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惊变
吃饱饱睡的懒猫2021-09-28 18:107,014

  虽说程舒妤的生活就在这快乐且万千宠爱在一身的无忧日子中慢慢过去,在程舒妤8岁这一年的冬天,她的人生的快乐便再也不复存在了,其实早在8岁前两年,程家已经发生了一些变故,而这些变故中,也隐隐有了哀伤之昭,7岁那一年夏天,程家老三程启突然之间自己从香江回来家乡看望父母,之前程启回来要不就和程昇一起,要不就过年过节回来,像这样不是年节,又独自一人回来几乎没有过,这可把程家老爷和老太吓了一跳,以为程启发生了什么事,而程启可是喜笑颜开的和程家二老说,爸妈,我这次回来主要是要把女朋友带回来给你们看看,你看我也30多快要40岁了,之前少年离家,在香江打拼那么多年,因为没有钱,一直不敢找人成家,现在我也快到40岁了,也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对方也不嫌弃我,我想结婚了,程家二老这才放心,程启确实也该结婚了,如果不是在香江,在老家,30多岁的人了还没有结婚,那是很难找到人结婚,要打一辈子光棍了,还好程启在香江,有相对稳定和可观的收入,要找人不难,但是如果在香江,程启的条件也不好,找不到人啊,怎么突然要结婚,这是找哪里的人呢?程家二老就问程启,儿子啊,你要结婚是喜事,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哪里的姑娘,打算什么时候结婚?你爸妈都没有见过对方,这是要带回来给我们看看啊。程启看自己的父母这样的态度,立刻说,爸妈,我女朋友是咱们家乡的,虽然家里不在镇上,在离咱们镇10里路的青云乡,是个乡下姑娘,不是城镇姑娘,也不是香江的姑娘,你知道你儿子我这样的年纪,要找香江的和镇上的姑娘很难找,但是我女朋友不嫌弃我年纪大,不嫌弃我在香江,愿意和我结婚,虽然家里穷一些,但是我喜欢她,希望爸妈同意,程家二老一听儿子要娶个青云乡的乡下姑娘,那个心里不乐意了,青云乡是什么地方,那是离她们平安镇10里远的穷乡下,那里的人特别的穷,不单止穷,还懒,而且还匈,经常有平安镇的人传青云乡发生的那些穷凶极恶的坏事,所以平安镇的人极少,甚至不愿意去青云乡,也不愿意和青云乡的人打交道,因为青云乡的人口碑一直很差,但是程家老三程启却想要娶青云乡的女孩为妻,这个愁坏了程家二老,而看程启的样子,好像非这个女孩不娶了,程老爷就说启啊,你既然想娶别人,就找时间带回家看看,让我们家人也认识一下,还有,你也和我说一下这个女孩子情况,姓名,这些我们都可以了解一下,也帮你打探打探情况,虽然说我们家也不是什么大福大贵的人家,也不要求对方家有钱,但是我们还是觉得娶妻娶贤,希望媳妇贤良淑德,持家有道,程启一听,就急着解释,爸,这个女孩子你们一定会满意,他叫郑开,家里是青云乡当地人,她爸叫郑贵,家里有两个个哥哥,两个姐姐,两个妹妹,兄弟姐妹7个人,她排第五,年纪和我差16岁呢,别看她年纪小,在家可是一把好手,照顾父母兄弟姐妹,年纪轻轻就要担起家里的活,可能干,而且她还很温柔善良,是个好姑娘,就是因为家里太穷,所以到现在都没有嫁人,我们两个人都互相看到对方是合适的,所以才决定结婚,她是不愿意嫁我的,觉得家里太穷配不起我,怕拖累我,但是我看重的是她人品,不是家世,所以我决定和她结婚,希望爸妈可以同意,结婚后她可以留在家里照顾爸妈,我在香江继续工作挣钱养家,照顾家里。 程家二老看儿子这样,心想先看看人再说吧,说不定是青云乡也是有好的人家,穷点无所谓,只要人好,认真过日子也是好的,而且程启年纪也那么大了,再不结婚,难道打一辈子光棍吗?