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年少轻狂)轮回之镜
糖果萌2020-09-13 08:162,687

  “卿予,你的霄阳剑法练到第几层了?”

  “啊,我,我练到第一层了”

  “第一层?可是霄阳剑法的起手式?”

  白卿予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点了点头。

  “你这样子是不行的,霄阳剑法威力强大,怎么能只练起手式”

  潇麟唤出灵剑,腾空而起剑指苍天,一把剑幻出十把剑影潇麟手一挥十把剑影朝着池塘乱舞飞去。

  砰砰砰——

  瞬间湖面被溅起了波澜,几条鱼儿被打了起来。

  白卿予睁大眼睛的看着,果然霄阳剑法的威力很大。

  潇麟落了下来,走到了白卿予身边。

  “这霄阳剑法再配上霄阳功法,纵使你的灵力再不精面对一般的妖兽你还是能够应付的,就看你勤不勤快了”

  “师兄,卿予定当加紧修行”

  “好,霄阳剑法的剑招你全都记下来了吗?”

  “这个……我就记得起手式”白卿予笑了笑。

  潇麟笑着摇了摇头,伸出手,手中化现一本剑籍。

  “这是我抄写的霄阳剑法的剑,你照着上面练,记得心静无杂念方能修成”

  “是!”

  潇麟看了一眼白卿予,离开了微光霞岸,白卿予打开剑籍,里面果然是完全的霄阳剑招。

  白卿予日以继夜的待在微光霞岸练着剑招,将手链放在了绣包里。

  —————————

  黎九枫坐在椅子上,看着手腕上翠绿色的手链,想了想,抬起左手,右手施展灵力中间的珠子发出了淡绿色的微光。

  “卿予,卿予,你在吗?”

  此时的白卿予正在专心致志的练着剑法没有注意到手链发出的响声。

  黎九枫放下了左手,她在忙吗?不是说好了要联系的吗……

  —————————

  白卿予收起灵器,坐在了树下,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累死我了,没想到练剑法这么累,早知道以前就跟着爹爹练了”

  白卿予从绣包里将手链拿了出来,为了防止练剑时遗失她早就放在绣包里了,白卿予看着那颗珠子,施展灵力,珠子亮了起来。

  “九枫,你在吗?我是白卿予”白卿予朝着珠子喊了几声,可是没有人回应,而此时的黎九枫已经去练功了,彼此也就这么错过了。

  “怎么回事……”白卿予擦了擦珠子,难道是有灰尘侵入了?

  这时,一个穿着淡紫色衣袍的女子走了过来。

  “你便是卿予师妹吧”

  白卿予转过头看着她,站起身来。

  “你是,祁颜师姐?”

  祁颜笑了笑,这个小师妹长得蛮可爱蛮水灵的。

  “是的,听说潇麟师兄亲自教你剑法,你可真有幸,潇麟师兄教的不比师傅叫的差,若是喜欢咒术可以来找我,我可以教你一二”

  “真的吗?多谢师姐”白卿予笑了笑,若是两个都学那她五年后是不是更加厉害了?

  “不必,你先练着吧,我先走了”

  “好,师姐慢走”

  祁颜离开了微光霞岸,白卿予拍了拍手,若是自己能学到咒术,那不是剑法和咒术都精通了!

  白卿予打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黎九枫,拿出了手链施展灵力,珠子发出了翠绿色的微光。

  “九枫,九枫你在吗,我给你说祁颜师姐她说可以教我咒术,然后再加上我的霄阳功法和霄阳剑法那我可以保护你们了!”

  “九枫,你怎么不说话啊?”白卿予皱了皱眉戳着珠子。

  黎九枫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两日了……为何卿予还不找自己?

