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死战
stardust2020-09-16 20:083,418

  北境的风,总是这般凌冽,尤其是夜晚,吹在脸上宛如刀割一般。

  “兄弟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再坚持一个时辰,就能下去喝热乎乎的肉汤,痛快的洗个热水澡!都坚持住!”

  雷云大口喘息着,冰冷的空气从嘴里进入身体,让他有种整个气管都被冻结的感觉,可以让他右臂上的伤口不那么痛。

  在刚刚裂风族的又一次夜袭中,他胳膊被偷袭的弯刀狠狠来了一下,若不是盔甲的质量过硬,恐怕这条胳膊就已经不是他的了。

  当然,相比起他的亲兵韩风,他已经是十分幸运的了。也是在刚刚的偷袭中,韩风为了救他,被一根长矛从后向前整个钉穿,现在还在城内接受军医的救治。

  “这帮蛮子,真的是疯了,疯了……”

  雷云靠着城垛坐下,心情无比复杂。自从上一任寒铁关总兵,秦昊天,被宣布为叛逆并在洛城处决后,他就由副手被提拔为了寒铁关的总兵,如今已经十七年了。在这十七年里,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疯狂的裂风族。他们不怕寒冷,不怕饥饿,不怕死亡,不分昼夜的冲击着寒铁关。

  城头早已被血染成了一片暗红色,残肢,尸体,随处可见——在战争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专门的民夫将这些处理掉,现在,所有但凡能拿动武器的,无论老人小孩还是妇女,都被编进了队伍,也没有人做打扫战场的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了。

  毕竟对于寒铁关的战士们来说,战死在坚守的寒铁关上,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魂归故里了。

  距他的副手吴蒙粗略统计,他们的伤亡已经近万,而裂风族的伤亡……恐怕已经超过了十万。然而却没有人能高兴的起来,裂风族的营帐看过去仍然是无边无际,可是要知道镇守寒铁关的守军一共也只有一万五千人不到。

  这支部队……已经被打残了。

  ……

  城外,裂风族的营帐内。

  “圣女,我们部落的战士已经快要死绝了啊,不能再这么冲了。”

  “大祭司,那个周略不怀好意啊,我们部落还剩下不到一百人了,他肯定是和南人串通一气,要把我们裂风族的勇士都在这里消耗完。”

  “不打了,我们不打了!”

  “大祭司,您说句话啊!暴风雪还没来呢,我们部落的人已经不多了。”

  王帐内闹哄哄的,不少部落的首领聚在一起,想讨要个说法。

  “圣女,这……”

  哈达木也犹豫了,饶是他相信圣女,但是周略……一个南人的叛将罢了,圣女会不会是被他骗了,裂风族的损失他也看在眼里,这么打下去,恐怕好几个部落很快都要被除名了。

  水淼坐在王帐中央的高椅上,脸色阴晴不定,从个人情感上来说,只要能攻破寒铁关杀回去,这些蛮子死多少也无所谓。不过,现在他们反应都这么大,该怎样跟他们说呢。

  想到这里她不由狠狠瞪了一下站在她左手边的周略,都怪他,还非说自己有攻破寒铁关的办法。谁知道办法就是威逼利诱各个部落派兵,不分昼夜的拿人命填。要不是圣女和大祭司都在这里,恐怕现在她也已经被愤怒的裂风族人撕碎了。

  “呵呵,好笑。”

  在一片吵闹声中,一声冷笑显得是如此突兀,水淼定睛一看,居然是周略发出的。宛如往火堆中扔了一把干柴一样,几个部落首领的瞪圆了眼,就冲过去,可是周略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们停下了脚步。

  “现在有好几个部落的首领要么重伤,要么死了,我说的没错吧。”周略慢慢走到他们面前,丝毫不畏惧,反而用一种充满蛊惑的语气说道:“这些部落肯定是要除名了,但是部落里面剩下来的勇士,剩下的牛羊,剩下的粮草……可就在那里堆着。”

  “我就不说还有多久就能攻破寒铁关了,说了你们也不懂,实际点的,现在你们部落牺牲了五十名勇士,你们可以去其他部落再借来一百名勇士,还有粮草,女人,草原上的规则你们忘了吗,只要没有主人,那抢到的,就是自己的。”

  王帐内逐渐安静了下来,连族长们吞咽口水的声音似乎都能听得出来,显然他们心中都在打着算盘,并且很明显,他们不得不承认,周略说的是对的。

  “等等,按照规定,失去首领的部落要在本族剩下的勇士中选出来,不能……”

  哈达木皱着眉头突然发声,显然,他看出了周略这番话的后果,今晚之后,裂风族恐怕会有不少小部落真正的消失,连名字也没人记住那种。

  “看你们咯,大祭司说的对,所以……是遵循规则看着别人带着勇士们吃饱喝足,还是……”周略没有等他说完就再次打断了他,然后眼神一转,补充道:“对了,我记得白凤族和依骨族,你们两族关系不太好吧,白凤族上一任族长似乎就是被依骨族干掉的,你们不去准备准备?”

