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 章 禁足(1)
润柔瑾2020-11-27 22:152,197

  李才琨听了,脸色一下子变青,心里一震,大怒:“一派胡言!何来此等事?兰儿仍我李才琨的掌上明珠,是我李家的骨肉!你!!来人把他出去!此人来历不明不得再入李府!”

  成志良万万想不到李才琨是如此反应,他再次丧气,双眉紧锁,原以为自己就要寻到了当年的小妹妹,结果又是落空。

  他没有说话,英俊的脸上又洒上了冰霜,被守门卫送了出去,并关上门!成志良伤心之余,才觉得李才琨的反应与别人的都不一样,此事一定可疑。

  李清兰见成志良离开,终于松了一口气,她真想大拍手掌,终于摆脱了这位莫明其妙的男子,她当即想要冲回到自己的房里。

  “站住!你今晚是不是偷偷出去了?”

  李才琨喊道。

  李清兰缩到一边,她怕爹爹生气,她知道李才琨疼爱她,但是原则的事决不含糊,只是她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不能与别的同龄人一样,在那美好节日出去走一走!

  “爹,为什么每个热闹的节日,我都必须呆在家里?”

  李清兰终于问了,虽然她知道这是没有答案的。

  “爹爹都是为你好!兰儿!你好好呆在家里!节日一过,你便可出去游玩,何必去挤热闹?”

  “为何二哥溜出去,你却不追究,你偏心!”

  李清兰说了这么久没说的话。

  李才琨见李清兰一副可怜的样子,心里就发不出火来。

  “兰儿,待你二哥回来,我一定狠狠重罚他!你平常都可以出去,只是上元节是月圆之夜你不能外出!爹爹说过会给你补回来!”

  李才琨记得当年把李清兰抱养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位道长,道长予李清兰一道符,留下一句话:“此娃命中带杀,收养她,会给你府上带来意想不到的厄运,若想要她与你府上下都平平安安的,必须悉心呵护,每到月圆之夜,绝不要让她出门,这才保你府上下及她一生平安无事……”

  “爹爹!为什么啊?过了节,就补不回的!上元节的晚上,人家都是一家出去看花灯,放天灯,点莲灯,看戏观月!我们都呆在府里,这是为何啊?”

  李清兰第一次说这话,只见二哥都溜了出去,自己无聊至极,更是好奇传说中的上元节,所以偷偷出了府。

  此时,李才琨的话到嘴里,却说不出来。

  “兰儿,不可如此与你爹爹说话!还没大没小的!”

  李夫人从府里出来拉着李清兰的手,把她拉到房里,生怕清兰惹李才琨再次发怒。

  李府门外,李天瑞喘着气赶回,他把成志良给拦住,“你是何人?我妹妹呢?”

  “自然在府上!”

  成志良说完便迈步离开,他要回去找自己的师父风缘乐,问清楚他到底把当年的小娃娃送给了何人。

  他寻遍无数的玉坊师,终于寻到一位背景与年龄相符的姑娘,可是却说胸前没有疤痕,难说那疤痕被除了?那位与自己生世相似的小妹妹,她如今过得如何了?

  “把他给我抓起来!”

  徐弈带着官兵过来,把成志良给包围住,成志良却冷笑着:“哈哈,想打斗?好久没动过筋骨了,出招吧!”

  所有人一起攻上,成志良右手一伸,给每一位官兵一拳头,根本看不见拳头所出的踪影,小兵小卒便被打倒在地,他便潇洒地离开。

  徐弈武功一般,当他冲上去时,成志良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徐兄,今晚我只能陪你到此,我得回府了!”

  李天瑞悄悄回到李府,刚入门,就被护卫擒住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不认得我了?我二公子!”

  “李天瑞!你真令我失望!考个秀才有何用?让你继续考取功名,不要整日游玩度日,投机取巧!今日,你又逃出去,家法伺候!”

  李才琨大怒,令人搬家法出来。

  “官人!勿动怒!今日毕竟是佳节!先放一放!”

  李夫人拦住。

  “都是你给惯出来的!如此下去,他整日想着商人之道,日进斗金!我李才琨是庆安国名匠,以他的资质,不指望他继续父业!但作为我李才琨的儿子,决不能整日游手好闲、浑浑噩噩地过日子!”

  李才琨举起那条巨大的绳鞭,怒气四溢,向着李天瑞抽去。

  李夫人却冲向那鞭的面前,李清兰见此,她拉住李夫人,挡住那挥下的鞭,伤在皮外,痛到心坎,她从来没有被爹爹打,一直受到他们的宠爱,此刻才知道受罚的滋味。

  “官人!你要打便打我吧!”

  李夫人看到李清兰身上鞭打的痕迹,心里可痛着。

  李才琨的心更是痛,他要打的是李天瑞,从来没想到要打李清兰,李清兰一直乖巧,在他心中,李清兰比他的精品玉雕还要宝贝。

  “爹!我今日出去是我的错,但我发现一位男子劫持兰儿,我便不顾一切回来救兰儿!”

  李天瑞提到那位自称成志良的男子,李才琨心里更是堵得慌,他便收回了鞭子。

  “夫人,请大夫予兰儿诊一下伤,我与天瑞有事商量!”

  李才琨让人带李天瑞到自己的书房,他的脸色凝重,叹了一口气说:“那男子是何来历?”

  “爹,我在观月楼旁边看到他劫着兰儿飞在半空,一路跟回府上,并不知他是何人,从衣着、口音,都不像我们庆安国的,真的想不明白,他为何要劫持兰儿。难道兰儿平常得罪一些人?”

  李天瑞依旧跪着。

  “瑞儿,你明日去寻一下那个叫成志良的男子,看他是何来历!”

  “好!爹!感觉他武功高深莫测,如同持有仙法,怕大哥都不是他的对手。”

  李天瑞终于松了一口气,爹没有责怪他逃出家一事。

  “你不是有很多朋友吗?是时候让你的朋友帮忙了。”

  李才琨知道李天瑞喜欢广交朋友,打探一个人应不是问题。

  那一晚,李才琨在书房里找出那镶嵌在墙上的一个锦盒,打开那正是那道长送的一道符,这符是保李府上下的,还有一道符被李天琨镶嵌在李清兰的玉镯上。

  李才琨整夜不能安,就如那天遇到道长一样,那时的他在犹豫着要不要收养兰儿,但看到兰儿睁着大眼睛,无邪地看着自己,一脸圆嘟嘟的可爱,把她放下了,又抱了回来。

  事隔十六年,都平安地度了,只是兰儿已长大,月圆之夜都不能出门,这真是难为之事,李才琨想到当年道长曾提到若要压制李清兰的命中的七杀,只能入道为尼,方、能安度一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改命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改命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