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相识新朋友
六安宁2021-01-17 22:076,055

  上班没多久,刘星就感受到了职场人的无奈,工作日每天累死累活的工作,周末在家里闲的发慌,尤其是刘星住在单人公寓,连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

  炎热的夏天,屋子里面没有空调,刘星只穿着一条内裤,正开着风扇扇玩手机,听到房东阿姨敲门声,吓的刘星马上穿上了裤子。

  房东阿姨进门,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问问刘星的工作情况,家里爸妈是做什么工作的,刘星都如实回答,还说要给刘星介绍女朋友之类的,让刘星心里满是感动。

  谁知话锋一转,房东阿姨说家里最近也困难,小儿子没工作,儿媳妇最近又要临产,家里贷款盖的房子,由于种种问题,决定要涨房租了毕竟全家六口人都指着房租生活活呢!

  刘星心里翻了个白眼,房东大爷上次还说大儿子国企高管,大儿子媳妇外企财务总监,北京好几套房子,海南也好几套,小儿子考了个什么证书,每年都有十来万的收入,还用上班等等。

  刘星心里只想骂娘,没办法谁让这是人家的房子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所幸涨的也不算多,就没再说什么。

  没多大会就听到隔壁房间的声音,大致可以听出来是因为房租的问题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早听房东阿姨讲,隔壁住着一对夫妻,已经在他们家住了五六年了,两口子都在一家饭店工作,刘星也跟着房东阿姨叫林大厨。

  最西边那间房,也就是最里面那间房,住着一位外卖小哥,每天都是匆匆忙忙,刘星已经住下好多天了,很少看见他人。

  而挨着大门最东边那间房,住着一位离婚老汉,也没多老,三十来岁,听房东阿姨说:

  “老婆跟着别人跑了,跟有钱人跑的,不过也怨不得人家,谁会跟着一个窝囊废过呢?每天啥也不干抽烟喝酒打游戏,还自称为作家,天天说自己是个大作家,早晚会出名的,到时候荣华富贵,光宗耀祖。我看啊,就是脑子有病啦。”

  只是由于涨了房租,大作家今天就要搬走了,住在这里的人们再也不会看到他成为大作家的时刻了。

  几天后的一个中午,刘星正在院子大棚底下擦自行车,看到房东阿姨带着两个女孩来看隔壁的房间,一个长的高高的,扎着高马尾,属于高冷范。另一个显得更加丰满可爱一些,看脸上的妆应该还是摸索阶段的水平。

  “帅哥,你在这里住吗?”那个丰满一些的女孩张口就是帅哥的喊,刘星多少有点吃惊。

  “是,我是住这里。”刘星紧张的回答道。

  女孩看出了刘星的紧张,笑的更迷人了,仿佛在说,嘿嘿看见老娘的妆了吗,迷死前面这个男人了。

  “你在这住的感觉怎么样呢?”女孩问。

  “住的挺好的,有阳光还安静。”刘星答道。

  女孩满意的哦了一声,就走了。留下刘星一地鸡毛,刚波动的心就这样又慢慢回归了平静。

  没想到的是两位女孩第二天就搬了过来,还热情的跟刘星打着招呼。

  “帅哥,你好,我们搬到这里了,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哦。”

  刘星嘴里说着好的好的,心里直嘀咕,这女孩真是话多,搞的跟我是新来的似的,倒是一点也不客气。

  不过刘星的嘴角不经意间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没人察觉出来,包括刘星自己。

  就这样,北京城六环外的一个城中村,一家公寓里面,底下一层住满了人,一进大门,左边四个房间住着房东阿姨一家人,而大门的右面还有四个房间,依次住着两个女孩,刘星,林大厨师两口子,外卖小哥。

  有一天晚上刘星做了一个梦,梦见隔壁房间的两位女孩都喜欢上了自己,让刘星必须选择一位,让刘星在梦里纠结了很久。醒来后,骂自己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既然就邻居,有时候上下班刘星就会碰到两个女孩,了解的过程中知道了胖胖的女孩叫马思,而高一些的女孩叫刘霜。

  就这样,日子无聊的过着,刘星也是每日重复的上下班,让人想不到的是,这种日子只维持了三年,就被现实可彻底冲垮,再也不存在了。这些都是后话,此时此刻的刘星倒是和那天梦里的一样,感觉人生充满了新的希望,还有两个女孩需要自己去选择呢,眼里坚定地认为自己会变成成功人士的,具体干啥才能成功,还不清楚。

