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有一计
矮屋种花2020-09-22 19:052,050

  刘如意送别了刘平安,温恢一行人,

  自己与霍去病率领余下五十骑兵直奔广阳郡蓟县。

  他相信今日种下的种子,定会收获来日的果实,

  温氏一族乃是并州太原郡有名望的士族豪门,

  并州临近水草肥沃的河套地区,饱受匈奴入侵,是一处更胜幽州的养马地,

  并州狼骑更与幽州突骑,凉州铁骑齐名。

  丁原,张辽,吕布,高顺等悍勇之将皆在并州历战,

  刘如意的他日图谋,正是并州。

  入夜,幽州广阳郡内,

  位于昌平县与军都县的黄巾秘密营地里,

  营火传动,守备森严,

  外围是黄巾校尉统领的黄巾力士,皆是全副武装的虔诚信徒。

  营地内部靠近军帐的是一众罕见的女兵,

  她们手持弓弩矛戟,由女校尉统辖,地位卓然,

  乃是圣女亲卫部队。

  军帐里,

  有精致华丽的凤纹卧榻,

  上铺软被红枕帘纱,下面是干净的细软毯子,

  一方桌案于榻前,

  上面摆放着幽州地图,

  用于推演沙盘,拟定战局策略。

  榻上,一妙龄女子慵懒的侧卧休憩,

  两侧侍女舞扇轻摇,不敢怠慢。

  女子身段玲珑有致,酥胸半裹胜羔乳,雪肤凝脂润如白玉,

  静若处子,神似观音,叫人不敢亵渎。

  雅秀的小脸不施粉黛,自有狐媚之相,

  颊飞杏红,眉现桃花,琼鼻小巧,唇似樱桃,浅笑无痕,

  有一种遗世而独立的飘然仙气。

  顷刻,女子睁眼,轻叹一声,

  起身赤足踏于软毯,左右莲步轻摇,

  俯首桌案,垂下乌发宛若流苏。

  “圣女,您可是在担忧大贤良师,冀州是我太平道根基所在,经营多年,可谓固若金汤。”

  “而且良师身边有十数渠帅庇护,聚众十几万教众,朝廷派遣的北中郎将卢植根本不可能打得过。”

  “没错,天公将军在冀州,渠帅波才、彭脱在豫州颍川,渠帅张曼成在荆州南阳,我太平道教众从北,东,南三个方向合围洛阳。”

  “不久必定攻克,推翻汉朝,实现太平清领书中描述的美好世界。”

  见女子似有心事,左右贴身侍女你一言,我一语的安慰道。

  “好了,别烦我,快去问问,程将军和邓将军来了没有。”

  女子不怒自威,轻声差遣起侍女来。

  这女子名唤张婴宁,字夷柔,号宁姑,

  乃是太平道圣女,大贤良师张角的女儿,

  她奉命督军幽州战事,

  地位高于统兵的黄巾渠帅程志远和邓茂两人。

  张婴宁虽然身处幽州,

  却常常关注其他州郡的战局,担忧父亲张角的安危。

  其实张角派女儿来幽州督军,也是为了她的安全考虑,

  幽州地处偏远,远离中央,州郡守军多居于边境地带,最易攻克,

  另外,幽州比邻外族,北有鲜卑,东有乌桓,

  两族虎视眈眈,常有盗军进犯幽州边境,肆意劫掠。

  在进军幽州前,

  张婴宁就派出使者,试图联系鲜卑,乌桓二族,

  劝说他们共同举兵反叛,推翻朝廷,

  奈何鲜卑内乱,自顾不暇,不复昔日强盛。

  鲜卑族大首领檀石槐曾是汉庭的心腹大患,只是数年前亡故,

  其子和连继位后,继续统领鲜卑三部,

  可惜虎父犬子,和连才干能力全无,草包一个,进攻北地时被射杀。

  在群龙无首的局面下,鲜卑三部陷入内乱,各部争权夺利,分崩离析,

  首领步度根部落,拥众数万,据并州的云中、雁门一带,

  鲜卑三部中势力最大的首领轲比能盘踞幽州北部,常袭代郡、上谷等地,但内部不稳,叛乱不止。

  鲜卑余下一部更是不堪,无人统领,分裂若干小集团,散布于辽西、右北平和渔阳塞外,难有作为。

  张婴宁如今只能寄希望于乌桓,不过派去的使者至今未有回信,怕是生死难料。

  “圣女大人,渠帅程远志,邓茂求见。”

  “放他们进来。”

  军帐内,

  左右侍女闻言,急忙放下几重纱帐,隔开一道,以防圣女怪罪,

  张婴宁自小就不喜欢亲近男子,故而周遭服侍亲眷皆是女子。

  不一会儿,

  两名身着黄巾甲胄的将军走入帐中,

  一人胡须鬓发茂盛,似野兽鬃毛,铜铃大眼,面恶如虎兽,

  正是号称“黄狮公”的程远志,

  他是幽州黄巾军的总渠帅,仅次于幕后指挥的督军圣女。

  另一人,副帅邓茂,

  清瘦高挑,山羊胡,浓眉大眼,擅使一柄大刀。

  “程远志,邓茂,参见圣女。”

  “两位将军,今日战况如何。”

  邓茂啐了一口,懊恼道。

  “他奶奶的,自进入幽州,我军鲜少吃过败仗,结果今天大败而归。”

  “我手下两员大将战死,六千人的先头部队被打的四分五裂,溃散而逃。”

  “邓将军不用气恼,胜败乃兵家常事。”

  “况且蓟县是幽州重县,刺史亲自坐镇,守军自然不像之前那般酒囊饭袋。”

  纱帐后,圣女还是忍不住好奇,询问道。

  “不过对方是何人物,难道是传闻中横扫乌桓的公孙长史和他麾下白马义从。”

  “不是,对方不过五百人,并非白马骑兵,只是统兵的将领煞是凶猛。”

  “听闻一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一人丹凤眼,卧蝉眉,面如重枣,这两人都有万夫不当之勇,杀入我军阵地,如入无人之境,连我手下的两员大将都挡不住他们一招。”

  邓茂绘声绘色的演说着,极力夸大对方的勇武,以免圣女将战败的罪责按在自己身上。

  一旁的程远志也曾听闻蓟县汉军阵营里有两员勇将,

  一人使丈八蛇矛,一人使青龙偃月刀,可他根本不信,嗤之以鼻道。

  “邓茂,别一战败就吹嘘敌人有多厉害。”

  “真要碰到,我倒要瞧瞧他们有多勇猛,改天取他们项上人头与你瞧瞧。”

  被一阵呛声,邓茂为之气节,温怒道。

  “与你说不通,为大将者,怎可逞匹夫之勇。”

  “圣女,您定要堤防这两人,不可不谨慎对付。”

  “两位将军所言都有道理,切勿争吵。”

  “所谓上兵伐谋,只要用兵得当,计谋高超,个人武勇难以左右战局,我正好有奇谋,可直取蓟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开局召唤李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开局召唤李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