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醉酒事件(上)
言胭2020-11-01 06:462,422

  杨可和齐安在一起四年了,基本没有过什么太大的争吵,感情一直很稳定。在其他人看来,两个人肯定会走入婚姻殿堂。

  这个其他人,除了周围的同事朋友,还包括齐安,但绝对不包括齐安的父母。

  杨可今年刚过了26周岁的生日,齐安今年30岁,这四年里齐安规划了太多次两个人的未来,但实际的东西杨可一点儿没看到。

  齐安的父母态度一直很不明朗,齐安的工作还不错,但是越相处杨可越觉得,两个人可能并不合适。

  杨可是希望对方积极上进的,少说话多做事。但是齐安一直说得多做得少,好几次都坏在了嘴上。像是有一次领导有意想提拔他,他便有些飘了,到处去说这件事,后来升职的机会便给了别人。

  再就是十分实际的问题,齐安没有房子。齐安有提过,双方凑一个首付,然后一起还房贷。这件事被杨可拒绝了,杨可本身有一套房子再还,如果再加一份房贷,生活压力太大了。如果以后有了孩子,孩子的各项教育支出也是非常大,如果齐安一直这种工作状态,两个人是吃不消的。

  或许年龄真的有用,自从过了25岁的生日,杨可理智了很多,也变得比较现实。杨可认真考虑了两个人的将来,发现这并不是自己想要的。拖着的话对两个人都没有好处,不如干脆一点分开。

  杨可想好了,和齐安分手后也不想着再恋爱,只想把时间都用来搞事业。如果成家和立业放在一起的话,她还是想先立业。

  分手饭要体面一些,杨可好好打扮了一下,把齐安送过的唯一一个礼物放进包里。最后检查了一下妆面和衣着后,杨可打开了卧室的门。

  杨可看见了在厨房里忙活的离祺,便和他打了声招呼。

  这是表弟杨廷的好朋友,她送杨廷上大学的时候见过,他们那一宿舍的孩子都玩的挺好的,杨可也时不时去找他们玩。后来杨廷去英国读研,杨可也没再给你这几个人见面。前两个月杨廷找到她,说离祺工作调动到S市,询问她能不能让离祺暂时住过来。杨可觉得无所谓,她把杨廷的好朋友当成自己的弟弟一样,空房间也是空着,住进来一个身强体壮还熟悉的弟弟,从独居女性的安全方面来说,也是个好事吧。

  当时说的是照顾离祺,然而事实上离祺一直在照顾她。离祺上班时间早,都会多做一份早餐给她留着。晚上回来的也早,晚饭也大都是他做。周末的时候杨可起的也晚,离祺都是自己先吃了早餐,等杨可起床洗漱的时候再做一份。

  杨可是打从心底里喜欢这个弟弟,要是杨廷有人家一半的懂事就好了。

  想到这里,杨可问离祺,“小离,你今天下午有事吗?”

  离祺没有转身,仔细看着煎锅的火候,“我没事,可可姐。”

  杨可点点头,“那我出去一趟,等下午的时候你陪我去逛个街吧。”

  杨可见离祺一直就几身衣服,反正这个月房贷也还了,最近也攒了一点钱,带离祺买身衣服吧,也是谢谢人家的照顾。

  听见离祺答应后,杨可便赶紧出了门。今天是分手的大日子,杨可不想迟到。

  直到听见关门声,离祺才反应过来,杨可这是一时半会儿不回来了。

  看着煎锅里刚好八分熟的煎蛋,离祺几不可闻得叹了口气。

  离祺喜欢杨可,从第一次见面,她为他们四个人出头的那刻,他就喜欢杨可。

  在学校里的时候,离祺天天跟在杨廷身边,就是为了能多听到一些杨可的消息。杨廷的爸爸和杨可的妈妈是亲姐弟,所以杨廷和杨可长得还是有几丝相像,离祺就更愿意和杨廷一起待着了。

  知道杨可有男朋友的时候,离祺有种说不出的焦虑,打听了一番齐安的情况,发现这人并不能构成太大的威胁后,总算是让离祺安心的读完了大学。

  毕业后离祺回到了家乡N市,为了能离杨可近一点,他要想办法再回S市。自己的父母是大学教授,可他不选择做教育这一行的话,其实比较难获得父母的助力。离祺干脆找了一个有分部在S市的广告公司,工作的第一年,离祺拼了命得上进,争取来S市的机会。第二年总算是如愿以偿,自身的努力加上父母的人脉,自己升职调动到了S市。

  他还在想下一步怎么做,没想到杨廷主动问他要不要去杨可那里住。听到杨可没有拒绝后,离祺当然是十分愿意,很快便搬到了一起。

  离祺始终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没有对杨可做任何出格的事情,时刻关注着自己是否让杨可觉得不舒服。

  离祺不想吓到杨可,加上杨可现在有男朋友。离祺只想在她的安全距离内等着她,现在每天可以看到她,对离祺来说很满足了。

  不过如果两个人分手了……离祺嘴角微翘,那他就要展开攻势,绝不能让别人钻了空子去。

  离祺并不知道杨可是去分手的,只当她有事要去处理。想到下午要陪她逛街,离祺赶紧挑了身舒适的衣服,换上运动鞋,在餐厅里看书等着杨可。

  午饭的时间刚过了没多久,就听到手机在震动。

  离祺一看是杨可的电话,便赶紧接起来。

  “小离,你吃饭了吗?”

  “可可姐,我早上吃的晚,还不饿。”

  “那你来找我吧,我给你发个地址。”

  说完后杨可就挂了电话,离祺打开她发过来的定位,发现是一个酒吧。

  离祺皱了皱眉头,刚刚听到了电话那边的音乐声,以为是什么餐厅,没想到是个酒吧。

  毕竟双休,酒吧白天的人流也不会太少,担心杨可自己在那里不安全,离祺赶忙拿起车钥匙出门。

  酒保和杨可是熟人,离祺来找杨可的时候,见他面孔生疏,不想告诉他杨可在哪。直到离祺给他看了两人的聊天记录,酒保才给离祺指了杨可的位置。

  那酒保人确实不错,把杨可移到了一个相对隐蔽,但在吧台一眼能看到的位置。杨可并没有喝多少,只是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离祺把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见她一时半会没有要醒的意思,便去找酒保打听一下怎么回事。

  酒保只知道杨可心情不太好,点了一杯酒后就在那里哭,哭着哭着就开始打电话,后来就趴在那里睡了。酒精度数非常低,为什么会睡着,可能是哭累了吧。

  离祺点了点头,给酒保道了声谢后,就做回到杨可身边。

  离祺摸了摸杨可的头发,很顺,但并不柔软。老人都说头发硬度和性格有关,头发丝越柔性格就越温和。看杨可的这个头发,应该和温和搭不了多少边儿的。

  离祺干脆打开手机在一旁处理工作的事,刚调动过来后,最主要的还是熟悉员工,看哪些是能用上的人。工作的内容他消化的很快,现在基本步入正轨了。

  S市这边的分部,规模比总部小了很多,员工也是良莠不齐,插科打诨的也不少。离祺调动过来当总监,基本就是管理整个分部了。再让一些人多露出写马脚,过几天一起辞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早就心动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早就心动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