  一天,刘星像往常一样去公司上班,刚到公司,经过人事部,看到一位刚入职的一个女孩,光背影就让人浮想翩翩,刘星看了眼同事王志,两人相视一眼,一副狼狈为奸的感觉,一抬头撞见了领导,立马装作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

  刚坐到工位,就看见人事主管大声的给大家打招呼。

  “大家早上好啊!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事,高月。”

  “大家好!我叫高月,以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那个叫高月女孩脸上露出标椎的微笑说道。

  刘星完全没听进她的介绍,只停留在她的脸上,心里想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女孩,声音好听,身材高挑还前凸后翘,目测跟刘星差不多的身高,刘星突然发现自己旁边的桌子收拾的干干净净,大致猜出是要和他做同桌了,心里既紧张又兴奋。

  “你好,我叫高月”正在想象旋涡里的刘星被拉回现实,就看到高月已经坐在了自己旁边,还是标椎的微笑打着招呼。

  “哦哦哦 ! 你好,我叫刘星。”刘星没有思考的说完,感觉浑身发烫,肢体都开始变得僵硬,不听使唤。

  整整一天,刘星都心不在焉,不停地咽着口水,想扭头看又不敢看,只能煎熬的坐着,终于熬到了下班,刘星大喘了一口气,迫不及待的想收拾东西回家了。奈何张总要的东西还没弄完,还得加班,刘星摇下头叹了口气。

  “刘星,我们先走了。”高月看到刘星还没有走的迹象,打了个招呼就跟别的同事一块走了。没想到高月才来公司一天,就已经和同事融到一块了,刘星不得不佩服,原来这世上真的会有完美的人。

  回家路上包括回到家,刘星一直都在想,我心里慌什么呢?难道只是因为高月太过于漂亮了吗?身材太过于好了吗?难道这就是一见钟情?想到这,刘星自己都不相信,哪有什么一见钟情,钟的只有漂亮的脸蛋和完美的身材,不过是正常男人的一种反应而已。

  几天后,早上上班,刘星刚把摩拜单车停到路边,就看到前方的停车场,高月从一辆大奔里面走了下来,紧接着我们部门的老大张总也走了下来,刘星当场就懵在了那里,口里的鸡蛋灌饼都忘记了嚼,这他娘的是什么世道?这才几天?就搞一块去了?刘星在心里咆哮着。

  “张总 早!”咆哮完,刘星跟领导微笑着打着招呼。

  刘星和高月也是微笑着点了点头,高月还是一副职场标准的微笑,但刘星此刻满脑子都是高月和张总在一起的事情,甚至会想到昨天晚上不会去开房了吧?难道要做小三?好好地姑娘怎么就这样子呢?

  想到这里,刘星惊出一身汗,这种想法要不得,同时还想万一是半路上碰见的呢。不管刘星怎么想,事实就在眼前,只能装作无知状。

  高月就坐在刘星旁边,高月没几天就跟同事打成一片,张总,李总的叫着,社交一流,口才一流,慢慢甚至每天下班都直接喊张总要一起走吗?

  后来公司的人再讨论这件事情,刘星才知道原来张总和高月住在同一个小区,而且两个人都有汽车,为了更省油,每次开一辆就可以到公司,还不用考虑限号,听到这里刘星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

  刘星始终不敢和高月说话,倒是高月有什么问题会主动问刘星,可刘星一看到高月的眼睛,就慌乱了起来,那双眼睛太过明媚,既有妩媚又有沉稳,就像每年八月十五的月亮,看见过地球上的一切事情,还是那么的明亮纯洁。

  刘星心里扪心自问,从来没见过这么完美的一个女孩,无可挑剔,几年后描述高月的时候,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说起,只能说完美,最完美的女孩了。

  几天后的周末,刘星已经睡着了,却听见敲门声,刘星听出来是马思的声音,穿上衣服打开了门。

  “不好意思啊!这么晚了还打扰你了,今天我下班晚,门锁坏了,打不开门,你能帮我们试着开下吗?”刘星看到马思站在门外,焦急地问着。

  “没事,我帮你看看。”刘星满不在乎的说。

  刘星开了一会也打不开,由于门锁太过旧,都拧不动了。

  “锁是打不开了,大半夜也没开锁的了,应该也睡了,你要是愿意,我能从后面窗户过去,你看可以吗?”刘星问道。

  “可以,当然可以,只要能进去就行。”马思马上回答。

  两个人打算从后面爬窗户进去,一看后面已经被柴火全堵死了,根本没办法进去,无奈只能返回来。陷入了无法解决的地步。

  马思无奈的说道:“看来只能先去找个酒店住了。”

