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冰之死
再一次微笑2021-01-17 18:283,037

  先是所有人静止在原地,一瞬间,又开始四处逃窜,台上突然喷出一股白烟,陆绎下意识转过身挡住今夏捂住自己口鼻,“危险!小心!”一把锋利的剑从迷雾中穿出,陆绎立刻反应过来,一把抓住那人的手,用力一拧,剑瞬间掉落在地,那人身形魁梧,武功定是不弱,没了剑根本不影响发挥,很快便与陆绎在迷烟中搏斗起来,陆绎身为锦衣卫,武功定是一流的,不过在这白色的浓烟中,看不见对方出手的招式,只能靠听觉,一直处于下风,在浓烟快要散开时,蒙在原地等今夏终于看清了敌人,凭借着自己三角猫的小功夫,几个回合下来,总算是伤了那人的腿,陆绎刚想出手,就从台后冲出一群黑衣人,用一颗小手雷掩人耳目,救走了那人,陆绎赶忙带今夏转身跑走,在爆炸之际,陆绎反身扑倒今夏,死死将她护在身下“陆绎!”好在二人跑的快,并没有被手雷伤到,只是刚才在打斗之时他的手臂和胸口受了伤,“今夏!你没事吧?”陆没顾上自己伤口,而是仔仔细细检查起今夏身上有没有受伤“大人,我没事”,今夏突然注意到他手臂上的伤口“呀!你受伤了”今夏心疼的看着陆绎“我没事”“都留了这么多血还说没事,等一下”今夏从腰间抽出一块蓝色的方巾,小心翼翼的为他包扎着,最后还打上了一个蝴蝶结,和谢霄那个一样,“好啦”今夏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诶,我忘了,你是锦衣卫,身上帮个蝴蝶结好像也不大合适,有损你形象”今夏刚要伸手去解,陆绎一下子护住那个蝴蝶结“没事,挺好的”浓烟快要散去后,岑福带着锦衣卫终于赶到“大人,属下来迟,还请大人责罚”“无事,岑福,你去调查一下场上死的那个人的死因和身份,包括今晚这个杂技班子,还有,封锁扬州各个出口,那人腿伤的不轻,走不了多远,仔细调查附近所有人口,我先回驿站了”“是,遵命”岑福开始带着人一个个进行现场勘察,陆绎牵起今夏的手先回了驿站。

  (扬州驿站)

  “今夏,你先去洗漱吧”“不用,大人,你受伤了,你先去洗吧,我晚点没事的”今夏推着陆绎进了净房“快去吧”陆绎也不好推脱。

  (净房内)

  陆绎看着自己手臂上的蝴蝶结,嘴角不经上扬着,他从没想过,自己也会有不舍得解开身上一个蝴蝶结的时候。解下最后一件里衣,他身上的另一道伤口也显现出来,伤口很深,不过好在没有伤到内脏,只是血流不止,可能是因为穿着深色衣服的关系,所以看不出来,用毛巾轻轻擦拭掉周围血迹后,可以清楚的看出意识到很长的伤口,如果处理不当可能还会留下伤疤,线下这里面没有伤药,陆绎只好披上里衣去房内找药,刚好撞见正在找药的今夏“大人,你好了,我在找药呢?你看看是这个吗?”陆绎闻了闻“是的”“大人,我帮你上药吧”“不用,我自己来”陆绎不希望今夏看到自己的胸口的伤口担心,可今夏又很固执,争夺之间今夏不小心碰到了他胸口的伤口“嘶~”“大人,你怎么了?我看看”今夏伸手去解陆绎的衣服,陆绎本想阻拦,见她如此固执也只好妥协,当她看到他身上那道又长又深还渗出血的伤口,瞬间皱了眉,还有些生气的看着他,“受伤了怎么不告诉我”陆绎一时无话可说,今夏看着他有些发白的嘴唇,也不忍心冲他发火,慢慢把他扶到床上,让他靠在枕头上,轻轻的帮他在胸口上擦着药,还时不时的吹一下“疼吗?”“不疼,放心,我没事”“还嘴硬,你看看你的嘴唇都白成什么样了,别说话了,擦好药后好好睡一觉”今夏用着最温柔的语气凶着陆绎“是,遵命,夫人”陆绎也宠溺的看着这个姑娘,一瞬间,身上也没有这么疼了。

  (第二天)

