思,老老实实的在家呆些日子再出去吧。”

  我再次照了照镜子,看见我的面庞比之以前依然消瘦的不像话,可是发黄的面色已经添上了些许红晕,我的头发也是被陈半斤弄得像是鸡窝一样乱的根本不像话。

  但是此时我的心中没有一丝的怨念,反而有些感激的说道:“大师,真是谢谢你啊,可是你这里剃一次头需要多少钱啊?”

  我想起先前看见的那张六位数的支票,心中有些忐忑的挠了挠头。

  可是陈半斤却是没有十分在意的样子:“随便给就行了,我这里没有任何标价。”

  现在陈半斤的公鸭嗓在我听来似乎不是那么难听,我掏了掏口袋把身上的仅剩的五百块钱掏了出来,还有一点零钱也全部都掏了出来。

  “师傅,这是我的所有家当了,收下吧!”我把钱放进了陈半斤专门收钱的箱子里,略显恭敬的说道。

  “不要叫我师父。”陈半斤眉头一皱,语气之中甚至带这些厌烦。

  我也是有些疑惑,没想到对方自己哪里说错了。

  然后被他赶出去,就在我要出门的时候,陈半斤又是突然叫住了我:“小伙子,不是我不想收徒,是我以前收过的徒弟都用着我的手法去干一些不当的事情,而那些没有让我失望的徒弟又皆是早年夭折了。”

  我听着这话,回头只看到陈半斤手中的,有着一捆兽皮包裹的东西,递给我:“这本书你拿走吧,我也不想让我的这门技法失传,我的时日不多了,因为……”

  陈半斤的声音顿了顿在他的那一对眼睛之中似乎有着无尽的沧桑,“我这一生都在跟天抢运道,逆天而为!!!”

  听着这话,我又是不免的一惊,但是手上还是接下了陈半斤递来的书。

  敢情我的一个口误,让对方以为我要拜他为师,不过想到这个有些两炮的师父,还真便宜。

  “小伙子,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这辈子都不要拿起我的这把剃刀。”陈半斤的声音再次飘来,我的脚步只是顿了顿,便是朝着远方走去。

  不知道是否是巧合,我又遇到了先前的那个货车司机,他向我迎面走来:“嘿,小伙子,看你的面色变好了些呀!”

  我此刻心思都在书上,能不能像那些小说中的主角一样,可以分金定穴,降妖抓鬼发横财,顺便解决自己的危机。

  没什么心思去理会他,只是草草敷衍一句,“那还不得谢谢你介绍的这个地方吗?”

  回到宿舍,才发现舍友都已经睡了。我尽量避免打扰到舍友,脚步放轻了许多。蹑手蹑脚走到自己床边,打开灯,早已经迫不及待把陈半斤给我的书拿了出来。

  书看样子有些年头了,书页都已经开始泛黄,我翻书的时候都得小心翼翼的,生怕把书弄坏了。保不准还是个古董,说不定该能拿出去卖钱。

  我胡乱想着,把书翻到了第一页。一个硕大的人头突然出现在了面前,趁着本就不明亮的灯光,我差点把书扔出去。

  定了定神,才发现是第一页印上的人头。基本上是在标注人头上的穴位,只有头前面的。第二页那“人”转了个头,标注的是头后的穴位。

  我禁不住喃喃念叨着现在剃头这行业都这么难做,还要背这一大堆穴位。知道是穴位,我也没有细看,囫囵吞枣扫过一页便把书页不断往后翻。只觉得看这些也没意思,没什么好玩的,不免有些失望。但翻着,却突然发现了许多不寻常的。

  每次手不经意触碰到书上印着的那颗头颅时,手上都有不寻常的触感。我这才发觉自己只注意看图了,上面的文字几乎没怎么看。因为是繁体字,分辨起来有些困难,不过认真点还是能看懂的。

  我便随便翻了一页,这不看不要紧,仔细看了,却被吓得不轻。这哪里是给人剃头,分明是说给鬼剃头!

  我再看这书页,上面的图画越发诡异起来。正面的人像眼睛好像是死死盯着我一样,我试着左右晃动脑袋,却还是觉得那目光盯着我不放,几乎要从书中爬出来一样。

  我打了个寒颤,“呼啦啦”翻了几页,终于翻到了一处没有图画的一页,才放下心来。

  “观察气运能力?这怎么观察。”看着书上说的,我有些莫名其妙。上面讲述观察气运的方法竟然还是用文言文写的,这使我更加摸不着头脑。费心看了半天,试着理解,突然发现后面写到了这种方法要修炼十年,我险些崩溃。

  不过很快我就重新对剃头燃起了兴趣。只见上面写着还有第二种方法,是个速成法。

  “用平光镜或者玻璃,在用牛的眼泪,人的尸油来浸泡三天后,带上眼睛,可以观看阴阳。我去这么神奇啊!”我忍不住惊呼一声,突然想起来是在宿舍,还有其他人在,赶忙噤了口。

  这一夜都是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可以观阴阳的事。虽然心里也有些害怕,甚至一度觉得背后发凉,但却越发好奇。到底是血气方刚,越危险的事情越想去尝试,好奇心占据了心理多半数。

  一夜未眠,早上一大早就把书悄悄放在了褥子下面。早上没有课,本来想着早上去农村搜集牛眼泪之类的东西的,但偏偏到了早上困的出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鬼陈大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鬼陈大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