说着,就让程启找时间把人带回家看看,就这样,程启两天后把女朋友郑开带回家,程家是个大家庭,除去已经结婚的程仁一家5口外,还有程炎一家6口,虽然没有住在一起,但是程启带女朋友回家,只要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还是要在家里见个面,加上程家二老还有女儿程丽的两个孩子,一家将近20个人,郑开刚到程家,看到程家在镇上城区柳树街的两间房子,虽然房子不是很大,但是胜在在柳树街,而且两间房子在程仁刚结婚那会刚修整过,还是整齐亮堂的,而且家里的地上还铺上了这个年代少有的蓝花瓷砖,那是城里人有钱人家才会铺的,程家在镇上也铺瓷砖,那环境比一般镇上的人都要好过,另外还有木制的家具,收音机,黑白电视,风扇,自行车大摆钟等家具,这是郑开家里想到不敢想的,看看程家的家境,再想想自己那穷的响叮当的家,还有父母交代的要扶持兄弟的话头,再再都让郑开下定决心一定要嫁给程启,就算程启家族再大,人再多,也要做好关系,让程家所有人都同意,满意自己,嫁进这个家,以后就可以享福,再也不用过穷日子,不用饿肚子了,郑开到了程家,程家二老,程炎的三个孩子,程仁一家五口,还程丽的两个孩子都在家里等着她,一进门,看到一家大小都在或坐着,或站着,但是眼光都集中在她身上,她赶紧拉了拉程启前两天从香江买回来给她的新衣服,想想,衣服头发没有什么不对的,但是看着程家这一家人,总是觉得自己格格不入,觉得自己仍旧是灰扑扑的那个青云乡乡下妹子,这样想的时候,郑开看到了楚姝,眼前一亮,这个女的好漂亮,气质很好,穿的衣服也很时尚,是自己没有办法比得上的,郑开移开自己的眼睛,看到了家里或大或小的几个小孩子,程启这个时候开口:‘爸妈,这是郑开。 郑开,这是我爸妈“说着拉了拉郑开的手,郑开这才转过眼睛,怯怯的看向程家二老,就一言,程老爷就知道,这个女孩子不简单,恐怕是奔着程启重香江回来的,听着郑开怯怯的开口叫伯父伯母,程老爷严肃的:“嗯”了一声,程启给郑开介绍了其他人,郑开这时候才知道,刚刚自己看到的那个女人叫楚姝,是程家幺儿,程仁的妻子,自己也是城里人,而且家里有门面出租,以前还是公职人员,现在给程仁生了三个小孩,大女儿程舒妤甚得程家二老欢心,这一对比,郑开心里更是沉了沉,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这一刻她觉得为什么人与人有那么大的区别呢?就在介绍过后,郑开程家吃了饭,饭后,程家二老和她问了一些家里的事情,程老爷就说到,郑开那么年轻,嫁程启是委屈了她,也希望她可以再考虑考虑,而且和程启结婚后程启要回香江工作,夫妻两个相隔两地,一年才见几次,这个也很难,说着就说毕竟郑开还年轻,可以多考虑一点时间再看看,郑开知道程老爷的心思,能说这些话就代表程老爷不喜欢自己,不想要自己的儿子娶她,想让自己知难而退,但是郑开今天到了程家,看到了程家的环境,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嫁给程启,不想要放到手中的这个香江金龟婿,所以程老爷的这番话对她根本没有任何影响,当离开程家时,郑开就和程启说,觉得自己配不上他,要和他分手,程启怎么舍得分手,自己可喜欢郑开了,说着,程启就说,今天既然都来了平安镇了,就不要回青云乡了,晚上他带着他去姐姐程娥家里玩,程娥是最疼自己的,只要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姐姐也会喜欢,说着就不顾郑开的拒绝,带着她就到了程娥家,而当晚,两个人就在程娥家住下了,当然,郑开为了嫁给程启,这两个人在外留宿的机会,正好是可以让事情顺水推舟,生米煮成熟饭,只要自己成了程仁的人,程仁一定会对自己负责,到时候程家二老想反对都不行了,而程家二老在等程启和郑