  好在上药及时,陆绎身上的伤第二天就好了大半,今夏一大早便起来照顾陆绎,又是打热水又是做早饭的,都快忘记自己是以六扇门捕头的身份出来的,好不容易做好了松饼,自己还偷吃了几块,等到了陆绎那都没剩下几块了,虽然吃不饱,但心里满足早就溢了出来,看着今夏头上的汗珠,陆绎忍不住伸手擦了擦“好了,你也累了一个早上来,去洗个澡吧,我换好衣服等你”“那…好吧,等我哦”冲完澡后,今夏换上了一身不一样的官服,这身是陆绎特地为她定做的,表面看着没什么区别,可却能藏上好多东西,放上十几块糕点都不是问题,这身裙摆还隐隐显出今夏几个女子气质,“诶!今夏姐,你昨晚去哪儿了”成路刚好从外面调查回来,“额…昨晚我被陆大人安排在了外头的一个客栈里,你没看到我也很正常,对了,你这一大早干嘛去了”“哦,对了,你还不知道吧,昨晚扬州那个马戏团出了人命,岑校尉让我们一大早又去调查”“啊?真的!”今夏装作刚晓得的样子“不是,我听说这个杂技班子可有名了,怎么会出这种事”今夏继续演着戏“具体的可能只有锦衣卫才知道了,我们就是个跑腿的”今夏有些失望:看来还是得去找大人才知道。

  “大人,查到了,场上死的那人名叫钱冰,是这扬州这一带有名的富商,不过听闻此人平日里嚣张跋扈,经常仗势欺人,这扬州城内几乎到处是仇家,轻则是抢夺钱财,重则是直接危害其家人性命”“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这人的仇家实在太多,这扬州城人口实在太多,排查范围太广,要想在短期内结案还需从其他人入手,陆绎的眉间又皱了起来“大人!”今夏在边上偷偷喊了一声,听到这声呼唤,眉间的皱纹又立刻舒展开来,刚才凶恶的眼神又立刻变得柔情似水起来,“怎么了?”“大人,六扇门那没什么线索,我就想着来你这问问”“哦,刚才岑福调查到……”陆绎将刚才的话一五一十告诉今夏“这样啊,那这搜查范围也太大了,看来从仇人入手是行不通了,还得另想办法”“走吧”“去哪啊?大人”“扬州官牢”陆绎让岑福继续带人在现场搜集线索,自己则去尸体上调查。

  (扬州官牢)

  “参见大人”“钱冰的尸体在哪?”“大人随我来”掀开尸体上的白布,一股恶臭味散发开来“呕,这么臭”今夏赶紧捂住鼻子,尸体上已经有了发黑的尸斑,因为是从高处摔下,他的身上各处都有严重程度不同的伤口,不过最为严重的头部,因为是头朝地,当场死亡,所以仵作没有太仔细的检查伤口,只是判定为头部从高处先着地到时死亡,今夏拿出水晶圆片仔细的检查起尸体,不过这人还真是伤的面目全非,头皮上一出完整的皮肤都没有“大人你看,这伤口从表面看是摔伤,可这伤口实在是深,按道理应该是因为头内受损二四,可这人的伤口实在是怪异,像是……”今夏欲言又止“是刀伤”陆绎突然说道“没错,不过从伤口来看,这刀伤明显是近期才伤的,难不成是他上台时被人划了一刀,不可能呀,这伤口不浅,他若是在有意识时被伤,怎么可能不会喊”今夏分析着各种可能性,貌似都不大可能“若是被下了药,无法喊叫呢?”陆绎在今夏边上踢出一种可能性“对哦!”“你,让仵作来查验死者体内有没有被下药的可能,尽快找出来”“是”“大人,我们接下来干嘛?”陆绎算了算时候,已是中午了“吃饭”“啊?好啊,正好饿了”二人又来到当年的虾饺面铺子,只不过已经从路边的摊贩到有自己正正经经的招牌了,现在已经是扬州炙手可热的招牌了,每日都座无虚席,二人找了位置坐下,还是点了两碗虾饺面,今夏看向了门外,还是那一个桃花树 “大人,你还记得吗?那人桃花树”今夏指了指那个方向“看到了,当年还是夫人帮为夫挡下了桃花”陆绎似乎话里有话“大人,你可别误会,我那会只是单纯怕花瓣会掉进你的碗而已”“仅此而已?”“是的,仅此而已”今夏信誓旦旦的说道“好,信你”“客观,您的面,慢用”今夏立马抽出筷子开始狼吞虎咽的嘬起来面,果然,即使过来几年,这吃相还是没变“慢点”“没事,吃饱才能干活嘛”今夏到时有理有据的说着。这才不出一柱香的时间,二人的桌上就多出来两个空碗,陆绎看着眼前这个馋猫,只能又无奈又宠溺。总算是勉强吃饱了肚子“吃饱了?”“嗯,饱了,走吧大人,接下来去哪?”“案发现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此生足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此生足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