  刘星想到这是城中村,找酒店又要去很远的地方,也没公交什么,还得打车去,多浪费钱。

  “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住我屋里将就一晚,正好上个租房的人是两个人,正好有两张床呢!现在这么晚了,别来回折腾了,没几个小时就天亮了,到时候再找开锁的来就好了。”

  刘星大着胆子说了出来,却不由得臊得慌,但这种情况下,只有这种办法了。

  马思犹豫了会,想想刘星说的挺有道理,而且对刘星的了解,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没什么坏心眼,就答应了下来。

  进了屋,刘星马上把那张折叠床拿了出来。

  “今晚,你就在这张床上将就一晚吧!”刘星边整理床边说道。

  马思马上去帮忙一块弄,没多大会就铺好了一张床,幸亏有多余的被子,正好也是夏天,不需要太多被子,最起码冻不着。

  “真是麻烦你了,这么晚还打扰你了。”马思还是不停的说抱歉。

  “没事,出门在外谁没点困难呢,就将就的睡一觉吧!”刘星大方的说道。

  刚刚没有仔细打量刘星的房间,收拾完马思才打量了起来,刘星睡着那张床正上面贴着一张准备起跑的海报,再上面还有“坚持梦想”四个大字,床上还叠着好几本书,房间一副简简单单的样子。

  此刻,两个人躺在了床上,空气突然沉默了起来,虽然之前认识,但也交谈不多,更何况一下子就睡在了一间房里。

  “你喜欢看书是吗?我看你床上叠着好多书。”高月最先问了问题。

  “还行吧,没事的时候看看。”

  “那挺好的,还是上学好啊!” 马思叹了一口说道。

  “你没上学吗?”刘星问道。

  刘星只知道马思是在一个商场上班,具体是做什么的也没机会问过。

  “初中毕业,学习不好,只能出来打工了。”马思无奈的说道。

  “你现在是做什么工作的呢?”刘星问道。

  “销售员,就是买衣服的。”高月说。

  “你老家是哪里的啊?”

  “山西。”

   “哦!那咱们还算是邻居呢?”

  “啊?你是哪里的?”

  “河北的。”

  马思哈哈笑了起来,那可真是邻居。

  “你爸妈是做什么的呢?不会是开矿的吧!我听说山西都是煤老板。”刘星开玩笑的问道。

  “我爸早死了,我妈改嫁了。”马思收了一下笑容,平静的回答道。

   

  刘星马上跟马思说对不起,不该问这么没礼貌的问题,反而马思却说没关系,毕竟这是交朋友都会问的问题。

  “你也是因为有什么梦想才来的北京吗?我听说来北京的都是有梦想的人。”马思问道。

  两个人边说着话,已经半迷糊的状态了,听到马思问,刘星回答道:“好好活着就可以了!”

  马思听完嘻嘻一笑。

  “我的梦想就是挣大钱,买大房子、豪车。”马思说着说着,脸上带着笑意就睡去了。

  两个年轻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外面的夜真的深了,被明月照亮的院子,发情的公猫都闭上了嘴,夏季的暖风阵阵地吹着,两个聊着梦想的年轻人睡了。

  隔壁房间的林大厨师两口子,一大早上就需要去饭店上班,像往常一样刚打开门,就看见隔壁出来的是马思,两口子当场呆了一下,这间不是刘星的房间吗?随后厨师两口子满脸笑意的跟马思打了个招呼,这个时候刘星也出来了,气氛更加的尴尬了起来,怕大家误会,刘星马上解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马思也附和道。

  “老公,你说现在这孩子也发展太快了,那女孩才搬来几天啊!就跟刘星住一块了,我还说帮忙给刘星这孩子介绍个女朋友呢!得了,完全没必要。真是世道变了,女孩子家家都这么开放了。”

  “哈哈,我看还没到那一步,不是说女孩锁坏了嘛!刘星这孩子应该只是帮个忙。”

  厨师夫妻骑着电动车,一路上都在讨论刘星和马思的事情,并延伸到了他们两人相识到相恋的日子,两人说说笑笑就到了工作地点,

  高高的门店上面挂着“六亩地”三个大字,一家已经经营多年的老店,整个北京都很出名。恰逢今天又是周末,客人肯定会很多,所以要提前准备食材,两人没多余的商量,林大厨分配材料,林妇人帮忙零碎择菜的工作。

  时间接近中午时分,客人慢慢地多了起来,林大厨发现了一对熟悉的身影,那不正是早上见到的刘星和马思吗?