开离开后,程老爷和程老太说了自己的想法,不想儿子和郑开结婚,等程启送完郑开回来后要好好的做一下他的思想工作,但是这一晚,程启没有回来,程老爷因为担心程启的安危,毕竟程启是从香江回来的,身上的穿戴要比一般人好,身上也有点钱,如果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遇到抢劫,那是很麻烦的,所以程老爷就在家门口的椅子上等了一晚上,虽然是夏天,但是半夜还是有丝丝凉意,程老爷也80多岁了,老人家足足在家门口等程启等了一晚也没有等到儿子归家,到了第二天中午家里人发现程老爷精神头已经极差才知道他等程启等了一夜,心里面对程启也是颇有微词,第二天2点,程启才施施然的从外面回来,看出来心情特别的好,原来程启昨晚带着郑开在姐姐程娥家住下了,两人也睡在一起了,该发生的也发生了,郑开也是自己的人,而姐姐也是赞成自己和郑开一起的,今天早上起床,他带着郑开出去吃好吃的,也带她去买了一些衣服裙子后才送郑开回家,这一趟也花了不少钱,但是程启是开心的,毕竟作为男人,快40了遇到自己真心喜欢的人不容易,回到家,程启找到程老爷和他说了结婚的事情,而今天更加坚定了结婚的心,也说了昨晚住在姐姐程娥的家里,姐姐也是赞成的,说到这里,程老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自己这个傻儿子已经把人给睡了,生米煮成熟饭,赖不掉了,这个时候程老爷才后悔昨晚不应该轻易放自己的儿子出去,但是现在一切都晚了,程启现在的坚定,而且已经有了夫妻之实,结婚这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只是程老爷对郑开这个女孩的印象又更差了,心里只道看来郑开比自己想的更不简单,程启娶了她到底是福是祸呢?就这样,程启开始着手准备婚事,期间郑开发现自己怀孕了,这更加让程启开心,9月的时候,程启和郑开结婚了,当然,给了郑开家1000块的礼金,1988年,1000块礼金,那是多高的彩礼,郑开的父亲郑贵笑开了花,直到女儿嫁了个金龟婿,以后对程启这个女婿是更加看重了。郑开嫁入程家,程启就回去香江工作,因为结婚的事情,程启请假被工厂扣了不少工资,现在要回去工作,赚钱养家养老婆孩子,但是想着老家有老婆孩子,心里还是甜丝丝的,而郑开在程家,那环境可不是以前在青云乡郑家那黑漆漆的破房子可以比拟的,在程家她和程启有单独的婚房,虽然和程仁一家,还有程家二老一起生活,但是吃喝不愁,而且丈夫也会时不时的寄钱给她,郑开现在别提过得有多滋润了,但是唯一美中不足的,郑开一直对楚姝还有她的大女儿程舒妤一直怀有深深的嫉妒之心,程家二老对楚姝的看重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对程舒妤更是捧在手心上疼爱,程舒妤想要什么,程家二老立马满足,还经常自己掏私房钱给程舒妤买好吃的,就连楚姝的儿子国镇都没有这样的待遇,程家二老这重女轻男的做法,和自己过往所认知的完全不同,凭什么程舒妤就能得到家人的宠爱和偏心,所以在人前郑开对程舒妤嘘寒问暖,表现出一个疼爱侄女的伯母,背地里却到处和人说程舒妤的坏话,说程舒妤刁蛮任性,被家人宠坏,还霸道,不尊重长辈,但是程舒妤是邻居们看着长大的,虽然被程家二老宠的有点娇气,有点刁蛮,但是对长辈还是很有礼貌的,更加不会霸道不讲理,因为楚姝的人品是大家都公认的好人品,她教出来的小孩,不会坏,而且程舒妤嘴巴甜,哄得所有得邻居都开心,所以郑开在败坏程舒妤的名声上起不了半点作用,这可气坏了郑开,总是在暗搓搓没有人的时候相对程舒妤使坏,而程舒妤也鬼精的很,每次和郑开交手都能避开对她的伤害,这可把郑开气的很,外人说不了坏话,郑开就等程启回家的时候