  果然,他话音刚落,在王帐内的两名壮汉带着敌意的看了一眼,然后急匆匆的走了出去。有人带头,剩下的人也纷纷走了出去。

  “圣女,周略妄图分化我族,其心可诛,还望圣女立刻下令把这人处死!”

  哈达木走到水淼面前,神色激动,作为裂风族联盟里面为数不多的智者,他深知照这样发展下去,不需要南人的军队击败他们,恐怕他们自己就在这寒铁关下自相残杀了。

  “大祭司,您是个聪明人,这么问你吧,十头羊和两匹狼,谁厉害。”周略看向哈达木,解释道:“如果不按照我的说法,这些失去首领的勇士就是一群羊,你还能指望他们这么快就选出首领然后恢复以前的战斗力吗?但是若是把他们补充到其他部落,那么他们就会变成狼。”

  “你……可是……”哈达木充其量只是个活的长一点的长者,在裂风族一帮大字不识几个的蛮子中还算睿智,但是面对周略时还是相形见绌,虽然知道对方的逻辑有问题,但是却无从反驳。

  “好了,大祭司,我知道你在担心勇士们自相残杀,你现在出去好好组织一下还来得及。”

  周略耸耸肩,就这样将哈达木推出去了。

  “现在没人了,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吧。”待王帐内没人了,水淼才皱着眉头跟他说道:“这些人之后我还需要用他们帮我复仇,全死在这里就不好了。”

  “放心,伤亡最大的阶段马上就过去了,再说了,你需要的是一支部队,不是现在这样的乌合之众。虽然只是个开始,但是这也是向部队蜕变的第一步”周略摆摆手,不在意的说道:“顺便说一句,不客气。”

  “接下来呢,要怎么做。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朝廷的援兵快到了,如果我们现在攻不下寒铁关,那么等支援到了岂不是更没有机会了。”

  水淼又问道。

  “不,援兵到了,我们的机会才算到了。”周略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 ……

  似乎是命运的眷顾,裂风族晚上并没有继续冲击寒铁关,这也给了雷云以及寒铁关守军一丝喘息的机会。有预备队将城内准备好的饭菜送到城头,民夫也带着材料开始修补损坏的墙体。

  “该死,我怎么睡着了!”

  雷云突然惊醒,天色已经发白,他身上盖着一张毛毯,长柄大刀则靠在他的身旁,身前则是一个火堆。

  他用手搓搓脸,让自己迅速清醒过来,然后看向四周,只见自己的副官正有条不紊的指挥着其他人布防,这才放下心来。长处一口气,起身,活动活动睡得有些僵硬的身体。

  “雷总兵,您醒了?”

  见到他站了起来,吴蒙也迅速走了过来,对他说道:“我昨晚上来找您,发现您靠着城墙睡着了,就没有叫醒您,想让你多休息休息。”

  “没事,我还撑得住。”雷云拍拍他的肩膀:“对了,昨晚他们没有攻城吗?”

  “没有,”吴蒙也是一脸疑惑:“他们已经连续夜袭了好几天了,会不会是……伤亡过大放弃了。”

  “也不是没可能,”雷云点点头,作为裂风族的老对手,他也清楚裂风族的组成,虽然他们人数庞大,但是每次真正攻城的时候各个部族都在勾心斗角,想让别的部族去牺牲,自己坐享其成。这也是为什么之前都没有能组织起夜袭或者太高强度的攻城原因,今年这样齐心的攻城作战,已经让雷云吃尽了苦头。

  又过了两个时辰后,沉重的号角声再次响起,标志着又一轮的攻城要开始了。站在城头看去,城下蔓延的营帐宛如有了生命一般,一道道身影从中走出,在指挥下站成一个个方阵。

  “总兵,有点不对劲啊。”

  吴蒙心里有些不安,凑近了雷云小声说道,这帮蛮子什么时候也会布阵了。

  “有问题,”雷云神色凝重,往常来说裂风族在号角声吹起后,就会有部族开始冲锋,而有的部族还没有集合完毕。部族虽然多,但是看上去丝毫没有条理没有组织,只是仗着人数优势向城墙冲击,守军的效率也少了很多。毕竟他们是分开向这里冲锋的,只需要集中人手把先靠近城墙的蛮子解决就好。

  但是今天……裂风族的这帮蛮子居然懂了布阵,还知道等所有人都准备好以后再攻城,不过现在已经来不及细想为什么他们会突然学聪明了。

  不只是雷云,整个寒铁关的守军也都看出来了今天的不同,裂风族营帐就在城下不远处,而从中涌出来的蛮子也越来越多,三千,五千,一万……已经没有人继续数了,所有人都握紧了武器,站直身子。

  “吴蒙,去把预备队带上来,”雷云握紧了大刀,头也不回,然后大声喊道:“兄弟们,援军马上就到了,只要坚持过今天,最后一天!为了保护我们的家人,大周帝国万岁!寒铁关万岁!”

  “开始。”

  营帐内,周略背着手,眼神淡漠的吩咐道,片刻后,号角声冲天而起,无穷无尽的蛮子如同潮水般,向寒铁关发起了冲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万里录——杀破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万里录——杀破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