  白卿予坐在树下,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池塘边。

  —————————

  天界的云桥上,站着一位穿着桃色衣裙的女子,她头上戴着金色灵雀流苏簪,右手上有一条红色的灵石手链。

  她是天界的雀棠星君,也是红线女,负责牵织姻缘的仙君,她曾是荼云来到天界时认识的好朋友,荼云被灭元神后,她终日守在这云桥上,盼望有一日自己能再见到她。

  从桥上爬来一条长长的银蛇,银蛇变成一个美人走到雀棠身边。

  “雀棠,你与其终日守在这云桥上,倒不如去找荼云的转世”

  “这云桥是离人界最近的地方,我想再看看她”

  “你知道她长什么样吗?你如何看她”

  “那我能如何,我好想她”雀棠流下了一滴眼泪,打在了云桥上,银蛇看着她这样心里也不是滋味。

  “鬼界有一忘川河,忘川之处有一座桥,此桥名奈何桥,负责忘川的镇守者孟婆有一法器,轮回之镜,可以看到一个人转世生在何处,你可以去问问那孟婆”

  “真的?这种事情你怎么不早说!”雀棠敲了敲银蛇的脑袋。

  “我这不是说了吗,但你要记得万事小心,现在天界管的可严了”

  银蛇想了想,从衣袖里拿出一颗透明的珠子递给了雀棠。

  “这是……?”

  “这是一个小法宝可掩盖你身上的仙气,也可有隐身的作用”

  雀棠看着珠子,在手中把玩着。

  “没想到这一颗小珠子竟有这么大的作用,你个小丫头可真有本事啊”

  “你速去速回,它可以帮你躲过帝都的守卫”

  “好,我走了”雀棠拿着珠子离开了云桥,来到了帝都的大门处。

  帝都是通往天界的地方,这里有重重守卫把守着,帝都的帝心乃是运转整个帝都的核心之处,就好似运行天界的擎天仪里的擎天之心一般。

  雀棠躲在石柱后面,拿出珠子施展仙力。

  “我能不能过去,就靠你了!”

  珠子散发出了银白色的光芒,将雀棠身上的气息盖了过去,还达到了隐身的效果。

  雀棠看了看自己,没想到银婳这个小丫头给的东西真有用。

  雀棠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天兵们并没有看到她,雀棠连忙跑出了帝都飞了下去。

  鬼界的忘川河一片幽寂,天上有漫天的极光显现,许多死去的人的魂魄走在奈何桥上,一个一个的进入轮回里。

  雀棠飞了下来,落到了地面上,这忘川还真是名不虚传,果真幽寂,一阵寒风吹来叫人瑟瑟发抖,雀棠连忙走到了奈何桥上,看见了帮助渡轮回之人的孟婆。

  她也是听说过有关孟婆的传言,传闻守在忘川的孟婆是一个凶神恶煞的老婆子,但今日一见,还是她孤陋寡闻了。

  孟婆感觉到有一股仙气环绕,抬头一看,雀棠站在了她的面前。

  “小姑娘,你有什么事吗?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速速离去吧!”

  “你就是孟婆吧,我今日来此是想借轮回之镜一用,寻一个人”雀棠衣袖一挥,荼云的画像出现两人的面前。

  孟婆定睛一看,这不是那个在桥上站了许久的姑娘吗?

  “你找她有何事啊,她已经转世了”

  “真的吗?太好了,她果然转世了”雀棠笑着,如果转世了她就能找到她。

  “孟婆,可否将轮回之镜借我看看,我想去寻她”

  “姑娘,已经度了轮回的人是不能用轮回之镜窥视转世何地的,这是忘川的规矩。”

  “可是……我想再看她一眼”

  “姑娘,你既是天界的仙君又为何对一个转世之人苦苦追寻?听我一句,既然分离了就是注定的,忘了吧”

  “你,你知道我的身份?”雀棠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她明明用银婳给的法宝隐藏了自身的仙气了。

  “老身已在这忘川待了数万年了,是仙是魔是人我还是知道的”

  “既然你已知道我的身份,我就不再多说,孟婆,如果不找到她我是不会离开的,如若你不告诉我,我就踏平你的忘川,毁了你的奈何桥”雀棠坚定的说道。

  “罢了罢了,我便助你一程,找不找得到就看你自己了”孟婆伸手化出一面镜子来,递给了雀棠。

  “这便是轮回之镜,可以看见一个人转世后生在何地”

  雀棠伸手接过,施展仙力,镜子里出现了一个画面,是荼云……原来她在奈何桥上等了许久,或许是在等宸御一起转世吧。

  镜子切换到人界的一座高山上,雀棠定睛一看,这是正阳山?她以前下过人界为了一个姻缘去过正阳山,难道荼云的转世在那?

  “多谢,今日之事我不会告知任何人,告辞!”雀棠腾空而起,飞上了天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卿卿美人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卿卿美人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