给程启说程舒妤的坏话,说她不尊重自己,经常给程启上眼药,导致程启对程舒妤的印象越来越坏,但是程舒妤小孩子的直觉非常准,感觉到三伯父对自己的不喜,感觉到郑开对自己的敌意,但是这样她都没有放在心里,因为这个时候的程舒妤过得很幸福,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外婆舅舅们的疼爱,而远在香江的二伯父因为没有结婚,也对自己疼爱有加,大伯父一家的哥哥姐姐们都对她疼爱的不得了,还有邻居的爷爷奶奶,哥哥姐姐,全部都宠着她,这个时候她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是整个世界上最受宠的公主,但是,世时无常,变化总是来得太快了,快到程舒妤昨天还在蜜罐中,今天就嘴上含着黄连了,10月的一个晚上,程舒妤吃完饭偷偷的在自己厨房洗着酸酸的李子,这是自己最爱吃的果子,酸酸的味道,每次吃自己都忍不住打冷战,但是仍旧喜爱,而全家人都知道她的喜爱,大堂姐舒勤更是经常给她带酸李子,每次堂姐回家都会给她带一袋子,让她吃个够。程舒妤在厨房喜滋滋的洗着李子,程老爷在厨房旁边的浴室中洗澡,程舒妤还一边洗李子,一边也爷爷聊天,说要给爷爷吃李子,程老爷也一边洗澡一边隔着浴室和程舒妤聊天,突然之间,浴室传来一阵声响,像有什么东西落地似的,而这个时候,程老爷突然没了声响,程舒妤吓了一跳,隔着浴室门喊也几次爷爷,但是程老爷只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便没有回应,程舒妤立马跑到隔壁的客厅里叫人,边跑边叫:爸妈,奶奶,爷爷摔倒了,爸妈,奶奶,爷爷摔倒了~,把在客厅里的众人吓了一跳,赶紧跑过来浴室扶起摔倒在地的程老爷,但是这个时候程老爷已经痛苦的闭上眼睛,轻微的呻吟声从嘴巴里传出来,众人看到这个情况,赶紧把程老爷扶到房间,让他躺下,程仁立马和程丽的大儿子说,赶紧去街尾叫陈医生过来,说你外公摔倒了,叫他赶紧来看看,程老爷这一摔可把人吓坏,84岁的老人,前段时间为了程启的婚事操心,熬了一个通宵夜晚身体熬不住,在第三天并生了病,好不容易熬到程启结婚稍微好了,但是终究是年纪大了,身体病一次,伤一次,病好了以后就身体无法恢复到以前的状态,程家人也对程老爷好生照顾,怕老人家再次生病,后来程启结婚后,老人家也渐渐的精神了一些,没想到今天却突然间摔倒,看现在程老爷的情况,这次摔倒只希望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等医生来了让医生好好检查一番,在众人的担忧中陈医生来了,陈医生是柳树街的老医生,在卫生所上班,柳树街的街坊邻里有个头痛脑热都是找陈医生看,而程老爷的身体也一直由陈医生在看,之前陈医生也叮嘱程家人要好好照顾程老爷,但没想到这次不是生病,是摔倒,这比生病更让人担忧,因为老人家摔倒可大可小,一个不小心就要交代下来了,陈医生了解了情况,赶紧的给程老爷检查身体,皮外伤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就是有点擦破皮,擦点药就没事,问题是程老爷是突然间晕眩才摔倒的,这对老人来说是个不好的情况,可能有心脑血管的问题,而且程老爷现在还是在晕眩中,情况不好,陈医生赶紧给程老爷开了点药,让家人好好照顾,这次不是中风,但是如果下次不小心再摔倒就有中风的危险,至此,程家人心里稍稍放下,不过也不敢掉以轻心,这次还好,如果不是程舒妤及早发现程老爷摔倒把老人家扶起来,否则程老爷就要交代了,陈医生给程老爷打了针,开了药,让程家人晚上要有人陪夜,不要让程老爷再次出意外,有什么事情随时找他,程家人不敢放松,还好人多力量大,程仁 