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司寇海颖2020-10-03 17:35908

  其实只有云姬自己知道刚才他是有多么的慌乱。可是她不能且不敢表现出来,因为她知道她是相府唯一的嫡千金,被哥哥们和爹爹,像宝贝一样捧在手心里,从小衣食无忧,做什么都随着她的性子来,她是爹爹子女当中最不懂事,活得最随性最洒脱的女儿了,爹爹和哥哥们都希望她平安快乐平凡的度过这辈子,也从不希望他了解这世间这般诸多疾苦,人心难测,明枪暗剑,权势纷争,他其实明明什么都知道。但是爹爹们和哥哥希望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便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他并不想违背爹爹的意愿,但是他向往更外面的世界,她的心像长了翅膀似的,急切的想要飞出去,她要览遍世间绝色,尝尽世间疾苦,看万水千山,听风吹落叶,闻百鸟花香,于是常常独坐窗前,冥思苦想,她是相府千金,是北西众多权贵所,特别关注的对象,她的一言一行,皆关乎相府威严,若有一点不得体,便会成为众人议论爹爹的话柄,一个人的能力地位有多大有多高,那么他的责任就有多大多高,所以他只有变得优秀很优秀更优秀,若是不行,那就装,那就演戏,在别人都很害怕时,他假装沉着镇静,有的事情不会不懂,在别人面前要假装会,懂,别人不敢做的事,他假装勇敢的去做了。这,就是她。

  他要给绿桑安全感,和一种鼓舞人心的力量。

  安慰了许久之后,绿桑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他站起身来走在那个剑客旁边,从他的怀里搜出一枚令牌和一幅画像。

  “小姐,这是什么?这画像上的人又是谁?”绿萝问。

  “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个令牌上写着暗影格,如果没记错的话,上次大哥和爹爹谈话说的暗影阁就是这个,一个花钱买别人命的交易所,有的人修炼没有资源了或缺钱会去那儿接个一两单,说起来,画像上这个人要么仇家很豪,要么这个人很难搞,他的人头居然价值十万金!看他的装束好像是西闽的皇族或贵族,刚才他们追杀的那个人戴着面具穿着便服。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人。我想不是也应该跟这个人有着莫大的关系。我们还是快走吧,时间过去了那么久。小弟那边露馅儿了吧。”云姬说道。

  “那这个人怎么办?”绿桑问。

  “这个人就别管他了,一会儿他就醒了,且不说他已经丢了暗影阁的身份令牌,而且他的任务没有完成,回去也是死路一条,生与死全在他自己了。”云机答到。

  “那我们快些回府吧。”说着,云姬便带着,绿桑离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缘种琉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缘种琉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