  “诶 老婆,你看那是谁”林大厨指向其中一桌方向。林夫人顺着看去。

  “那不就是刘星啊!我去打个招呼啊!这两个孩子怎么来这里了。” 林夫人说着就向刘星那桌走去。

  “小刘。”林夫人喊道。

  正在跟马思聊天的刘星,听到有人喊他,抬头看见林夫人后面还有林大厨,吃惊的问道: “阿姨,啊!林大厨,你们原来是在这里上班啊?”

  刘星只知道他们在饭店工作,没想到是在这种百年老店工作。

  “你们两个怎么会来这里吃饭呢?好巧啊!”林夫人问道。

  由于今天周六,刘星不用上班,而马思今天也正好休息,两个人请来锁匠,把锁弄好后,由于换了新锁,还需要给房东留一份,但因为付钱的问题发生了讨论,马思说自己刚住没几天锁就坏了,不应该自己出钱,而房东阿姨说房间所有坏的东西都需要租客付钱的,说着还给马思上了一节感动课。

  问她:“你难道让我一个每个月只有五百块的老婆子掏钱吗?阿姨也是只管出租的,钱都在你马姐那里呢!我这五百块钱还要买菜做饭,供一大家子吃呢!”

  马姐是房东阿姨小儿子的媳妇,看情况应该是儿媳妇当家了,这两老口也只是干活的。没办法马思只好自己掏钱,整整一百块钱就这样飘走了。

  办完锁的事情后,马思感到郁闷,问刘星:“今天你上班吗?”

  “哦! 我今天不上班。”

  “那我请你吃饭去吧,反正我室友出差了,好多天没人和我一块吃饭了。”

  “可以啊!我请你吧!你今天已经掏了一百块钱冤枉钱了。”

  “没事,要是住酒店还不知道多少钱呢!”

  两个人就这样欢快的决定了,临近中午,马思敲刘星的门,打开门一抬头就看见马思夸张的妆容,眼线都感觉画歪了,心里不由笑了一下,刘星还是感觉马思素颜的时候更好看,而且好多女孩子现在都化妆,化妆品很贵很贵,刘星却始终觉得素颜的人才好看。

  “咱们去吃什么去呢?你想吃点什么呢?”刘星问马思。

  “咱们去吃火锅吧,我看这一片的美食排行,有一个特别出名的火锅店,可以去试试。”

  “行,那咱们就去那里吧!”

  两人到村口等公交,老远就看到房东大爷领着大孙子遛弯回家去,马思又想到了换锁的不开心事。

  “好好地,你说,我就无缘无故掏一百块钱,真是倒八辈子血霉了。”马思懊恼的说道,脸上胖嘟嘟的更可爱了。

  “不至于,不至于。”刘星赶忙说道。

  “你看房东一家都多聪明,老太婆就会骗人讲道理收房租,儿媳妇也是只认钱,干啥都是交钱。”

  “没事,聪明又没啥好的,你有没有发现他的那个大孙子有点傻呢?”

  “对,我也发现了,好像脑子不太灵光。”

  正直夏季最炎热的时候,车站被太阳烤的熊熊放光芒,两个人年轻人站在树荫下,满心的仇富心理,聊着所遇到的事情,人的一生都是这些琐事拼凑而成的,回忆人生的时候,只有这些琐事才能连成人生。

  两个人来到六亩地火锅店刚坐下,没多大会,林夫人就过来打招呼,确实令刘星和马思惊了一下,没想到这么巧,在他们工作的地方遇见了。

  打完招呼后,林大厨和林夫人就继续去忙了,临近中午来的客人已经多了起来。

  刘星开玩笑的说道:“这下彻底解释不清楚了,他们肯定认为咱们是哪个关系了。”

  “什么关系?”马思明明知道还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逗着刘星。

  “就哪个关系呗!”刘星说完尴尬的笑着。

  “没事,误会就误会吧!有时候很多事根本不需要解析,误会反而更好。”

  刘星听得稀里糊涂,不明白什么意思,只能点点头嗯一声。

  两人吃的很愉快,一致评价很好吃,不愧是百年老店,林大厨还给他们额外送了一盘羊肉,并说道:“这是我最大的权限了啊,打折什么的我说了也不算。”

  “林叔叔客气了,谢谢谢谢!”两人都客气的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星羡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星羡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