还有程炎的两个儿子,还有程丽的两个儿子,可以分三班倒晚上陪护程老爷,到了第二天,程老爷清醒了,但是精神还是不好,感觉不舒服,叫了陈医生检查,陈医生说程老爷这种情况很难恢复,得养着,人老了,摔一跤,精神头都摔掉了,至此,程家人开始照顾程老爷,此时,在香江的程昇和程启接到家人的电话,坐立难安,准备回家看看程老爷,过了几天,向工厂的老板请假,程昇把店里的事情交代给合伙人李先生后和程启往平安镇赶,回到家,看到程老爷的样子心里也是十分难过,就这样,在家里照顾了程老爷几天,因为香江工厂老板的催促和程昇店铺生意的原因,两个人又急忙赶回香江,家里的一切交给了大哥程炎和弟弟程仁,但是程炎因为生意的缘故,没有办法太经常在家里照顾程老爷,而程仁因为没有分家,一直都在家里照顾程老爷,店铺家里两头跑,渐渐的程仁的身体也不太好,到了11月中旬,程老爷的身体突然变坏,人已经昏迷不醒了,陈医生到了程家,检查了一番和程炎程仁说,老人家心肌衰竭,有点不好了,让家人要有心理准备,现在他给程老爷打了强心剂,看看能不能让程老爷撑到程昇程启回家,希望他们能回家见程老爷最后一面,程炎和程仁听了这话都难以接受,赶紧打电话通知程昇和程启回家,两兄弟赶紧从香江回到平安镇,两天后,程老爷已经是弥留之际,程炎,程昇,程启,程仁,还有程丽 程娥两个女儿,至于其他两个女儿因为被送出去,没有办法回来看程老爷最后一面,当大家都围着跪在程老爷床边时,程老爷咽下最后一口气离开了,子女们各个对着程老爷痛哭流涕的喊着:’爸,不要走,爸不要抛下我们,子女,儿孙围绕,至此,程老爷告别了活了84岁的人间,在家人的哭声震天时,程舒妤也是跟着哭着流泪,这个时候的她不明白,什么是死亡,为什么爷爷会死亡,死亡代表什么,只是看到奶奶很伤心,爸爸妈妈,还有伯父们都很伤心,所以程舒妤感受到那份浓浓的伤感,眼泪止不住的留下来,而此时没有人给她解释,什么是死亡,她只知道,疼爱她的爷爷,那个天天会背着她的爷爷睡在那里再也醒不来了,她想要爷爷醒过来,还可以天天哄她,背着她上街,不管刮风下雨都给她买好吃的爷爷醒过来,但是爷爷听不到了,爷爷好像睡着了,听不到了,程家因为程老爷的去世,开始操办起了丧事,程老爷子女众多,家庭也大,而两个儿子在香江工作,所以丧事操办起来要办得格外隆重,哀乐的乐队要请,棺木也要好的柳州木,还有墓地也要挑个好的地方,这真真的花费不少,但是棺木便选择了上好的柳州木,光是费用便花了2000多,1988年的2000多买一口棺木,这是不少的费用,而抬棺木便要8个壮汉,程老爷停灵3天,程家的亲戚朋友100多口人前来拜祭,在下葬这一天,光是送葬的队伍就有100多个人,亲戚朋友,邻里乡亲,浩浩荡荡的送着程老爷上山,程舒妤看到这几天家里的情况,来来往往的人,各个面上表情不一,有哀伤悲痛的,也有淡然的,也有言语间透出释然的,但是来往的亲朋好友都说程老爷有福气,子女多,还有能力,丧事办得很是体面,这一生也值得了,而且84岁,也是高寿了,也该安息了,这是程家给程老爷的体面,也是程家兄弟姐妹最后的孝心,在程老爷下葬那天,程舒妤心里不知名的惶恐突然起来了,随着哀乐响起,抬棺人起棺,这一刻才体会到那股恐惧,那个大大的木盒子,里面躺着的是爷爷,而且,木盒子被钉子钉的死死的,爷爷没有办法出来了,程舒妤小小的年纪,心脏处感觉到有人抓住的疼痛,眼泪直冒,嘴里哭着爷爷,爷爷,这一刻,她好像明白了,什么是死亡,死亡就是爷爷永远离开他,不会回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喜乐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喜乐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